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公報
 
 

 寄給朋友政府主網頁

財政司司長談話內容

*********

  以下為財政司司長梁錦松今日(十月十一日)在立法會大樓與立法會議員會面後,與新聞界的談話內容(中文部份):

財政司司長:剛才我與八黨代表再次傾談,因為在星期二八黨將他們的一些建議提交了給政府,回應上次,我們今日見了面傾談。行政長官在剛才的答問大會亦說,政府非常多謝和重視八黨的建議,這其實是很好的做法,就是政府和政黨的代表能夠經常溝通,一起為香港市民的褔利而工作,我覺得是很好的做法。在此我再次多謝八黨給我們意見。

在傾談時,我們首先交代了其實在八黨提出的七項建議中,有六項政府都己作出回應和作了一些事情。如果就範圍而言,可以說是英雄所見略同,這亦反映出政府在以往幾個月是不斷聽各方意見,亦著重聽政黨的意見,當然也聽了很多市民的意見,所以在很多方面雖然之前未有正式意見提出來,亦是英雄所見略同,有很多方面都是很類似,甚至是關連的東西。所以在方向方面,大家是一致的,這個大家都可注意到。當然,政黨對某一些我們所做的事情,不論是銀碼也好,力度也好,都認為未夠多,所以他們提出他們的堅持,看是否可以按照他們的建議,政府做多一些?

我們覺得整體上我們是考慮得很仔細,才在施政報告中作出建議,這些建議亦是考慮到政府本身的財政壓力,因為大家都知道在經濟不好的情況底下,財政收入方面便會遠遠少於預期。但因為八黨如此有誠意,我們亦會對他們建議的某一些項目進一步研究,看看是否可以在適當的時候作回應,這是政府會做的。但具體現時我不能想告訴大家,因為有些事是需要具體研究,看看各方面的影響如何。

我再次重申,這樣的溝通是很好的,所以我與八黨已有共識,將來會不時地這樣傾談,各方面都作出溝通,而不限於這七方面,因為我覺得為香港市民做事,並不限於一年兩次機會 - 即施政報告和財政預算案的機會,而是不停地當大家有好的意見時便坐下傾談。當然,政府就某一些事情再作進一步研究時,我們在適當時候會與八黨代表再見面。我們承諾在下月初會再約見他們,屆時再進一步討論形勢如何,和有甚麼進展。

記者:今早在電台節目中有市民反映對「預繳稅」的不滿,特首說你會跟進這問題,你會如何跟進呢?

財政司司長:我想大家都聽到八黨所說的,是將暫繳稅延遲繳付。我想澄清其實這不是「預繳稅」,「預繳稅」是不正確的。可能有些市民有個印象就是,還未賺到的錢,如何可以繳稅呢?實際上,這是暫繳稅,是已賺了的錢,只是未做正式的評估,所以稱為暫繳,但完全不存在未賺的錢就要繳稅,這點我想作出澄清。八黨的建議是延遲繳付暫繳稅,令市民在現金週轉上可作紓緩,我們在施政報告堨憐釵^應,意思是在他們提出的七個建議中,這是唯一一項我們沒有講到的。這一項以及其他的建議,政府可能會進一步研究。

記者:雖未有具體的方案,但可否透露有甚麼大方向?

財政司司長:我可否不在這時候談大方向呢?我覺得當想通了,是可行的時候才對大家說,可能會較為恰當。

記者:八黨提出的建議如不能落實,會否對政府造成壓力,可能會令施政報告不獲通過?

財政司司長:我覺得並不是一個討價還價的氣氛,至少我和八黨這兩次會面的時候,他們顯示的訊息和誠意,並不是行政和立法對立,看哪方會贏或輸的問題,而是行政和立法機構雙方如何真正想出一些方法幫助市民?大家都是循著這樣的想法和思路去考慮問題。

記者:董先生今早說可能要留點彈葯以應付經濟可能會繼續變壞,其實政府是否還有多餘的彈葯用來紓解民困?

財政司司長:要看你如何理解彈葯這問題,因為有些人將彈葯理解作財政儲備。最近公布的財政儲備數字是三千八百幾億。但另一方面,政府的考慮是要顧及如果用錢會否影響到赤字?特別是如經常性財政赤字過大而引致其他負面影響,例如評級被降低,因別人會覺得政府的理財哲學不夠審慎,使投資者有戒心。作為一個負責任的政府,這些均要一併考慮的。董先生其實亦已說了,在這時候我們面臨經濟不明朗的前景,可能要有多手準備才可。在施政報告堨蝷w清楚說明,困難不會是短期或很快過去的,所以政府要有兩手準備,如情況繼續壞下去的話,有甚麼可以幫助香港經濟,在這方面,我想董先生提出這點是完全正確和負責任的。

(請同時參閱英文談話內容)

二○○一年十月十一日(星期四)


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