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公報
 
 

 寄給朋友政府主網頁

公務員事務局就庾文翰事件進行紀律聆訊事發表聲明

***********************

  公務員事務局今日(七月二十七日)下午就有關庾文翰事件對涉及的三名入境事務主任進行紀律聆訊事發表公開聲明如下:

目的

──

  鑑於公眾一直十分關注涉及男童庾文翰事件的紀律聆訊,我們決定破例以摘要形式披露在紀律聆訊中提出的事實。不過,我們相信先闡述公務員紀律處分機制和機制所依據的原則,會有助了解事件的情況。

《公務人員(管理)命令》訂立的公務員紀律處分機制

────────────────────────

2. 對於任何有表面證據的行為不當個案,例如違反公務員事務或部門內部的規例或規則,管方均會根據《公務人員(管理)命令》的規定採取紀律處分程序,但如果涉及某些指明的紀律部隊人員,則須根據有關的紀律部隊法例和命令進行紀律處分程序。

3. 《公務人員(管理)命令》所訂的程序,力求不偏不倚,尊重公平聆訊的權利,充分體現自然公正的原則。獲委任主持研訊的人員,一概與聆訊中的個案沒有直接利益關係。在紀律處分程序中使用的所有資料和文件,均會送交被控人員。被控人員有權在聆訊中陳詞,並就針對他們的評論或指摘作出申述。展開紀律行動的部門會派代表出席聆訊,就行為不當的指稱提供事實和證據。

4. 聆訊的功能是查明個案實情,裁決在個案中確立的事實是否構成行為不當。聆訊的記錄和裁決會送交律政司徵詢意見,以確定程序是否合乎規定、裁決是否有證據支持。

紀律聆訊資料的披露

─────────

5. 為尊重並保障個人資料,我們的一貫做法是不會公開個別紀律個案的詳情。披露個別紀律個案的詳情,可能引致輿論公審,令有關人員得不到公平的聆訊。因此,我們一向對個別個案資料嚴加保密,但關乎公眾利益的個案則可作特別處理。就這宗事件而言,另一考慮因素是,政府現正面對一宗待決的民事申索。

6. 關於庾文翰事件,我們明白到公眾十分關注紀律聆訊的裁決,特別是因為公眾較早前已看過促使當局展開紀律處分程序的入境事務處調查報告。有鑑於此,並為維護公眾對公務員紀律處分機制的信心,我們決定在不透露個別人員資料的前提下,破例以摘要形式披露在紀律聆訊中提出的事實。

入境事務處調查報告的跟進工作

──────────────

7. 二零零零年八月庾文翰事件發生後,入境事務處進行了內部調查,同年九月發表調查報告。報告其中兩項結論如下:

* 入境事務處的通道督導主任沒有報告和記錄庾文翰衝過羅湖出入境檢查櫃檯一事;以及

* 在經深圳當局轉介後,負責查訊和會見庾文翰的三名入境事務主任,沒有遵循部門規則及指示中有關與弱智人士溝通的適當程序,而這些程序應該適用於庾文翰的情況。

  報告副本已在二零零零年九月底經立法會秘書處送交議員。政府已就這宗不幸事件和有關人員的處事不當,向庾文翰家人致以深切歉意。

8. 入境事務處基於初步調查報告的結論,建議根據《公務人員(管理)命令》向涉及事件的四名人員採取正式紀律行動。

紀律處分程序

──────

9. 在紀律聆訊召開前不久,通道督導主任以支付一個月代通知金的方式向政府辭職,並放棄一切累積福利。政府徵詢法律意見後,確定無法阻止任何人員辭職,於是中止對通道督導主任下令進行的紀律處分程序。三名查訊和會見庾文翰的入境事務主任的紀律處分程序,則基於上文第7段所載的調查結果繼續進行。

10. 當局委任了三名研訊人員,就三名入境事務主任被指行為不當一事進行獨立聆訊。研訊人員的職級較被控人員高兩級。他們並非入境事務處人員,與各有關方面均沒有任何直接或間接的利益衝突。他們各有一名來自入境事務處的人員協助陳述部門意見。入境事務處的代表和該三名入境事務主任在獨立聆訊中,都各自提供了證據並傳召了證人為他們作證。

在紀律聆訊中提出的證據

───────────

11. 入境事務處表示曾印發《查問疑犯及錄取口供的規則及指示》小冊子,內容包括“為弱智人士錄取口供”的指引,其中特別提到,會見弱智人士的人員應該尋求專業協助,以便與對方溝通。入境事務處期望入境事務主任在進行會面時能夠運用他們的知識和經驗,並按部門指引行事。入境事務處認為上述規則及指示適用於這宗事件。

12. 三名入境事務主任在申述時卻提出異議。他們聲稱,根據該本小冊子,有關規則及指示只適用於查問疑犯和錄取口供作為呈堂證據的情況,目的是在法庭上保障疑犯的權利。事發時,三名人員認為庾文翰並非疑犯,他們查訊庾文翰只是為協助深圳當局核實他的身分。因此,規則及指示並不適用於庾文翰事件。此外,三名人員也沒有處理由深圳當局轉介、情況與庾文翰相若的個案的經驗。他們在事發時,並不知道有其他關於如何與弱能人士溝通和向醫生或社工尋求專業協助的部門命令、指引、既定做法、培訓/簡介資料或既定機制。

13. 三名入境事務主任進一步申述,他們已盡一切可行方法確定庾文翰的身分,包括翻查羅湖出入境檢查櫃檯的“衝過櫃檯”記錄;一再致電各警方失蹤人口調查組和警署,查詢有沒有外貌與庾文翰吻合的失蹤人口;以及嘗試以各種方法與庾文翰溝通。可是,他們找不到有人“衝過櫃檯”的記錄(通道督導主任沒有記錄庾文翰衝過櫃檯一事),亦不能從警方的回覆確定有類似的失蹤人士。他們盡辦法與庾文翰溝通但仍告失敗,於是進行搜身,看看能否找到任何環境證據(例如港幣、八達通或火車票)以確定庾文翰的身分。結果,他們沒有發現任何物件顯示庾文翰可能是香港居民;在這情況下,他們本荅u誠決定把庾文翰交還深圳當局。他們當時設想如發現新的證據,深圳當局會再把庾文翰送回香港核實身分。

14. 研訊人員省悉並贊同入境事務處的看法,認為即使部門沒有就如何處理突發情況制定指引、命令或訓令,所有入境事務主任都應該憑常識辦事,運用知識和經驗解決問題。每名研訊人員都分別審視了各方所提交有關個別被控人員及其責任的事實和證據。

15. 儘管聆訊是分別進行,三名研訊人員卻結論相同,認為被控人員在處理事件時已盡力並採取了合理的謹慎措施,處理該宗事件。被控人員已進行一切查核工作,翻查所有記錄,並在能力許可下盡辦法與庾文翰溝通。

16. 至於在處理事件時沒有依照《查問疑犯及錄取口供的規則及指示》所載的部門指引尋求專業協助的指稱,研訊人員省悉指引的適用範圍一向主要是為疑犯錄取口供。雖然入境事務主任仍可引用這套指引處理庾文翰事件,但庾文翰事件情況特殊,據此裁定三名入境事務主任行為失當並不公平。

接納裁決

────

17. 當局在聆訊結束後,曾徵詢法律意見,確定程序合乎法律規定,而裁決也有證據支持。聆訊的裁決雖與入境事務處最初的看法有異,但卻是經過獨立程序達成。入境事務處已獲發調查報告副本,處方表示尊重裁決。

補充意見

────

18. 我們要重申一點,就是政府一向重視維持公務員隊伍高度廉潔、行事持正。為確保紀律處分機制有效運作,我們有責任保持過程公平公正;如確定有行為不當的情況,我們更需要向公眾表明執行紀律裁決的決心。公務員紀律秘書處自二零零零年四月成立以來,已完成處理111宗有關行為不當的紀律個案,其中102宗裁定屬實,有關人員已得到適當懲罰。

19. 必須注意的是,三名入境事務主任的紀律聆訊裁決,並不會改變政府已向庾文翰家人致歉的事實。為免日後再有同類事件,入境事務處已檢討與弱能人士溝通的程序,並作出下列改善措施:

* 在徵詢平等機會委員會和香港城市大學的意見後,為前線和督導人員舉辦了一連串有關與弱能人士溝通的訓練課程;

* 一方面提醒部門人員應用現行指引,另一方面正與有關機構/方面檢討有關與弱能人士溝通的指引;

* 與警察總部指揮及控制中心特設聯絡機制,以便全日24小時查詢失蹤人口的資料;

* 與社會福利署設立全日24小時聯絡機制,以便隨時就弱能人士的問題尋求專家協助;以及

* 在轄下羅湖管制站增設共117個前線和督導人員職位,紓緩人手短缺問題。到目前為止,已調派人員擔任其中92個職位。

二○○一年七月二十七日(星期五)


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