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公報
 
 

 寄給朋友政府主網頁

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局長記者會發言全文

*****************

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局長孫明揚、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常任秘書長(規劃及地政)曾俊華和常任秘書長(房屋)梁展文今日(十一月十三日)下午在中環下亞厘畢道中區政府合署新翼一樓記者會答問全文(中文部分):

記者:孫局長,你今次下重藥出了九招,你定了甚麼準則,這九招是否有效呢?會不會期望例如樓價可以在半年內上升百分之十呢?市民如何衡量你推出的措施是有效呢?

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局長:不應該以樓價是高還是低來評定措施是否有效,當然大家都希望這些措施能夠刺激經濟,因為這個原因,市民對置業的信心加強,當然這是我們樂於看到的,但這並不是我們唯一的目的。我們主要的目的是希望我們的政策能夠清晰,以前有些我們要做的,因為解決一些問題而引致我們現時所面對的困難,我們清除了這些障礙。而且我們對於市場的干預是盡量減到最低,我們在市場上扮演譬如是建築者的角色,我們會盡量淡化。

記者:但是沒有準則去定你的措施是否有效?

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局長:我想這個措施是否有效用,大部分要看市場的反應。

記者:局長,你的決心有多大呢?你是否「不到黃河心不死」?同時,如果出現的情況並不如你想像中的理想時會不會修改你的措施呢?

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局長:我們希望(這些措施)既可以治標,也可以治本,即是說我們是針對性的,希望這些措施真的有效用,市民可以回復信心,我們希望見到經濟因為樓市開始暢旺而帶動起來。這是我們希望見到的效果,當然能否做得到,我們主要希望大家知道政府在這方面的定位;政府的角色是甚麼;市場的角色是甚麼;現時分得十分清楚。其他的一定要由市場決定,政府在這方面只有再重申我們在這方面的政策和我們所扮演的角色。

記者:局長剛才在立法會上的聲明,完全看不到政府有甚麼應變措施去應付日後若果經濟有如政府所希望復蘇的話,樓價上升時,如何可以防止重演九七年時的炒風。同時政府有甚麼措施或後著處理將來樓市繼續下跌的話,你們有沒有新一輪的措施去應付將來的局面呢?

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局長:我們要做的措施我們都已推出,我們並沒有任何的保留。至於以後如果樓市再繼續熾熱時如何處理呢?我們也希望樓市可以熾熱一些,但要緊記政府在這一方面是土地供應者,我們將來的公屋的建屋量和土地供應多少,我們會有逐年向前延展的計劃,因為我們每年會估計以後對於房屋的需求多少,我們有土地推出供應。所以在這一方面,我們覺得出現以前情況的機會是比較少的。

記者:即是說政府是有能力可以調節市場?

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局長:因為土地是由政府供應的,如果有這樣的需要時,我剛才也說得很清楚,我們在土地供應和興建多少租住公屋,我們要比較準確地估計每年的需求量,我們在這方面並不是一成不變的,我們會因應市場的需要而改變及調節的。

記者:剛才你說租置計劃第六期宣布了不可以取消,否則會失信於民,現時其實已宣布了下一期居屋名單,現在取消會否失信於民呢?第二點是空置單位方面是否有時間表決定它的用途,何時可以宣布呢?

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局長:居屋方面情況是不相同的,剛才我在解答和聲明中也說得很清楚。現時居屋的供求情況失衡十分嚴重,最近推出的居屋,反應是非常冷淡,而且大家有需要、有興趣購買的話,是可以隨時買到的。我們還有一些貨尾和回購的居屋單位,將來如果居民有需要是可以購買的。

記者:行政長官說過不容許樓市繼續下跌,其實推出這九招措施後,過了一段時間若樓市還未能像董先生預期般可上升少許,政府會否加大力度,再推出一些更大的措施?同時你剛才在立法會上說,你們曾做過一些調查,如果停售公屋有多少百分比會流入私人市場,可否告知我們你的調查結果是怎樣?

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局長:調查結果我改天再說,我現時手上沒有這方面的詳細資料。

記者:如果你推出這些措施後也不可以像董先生預期樓市可上升少許的目的,會不會再推出更大力度的措施呢?

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局長:我剛才解釋過,我們這次的目標並不是希望把樓市推高或下降多少。我在立法會上也說過是希望樓市能健康發展,這是完全中性的,我們沒有任何涵義我們的目標是甚麼。當然大家心中都希望正如我說過很多次,就是看見經濟會繼續興旺,帶來動力,在經濟環境改善中,大家在不同方面,例如負資產人士可以得到紓緩。

記者:局長,今次一連串的措施估計可以把市面五萬個單位抽走多少呢?佔幾多百分比?估計這是否一個有效的措施呢?

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局長:當然五萬多空置的單位是要市場消化,這是事實。我與你都沒有辦法假設這個問題不存在,所以我們希望已經把我們的政策說得清清楚楚,大家知道彼此之間的角色是甚麼,大家所面對的是如何消化這五萬多個單位。我們消化這五萬多個單位後,希望有一個比較平穩的市場作健康發展。

記者:孫局長,現時推出措施在時間上算不算太遲呢?

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局長:每件事都要有適當的醞釀時間,大家要想一想我們這個新班子其實上任以來只有四個多月,我們有很多工作要處理,同時我們要與很多人士商談剛才我們所提及的不同情況,我們需要理解及了解不同階層人士對於這些複雜問題的不同時看法。大家都要了解,很多時這些不同的要求往往是彼此矛盾的,有說要我們向東走、有說要我們向西走,如何協調所有矛盾,我們是需要時間來處理的。所以我覺得我們以前所花的時間在今天看來是有效的投資,因為我們深信我們所提出的是能夠比較均衡地照顧所有人的利益。當然我不能說我可以照顧所有人的利益,因為這些不同的利益很多時是互相對立的,我只能夠說我深信我們所採取的措施是經過解釋、經過大家討論,希望大家能夠認同這是一個好的基礎,令我們能夠恢復元氣。

記者:孫先生,剛才你在立法會上說以後的房屋政策主要是資助最有需要的低層市民,這是否意味即使你推出貸款,入息的限額也會進一步調低?未來中產階級是不用有期望政府會資助他們貸款買樓呢?

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局長:不是。因為現時房屋委員會有一個貸款資助計劃,他們正在考慮當中。他們的對象是月入不超過二萬三千元,以現在的時勢來看,不可以說是收入最低的一群。

記者:今次的整體穩定樓市措施對政府財赤影響的程度如何?政府在撤出房地產市場方面,在某程度上是對房屋的投資,譬如每年建屋的開支是數以百億元計,這是否意味著減少開支後,會在資助貸款和租金津貼方面會相應有某一比例的增加?或是政府會減少這方面的承擔呢?

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局長:這方面當然對財政預算一定有影響。雖然現時的賣地收入並不是很多,但停止賣地當然是少了一個收入的來源,所以在未來一年是有影響的。至於停止售賣居屋方面,當然也是減少收入,但不要忘記,房屋委員會在這方面因停售居屋是減少了收入,但在政府整體來說,不用作興建居屋的土地,可以用作其他用途,可以使政府收支方面有進帳的,所以我們一定要從一個整體的角度來看,從這個角度來看,我覺得兩者之間的關係應該是中性的。

記者:你剛才提過的對立是說發展商之間或是那一方面呢?你可不可以作出解釋。另外,政府撤出房地產市場之後最大的利益者似乎是發展商,你有沒有考慮小市民在這些措施埵閉し簹蔣絞o益,甚至你有沒有考慮過例如把供樓利息扣稅提高,可以直接惠及市民?同時你實施這些措施後,對兩鐵和房委會的財政壓力很大,會否造成房委需要大裁員來減少開支,兩鐵方面你又如何考慮他們的利益?

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局長:對立是多方面的,並不單純是地產商與政府的對立或是地產商之間的對立,這些是不同的人士因為有不同的需要,代表不同的利益,因為利益不相同所以對立,這些對立是多方面的,我們日常生活上時常都會遇到這些情況。至於是否所有利益歸於地產商方面,我們要這樣看,有很多人理解舉凡物業的價格上升,一定是地產商受益最大,但有否想過,在座或者很多人士都擁有物業,我剛才也說過,香港的物業擁有率是比較偏高的,在私人市場高達百分之七十五,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物業。每個人擁有的物業價格上升時,他們的心理上會得到益處,同時實際上也有得益。譬如負資產人士因為物業價格上升,他們也可以在這方面的痛楚得到紓緩。所以在這方面是不可以狹隘地只看到某部分人士得益,其實你可詢問地產商,地產商最主要的是賺價,高與低的地價、高與低的樓價對他們的影響並不是那麼深遠。所以在這方面的看法是應該抱著比較宏觀和開放的態度,要從整體經濟這個角度來看。

記者:孫局長,剛才有提問對財赤方面有甚麼影響,你說有部分的政策會幫助財政預算方面的收入,有部分會令到收入減少,總體來說是中性,你的意思是否說你今天推出的措施是對政府的影響是等於零嗎?

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局長:我剛才說,第一是賣地方面的收入會減少,這是不爭的事實,一定有影響的。相對來說,賣居屋的得益的是房屋委員會,並不是政府的,因為房屋委員會財政獨立。政府方面,如果撥地給房屋委員會興建居屋售賣,房屋委員會方面因為得到地價方面的優待,在這方面會得益。但如果不賣的話,政府可以把土地出售。這情況下整體對政府來說是中性的。

記者:但總體來說今天推出的措施對政府的影響有多大?有沒有作出

評估呢?

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局長:這當然有影響,因為我們在未來一年不賣地,那麼便會損失該年的賣地收入,當然從長遠來說,那些土地最終是會賣出,只是收益遲了。不過,相對明年來說,我們的財政收入是減少了。

記者:是否有數字可以給我們參考呢?

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局長:這要看一看土地方面的數目,我現時手上沒有這些資料。

記者:那些措施對房委會和兩鐵,因為他們暫停止賣地,包括不再賣居屋、不再建居屋,對房委會的收入影響很大,對兩鐵的收入也影響很大,在你研究時有否與他們商談過如何彌補對他們可能帶來的影響?譬如房屋署是否需要再較大幅地減少人手?因為不會再建居屋,房署本身有很多建築師和專業人士,如何處理這群人士呢?

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局長:鐵路方面,已經興建的沿鐵路上蓋物業的發展權已經批出了給兩間鐵路公司,所以發展權已歸他們,而我剛才也指出,我們已經與兩間鐵路公司達成協議,他們同意在明年不會把這些土地推出,意味到他們會把土地押後到明年以後才推出。所以在這方面對於他們財政的影響不會很大。

記者:孫先生,既然兩鐵同意押後推出他們的物業發展項目,其實政府在這方面是否需要現金補貼,或是以其他形式補貼兩鐵,同時以後政府對兩鐵投得的工程會否再撥地給他們發展他們的上蓋物業或其他物業項目。

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局長:他們會在後年以後才推出,所以並不存在需要補償的問題。至於日後興建的鐵路,這要將來再作考慮,因為我們現時要興建的鐵路已經全部同意興建。據我了解現時考慮中的有港島北線,都是較長遠的,即使有物業需要興建的話,都是八、九年後的事,所以我們有時間再考慮如何處理這種情況。

記者:現在的救市措施中最重要的是要減低供應,似乎在你的救市措施方面,停止未來的兩次賣地,牽涉的只是數千個單位,還有兩鐵方面,雖然是停止招標,但已招標的也有六萬個單位,你卻沒有具體措施去解決這些問題?

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局長:我不知道你所說的六萬個單位的數字是從那埵茖荂A據我了解是沒有六萬個這麼多。如果在興建當中的,當然這是不爭的事實,是不可能停建的,但規模方面據我了解並不是這麼大。在地鐵來說,比較大規模的項目是將軍澳車廠項目,那埵酗G萬多個單位,但這是未來的發展,現時還沒有計劃在明年內發展該項目。所以我們所說的是以後的發展項目。

記者:孫局長,你只是想著解決未來一年的樓市問題,而不是解未來兩年、三年的樓市問題?

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局長:我希望因為我們的措施,我們今次重新定位,政策的重新釐定會有助整體經濟發展,整體經濟繼續蓬勃。這樣便有時間消化現時因供求失衡而多出的樓宇。我希望如果這個情況是真的發生時,兩、三年後大家都希望樓市可以更加興旺。

記者:孫局長,你推出的九招,是否有時間限制作出檢討,譬如說一年後,到二○○三年底,你檢討後發現情況不甚理想,你會否延長暫停賣地、勾地的措施。同時如果真的未能達到預期效果,局長你會如何處理?作為問責局長你會不會有所行動,例如辭職?

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局長:土地供應方面是有時限的,我說得很清楚是以一年為期。我再說得清楚一點,我們是說勾地暫停一年,勾地會在二○○三年底恢復;拍賣土地會停止,因為以後我們會把提供土地的方式改用勾地的方式。因為勾地容許市場自己決定何時有需要勾出那塊土地,讓市場來決定,在這一方面是非常清晰。另外,居屋的處理方面是沒有時限的,我們說是以後停止興建居屋,停止出售居屋;租者置其屋方面也停止,這些都是停止的,沒有時限的。我們希望這數種不同的方式,帶來一個清楚的訊息,政府在這方面的角色究竟是怎樣,做些甚麼和為甚麼這樣做。

記者:今次其中一個政策目標是要解決公、私型樓宇的重疊問題,其中一項措施是停止出售公屋單位,但公屋單位大部分售十多二十萬元,而其他私人單位則八十多萬,兩者是不相同的貨品,看來出售公屋並不會與私人市場重疊,你會否害怕這個措施推出後給人批評你為了救市而令到低下階層沒有機會置業?第二個問題是你到現時也沒有回答房委會的財政狀況?第三,關於責任問題你也沒有回答?

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局長:財政方面一定有影響,大家記得在六月政務司司長公布架構檢討時,他已經預見我們所做的事情會引致房屋委員會的財政出現問題,所以我們已經與政府商討適當的財政安排,令我們能繼續有效運作。若在我的政策範疇下出現大錯誤,而我在出錯的過程中不能在開始時注意到問題而採取糾正措施,任由問題惡化,當然我自己一定要承擔後果。但如果我察覺得到問題而採取了方法化解,我要看化解問題所帶來的效果,如效果不理想,我們要想一想是否需要做一點事情向市民交代。

記者:……無需要暫停勾地,其實你有沒有考慮如果暫停勾地會否加劇政府的財赤?

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局長:當然,我較早前說過,我們考慮過很多不同的問題及不同的方案,每一個方案對於某些人來說,當然他從自己的角度來看,每個人的接受程度都不盡相同,所以不是所有人會完全接受我們所提的方案,這是百分之百可以理解,但我深信我們所作的安排在平衡及考慮後,對於整體利益來說可得到最大的效益。

(請同時參閱記者會答問全文英文部分)

二○○二年十一月十三日(星期三)

6


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