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公報
 
 

 寄給朋友政府主網頁

工商局局長演辭

*******

  以下為工商局局長周德熙今日(七月十八日)在香港工業總會第四十一屆周年會員大會及會員午餐會上的致辭全文:(譯文)

香港對外貿易關係的管理

  本月初,我們剛慶祝了香港在「一國兩制」的原則下回歸祖國四周年。身為香港市民,深信在座各位已親身體驗到「一國兩制」原則的順利運作,以及見證了港人成功行使《基本法》所承諾的高度自治。

  今天,我想跟大家談談香港對外貿易關係的管理。這是本港高度自治最重要的範疇之一,更與貴會會員息息相關。

  過去四年,正因為我們管理對外貿易關係的工作相當順利,不少市民便對這方面的成功視作理所當然。其實,假如這方面的工作做得不好,香港的經濟便必然受損。

  為什麼這樣說呢?因為,假如我們要維持世貿組織獨立會員的地位,以及繼續輸入高科技產品,以促進香港的經濟發展,就必須向我們的貿易伙伴清楚顯示:香港確實是自行決定自己的經貿政策,不受中央人民政府干預。我們的貿易伙伴衡量香港是否真的享有高度自主權的方法之一,就是比較香港在一九九七年之前和之後的情況。

  談到這點,我們需要先回顧一下過去的情況。以往香港雖然是英國的殖民地,卻一直是個不隸屬於英國的單獨關稅地區。由於我們享有單獨關稅地區的地位,自《關稅及貿易總協定》(簡稱「關貿總協定」)在一九四八年生效後,香港雖然在名義上不是「關貿總協定」的成員,但實際上卻享有成員的權利,並需要履行有關的義務。

  不過,這並不表示我們一開始便在對外貿易關係管理方面享有自主權。我們是經過一段時間,以及不時的爭取才逐步達致真正享有外貿方面的自主權。

  一九五九年,由於香港出口往英國的紡織品數量日益增加,令當時的英國紡織業覺得受到威脅。結果,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香港只好同意「自願」限制紡織品的出口。到了六十年代後期,英國基於自己的原因,反對把人造纖維產品納入「關貿總協定」舊有的《棉紡織品協定》的範圍內。那時候,即使是對香港有利,我們也不得自行與其他貿易伙伴商談有關人造纖維產品的雙邊協議。

  直至一九七三年,香港才得以在對外貿易關係方面享有真正的自主權。當年,英國加入了歐洲共同體,(即現時的歐洲聯盟),由於需依從歐洲共同體的共同商業政策,故不能再聲稱維護香港的貿易利益。自此,香港在制定對外貿易政策方面,開始擁有完全的自主權。

  一九七三年以後的十多年間,儘管香港已符合加入關貿總協定的兩項必要條件,即擁有單獨關稅地區的地位,以及在對外貿易關係方面享有自主權,我們依然只能實際上參與「關貿總協定」,而不能正式稱為關貿總協定成員。因此,在八十年代初期,當我還是關貿總協定的香港永久代表時,我經常在關貿總協定的會議上,以「英國代表」的身分代表香港發言,批評甚至反對英國所屬的歐洲共同體的立場。

  一九八六年,根據中英兩國的協議,我們在「關貿總協定」的實質成員身分終於得到確認,香港正式成為「關貿總協定」的獨立成員。一九九五年,香港成為世貿組織的創始成員之一。自一九九七年回歸祖國以來,我們一直按照《基本法》的規定,繼續以「中國香港」的名義和獨立成員的身分,參與世貿組織的活動。

  一九八七年,香港再次根據中英兩國的協議,以獨立成員身分加入世界海關組織。九七回歸之後,香港根據《基本法》,繼續保留獨立成員的身分,唯一的改變是把名稱改為「中國香港」。

  香港對外貿易關係另一個重要的里程碑,是我們在一九九一年加入了亞太區經濟合作組織。當時中國、香港和中國台北同時加入亞太經合組織,並表明香港於一九九七年回歸後會改以「中國香港」的名義參加該組織。

  我們積極參與這三個組織,對香港極為有用,而且十分重要。我們可以通過行使成員的權利,維護並促進香港的經濟利益。我們又可憑藉成員的身分,影響和參與這些組織的決策過程。由於這些決策或會影響本港的經濟利益,這點對香港非常重要。

  透過參與這三個組織,我們更可證明香港確實是一個單獨的經濟體系,有能力維護本身的利益,有自由制定本身的政策,同時可以完全根據香港的利益來決定本身的立場。我很高興告訴大家,以上各點我們都能夠一一做到。

  過去二十多年來,香港一直在世貿組織媯o揮了積極而重要的作用。香港只是一個規模細小的經濟體系,政治方面影響力也不大,卻能取得如此成就,原因甚多。

  首先,香港可說是擁有「雙重身分」,這使我們可同時從發達及發展中國家的角度分析問題。就貨物貿易而言,我們的處境許多時候與發展中國家相近,因為過去四十多年來,發達國家實施歧視性的貿易限制措施,通常都把香港列為受限制對象之一。不過,就服務貿易而言,由於我們的服務業已發展得十分完善,所以香港在這方面的利益考慮,與發達國家較為接近。因此,在很多問題上,香港都能發揮獨特的作用,協助發展中國家與發達國家消除彼此的分歧。

  第二,與世界各地比較,香港是個完全實行自由貿易和自由公開市場政策的地方。因此,我們不僅被其他地方視為典範,在處理一些具爭議性的問題時,也常常能夠以德服人。當然,香港有今天的成就,亦有賴我們既能幹又具專業水準的貿易代表。

  我們的貿易伙伴亦從我們的立場和言行得知,雖然香港在一九九七年改稱「中國香港」,但在本質和態度上卻完全沒有改變。去年,美國國務院發表一份有關香港的報告,當中反映了這個看法。報告指出:「我們看不到有任何證據顯示中國中央政府曾限制香港的經濟自主權,事實上,香港和北京在多邊經濟論壇上有時甚至會有不同的取態。」此外,美國國會轄下一個有關香港過渡情況的專責小組去年曾指出:「香港繼續自行作出經濟方面的決定,以及在世貿組織和亞太經合組織等國際組織中提出本身的意見。」

  個人估計,中國應可於二OO一年年底加入世貿組織,屆時香港特別行政區會繼續以「中國香港」的名義和獨立成員的身分參與世貿組織,而中國與「中國香港」和其他世貿組織成員之間的權利和義務,也會完全一樣。換句話說,中國在加入世貿組織後不得給予香港任何優惠待遇,除非中國同時給予世貿組織其他成員相同的優惠待遇。

  另一個足以說明國際確認香港享有高度自治的例子,是今年二月「中國香港」駐世貿組織常設代表以全票當選為世貿組織最高決策機關全體理事會的主席。我們的世貿組織常設代表夏秉純這次以個人名義獲得委任,充分反映出他是個才德兼備的寶貴人才。

  但是這項委任,也同時反映了香港在世貿組織的重要地位。在中國和中國台北即將加入世貿組織之際,這項既重要又具威望的委任,在在顯示世貿組織一百四十個成員一致對香港特別行政區投以信心一票,深信我們有能力自行決定本身的經濟和貿易政策。

  在世界海關組織方面,去年七月,前任香港海關關長曾俊華被選為其中一名副主席,代表亞洲和澳大拉西亞,而中國也是該組織的成員之一。曾先生剛從世界海關組織總部所在地布魯塞爾返港,他在出席該組織政策委員會一個重要會議和會員大會時,獲選為署理主席。一如所料,曾先生擔任署理主席期間,表現十分出色。據我所知,倘非他被委任為規劃地政局局長,應已在上周當選為二OO一至O二年度世界海關組織會員大會的主席。我深信,曾先生獲選出任上述職位,一方面固然是因為他個人的卓越才能和品格,另一方面也是由於香港在世界海關組織的地位備受尊崇,以及香港作為一個單獨關稅地區的工作成績獲得肯定。

  作為亞太經合組織的成員,我們也可以透過這個重要的組織,顯示香港已成功實行「一國兩制」。由於亞太經合組織舉行會議時,是按二十一個經濟體系成員的英文名稱依字母順序編排座位,而在中國和「中國香港」的英文名稱之間並無其他成員的名稱,因此自從香港在一九九一年加入亞太經合組織以來,我們的代表一直坐在中央人民政府的代表旁邊。其他成員對於我們兩個代表團並肩而坐但卻有時採取不同甚至相反的立場,早已司空見慣。過去四年,他們更有充分機會目睹「中國香港」代表團的立場和態度在一九九七年後並無改變。

  接下來,我想跟大家約略談談第四個例子,也就是所謂戰略物品的貿易。簡而言之,戰略物品是一些可作民事及軍事用途,即可作雙重用途的產品。部分高科技產品,例如高速電腦或超級電腦,便屬於這類雙重用途產品。今日在座各位想必十分清楚維持戰略物品的入口對香港經濟發展的重要性。要繼續輸入這類物品,我們便須向主要的貿易伙伴,包括美國,證明我們擁有有效的管制系統,能夠防止戰略物品經香港轉運到其他地方。

  我想再引述第三者的一些看法,以說明我們在這個範疇所取得的成就。去年,美國國務院發表的報告書指出:「香港作為一個單獨關稅地區,一直享有高度自治。香港海關的邊防管制維持不變,香港各有關當局繼續制定、實施和執行有關的貿易法例和規例。事實上,香港繼續維持世界一流的技術貿易管制制度。」該報告書又確認香港是擁有「世界上最健全出口管制制度的地區之一」,更稱讚香港「透明度之高,實屬罕見」。

  說了這麼多,我主要想證明一點,就是「一國兩制」這個構想已順利落實,而且運作成功,成效理想。四年來,我們在香港經濟的一個重要領域中成功實踐了「一國兩制」,這一點足以清楚證明,香港特別行政區已全面落實《基本法》所保證的高度自治,而中央政府亦充分恪守《基本法》的條文和精神。事實上,我們在這個重要領域堛爾g驗,正好是香港全面成功實踐「一國兩制」的縮影。

  今年是香港工業總會成立四十一周年。過去四十一年來,貴會一直致力服務會員,成績有目共睹;而貴會會員在過去四十一年積極推動香港經濟繁榮,更是貢獻良多。在此謹向香港工業總會及總會的每位成員衷心致意,並祝各位竿頭日進,再創佳績。

  在貴會剛舉行的周年大會上,羅仲榮先生繼唐英年先生接任主席一職。唐先生和羅先生都是我的好朋友。唐先生在擔任主席的六年期間,處理會務殫思極慮,果斷英明。香港工業總會能有今天的驕人成績,唐先生實在功不可沒。唐先生多年來積極領導工業總會不斷發展,我謹代表政府向他致敬,並祝他事事順遂。我亦希望藉此機會祝賀羅先生履任新職,我相信他定能繼往開來,帶領香港工業總會寫下更光輝的一頁。

  多謝各位。

二OO一年七月十八日(星期三)

2


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