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公報
 
 

 寄給朋友政府主網頁

財政司司長上海會見香港傳媒的談話內容

******************

 

  以下是財政司司長梁錦松今日(九月十一日)下午在上海會見香港傳媒的談話內容(只有中文):

 

財政司司長:大家知道今早我與一些上海商人 - 大部分在香港上市的公司的代表傾談。主要是閒談,亦交換了他們對上海和香港特別行政區經濟的看法。傾得亦很好。他們表達了香港經濟大體有甚麼可以改善,香港政府怎樣可以做得好一點,包括香港政府的效率能提高便好等等,這都是善意的意見。

  跟著見了上海市常務副市長陳良宇。本來是約了一起午膳的,是他邀約的,但因為他突然有事,不能吃中午飯,於是來了我這堜M我見了面,是一個禮節性的、禮貌性的見面。大家都覺得互相的城市都有優點。大家同意以後要多點溝通,大家可以在各方面多點交流、多點合作,因為這是雙贏的局面。會面的氣氛很好。

  接著大家都知道我去了上海市的規劃展覽館,參觀了整個城市的規劃及建設。我覺得展覽館做得非常好,將整個上海市以前情況跟現在及以後的規劃,能夠很清楚地展示給上海市民。這是很好的做法。

  跟著我與上海市政府特別是與人力和教育有關官員會面。他們重點介紹了上海市怎樣吸引外面的人才及在整個人力培訓方面做的工作。當然他們也做了許多工夫。在這方面,我很多謝他們能抽時間為我們介紹。

  大家知道在一個知識型經濟,人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他們在這方面工作會給予我們一定的啟示。

記者:(琤芼行、總商會都調低香港的全年經濟增長預測。似乎商界及各方面對前景比較悲觀……)

財政司司長:我覺得這些調整顯示大家對整個經濟環境不太看好,特別是對外圍經濟不太看好。因為香港是全開放型經濟,如果外圍經濟進一步減慢時,當然會影響香港的經濟表現。所以他們調低是他們對前景預期的看法。當然到時實際是甚麼情況,便要視乎外圍經濟表現是甚麼。因此現時不能說得準究竟是百分之一、百分之零點五、或是百分之零點七。這只是反映了外圍經濟減慢。

記者:(今日Asian Wall Street Journal的社評批評你較早時講到聯繫匯率,說它對香港經濟是障礙,社評指你這樣說會構成負面影響。)

財政司司長:這是見仁見智的。我覺得聯繫匯率歷史上來說是有其正面作用的,現在其實都有,不過從某個角度來講,有利自然有弊。我講的只是承認客觀現實,就是聯繫匯率帶給香港穩定,但從某個角度來說,從經濟調節來說,我們便少了一個功能,只是將調整轉了去整個經濟價格方面作調整。這我覺得要承認事實,但承認了事實並非等如要改變聯繫匯率。這完全是另外一個問題。

  所以講了給市民聽的是,聯繫匯率是要令到整個經濟會是整個價格上下調整的。不過,因為聯繫匯率帶來許多穩定,所以盡管有一個這樣的缺點,我們仍然是要保留聯繫匯率的。我覺得這是如實去講情況,並非是說我們會改變、市民你要做些甚麼。我想這是不同人有不同的看法。

記者︰你以前提過香港要發展物流中心,將IT加進去。我們也為此訪問了一些在上海的企業家,他們說從未聽過數碼港。我的問題是數碼港現時的發展是怎樣?另外是香港同上海都搞IT,香港比下去未必一定是差的,我們有甚麼方向?

財政司司長︰你可能是將我所講的物流、將港口與IT放在一起時,便將數碼港放進去,可能是想像力豐富了點。因為物流方面,貨物的流通最少包括三個項目 - 除了貨物經過香港流通外,資金的流動,因為須靠銀行服務,貿易融資是資金流;跟著的訊息便是這件貨物何時需要去哪堙A這件貨物的內涵需否報關等,這是訊息流的一種,這跟「數碼港」根本是兩回事。

  其實要想的是如何能夠將貨物本身的訊息、貿易融資訊息以及貨物能夠在IT的平台上很快地將數據轉換而不需每間公司,無論是航運公司,銀行或者付貨人,重覆要將同一樣資料輸入自己的電腦,又交換不到的。如果能夠真的全部在平台上很快地交換數據,這會幫助物流的發展。我所講的是貨、錢及訊息的交換,而不是數碼港。

  你問及數碼港的發展。現時建築方面相當順利,到十一月時第一期建築便應平頂。所以到現時為止我都很滿意發展。

記者︰(關於盈富基金的。有人建議將官股派給市民,做到還富於民。你覺得建議是否可行?利弊在哪堙H)

財政司司長︰盈富基金是否減售或停售的決定是金管局的決定,所以應交由他們做的,不應是由我決定的。

  至於是否將盈富基金分派給市民?盈富基金的錢其實亦是儲備的錢的一部分。問題便是儲備的用途。我覺得第一要注意的是,儲備並非屬於政府的,而是市民的。但政府怎樣決定代市民運用這些錢?長遠來說都是要看總體的經濟回報,是否真正能幫到市民及香港經濟呢?

  其實現時香港經濟面臨兩個問題。一個是全球性周期減慢。為甚麼會有銀行繼續調低呢?這是因為看到外圍經濟繼續減慢。第二方面是經濟轉型。「經濟周期」的特徵是現在跌了下來,遲些會回升。日後如經濟轉型搞得不好,可能會回不上去。所以更大的問題是經濟轉型問題。從這個角度看,所以為何我們時常在想,究竟政府要做甚麼?其實想得更多的是怎樣幫香港經濟轉型,及每一個市民怎樣在轉型下找到機會。在這方面,政府要想的是改善整個營商環境,令香港有更多的發展機會,及幫到每一個市民能夠提高自己的能力。而每個市民因為有更好的能力,能掌握到機會。這個想法是對的。所以在運用儲備的問題上,究竟用了的錢是否可以長期幫到香港經濟轉型,幫到每個市民有能力掌握新的機會?還有的是,用了這些錢如果短期來說令國際投資者和對我們的理財原則不是審慎時,亦不是最好的用錢方法。所以是多方面考慮的。

記者︰(滬港合作方面,可否具體地說那方面可以合作?明日見上海市長徐匡迪時,會有甚麼跟市長談?)

財政司司長︰上海有許多令人振奮之處,這方面我們當然會留意和學習。但是,我想明天不會具體問徐市長,因為時間不太足夠。而且如要認真研究這些問題時,需更長的時間和更充分的準備。

  上海跟香港其實多點溝通、交流、交換經驗是好的。因為許多人說經濟競爭,但我覺得那不是零和遊戲。如果能幫到大家,令整個國家經濟發展時,這是雙贏局面。所以我鼓勵溝通、交流,但未必一定有甚麼具體事項可以傾到。

記者︰(有關港大畢業同學會的建議。他們要求的是即時見效、恢復信心的措施。其中亦提到怎樣可以加快建造工程、司級官員帶頭減20%人工等。你對此可有甚麼具體回應?)

財政司司長︰昨天我已說了歡迎見到工聯會和大學畢業同學會提出的建議。主要原因是搞經濟並非單是政府可以做得到的,是要官民合作。我很高興見到民間團體提出積極的建議,大家可以一起去研究。對於這些建議我們要詳細研究。但譬如說加快工程進度,這我是完全贊同的。我一上任便已經講要加快政府的效率,你們有些行家亦已經報道了,就是在政府內部我主持了一個會議,首先是看行政上怎樣將工程進度加快一點。以往一般建築道路或橋等基建,約需七年建築前的準備時間再加三年的建築期共十年。建築期其實香港算是很快,但是在我們內部的檢討完成後,將建築期前時間縮短至約三年半。所以,現在所需時間由十年減至六年半。當然我們會繼續研究怎樣加快。如果能加快基建,確實可以短期來說幫到香港經濟,這我們會研究。

記者︰(對減薪20%的建議)

財政司司長︰我想要回去跟同事談談才行。報載他們建議的是「自願」。我在外面入政府亦已自願減薪不少。

記者︰你會否再自願進一步減薪?

財政司司長︰這並非我一個人的問題。你知道我對錢的看法。其實他們亦提了許多其他的建議,要多點研究才行。

記者:(是否認同官員自動減薪會令市民感覺好一點?)

財政司司長:這需詳細研究才行。但在現時社會已有這麼多紛爭,最不好的是將大家對立起來。我想對立是不好的,所以我很高興見到民間團體會有些建議,因為這顯示官民同心,所以最好不要說「官」應怎樣、「民」怎樣,這對社會的轉變沒有好處。

記者:(經濟轉型方面,你提到運用儲備要幫到經濟轉型。這是否意味你現在正在想怎樣運用儲備?有沒有方案在實施?)

財政司司長:其實營商環境有數大方面:一是怎樣減低阻礙自由市場的障礙;另是每個行業增加其競爭力,能做到「增值」;第三是改善經濟效率,縮短時間。

記者:(減薪的建議會做成對立局面?)

財政司司長:現時最重要的是官民同心。

記者:(會否將公營部門縮小?另外是物流,電子商貿的平台會是政府帶動還是商界呢?)

財政司司長:電子平台方面我們現時還在研究,因為牽涉的範圍很大。單是航運有人粗略估計是佔香港GDP的25%以上。加上進出口業、銀行業,這是很龐大的經濟活動。每間商行都有自己的電腦系統。怎樣能夠改善效率和電子數據的交換,這些我們仍正在研究怎樣的做法是最好的。我覺得不一定全部由政府做,可能是訂立標準,可能政府做部份工作,但這個時候可能是言之尚早。

記者:(有關政府trim size)

財政司司長:我以前提過,要提高或改善自由市場的運作,政府的「體積」是其中一個障礙,但政府「體積」怎樣縮小?主要是縮小國民生產總值的百分比,這是一個長遠問題,不是短期問題,有些人可能問是否立即會「瘦身」?我亦說過多遍,不是立即「瘦身」。第一步可能會是想如何改善效率?即是能夠更快為市民提供服務及減少工序,因為減少工序後才有空間去想其它。

記者:(有關紓解民困措施)

財政司司長:我們很歡迎民間團體的建議,這顯示社會與政府一起去研究怎樣改善經濟。但如果我們沒有詳細研究建議,這個時候便說接受或不接受,可能為時尚早,因為在考慮每個建議時,都會有它的影響,有正面亦有負面的影響。所以這時候說接受與否是武斷一點。我希望多些人能提意見,一起去研究,有需要時我們會約見他們,了解具體內容。因單單一句或透過標題可能不太準確反映他們在想甚麼。所以這時候不能夠說那個建議好,那個不好。至於加快基建方面,其實現存很多項目,都不是新增的項目,已可將更多錢用在發展經濟方面,這我們也想做。至於總值多少?香港政府現正有二千多個項目正在籌劃、在進行中。若這些項目加快時,自然短期有更多錢可以投進發展經濟。

記者:(加快基建項目遇到的障礙)

財政司司長:因為以前花了很多時間在行政手續上,要計劃、做環評、收地等各方面的工作,很多項目還需諮詢公眾。如能加快這方面的工作,或將幾個工序一起做,可能項目本身已能加快很多。我們已檢討內部行政,已將工務工程所需時間由十年縮短至六年半。

記者:(政府如何改善市民對政府的強烈怨氣?)

財政司司長:我們是感受到市民的怨氣的,傳媒報道的調查也顯示出來。經濟不好是主要因素。特別是我們現正調整九七年前的泡沫經濟,現時的調整主要靠通縮解決。市民不開心是可以理解的,因為資產不斷下跌、工資向下調;通常採取的方法是轉業,但轉業又未必找到與以前薪酬同樣高的工作。我可以預期市民不會開心,這是泡沫經濟爆破後的必然現象,這我感受得到。市民在其它方面可能會有意見,我們會面對問題逐一解決。最重要是如何改善經濟?無論香港或外國,導致民意不好,經濟是很主要的因素。

記者:(你剛才講加快基建,是否意味來年的財政預算案會以內需帶動經濟?)

財政司司長:香港兩方面都需要做。經濟有對外及對內部份。香港是一個開放型經濟,所以對外部份十分影響香港。但對外部份政府沒有太多可以做。即是說若美國、日本、西歐經濟減慢時,香港政府沒有太多可以做。做不到的有時不可強求,唯有專注做到的事情。而香港經濟中,基建這部份是我們做得到的。我覺得政府最少做到自己應做的事情,做不到的我們唯有幫助市民去轉型、去面對。

記者︰(明年三月是...)

財政司司長︰政府真真正正很希望能幫助經濟轉型,因為這對每個市民都有好處。短期我們看到全世界經濟減慢,影響香港經濟,所以我們要研究有甚麼可以加快讓經濟盡快轉好,讓市民壓力減低。

記者︰(預計何時?)

財政司司長︰轉型不是一兩日的事情。改善營商環境、給市民培訓機會是長期的工作。

記者︰(短期措施)

財政司司長︰例如旅遊方面的措施正在進行。

記者︰(市民何時可感受到....)

財政司司長︰香港是一個開放型經濟,如外圍經濟繼續轉壞時,無論香港政府做多少工作,情況都可能會轉壞,這是我們決定不了的。

記者︰(「官民一起」的概念...)

財政司司長︰大家有兩個不同的制度,「一國兩制」已清楚顯示。上海市政府效率很高,香港可盡量學習如何做快些,但我們有一些程序是不可能沒有的。我們收地的程序必需一段時間讓民眾反應,我們亦需與他們協商。這無疑使我們需要的時間可能比上海長。我們要照顧香港本身的情況,我們本身對民主的訴求,不可能每件事都學足。但提高政府效率的要求,我想是每一個政府,無論是香港或其他地方的政府都希望做到,我們會努力去做。

記者︰(期望市民在「官民一起」的角色)

財政司司長︰市民多提意見,大家一起搞好香港經濟,這已是「官民一起」。

記者︰(香港輸入內地專才)

財政司司長︰香港從來都是向外經濟,我們的眼光也是向外,我們仍然不分國籍去吸收人才。香港各個行業有很多不同國籍的人士。我以前工作的國際銀行,有幾十個國籍人士在港,這亦是香港的優勢。

  我們出色的人才亦會到世界各地工作,這個對流非常健康和正面,我亦希望繼續這樣的對流。所以並不是靠外面的人才,而是如果能將好的人才聚於香港,會幫助香港發展。最明顯的例子是美國。美國能夠這樣成功,其中一個原因是聚集了很多全世界各地的人才。他們由大學開始已吸收不少,而大公司亦會將全世界最精英的人才調到美國工作。這些人才不單沒有搶去美國人的工作,實際上是幫助美國;這亦不是依靠外國人,而是需要這樣正常的對流,吸收別人長處以幫助自己經濟。

  香港優勝之處在於是一個這樣自由的地方。我們轉型時如果本身人才不足,我們只要吸收人才,進一步提升自己的人才,整個經濟便能轉型。這並不是一時之間的策略,而是長期香港應維持絕對開放。

記者︰(短期是否會進一步輸入外勞?)

財政司司長︰我剛才是說長期要對外開放,不等如短期要輸入更多外勞。例如今早我與上海市管理人力及教育的官員會面,感覺他們在吸收外來專才方面做得比香港更積極。

記者︰(在APEC會議掌握最新資料後會否改今年經濟增長預測)

財政司司長︰我們最尊重經濟學家的意見,所以每次均由鄧廣堯先生(政府經濟顧問)介紹預測,我們從來不敢去改,因為他們掌握那麼多資料,怎可以說對或不對?鄧先生說是百分之一我就說百分之一。

記者︰(有關上海市建設,他們比較會作整體考慮,香港若希望成為旅遊中心,有些甚麼可以借鏡?另外是輸入人才)

財政司司長:今早參觀上海城市規劃展示館後,有兩點感受較深:第一,他們對整體規劃想得很長遠、很宏觀。香港亦有很多長遠規劃,例如土地運用和交通方面我們也想得很長遠,不過可能要加強與其它部門的配合。

  第二,令我感受深的就是他們能透過生動的展覽、具體的模型,告訴市民這些規劃。我們在這方面需要學習,我們通常是利用諮詢報告形式,一般市民較少看這些小冊子、大冊子。特區政府需要學習如何更好將我們的想法以不同的形式,生動地告訴市民,從而令市民有參與和歸屬感。這方面我們要研究是否需要做得更好。

記者:(面對當前經濟困難,政府首要目標是否改善經濟環境?其他如「賭波」問題就可以擱在一旁,避免加添無謂分裂?)

財政司司長:政府內部溝通很民主自由,會談得很深入。但公開說的時候,我只會說屬於我工作範圍的事務,屬於曾(蔭權)司長的就由他說。「賭波」屬於他的範圍。

記者:(上海與香港合作發展不同領域的資訊科技)

財政司司長:暫時合作是以溝通雙方的策略為主。實際上上海與香港有頗不同的優勢。上海有很多在科技、特別是基本研究方面的人才,這方面香港是欠缺的。第二方面,香港在各方面的業務,無論是製造業和服務業,我們都有一定的體積和經驗。香港如需發展一些technology-driven、即以基本研究或基本科技推動的IT項目,條件並不成熟;但香港有條件發展以業務推動(business-driven)的科技發展,這個比較上成熟一點,香港會朝著這個方向多加研究。

記者:(利用儲備退稅)

財政司司長:作為政府要平衡各方面的利益。如果用錢不能為香港製造長遠利益,這可能不是最好的用錢方法。這些錢畢竟得來不易,短期除了可以帶來一些經濟效益外,亦是捍衛我們金融體系所需儲備的一部份。我曾經說過:錢用了才是你的,不用時便不是你的。用錢有兩種方法:一是投資,一是開支。投資會有好的經濟回報,對香港的長遠經濟有好處,我自己屬意多點投資。既然錢得來不易,香港正面對這樣大的經濟轉型,如能將這些儲備好好投資,為長遠香港的經濟前途投資是好的。

記者:(是否應聽例如工商界有關用錢方法的共識?)

財政司司長:各方面有不同的意見。我亦見過很多社論贊成將錢善用,而不是派錢。這不是一面倒的意見。

記者:(日後滬港金融中心地位的合作)

財政司司長:面對國家,香港能做到外幣的部份,而國家亦需要相當多的外幣。雖然國家有很多儲備,但很多私人企業由於要在外面通商投資,需要很多外匯融資。外匯融資外,亦有很多銀行服務不只用錢,例如收購合併服務便不是資金問題,而是基本上銀行所謂knowledge intensive、需用許多知識的服務,這香港比較集中、發達。另一方面,香港的金融中心不單面對內地,而是面對整個亞洲,面對國際的。我們的定位是一個地區性的金融中心,而不只是中國金融中心。

記者:(上海會否成為全國的人民幣金融中心?)

財政司司長:我相信上海正朝著這個方向發展。

記者:(上海在國內金融地域中心的發展的角色與香港是否有不同分工?)

財政司司長:暫時是,因它做不到外幣制。

記者:是否打算成立物流發展局?

財政司司長:我注意到報章有許多的揣測。

記者:(人民幣國際化對香港影響)

財政司司長:如果人民幣可兌換時,香港可能便可以參與人民幣運作。第二,作為金融中心,除了要資金集中外,亦需要人才和技術,香港在這方面仍有相當多的優勢。另一方面,香港面對的市場不只國內,而是整個亞洲,而亞洲是相當大的地方。我相信香港金融發展,只要我們繼續努力,繼續推出新產品,繼續改善本身的環境,及短期內研究如何爭取更好為國內製造更多機會、更多雙贏合作局面,香港應可保持金融中心的地位。

記者:(是否有需要成立架構統籌物流方面的工作?)

財政司司長:我們會繼續研究如何推進物流方面的工作。至於是否有發展局?我看見很多報道有許多揣測。

 

二○○一年九月十一日(星期二)


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