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公報
 
 

 寄給朋友政府主網頁

財政司司長就行政長官施政報告致謝議案動議辯論的發言全文(只有中文稿)

***************************

  以下為財政司司長梁錦松今日(一月十六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行政長官施政報告致謝議案動議辯論的發言全文(只有中文稿):

主席女士:

  上星期三行政長官發表了他連任後第一份的施政報告,詳細描述了香港未來經濟發展的定位及方向。同日發表的施政綱領,以及其後各司局長向各位議員和傳媒的匯報,亦為各位議員和市民大眾提供了很多政府未來施政的具體措施和內容。

  在過去一星期,很多社會人士就如何落實各項具體措施,提出了不同意見。而大部分的評論,都對行政長官所指出香港經濟的定位及方向,表示認同。香港市民都支持我們必須攜手推動經濟轉型,在改善營商環境、改善人才質素、提升香港現時有優勢的行業,包括金融、物流、旅遊和工商業支援服務支柱產業之餘,亦要作出多元化發展,推動創意產業和本土經濟等。

  市民亦普遍同意,香港必須加強與內地特別是珠三角地區的經濟合作,善用這個地區的整體經濟實力和優勢,在國際市場競爭。市民也認識到與珠三角融合,會為兩地帶來經濟效益。昨天有議員提出,他們擔心香港和珠三角經濟進一步融合,可能會導致香港經濟被空洞化,影響本地經濟。我覺得這想法有一些「因噎廢食」的意味。

  首先,香港和珠三角經濟融合是已經及繼續會發生的事情。過去二十多年,香港的製造業一直大量北移,但是憑茩輕鉹H的努力,香港已成功地轉型為服務型經濟。隨茪漲a進一步開放,和服務業的發展,香港一些比較低增值的服務業和消費亦正出現北移的情況。香港對資金和居民的出入境自由並無限制,加上內地成本極為吸引,這水向低流的現象是無可避免的。這亦是經濟全球化的必然現象。要避免與其他地區單純以成本來競爭,唯一的方法是以非成本的因素,包括創意、質素、速度去切合顧客需要來競爭。這也說明了政府大力推動高增值行業的原因。

  我們加速香港和珠三角的經濟融合,目的正正是希望將這些比較單向性的經濟活動,轉變為更為有利兩地共同發展的相互交流。這個轉變對香港有兩大好處。

  首先,香港人可以加快進入內地這個高速發展的市場。我們希望香港的商人和專業人士可以在珠三角進一步拓展他們的商機。他們的生意成功,會令在香港的支援服務,如營運總部、金融、會計等高增值行業得益。高增值行業的增長,亦會為較低技術的行業帶來就業機會,包括個人服務和社區服務。此外,吸引和方便更多內地旅客到港消費,亦是探手內地市場的另一途徑。這方面,我們過去一年都做得比較成功。香港和珠三角經濟進一步融合,將令香港更有效地如倫敦和紐約一樣,吸引周邊地區的人流來港消費。

  第二方面的好處,就是香港和珠三角更有效地結合兩地的優勢,便會創造一個更為有實力和競爭力的經濟區,更能一起吸引外來資金。故此,當我們的跨境交通更完善、過關更暢順、資金更流通、人才和產業更能互補不足,整個大珠三角地區對全世界商人和旅客都會更吸引,而這些外來的資金、技術、人才和消費,對香港和內地經濟都會有很大的裨益。

  所以,我們毋須害怕和珠三角進一步融合,我們反而要擁抱這個轉變,加快融合的步伐,把握箇中的機遇。特區政府會全力與中央及廣東省政府合作,在更高的層次上促進粵港經濟融合,推動大珠三角地區的經濟發展。

  行政長官在施政報告內亦定下了明確的目標,在今年六月份就「香港與內地更緊密經貿關係安排」主要部分達成協議。有關安排將會有利於香港的服務業向內地延伸,拓展業務;也將有利於促進香港傳統產業、帶動新興產業、促進經濟轉型和創造就業機會。同時,亦有助進一步擴大兩地的貿易和投資往來,促進人才、資金和技術的交流,對兩地經濟的互惠互補和持續發展有莫大裨益。「安排」的磋商涵蓋三個範疇:貨物貿易;服務貿易;及貿易投資便利化。就貨物貿易方面,雙方集中研究制定一套合適的產地來源規則。就服務貿易方面,現已就各服務行業逐步展開對口單位專家直接交流。至於貿易投資便利化,雙方現正磋商合作的框架及具體範圍。

  在中央政府同意加快磋商步伐後,我和工商科技局局長及其他同事已在過去數星期,加強了和內地有關部委的聯繫。我相信隨荂u安排」的落實,將會為香港商界和專業人士帶來新的商機,亦會為香港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

  香港一直是全球最自由的經濟體系,行政長官亦清楚說明我們必須以「大市場、小政府」為管治原則,故此政府其中一個首要任務便是改善營商環境。政府現正籌組一個高層次的專責小組進一步改善香港的營商環境。詳情會在數星期內公布。

  昨日很多議員亦就其他一些有關推動經濟發展的題目,提出了不少寶貴的意見。稍後,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工商科技局局長和經濟發展及勞工局局長會分別作出回應。我在餘下的時間會集中講財政赤字的問題。

  正如行政長官所講,財政赤字的問題是嚴峻的,必須徹底解決,以免影響香港整體經濟。我非常高興很多市民和議員都對此表示認同,他們亦贊成政府的三方策略,即刺激經濟,大力節流及適當開源。

  但我亦清楚留意到,社會上有些意見認為我們不應採取任何開源或節流措施,又或者他們可能會認同財赤問題需要解決,但請政府不要拿他們來「開刀」。更有人認為財赤問題只是「政府的問題」,而不是大家的問題。

  雖然我非常明白這些反應背後的憂慮,但如果每個人都抱茼P樣的心態,財赤問題便永遠沒法解決。而我作為財政司司長,如果不設法解決財赤,反而將問題留給下一任政府的話,是不負責任的做法。

  政府經營帳目,自一九九八至九九年度起,經營開支大幅超過經營收入達三百二十億元,其後每年赤字有增無減。但是由於仍有相當可觀的財政儲備,政府在過去幾年並沒有即時削減開支,反而採取了一些反週期措施,期望刺激經濟早日復蘇。

  但事實上,由於香港經濟為外向型,政府的財政措施對經濟發展的影響不大。在去年二月發表有關結構性赤字的研究報告,亦指出我們的財赤問題屬結構性,必須採取果斷措施解決。

  我們已講過解決財赤的主要手段是振興經濟。我們深信在行政長官提出的經濟藍圖下,加上香港人的共同努力,香港的經濟在中長期的表現是樂觀的。隨虒g濟增長,庫房收入亦會有所增加。但是由於赤字數目實在太過龐大,單是經營赤字於去年已達本地生產總值的百分之三點七,今年預計會更大,我們必須同時採取有效的開源及節流措施。政府定下了在二零零六至零七年回復收支平衡的目標,並非操之過急,因為屆時我們的綜合帳目已連續六年出現赤字,而經營帳目則已連續八年出現赤字。

  我完全明白無論開源或節流,都不是無痛的,都會對社會上某些階層造成衝擊。故此,要解決財赤問題,必須整個社會共同承擔,各人在各自處境中出一分力,為茼P一目標前進。

  政府已清楚承諾,我們會大力節流。我們已定下中期目標,在二零零六至零七年把經營開支上限調低200億元。為了達成這個目標,我們會在下一財政年度,即三個月後便立即採取實質行動、暫停招聘公務員、推行第二輪自願退休計劃等,以進一步縮減人手編制。我們希望在節流同時,透過檢討服務的優次,精簡架構和工序,確保必要的服務不受影響,和更有效地運用資源為市民服務。事實上,公務員同事在過去幾年全面支持資源增值計劃,努力加倍工作,以維持服務質素。我很高興看到,同事們正在積極回應進一步節流目標,他們不會辜負市民的期望。

  我注意到不少商界人士已表明願意多付一點利得稅,共同面對和解決財赤問題。至於市民大眾,我亦希望他們理解到政府可能要增加個別服務的收費,或削減一些非主要的服務,以騰出資源撥作其他優先用途。正如我剛才所說,政府在落實一籃子開源節流方案時,將貫徹「共同承擔」的精神。

  我想重申,政府會致力保持香港簡單稅制和低稅率的優勢。事實上,在本港六百七十多萬人中,只有一百二十萬的納稅人,當中只有一萬三千人左右需要繳交標準稅率,即百分之十五的薪俸稅。即使將現行稅率稍為提高,香港仍然是世界上最低稅率的地方之一。

  在這低稅的環境中,香港市民仍然可以享受優良的政府服務,包括大部分由政府資助的教育、優質的公共醫療、大量的公營房屋,以及各種的社會福利。即使一些納稅人並未有使用這些直接服務,他們仍然受惠於我們致力保持的生活和營商環境,例如良好的治安、法治環境、完善的基建和交通網絡、先進的食水和排污設施等。香港人習以為常的自由和權利,包括對人身安全和對財產的保護,以及高度的社會流動性,讓市民靠個人努力和智慧,便可以改善個人和家庭的生活,都有賴政府積極的維持。而政府這些開支,自然是要靠稅款支付。當然,對納稅比較多的人來說,他們可能感到心有不甘。我知道他們的憤慨,某程度是因為政府沒有做好節流本份,在這方面我們會加倍努力。但我亦希望他們明白,「能者多付」差不多是全世界政府徵稅的一個基本原則,亦唯有如此,政府才可以有資源幫助一些比較困乏的市民。

  政府現時並未就來年的開源措施作決定。我們會在未來幾個星期繼續聽取各方面的意見,務求在三月五日提出一份可以平衡各方面利益、而又切實可行地將政府財政恢復平衡的預算案。

  主席女士,在經濟不景及財赤嚴峻的時候,正是考驗所有香港人,包括公職人員的勇氣及承擔的關鍵時刻。行政長官已清楚指出應走的路向,而我在三月五日將會提出具體的財政措施。財政預算案最終是交由立法會通過。我期望與大家努力,振興經濟,解決財赤。

  多謝各位。

二○○三年一月十六日(星期四)


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