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公報
 
 

 寄給朋友政府主網頁

財經事務局局長發言全文

***********

  以下為財經事務局局長葉澍i今日(十月十七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施政報告動議辯論的發言全文(只有中文):

主席:

  剛才有數位議員提到內地和香港在金融服務方面合作的重要性,我完全同意議員的看法。國家加入世貿和開發西部都會為香港帶來無限商機。香港的優勢是我們有一流的金融基礎設施,以及我們的人才在金融方面的知識和經驗,而內地有龐大的市場和資金,我想大家的優勢互補,無論在股票、債券、基金管理、各個市場方面都有很大合作的空間。我們正在這方面努力,希望可以推出更多新產品,加深我們的市場,配合內地的需要,達至雙贏,我要強調,是雙贏的局面。

  剛才議員亦提到本港會計界可以在內地有相當大的發展空間,我們十分同意,亦樂意協助會計界開拓內地的市場,我們會繼續和會計師工會商討如何支援他們的工作。

  剛才多位議員就負資產問題發表了很多寶貴意見,在此問題上,金管局昨日公布的數字,例如估計全港負資產數字大概有65,000戶,雖然不計二按,亦顯示人數比市場一般預計為低。另外在負資產人士中,有超過一半的按揭息率已經是低於最優惠利率,只有約三成負資產人士的按揭息率高於最優惠利率。

  我們非常明白負資產人士的苦況,負資產問題是需要政府、銀行和業主大家共同面對。政府已經做的是提高樓按利息免稅額,金管局亦公布了容許銀行在負資產人士轉按時可以按市值的十成,這些措施雖不可完全解決問題,但對部分負資產人士來說,亦有一定的幫助。當然我們亦期望銀行界可以考慮負資產客戶的困境,主動減低按揭利息。其實負資產人士能夠捱到現在卻無斷供,保持良好還款紀錄,他們已經盡了很大努力,是相當不容易的。我相信銀行為了自己的利益,亦不會願意看到負資產客戶破產,其物業變成銀主盤。過去一星期已經有銀行毋須客戶轉按,主動減低負資產客戶的按揭利息,或者重新審閱按揭組合,讓負資產人士減輕負擔。我希望透過市場力量,愈來愈多銀行在不影響銀行穩健的大前題下,提供方案減輕負資產客戶的負擔。我們大家都會留意銀行是否「講一套,做一套」。

  除了政府和銀行一同協助負資產人士轉按減息外,我亦想指出整體利息一直在下降,大家都可能記得在98年時,新按樓宇的利率是超過11厘的,現時新做按揭利率是3厘,供樓負擔相對已減輕不少。

  剛才有議員建議政府成立貸款基金,這建議其實是借錢予負資產人士供樓,這做法其實是將銀行的風險轉嫁了給政府。財政司司長過去已多次指出,動用公帑幫助負資產人士,政府需要承擔相當的財政風險。此外,亦要考慮道德風險的問題,這並非審慎的做法。

  剛才亦有議員問為何政府不接納停供強積金一年的建議。答案是強積金制度是一項龐大的社會計劃,影響著二百多萬僱主、就業人士、服務提供者及強積金中介人士。在考慮有關停供、減供建議時,我們必需把目光放遠一點。強積金為就業人士的退休生活作好準備,越早供款越好,對就業人士的退休保障亦越有利。現時僱主、僱員各供收入百份之五其實是經過多年討論才達至的共識。我們不可因小失大,或因眼前的經濟情況而放棄將來的退休保障。況且,停供強積金亦未必可以如估計般紓緩失業情況,反而會引致強積金行業以致基金管理業裁員,可能令失業人數增加。

  另一方面,停供或減供亦未必能刺激消費。其實以現時的情況來說,如果真的停供,供款很可能會被儲蓄起來,對消費沒有大的幫助。

  事實上,我亦想指出,香港的供款是雙方各供百分之五,加起來是百分之十,與其他地區比較,我們的供款率並不高。在新加坡及馬來西亞,即使在目前困難的情況之下,僱主及僱員兩方面的供款率合共分別是36%及21%。

  我亦想講講,現時強積金的供款入息下限是$4,000。我亦曾說過,今年年底我們會研究如何設立一個為大家都能接受的機制,檢討入息上、下限。研究工作已展開,我期望在不久將來會就該調整機制徵詢各位議員及有關團體的意見。

  剛才亦有議員提到,中小型證券經紀所面對的困境,我想指出,減少證券行的數目,並不是政府的政策。但事實是在目前的市場情況下,我們有約五百間證券行,「M食」是很艱難。政府會盡力協助業界開拓發展的空間,我剛才說過,即加強內地與香港合作,利用我們的人才和市場基建優勢打入內地市場、推出新產品等。此外,政府與證監會和港交所亦會檢討證券法例和上市規則,簡化發牌、續牌和其他手續的程序,盡量協助業界減低運作成本和提高效率。至於我相信胡(經昌)議員最關注的最低佣金問題,或許我留待胡議員發言後再作回應。

二○○一年十月十七日(星期三)


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