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公報
 
 

 寄給朋友政府主網頁

政務司司長發言全文

************

  以下為政務司司長曾蔭權今日(一月四日)於中區政府合署會見記者時就法定機構高層管理人員薪酬機制檢討發言全文:

  我現在宣佈,政府將會在今年二月,進行檢討九間法定機構的高層管理人員的薪酬制度。我們今天已經邀請市場上具聲譽的顧問公司競投此項檢討工作,並會盡快選定其中一間公司,以便于二月正式展開工作。

  納入今次檢討範圍的九間法定公司,包括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香港機場管理局、市區重建局、香港旅遊發展局、九廣鐵路、地鐵、香港貿易發展局、強制性公積金計劃管理局、香港金融管理局和它們其他的附屬公司。

  政府決定進行這次檢討,目的是希望為這九間法定機構,個別設立一套指引,使它們在釐定及調整高層人員的薪酬時,能夠完全和長期地跟隨私人企業的做法,而調整薪酬的機制要具備彈性,充份反映私人市場的調節及情況。薪酬及褔利的數額,亦須要訂在相等於私人機構相類職位薪酬中位數的合理水平。在此,顧問公司會首先研究這九間公司的薪酬具體安排有否與私人市場脫節。

  有一點,我很想強調的,就是這些機構是需要以私人企業薪酬水平作參考依據,因為他們的運作有別於政府,它們是在商業環境下,按著審慎商業原則運作。在與私人企業爭奪人才時,它們便不能以政府的薪酬水平作釐定及調節的依歸。

  整個顧問研究,我們預計需要三個月的時間完成。屆時,顧問公司會為這九間法定機構個別建議一套指引,供政府考慮。經審定後,這些指引將交給這些機構的董事局或管理委員會落實,作為釐定和調整日後新聘請和延聘現時高層管理人員之用。換言之,訂定這些新指引,並不會影響機構現時的高層管理人員當前的合約訂明條款。不過,若他們日後的合約再獲得延續,他們的薪酬水平和調整將需要受到新指引的約束。而這些機構往後的薪酬釐定及調整,顧問公司亦會建議它們應該如何安排,經常地向政府和公眾交待。

  大家都知道,我曾經在十二月五日及十二月十二日的立法會會議上,指出現時全港有超過200間法定機構,它們在不同時間,不同情況下成立。它們絕大部份是以政府資助的模式運作,這些資助機構的薪酬主要是跟隨公務員的薪酬進行調整。

  剩下來的,就是這九間機構,亦是今次檢討的對象,它們的人事管理政策和操作,是須要按照審慎的商業原則。現時這九間機構,大部份都有定期的向他們相關的人力資源市場進行薪酬調查,並根據有關市場的最新薪酬趨勢,訂明高層管理人員的實質薪酬。這些機構是有跟隨它們現時的機制去訂定及調整薪酬。

  但是政府明白到近日市民和立法會,對這些法定機構的高層管理人員的薪酬問題的關注。我亦曾在立法會動議辯論中承諾,政府會研究這些機制在那方面需要作出改善。

  法定機構雖然獨立於政府,但它們的運作和日常的決定,是與市民的生活息息相關的。我們希望透過設立一套新的指引,完善它們現時的機制,使它們的薪酬制度和水平更合宜私人市場的轉變,更公平,更富有市場競爭力和透明度。我很高興得到這九間法定機構的支持,他們會全力協助顧問公司進行檢討,並會執行所建議的新指引。在這些法定機構的政府代表,亦會確保新指引的落實,順利進行。

記者:曾司長,究竟今次這個這麼大的檢討醞釀了多久?為甚麼上月你在立法會回答動議辯論的時候,也沒有透露政府有這樣的準備,是否時機未成熟,那時候不講?

政務司司長:事實上,如果你看十二月五日及十二日的辯論,我已經提出了政府會進行檢討,是那時候開始,我們茪熗w備今次這個計劃,就邀請一間顧問公司做這些深入研究。

記者:……人工跟巿場的差距特別大,是否意味政府其實想它們九間的高層減人工?

政務司司長:事實上,在十二月五日及十二日的辯論堙A我亦已向立法會議員回答及解釋,大體上現在我們這些法定機構的薪酬與私人機構的都是很相等。但是我也說過,沒有一種制度和沒有一種機構是有完善的法制,所以我們才需要進行現時的調查,我很相信這些調查的後果會帶來更好的改善。

記者:是否鄰近地方太多地方已經在減薪,所以為了香港的競爭力能夠再次提高,所以會考慮,譬如說政府部門,或是一些公營機構也要減薪,以降低成本,就是增強香港在地區堛瘧v爭能力?

政務司司長:我相信我這次的研究,特別是回應普羅大眾的要求,還有最重要的是,一般的立法會議員對這些法定機構有特別的關注,也因為這個原因,我們進行這個決定。

記者:曾先生,你可不可以解釋一下,為甚麼你選擇這九間,而你也說有其他二百多間的公營機構,為甚麼特別是這九間,其他的就不需要檢討,為甚麼這九間要呢?

政務司司長:我剛才說,在政府二百多間的法定機構中,絕大多數都是根據政府的薪酬,它們都是資助機構,所以它們的薪酬是跟從政府的薪酬上落。在這情況下,它們跟這九間是完全不同的。在所有的法定機構中,我們所認識得到的,這九間是根據巿場的薪酬而訂定它們高級管理人員的薪酬,所以我們是針對這九間而做事。

記者:曾先生,這個研究你剛才所說是不會影響現在這班高層人員的薪酬,是否在這方面,將來……可能說這些高層人員的薪酬高於巿場,但依然不用減薪,是回應不到巿民的要求?另外一件事情,就是……

政務司司長:我先回答這個問題,好嗎?第一是剛才我已經解釋過,在十二月的立法會辯論堙A我已解釋清楚,我們覺得現時大體上這些公營機構的薪金,特別是這九間機構內高級職員的薪金,跟巿場是大約相等,但是為回應普羅大眾的要求,我們會進行今次的研究。我很相信這會在將來對制度或薪酬調整方面帶來補助,在制度上有改善。但是我們要記得,如果我們是有合同的話,以及個別的機構跟個別的員工有合同的時候,合同是不可以毀約的。但當薪金調整的時候,它們一定要遵從,我們希望它們遵從這個指引的規律,跟住辦事。

記者:曾先生,怎樣才算是高層的職員?

政務司司長:現在高層的職員,我們心目中所想的就是這些個別機構的總裁、副手,以及第三層次的高級管理人員,即我們通常所說大約是三層的人士。我們調查的總人數,估計九間機構的總和應該是少於一百人。

記者:曾先生,現時做檢討,會否擔心影響這些機構的員工士氣?

政務司司長:今天我跟這九位機構的領導人見面時,根本上他們是很歡迎這樣,讓他們求個清白,認為他們的薪金跟巿場現實的操作沒有大差距。我相信這不會影響士氣,在某方面來說,他們會歡迎這個新的調查,以及帶出的指引會帶來一些改善。謝謝各位。

(請同時參閱發言全文英文部分)

二○○二年一月四日(星期五)

56K/ 寬頻


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