新聞公報
 
 

 寄給朋友政府主網頁

財政司司長答問全文

*********

  以下為財政司司長唐英年今日(一月八日)早上出席電台節目後會見傳媒的答問全文(只有中文):

記者:對於昨日立法會推翻零四/零五年度的教育資助撥款,之後會如何處理?因為大學也要策劃今年的財政開支。

財政司司長:昨日立法會財委會否決了李國章局長所提的大學零四/零五年度撥款,我感到非常遺憾,因為這次撥款是得到八件間大學校長的同意,大家已達成共識。另一方面,對教育政治化這課題,我認為對大學、師生方面,尤其是學生會很關心大學未來的計劃及對學科方面的影響,我覺得會有很深遠的影響。

記者:之後會怎樣做?如何與李局長商討它們的撥款開支?會否維持減百分之十?零五年後的撥款會怎樣?

財政司司長:我們不要有一個錯覺,大學撥款在零四/零五年度百分之十的縮減,其實已得到八間大學校長的共識,我相信大學校長是經過深思熟慮才能達成這方面的共識。現在問題給政治化了,我覺得很遺憾。

記者:大學校長擔心你們零五至零八年度會再削減撥款,他們認為這次可接受,之後就不能接受,所以政黨希望政府承諾零五至零八年度不會再減,之後就會通過這次撥款,你有何看法?

財政司司長:我和李國章局長仍在商討零五至零八年度的撥款,所以李國章局長不可能馬上應承校長零五至零八年度不削資,我們整盤帳目還未定下來,還要進一步探討。如政黨以零五至零八年度撥款作為條件,才答應零四/零五年度撥款,這是不妥當的,因為這是以大學撥款來做政治籌碼。

記者:下一步怎樣做?

財政司司長:財委會的文件技術上是由財政司司長提交。直至我認為立法會有足夠票數通過撥款,否則我不會再提交文件。

記者:政府是否也以大學撥款來做籌碼給立法會議員考慮?

財政司司長:不是籌碼。立法會議員昨日已清楚表明他們不接受文件。很多大學在六月底至七月會面臨一個頗大的問題,其實不用等到那個時候,這個月它們已經會有問題,因為它們要計劃未來一個學年年度的撥款,在學科各方面有很多長遠計劃,現在全都有很大的變數。

記者:可否修改後再提上立法會?

財政司司長:我昨日聽到有人說,立法會否決撥款後會幫助李國章局長向我爭取額外資源,這個講法完全錯誤,否決後只會令行政及立法機關的關係進入新局面。他們用零五至零八年度的撥款做條件,然後才支持零四/零五年度的撥款,這是我們今日根本答應不了的條件,這是把教育政治化,我相信家長、學生和院校都不想見到的這情況。

記者:是否除非有議員轉悀銕龤A否則政府不會再提交撥款文件?這是否賭氣的表現?

財政司司長:不是。我們已試過,但不夠票,再提交也是不夠票,何必這樣做。

記者:會否考慮減少削款額才再提上立法會?另外,你所講的新局面是否指政黨這樣做令行政立法機關的關係惡化了。

財政司司長:我不是這樣說。我只是說零四/零五年度大學撥款是逼在眉睫,大學做未來一年,即零四/零五年度的計劃,是需要知道它們來年能獲多少撥款,而零五至零八年度的撥款,現時是未有條件與李國章達成共識,所以如零五至零八年度的撥款是一個條件,就只有慢慢等。

記者:新局面是甚麼?

財政司司長:新局面是指我們雙方要進一步探討如何就應該是非政治化的問題,能夠運作得更完善。剛才在電台節目中也提及有一些意願未必一定獲大多數市民支持。我昨日看新聞,中大學生會會長也對否決撥款令教育被政治化的影響,表達了深遠的憂慮,我亦有同感。一個教育問題,這麼嚴肅的問題政治化對培育我們下一代不是一個好的先例。

二○○四年一月八日(星期四)


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