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公報
 
 

 寄給朋友政府主網頁

立法會:政制事務局局長回應《2003年撥款條例草案》修正案

***************************

以下是政制事務局局長林瑞麟今日(四月九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回應劉慧卿議員就《2003年撥款條例草案》提出修正案的致辭全文(只有中文):

主席女士:

  劉慧卿議員提出修正案,建議將政制事務局的資源,在2003-04年削減百分之三十。

  其實大家聽到今日的辯論,非常清楚,劉議員和民主派議員今日表達的是政治姿態,並不是客觀的衡工量值。其實劉議員原先提這個問題,她自己也說,本來是考慮(削減)九成的,到財務委員會的時候就說不如六成,今日又說不如三成,由始至終,大家看得很清楚,劉議員是正在吹一種「無定向風」。

  劉議員也非常坦然地,在上星期向報章解釋,說明她的立場是缺乏科學客觀的標準,由一位如此資深的立法會議員,提出一個如此「粗枝大葉,缺乏理據」的修正案,確實令人非常失望。

主席女士,說回政制事務局的工作,我在上星期已經將函件寄給所有議員,今日我不再詳細重複,但我說幾個重點:

  首先,其實自去年七月我上任以來,我們政制事務局已處理了多項有關選舉的政策問題。例如:為2003年區議會選舉增加直選議席、為2004年立法會選舉,定下了「5區、4至8席」的方案,及為立法會選舉定下10元一票的資助計劃。就大家最關心的2007年政制發展檢討,其實我們也開始了我們的工作,正進行內部研究。這是第一方面。

第二方面,其實在回歸後,政制事務局接管了多項新的工作,例如「主要官員問責制」的落實和檢討,例如對台事務。這些新的責任,我們都是利用現有資源來處理。

主席女士,說到對台事務,我需要重申,特區政府是嚴格按照「錢七條」來辦事。中華旅行社不是任何官方機構,所以劉議員應該尊重「一個中國」的原則,不應該給予任何台灣在港機構的人員任何官階。主席,我一向是一個實事求是的人,我經常說,在處理對台事務,我們政制事務局有首長級的同事來處理有關事宜。我也說過有需要的時候,我作為局長,自己也會處理。我今日剛剛見過張良任先生,就香港和台灣兩地非典型肺炎的情況交換了資訊。

  說回我們的預算案,雖然我們的工作有所增加,但我們的編制和開支是準備減省的,而當前在11個決策局之中,我們的編制是最小的,預算也是最少。這已充份反映工作量及我們的職責專注性。有三、四點我想在這奡ㄓ@提,我們常任秘書長的職級,已經決定由D8下調到D6;我們由今年年中會凍結一個D2級的首席助理秘書長職位和取消一個政務主任職位,他們的工作將會由局內其他同事分擔。除了這些職位,我們也準備在未來一段日子,繼續削減編制百分之十,也會壓抑開支,務求可以共同解決財赤的問題。

  劉議員表示,建議削減政制事務局開支的其中一個原因,其他議員也表示過,是因為他們不滿我們在政制檢討方面的進度。事實上,我已經多次跟劉議員溝通,也多次向她解釋,我們準備的工作的最主要時段和考慮的是什麼。或者我今日在此再說一遍,希望劉議員能夠聽得清楚。

我們的計劃是在2003年集中內部研究,在2004年或2005年處理公眾諮詢,在2006年我們希望可以處理本地立法的工作。

我在星期一見劉議員和其他團體代表的時候,也概括說過我們研究的三個範圍。

第一,對於政制檢討這個問題,社會上確實有很多不同的意見,我注意到無論就政制檢討的方向、方式、重點、速度,不同階層和界別的人士是有不同的意見。例如就立法會的組成,有意見認為應該增加直選議席,但也有意見認為應該保留功能界別的議席。我們處理政制檢討,是會審慎考慮各方面的意見,務求將來建議的方案是可以照顧香港的長遠利益。

第二方面,有很多實際的選舉事宜安排,我們需要繼續研究,例如每個選區的大小、選區選民的人數、每個選區應該分配多少議席,我們需要總結回歸以來五年多的經驗,然後務求可以達到配合社會將來的需要,訂出方案。

  第三方面,劉議員也提及過,我跟她討論過,《基本法》已經訂了如何修改2007年之後的選舉制度,是有機制的,我們需要研究啟動這機制有何程序和所需的時間。

  劉議員提到關於這兩個《基本法》的附件,她表示不滿意我們處理這研究的立場。其實,我在星期一跟她說,2008年第四屆立法會的組成,經檢討後,是可以根據《基本法》附件二作出修改。但至於第三任行政長官的選舉方法是否可以根據附件一作出修改,我表示政府方面要作詳細的研究,因為附件一的表述是「2007年以後各任行政長官」可以經附件一本身所訂的機制作出修訂,但因為「2007年以後」這個詞的意思並非絕對清楚,我們需要審慎研究,我對劉議員的回應是我辦事一向嚴謹,既然附件一最後一段的意思並非百分之一百清晰,我表示審慎處理才明確立場,這是負責任的做法。

劉議員其實無須擔心。我們做研究,會非常認真。我也跟劉議員和其他團體的代表說過,我注意到蕭蔚雲教授在這問題有他的意見,我們會細心考慮。如果社會上有其他意見,我們也會考慮。

李柱銘議員剛才宣讀了一些他認為是有用的資料,我多謝他,這些我們也知悉到。不過,說到李柱銘議員,我有兩點評論。第一,李議員是資深大律師,他應該很清楚知道,如果有一段成文法,本身字面是不清楚的話,是需要非常小心處理,其實我們當前的態度是僅此而已。但有另外一點我需要表示懷疑,因為李柱銘議員經常在公開和不公開的場合,都很喜歡引用一些以訛傳訛的證供,英文是hearsay evidence,不過,今日他所說的,我認為是hearsay non-evidence。我不知道他有什麼事實根據。主席,我想問李議員,他在什麼場合,聽到我們那位司長、局長,確切告訴他,我們就2007年以後行政長官選舉和立法會選舉的組成,已經有定案。照我所知,主席女士,我們是未有定案,我們會認真研究和檢討。

  其實就《基本法》附件一這個問題,我很清楚知道劉議員在過去數年,也問過我們不少同事,一直以來,都未有人正面給予她一個答案。主席女士,其實在星期一,我是明確向劉議員表示過我目前的情況,這是一個絕對負責任的做法。我認為劉議員無理由不接受我這個立場,以及將我們的回覆扭曲、上綱上線。我的立場是依照《基本法》辦事和做研究,有何不可?

  主席女士,劉議員也提及有報章的報導,揣測眾局長對2007年政制檢討表示「有意見」。看來劉議員也是喜歡道聽途說,希望利用這些揣測性報導挑撥離間。

  其實我們主要官員的團隊,是共同支持《施政綱領》中提到,我們要為2007年之後的政制檢討做適當準備,這是各司長、局長共同的立場。

今日司長、局長同事都在座。我可以清楚告訴劉議員和眾議員,我們在面對市民的訴求,是「同坐一條船」;在服務香港社會,是「上下一條心」。所以挑撥離間是不會得逞的。

其實,在今日短短的一個小時辯論,大家都看得清楚,支持劉議員動議的議員是用了兩個技倆。一是希望貶低我們務實所做的工作;二是蓄意抹黑我們在 2007年政制檢討所作的立場。

我想了良久,為何劉議員和其他議員這麼希望提出這樣的一個修正案?為何劉議員這般希望請我去電視台參加「一筆out銷」節目?其實我並非一個難於應付的對手。但是可能劉議員認為,只要有我一天,她便不能「直搗黃龍」,將她自己關心2007年政制檢討的方案落實。或者他們希望在他們的想法和政府之間,沒有一個政策局跟他們周旋,她可以直接將意見交給選舉事務處落實。

我是一個公道的人,會聽任何意見。在議會內,在2月19日的動議辯論中,我們都聽得很清楚。其實就2007年政制檢討,在議會內外都有多種意見。不過,我尊重劉議員和眾同事、眾議員的意見。你們有你們的立場,我們有我們的承擔。

主席女士,我也想談談問責制的問題,因為有好幾位議員提過。其實,在處理問責制,譬如在提交六個月的報告,我是一直希望做一個平實的報告交給立法會。

當時我們提了數個重點。有關眾政策局及部門的改組,我們已經有一些進度,也看得清楚我們可以減省超過落實主要官員問責制所需的支出,每年是四千多萬元。

我也介紹了我們在某幾個局將常任秘書長由D8級降至D6級。這些都是市民大眾和立法機關都關心的事宜,落實問責制是否會令資源用得其所?

當時也有不少意見,問我們到底落實問責制是否有成效,是否可以面對社會的訴求和壓力?

我很記得一月期間,在議會堸Q論施政報告、施政綱領時,我明確表明,譬如「仙股」事件,有主要官員的同事,願意出來向公眾致歉,因應社會上的訴求,根據「問責」的精神承擔責任,我們可以往前看。這正正是問責制其中一個我們可以看到在管治方面起了的改變。

有關今日的修正案,九至十個月以前,我願意當政治任命官員時,我已經有充份的心理準備承受政治的壓力,所謂「食得鹹魚抵得渴」。

  主席女士,劉議員知否這項削減三成開支的建議會波及局內40多位公務員同事,其中過半屬中下層的公務員,例如秘書、文員等職級的同事。

  這些同事一向均非常認真地工作。如果劉議員今日的修正案得以落實,會影響公務員同事工作的穩定性。劉議員也承認沒有科學根據提出這個修正案,基本上,她是希望上演政治把戲,將政治中立的公務員同事捲入爭議,這是一個不負責任、不合理的做法。

  但我對劉議員這行動並不感到驚訝,因為這是她的一貫作風,處事往往有欠周詳,多談政治,少講道理。

我一向都是相信「溝通要坦誠、辯論要真確」。

  劉議員和民主派的議員很清楚說明,他們講明是要懲罰政府,不是我個人。他們講明這個立場,其實表明他們的想法及思維,是不再依規矩辦事。

  在立法會談資源財務,是要講客觀的事實。但是今日用他們的政治立場,希望裁定本局值得與不值得存在,有欠公允。

  主席女士,話說回來,其實我是非常欣賞劉議員對政制發展檢討的熱衷和執荂C主席女士,如你容許的話,我想透過你跟劉議員說幾句話。

  其實,劉議員,你有你的執荂A我們政府的同事也有我們的承擔。

  當你在多年前從事新聞工作時,我們政府的同事已開始跟進《聯合聲明》,成立中英聯合聯絡小組。

  當你以議員身分晉身立法機關時,我們開始跑入直路,為回歸的工作做好最後幾年的準備,例如成立終審法院、準備好特區護照和為香港人爭取免簽證安排等等。

  今天,當你積極推動政制檢討的公眾諮詢要早日展開,在我們方面政府的同事,其實是有系統地,有程有序地,按照《基本法》推動政制檢討的工作。

  自去年上任後,我跟劉議員有好幾次會面,我很尊重她。每次與你會面、討論、辯論,我都是盡量希望有建設性、有積極意義。

  去年九月劉議員帶同不同團體的代表來我局商量一下,表達意見。當時我為政制檢討定下三個原則。

  第一是按基本法辦事;第二是預留足夠時間做公眾諮詢的工作;第三,我們會留足夠時間進行本地立法工作。

  今年2月,立法會進行動議辯論時,我也就2007年以後政制發展檢討開列了最重要的時段。

  今個星期初,透過與劉議員和其他團體的會面,我再次向他們解釋,我們就政制檢討所準備做的研究工作涵蓋的三個範圍。剛才我也簡略作出介紹。所以整體而言,主席女士,政制檢討工作的輪廓,我已大致勾劃出來。

  主席女士,在議會內、在議會外,我們是共同處理許多香港人關心的事情。香港現在面對許多問題和挑戰,政制檢討是其中一個。我深信政府的同事很願意與眾議員一條心做好各方面的工作。

  而我和我局同事在處理2007年之後的政制發展檢討的議題,會一如以往,本荂u求同存異,建立共識」的原則去處理。

  主席女士,我懇請各位議員表決反對這項修正案。謝謝主席女士。

二○○三年四月九日(星期三)


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