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公報
 
 

 寄給朋友政府主網頁

公務員事務局局長致辭全文

************

  以下是公務員事務局局長王永平今日(十月十九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施政報告「致謝議案」的致辭全文(只有中文):

主席女士:

  剛才政制事務局局長回應了議員在辯論中對問責制提出的意見。我想就問責制建議中公務員面對的轉變補充一下。

公務員與問責制

───────

  首先,正如行政長官在《施政報告》中所說,有了這個權責分明的新制度,公務員體制向來具有的優點,包括常任、專業、中立、高效率和廉潔等,都會得到保留和延續。回應田北俊議員剛才的發言,問責官員及局內最高級公務員是一個從屬的關係,如果問責官員不滿意公務員的表現,當時管理公務員系s的最高級公務員是有責任要妥善管理這個人事管理的問題,確保問責官員得到滿意的服務;不過我想補充一句,到目前為止,從外面加入政府的司長局長都非常滿意協助他們的公務員。

  在《施政報告》公布後,政務司司長和我曾經與決策局局長、部門首長、政務職系同事和多個公務員團體代表會面,解釋問責制的構思,得到的回應都是正面而積極的。我們完全明白,這個建議會對公務員體制帶來極其深遠的影響,所以我們必須非常審慎研究具體細節。不過我們相信,香港特區公務員會秉承優良傳統,與時並進,積極面對問責制帶來的挑戰,竭盡所能,以專業實幹的精神,效忠政府,服務市民。我亦深信一個權責分明的問責制度,能夠鞏固公務員的中立原則,確保公務員全力協助政府和問責制官員施政。

公務員管理——服務市民,承擔責任

────────────────

  有不少議員對一些公務員體制改革的措施,特別是外判工作是有批評的意見,因為時間關係,我很難逐一回應,但我很希望議員能夠全盤去評論公務員改革的原則和內容。我們在一九九九年開始推行公務員體制改革,在公務員的招聘、薪酬福利、管理、紀律等作出了很多重大的改革措施,目的是要求公務員隊伍與時並進,以更高的效率為市民提供更優質的服務。我們實施的改革措施實際上是影響深遠,包括:

(一) 確立並實施新的公務員入職制度和入職薪酬,切合市場的水平和做法;

(二) 確立為新聘公務員設立公積金計劃以代替實行多年的長俸制政策;

(三) 額外撥款五千萬元推行一項三年計劃,加強公務員的培訓和發展;

(四) 在五十九個職系推行自願退休計劃,三年內削減近一萬個職位;

(五) 為提升高層管理人員的質素而實施補償退休計劃;

(六) 推行以團隊為本表現獎賞試驗計劃;以及

(七) 精簡紀律處分機制。

  公務員體制龐大,工作程序繁複。我們一方面要保持公務員隊伍的穩定,另一方面要精簡架構,提升效率;穩中求進,變中求安,絕對不是容易的。在過去一年,我不斷與各公務員團體和一般公務員溝通,向他們解釋改革的進度和各種措施最終對整體公務員會帶來的好處。我們會貫徹改革工作,並不時向議員和市民匯報進展。在這堙A我們都要肯定公務員作出巨大的努力和貢獻,我們會盡力協助部門解決在執行上產生的問題。

落實小政府的原則

--------

行政長官在《施政報告》中提到小政府的原則。按照控制公務員編制工作的預期進展,公務員編制會由二○○○年三月的十九萬八千個職位,減至二○○三年三月的十八萬一千個,即少了一萬七千個職位,減幅近百分之九。在這過程中,我們並沒有、亦不會強迫遣散一個公務員,但因為涉及人數這麼多,我們要確保公共服務不受影響,因此在執行上,有時我們無可避免是要作出安排,不能一下子批准所有申請者離職,我們會同有關部門研究儘快解決剩下的問題。

公務員退休就業管制

---------

關於公務員退休後的就業管制,首長級公務員退休後兩年如欲從事受薪工作,必須得到政府的批准,管制期一般為兩年,而局長級公務員則為三年。有關申請會呈交一個退休公務員就業諮詢委員會審議,而這個委員會是由一個非公務員出任主席,大多數的成員都不是公務員。

在審批申請時,我們會考慮其工作性質會否與其以前在政府的工作有利益衝突,同時,我們亦會考慮市民對這個申請可能產生的看法,有需要時我們會否決申請及加入相關的批准條件,事實上,亦有例子我們曾經做過。

公務員薪酬調整

-------

我們星期三的立法會發言,已解釋了公務員薪酬的政策、機制、處理方法和時間表。我想重申,我們不同意公務員或高級公務員減薪,並不表示我們不了解現時經濟不景、市民遇到的困難;我們不同意的主要原因是我們不應該貿然改變一個行之已久,以一套客觀薪酬趨勢指標作為基礎,並包括其他因素,例如香港經濟狀況和政府財政開支等的一個薪酬調整機制。

政府如果在年中不跟隨既定的機制和時間表,突然額外減薪,一定會在公務員隊伍中引起極大爭議,例如,我現時的確無一個客觀及可令公務員信服的理據以釐定公務員調整或減薪的幅度,同時,此舉亦一定會或多或少會影響私人機構及勞工市場。

基於政治姿態的決定,可能會引起連串政治後果,所以我希望論者應該同時考慮公務員減薪建議帶來的負面後果。當然在明年當我們由今年四月二日至明年四月一日的薪酬趨勢指標得知後,屆時政府在處理公務員薪酬調整這事情上,就會考慮各有關因素,而薪酬趨勢指標亦都可以上,可以下,可以正,可以負,以前亦有負指標的出現。我相信屆時如果我們掌握到這數據,再參考當時的情況,無論是議員或市民,都可以更加容易作出一個合法、合理及合情的辯論。我都相信政府屆時任何的建議,一定讓議員細心審議,亦都相信一定會有很多機會和議員詳細討論。

主席,我一方面堅持公務員體制改革,另一方面我是反對公務員減薪,其實正好說明一方面我們有責任確保公務員要不斷將工作做得更好,更有效率,提供更佳的服務予市民,另一方面,我們亦有責任確保公務員得到公平合理、盡量避免受到政治因素影響的對待。我很希望議員明白,在公務員隊伍,無論高、中、初級,都懷茯簽云漱葑﹛A繼續努力不懈,服務市民,這比貿然要求他們減薪,更加實際,更加祥和和更有意義。

多謝主席。

二○○一年十月十九日(星期五)


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