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公報
 
 

 寄給朋友政府主網頁

保安局局長致辭全文

*********

  以下是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今日(五月十四日)在香港扶輪社午餐會上發表題為「新恐怖主義的威脅及香港的回應」的致辭全文(中文譯本):

華圖斯夫人、香港扶輪社的委員及社員、各位嘉賓、各位先生、女士︰

  首先,我要多謝香港扶輪社,尤其是華圖斯夫人及Mr Litmaath,邀請我參加今日的午餐會。我的講題是“新恐怖主義的威脅及香港的回應”。隨茪K個多月前美國受到恐怖襲擊所帶來的傷痛逐漸減退,在座各位現時的關注可能已轉移到另一些較現實的問題,這也不足為奇。然而,對抗恐怖主義的戰爭並未告一段落。在現階段我們稍為歇息一下,反思美國這次受到史無前例的襲擊所帶來的影響,以及我們應該如何應變,對我們將有裨益。

新恐佈主義

----------

  很多美國人都認為,九一一恐怖襲擊對這一代美國人所造成的震撼,與偷襲珍珠港及甘C迪總統被刺殺事件對上一代美國人所帶來的衝擊不遑多讓。事實上,美國去年九月受到的災難性襲擊,不但對美國人來說是一個分水嶺,對全世界亦然。在這之前,世界各地亦曾發生過不同形式的恐怖襲擊,包括自上世紀六十年代後期開始,巴勒斯坦組織、愛爾蘭共和軍及其分裂組織發動的零星暴力事件、一九九六年在沙特阿拉伯Khobar Towers發生的炸彈爆炸事件,以及美國本土的目標和它在外地的軍事設施和政府建築物受到的襲擊。正如美國學者坎貝爾博士指出,在較早期的恐怖襲擊中,平民百姓的傷亡人數通常都會是雙位數字。這些恐怖襲擊的動機似乎不外是為了引起公眾注意,或在談判桌上爭取一席位。而美國軍事及政府設施於幾年前受到的襲擊,則旨在引起更多的傷亡;不過,平民百姓顯然不是恐怖分子報復的對象。

  去年九月對美國的襲擊無疑是個分水嶺:這些經過細心策劃的襲擊,目的是要對平民或軍方人員造成最大的傷亡。以前不願濫殺無辜的顧慮已經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駭人、致命、受宗教信仰驅使而“發動的大規模、改變歷史的流血事件”,最好足以動搖甚至顛覆他們所仇視的西方異教徒政權。由此看來,這些襲擊不啻是對城市的攻擊,而且本質上與戰爭行為無異。

對美國和世界各地的影響

----------------------

  對於受害者的家人和摯親來說,任何以科學方法計算出來的價值,均不足以抵償人命的損失。然而,恐怖襲擊所造成的中期和長遠經濟損失,則可以數據具體地顯示出來。根據諾貝爾經濟獎得主加利.貝克計算,九一一的恐怖襲擊對美國造成的直接經濟損失,包括被摧毀的世貿中心的價值、建築物租戶損失的資產、事後清理的成本、對周圍建築物和國防部大樓造成的損毀、損失的飛機、罹難者的生產力等等,約相等於二百五十億至六百億美元,或相當於美國有形資產的0.2%和生產資產總值的0.06%。至於因經常受恐怖襲擊威脅而造成的經濟損失,則較難計算。但是,若考慮到加強保安的成本、恐怖分子對有形資產的襲擊間中或會得手,以及投資者的反應等因素,貝克估計經常處於這種威脅的總成本約達美國本地生產總值的0.3%。不過,貝克估計,以美國的龐大人力、實物資本及創造力,美國當可訂定正確的對策和措施,逐漸減少所蒙受的損失。

  置身於現今的全球化經濟體系,美國在經濟和情緒方面遭遇巨大挫折,餘波所及,香港亦難免受到影響。美國經濟收縮對本港經濟的沉重打擊,以及九一一襲擊後所出現的信心銳減,已經令本港經濟受到嚴重影響。其後事態的發展 —— 美國領導的部隊在阿富汗取得軍事勝利,美國的信心回升,經濟恢復增長 —— 均有力地指出戰勝恐怖主義和制裁恐怖分子的重要性。

  除了經濟損失外,對於九一一這類難以想像的恐怖襲擊,我們所能汲取的最大教訓,也許就是這類襲擊對我們的信心,以至我們所熟悉的自由開放的生活方式所造成的深遠影響。恐怖主義的其中一個目的,是在多個範疇削弱我們對本身和本身的生活方式的信心。為了在打擊恐怖主義的鬥爭中繼續佔上風,全球大小國家和地域必須攜手合作,確保恐怖主義的陰影不會改變個人或團體對改善生活質素的各種計劃。

香港的情況

----------

  與亞洲其他國家比較,香港確是十分幸運。我們既未發現有恐怖組織,亦未發現這些組織在香港設立行動基地。在九一一之後,本港的執法機關已加強追查任何流經香港而與恐怖分子有關連的資金。我很高興可以告訴各位,到目前為止,我們並未在香港發現與恐怖分子有聯繫的帳戶。香港作為一個自由開放的城市和國際金融中心,當然不能掉以輕心。我們會不斷與各國的執法機關緊密合作,密切監察任何會影響香港的恐怖活動,或者利用香港進行的恐怖活動。

支持全球打擊恐怖分子聯盟的國際義務

----------------------------------

  中國身為聯合國成員,香港自然須依法採取適切的措施,以實行聯合國安全理事會第1373號決議。這項決議的主要目的,是切斷恐怖主義的資金來源。為此,我已在本年四月十七日向立法會提交《聯合國(反恐怖主義措施)條例草案》。條例草案旨在增強我們堵截恐怖分子和恐怖組織資金的能力,以及實行國際清洗黑錢財務行動特別組織(特別組織)提出的特別建議中最急待推行的建議。鑑於這些建議非常重要,而且香港以特別組織現任主席的身分主力推動制定這些建議,因此我們必須悉力以赴,把這些建議付諸實行。

聯合國(反恐佈主義措施)條例草案:事實與謬誤

------------------------------------------

  要闡釋聯合國(反恐佈主義措施)條例草案的要旨,有必要重申以下幾點:

事實(一):香港採取最低限度措施以執行聯合國安理會第1373號決議的要求

----------------------------------------------------------------------

  正如我剛才所述,聯合國安理會第1373號決議的主要目的,是遏止資金流入恐佈分子及恐佈組織手中。我們草擬條例時亦以此為目標。正是這個原因,香港沒有借鏡西方國家的反恐法例,大幅擴大執法和調查的權力,例如截取通訊、未經審訊羈留、甚至有系統監視海外留學生和外籍居留者等。為阻止資金流向恐佈分子,條例草案禁止任何人向恐佈分子或恐佈組織提供資金、金融服務或經濟資源。此外,草案加強有關舉報的條文,要求任何人在知悉或有理由懷疑某些資金涉及恐佈活動時,必須舉報。總結來說,草案旨在增加我們對付恐佈分子的財務工具,亦是我們對聯合國要求其會員採取相應措施的回應。

事實(二):恐佈主義行為的定義與國際標準一致

------------------------------------------

  條例草案最重要的條款,是有關恐怖主義行為的定義。社會上有一些意見,擔心政府可能會透過草案的反恐條文,從「後門」立法禁止某些組織。事實上草案中的定義,是以英國《2001年恐怖活動(聯合國措施)命令》中有關恐怖主義行為的定義為根據,並幾與全部普通法司法區的反恐法例一致。這定義跟隨國際的趨勢,訂明要構成“恐怖主義行為”,必須有採取行動或威脅會採取行動以影響政府或恐嚇公眾;以及採取行動或威脅採取行動,是要達到某些政治、宗教或意識形態的目的。除上述兩項準則外,恐怖主義行為還須涉及使用嚴重暴力、嚴重損毀財產、嚴重威脅公眾的健康或安全等。這國際上認可的定義,反映各方面對恐佈主義行為的共識。恐佈主義活動可引至大規模和無辜的傷亡和破壞,它與普通的刑事罪行,例如刑事毀壞、傷人甚至謀殺,是有本質上的區別。根據草案的定義,除非有關非法行為符合全部三項條件,否則不會被介定為恐佈主義行為。

事實(三):並無賦予行政長官及保安局局長過大權力

---------------------------------------------

  條例草案賦權行政長官在憲報中指明某人或某財產是恐怖分子、恐怖分子聯繫者或恐怖分子財產,但他必須有合理理由相信事實是如此才可這樣做。草案亦賦權保安局局長,如有合理理由懷疑某些資金屬恐怖分子財產,則可指示資金持有人,不得把該等資金提供給任何人。這些措施至為重要,可以確保執法機關能夠迅速有效地對付恐怖活動,特別是凍結恐怖分子的資金,以盡量減少資金被提取或轉移的機會。

  條例草案訂明,任何人籌集資金進行恐怖活動,即屬犯罪;並禁止任何人向恐怖分子提供資金、金融資產、經濟資源、財務服務或供應武器;亦禁止為已被行政長官指明為恐怖分子或恐怖分子聯繫者的團體招募成員。

  這些措施看來頗為嚴苛,但我逐點証明事實並非如此。我們在草案中加入了防止濫用或誤用執法權力的有效預防措施。任何人如因行政長官指明某人為恐怖分子或恐怖分子聯繫者的決定,或因保安局局長就凍結恐怖分子財產作出的指示而受到影響,可以向原訟法庭申請撤銷有關決定和指示。為對有關方面提供多一項保障,草案規定行政長官或保安局局長須在原訟法庭的程序中負責舉證。我們認為條例草案完全符合《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能夠有效保障受影響人士的權利和權益,以及防止有人濫用執法權力。

結論

----

  或者讓我舉出一些統計數字,以說明我們提出建議措施的原因。美國專家指出,恐怖分子在一九九三年用炸彈襲擊世貿中心,釀成六人死亡,數百人受傷,當時恐怖分子製造炸彈的費用和其他開支不足五萬美元。去年恐怖分子發動九一一恐怖襲擊,由數名極端分子騎劫四架航機所犯下的暴行,所動用的資金估計是二十五萬至二百萬美元不等。這些款項雖是恐怖分子的命脈,但與全球金融體系每日龐大的資金流量比較,畢竟是微不足道。俗語說得好 —— 「大海撈針」,究竟我們怎樣才可有效追查和切斷恐怖分子的資金來源?

  解決辦法在於國際間全面和廣泛合作。通過實行國際認可的打擊資助恐怖分子活動和清洗黑錢活動的措施,例如聯合國安理會第1373號決議和特別組織的特別建議,懷疑屬於恐怖分子的資金將無所遁形,不能肆無忌憚地在我們的金融體制內流動。世界各國和司法管轄區必須通力合作,密切留意恐怖分子資金的來源和收受人。

  恐佈主義活動並無國界。全球各地 —— 無論在巴基斯坦、印度、菲律賓或者是新加坡 —— 都充斥茼M險的恐佈活動。眾所周知,中國的分離主義者及極端組織,以及菲律賓的回教恐怖分子均與本•拉丹及其同黨加伊達組織有關連,而且是由他們訓練出來的。這些恐佈分子在全球引起災害和分裂,我們必須遏止。

  新加坡資政李光耀曾指出:「他們(恐佈分子)的運作模式與跨國集團相似,先在某地購置物料作好準備,再在另一個地方作部署安排。」國際聯盟要擊敗恐怖主義,世界各國和各地區必須同心協力,痛擊恐佈分子的要害 —— 即針對他們資金的來源。正如美國國防部長拉姆斯菲爾德所言︰「毫無疑問,這場鬥爭並非只涉及穿茖F漠迷彩服飾的軍人。西裝筆挺的銀行家及衣蚗H意的電腦程式編寫員亦不能置身事外。」我們已與國際伙伴共同邁出步伐,我深信我們定能取得最後勝利。

  謝謝。

二○○二年五月十四日(星期二)


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