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公報
 
 

 寄給朋友政府主網頁

財政司司長於立法會政制事務委員會會議上發言

*********************

以下為財政司司長梁錦松今日(三月十七日)出席立法會政制事務委員會會議的開場發言(只有中文):

主席、各位議員:

首先多謝各位邀請我出席今天的會議,使我有一個合適的機會,就我購買新車一事,向大家詳細交代。我希望各位議員可以藉著今天我所提交的時序表,掌握有關細節資料,得以充份了解事情始末。

我未詳細講述事件來龍去脈之前,容許我先強調幾點:

(i) 我購買新車是為實際需要,是為接載我嬰兒及家人出入之用,沒有考慮其他問題。

(ii) 我在這件事上處理有疏忽,做法亦不恰當。

(iii) 我絕對無意避稅。

我清楚知道這件事引起好大社會迴響,很多市民批評我做法不恰當,更有市民因此對我失了信心。

作為問責官員,是應該充份執行律己以嚴的原則,亦必須在市民大眾眼中達到最嚴格的要求標準。雖然在這件事上,我是無心之失,但我願意在此再次向市民大眾致以最誠懇的歉意。

我購買一部新房車的念頭,始於去年十二月底。我太太將在今年二月二十六日臨盆,而我是首次做爸爸,心情非常興奮、緊張。太太當時提出,現有的兩部車,一部是兩門跑車,一部是高身吉普車,都不大適合作為運載初生BB之用。所以我們決定購買一部四門房車。我當時希望在預產期之前盡快辦妥這事,使太太安心。

一月初開始,我和太太趁周末到過好幾間汽車陳列室。我們和其他人一樣,查詢不同款式房車的價錢、設備和出車日期等問題,希望買到一部合適而又可以在預產期前出車的房車。經過兩次試車之後,我們在一月十八日決定購買一部車行有現貨的凌志2002年款LS430。過程之中,車行經紀說2002年款的車存貨有限,正在清貨,故此可以有特價,而實際出車時價錢為港幣$678,000。我重申購買新車是為實際需要,是為接載我嬰兒及家人出入之用,沒有考慮其他問題。

新車於一月二十三日由車行代為登記,並於一月廿五日送到我家。當時,我和太太都非常滿意完成買車這件事,亦懷蚨繸i和盼望的心情等待BB的誕生。

接下來的日子,一如既往,我埋首工作,忙得透不過氣來。家庭方面,我太太亦於二月廿六日順利產下BB。那幾天,我經常穿梭於辦公室及醫院。

三月五日我在立法會宣讀了財政預算案演辭,接荋X天我出席了多項公關活動,解釋預算案內容。到了三月八日星期六晚上,我的新聞秘書打電話告訴我某報章正查詢我是否在預算案公布前買了一部新車。新聞秘書並告訴我可能是有人提出利益衝突的問題。我吩咐新聞秘書回答該報,證實我確實有購入一部凌志LS430,並指出買車是為了實際需要。由於我根本不知道我的車的最新售價,我於是致電車行經紀查詢此車在首次登記稅調整前後的售價分別。經紀告訴我,2003年款的新車在稅率調整前後的零售標價分別為79萬及84萬左右,相差5萬元。

三月九日星期日早上,我看過了有關報章報道。我打電話給我的政務助理,吩咐他與庫務科同事查證政府內部決定增加首次登記稅的日期以及LS430的稅款資料。由於我從來無意避稅,我非常焦急,希望第一時間可以向公眾表明這點,所以致電新聞秘書,告訴他我想在午間新聞前盡快對事件作出回應。我亦致電行政長官,報告這件事情,並告訴他我將在稍後會見傳媒。接荍畯P電新聞秘書,並決定在當天早上十一時半左右在我家舉行記者招待會,並作出了一份公開聲明。與傳媒會面後,行政長官來電,我向他簡報情況及我的聲明內容。我表示會在翌日向他提供更多資料。

三月十日,考慮到稅款的差額約為19萬元,為了清楚表示我是完全無意避稅這點,我決定採用更高的金額作為捐款,由10萬元增至38萬元,即由車價差額的兩倍,增加至稅款差額的兩倍。我即時簽發捐款支票予公益金。我並吩咐我的新聞秘書在回應傳媒查詢時,解釋這點考慮。

三月十日上午,我向行政長官報告了情況。中午時,我向行政長官表示如有需要我願意辭職。在行政長官公開就此事件發表聲明後,我當晚再三考慮後最終決定向行政長官正式提出請辭。同時,在三月十日中午過後,我呈交了一份書面報告予行政長官。我亦在三月十三日向行政長官提交了一份補充書面報告。詳細的事件時序表今天已提交給議員。

從三月九日到如今,我不停地反覆思量,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我會把自己陷入這個局面?為什麼我不打從一開始就醒覺要避嫌、要避免給人有利益衝突的感覺?為何從去年十月底開始討論此稅項,有好多好多機會提醒我有利益衝突之嫌,我也會毫不察覺?為何我在一月十八日買車之際,居然會唔醒起數天前在內部會議上討論過提高首次汽車登記稅一事?為何買車之後,每次我修訂預算案演詞時,居然仍察覺不到問題所在?為何當三月五日特別行政會議審議首次登記稅有關法例時,我竟忘記要申報利益?為何在宣讀預算案時,及以後幾日,都沒有意識出了問題,而待傳媒的報道?

但我撫心自問,我從來沒有,從來沒有任何意圖去避稅。我只是一心一意,為家人虓Q,準備一切。我因為工作關係,能夠和太太一起的時間真的很少。太太從鎂光燈前退下,放棄自己的事業,甘願低調做我的妻子;身懷六甲,從天光直到天黑等著我回家;準備BB出生的事,買嬰兒床、尿布、奶瓶等等,都是她一手包辦;我郤沒空陪她張羅。她需要一部房車,方便BB出入,做丈夫的,力所能及下,自然會順她意思。即將初為人父,又緊張、又興奮。既緊張太太的身體變化、健康狀況和心理因素,亦緊張BB出生後可能出現的問題及我如何帶好孩子。興奮,是家中將有小生命的來臨,大家都知道我很喜歡小孩子。而興奮之餘,亦希望能為BB作出最妥善的安排。

另外,去年三月我與太太的戀情公開之後,為了保存私人空間,我盡量不與外界談及我家堛漕ヾC對記者的提問,總是說私人問題,不作回應。在家堙A我亦不談公務,使到難得可以和家人一起的時間能過得溫馨一些。可能就是如此,我刻意地及下意識地都把公務與家事完全分開處理。所以,買車及調整首次登記稅,兩件本來相當有關的事情,在我腦海中卻完完全全沒有連結在一起。

編制今年的財政預算案難度很大,工作非常繁重。香港的財政赤字,已達到危險程度,必須採取有效措施解決。要開源,香港已有十幾年沒有大幅加稅,如何平衡社會各界利益,費煞思量。要節流,一定要得到公務員同事的支持,政府和公務員工會商討過程,幾經轉折。而每次轉折,都要連帶改變各種開源建議,力求平衡。開源節流措施的實施速度,又不能過份影響經濟復蘇。一方面要思考,決定實際措施;另一方面要廣泛聽取各界意見;三方面要籌劃預算案公布後的推銷策略、方案。我和同事都日以繼夜,廢寢忘餐。我另外還有編制預算案外其他公務。我提出這一點,絕對不是要為自己的錯誤開脫,而只是想說明我可能是由於公私兩忙,在沉重壓力下,犯下疏忽的錯誤。

主席,這件事對我來說是一次沉重打擊,雖然是無心之失,但我亦汲取了寶貴教訓。

兩年前我從商界加入公務員行列,其後成為問責官員,是為了能夠有機會為香港市民服務,這份理想,這份承擔直到今天仍未改變。

二○○三年三月十七日(星期一)


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