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公報
 
 

 寄給朋友政府主網頁

工務局局長發言全文

*********

以下是工務局局長李承仕今日(六月二十一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東江水水質」動議辯論的發言全文:

主席女士:

我已經細心聆聽各位議員的發言,很多謝各位寶貴的意見。首先,我希望指出香港本身一直缺乏淡水的水源。由六十年代開始便需要輸入東江水,以應付日益增加的需求。但因為種種的因素,當時供水量十分低,只能作為一個短期的措施。由六十年代至八十年代初,香港還是要面對制水的威脅。

隨著香港人口不斷地增加,工商業的增長,在八十年代末期,香港政府評估了當時的情況及作出了預測,得出的結論是必須取得一個長期可靠的淡水水源,方可支持本港的長遠發展,否則,市民的生活及工商業活動將會受到極大的限制。

在這個背景下,香港政府便開始與廣東省政府商討一個長期的供水協議,最終簽訂了1989年供水協議。

供港東江水的水質一直保持良好,但在九十年代中期開始有變差的趨勢,主要的原因是由於在東深供水工程流域內的經濟迅速發展,引致供港東江水在開放式水道的運送途中受到污染。要即時把污染物與東江水隔離,最有效的方法便是興建密封式輸水管道,把東江水直接不受污染地輸送到香港。

當然,粵港雙方都清楚明白到,長遠而言,要徹底將污染問題解決,還是要從污染的根源茪漶A全面收集污水,並把污水適當處理後才排放。但這些環保設施不是一朝一夕便可建成,是需要一定的時間來策劃及建設,並要適當地投入資源興建及操作有關的設施,所以在短期間難有立竿見影的成效。

雖然如此,粵港雙方在九十年代中察覺水質有變差的趨勢後,已立刻開始研究及推行改善水質的方案,並已立刻進行一系列的措施,例如在1998年9月把東江水的取水口向上游遷移,以便在水質較佳的位置取水;在位於深圳水庫的生物硝化廠於1999年年初投產後,水質已有明顯改善;與此同時,更進行深圳水庫清淤工程,把沉積於水庫底的淤泥清走,以減低淤泥影響水庫水質,縱使將來需要在水庫較低的位置取水,亦可以保持穩定的水質。

關於從深圳東北200公里的新豐江水庫引水供應香港的構思,我們也曾與粵方商討。根據資料,新豐江水庫對調節東江的流量,改善下游水環境、保証下游的生活和工農業用水和保障航運等綜合效益方面起蚆|足輕重的作用。

粵方指出東江是廣東省重點保護的江河,現時在東江主幹流取水口太園泵站的水質是符合供水協議及國家標準的要求,適合作飲用水水源的用途。如果在此情況下,不去繼續努力保持和改善東江的水質,而花巨額資金去另闢供水系統從新豐江水庫直接取水,並不符合經濟效益。而且,如果香港這樣做,深圳、東莞、惠州和廣州也可以這樣做,這樣會令新豐江水庫不勝負荷,並對其下游的環境、供水、航運等綜合效益產生不良影響,對東江中、下游廣大鄉鎮和農村的人民並不公平,亦不符合可持續發展的原則。因此,在現時的情況下,直接從新豐江水庫取水並非最佳方案。不過在現階段我們並非完全否定這個方案,這個方案需要繼續與廣東省方面商談,以確定其可行性及經濟效益。

為使東江有限的水資源能夠得到最有效和最合理的分配和使用,保護東江水質,加強水資源的保護和統一管理是正確的方向。

剛才議員討論的密封式輸水管道工程,是粵港雙方加強合作改善供港水質的措施之一。在1998年粵港雙方簽訂了一項貸款協議,向粵方借出23.64億港元,作為興建密封式輸水管道的部份款項,而粵方亦同意減低對港的協議供水量,以減少輸入不需要的東江水,更直接減低本港每年應付的金額。

粵港雙方在共同詳細討論有關方案和考慮上述的因素後,同意興建密封式輸水管道是即時解決供港東江水水質受到東深供水工程流域污染的最佳方案。

除了考慮對港供水水質外,密封管道工程的設計亦有照顧到東深供水工程(即石馬河)流域地區在供水方面的需要,工程沿線已留有多個分水點,供應石馬河流域城鎮生活用水。至於農業用水,亦預留了適當的水量作灌溉之用。事實上,密封管道工程是全面照顧了粵港兩地人民用水的需要,亦有提供方法解決可能對環境產生的不良影響。

在論証有關方案時,粵方亦明白到當密封管道投產後,現有的輸水道(主要是石馬河)將回復天然河道,如果沒有相應的措施配合,便會對東江下游的水質產生影響。所以當局在進行密封管道工程的同時,亦展開一項石馬河流域水污染整治計劃,以改善石馬河流域的水質,主要項目於2003年完工,以配合密封管道的運作來減低對東江下游水質的影響。

在石馬河流域水污染整治計劃內,採取了多項措施,其中包括:

(一) 對工業及飲食服務業等分散點源的治理,目標是要污水達到處理標準才可排放,及加強力度嚴格執行有關的要求;

(二) 廣東省政府亦要求各級政府每年要增撥建立水污染防治專治資金,主要用於集中污水處理和河道凈化工程建設;

(三) 禁止在東深供水流域內批准重污染和排放廢水量較大的工農業項目立項;

(四) 制定有效的措施,阻止地面污染物被排入河道而做成二次污染;及

(五) 進行全面清拆養殖場等措施。

上述的治理計劃及水質保護措施將可配合密封管道的工程,在確保供港東江水水質的同時,亦不會對當地的生態環境和東江水源造成破壞和污染。

至於供港東江水,我們一直都有進行嚴密的測試,亦於去年8月在水務署的網頁內公布木湖抽水站的水質資料,並作每年更新。最近我們亦得到粵方的同意,於今年5月在水務署的網頁內增加公布位於太園抽水站上游的東江主幹流的水質資料。我們希望藉此能提高這方面的透明度,以滿足社會不斷改進的需要。

有關在東江流域內興建污水處理設施的建議,廣東省政府其實一直都高度重視東深水質保護問題,並把水質保護作為首要的工作。因為東江水源不但為香港提供淡水資源,還為東深沿谷a區過千萬人提供生活用水。所以,保護東江和改善東深供水工程沿角蘀銵A是兩地政府絕不會鬆懈下來的長期工作。除了採取了上述的水質保護措施外,還會繼續加建污水收集及處理系統,加強執法及規劃管理工作。我們亦不斷與粵方加強合作及跟進有關工作的進度。為求加快污水設施的進度,我們亦主動與粵方研究提供當協助的可行性,例如提供技術上的支援、與粵方分享香港在融資方面的經驗及探討雙方是否有合作的空間。

在議案中提出在新的供水協議中,要訂明水質及其他各方面的責任。在現時的供水協議中,已訂定了水質標準。現時在東江主幹流取水口太園泵站的水質是符合供水協議及國家標準的要求,適合作食水水源的用途,但因為東江水在輸送途中受到污染,引致供港的東江水有個別參數未能完全達標。密封管道正是避免沿途受到污染的最佳方法,把供港東江水的水質,提升至東江主幹流良好水質的水平。

在日後制訂新供水協議時,我們將極力爭取在新協議中加入更清楚的水質標準及在超標時的責任。在將來其他的水務合作方面,亦會如議案中的建議,盡力爭取訂定更清晰的責任和權利。

但是無論在協議或者合作項目上,雙方在權利和義務上的商討都必須取得對方的同意,才能達成最終的協議或合作項目。在商討有關條款時,例如更具彈性的安排,粵方可能會相應提出其他條款,或要求從水價中反映港方新的要求。所以我們一定會以香港的整體利益為依歸,審慎進行有關的商討。

至於議案中建議進行大型水務合作前,要進行廣泛的諮詢,我們是贊同的。在日後與粵方進行大型的水務合作項目時,一定會本茞臟X可持續發展的原則。我們並且一定會作出廣泛的諮詢,包括水質事務諮詢委員會,立法會轄下的事務委員會及財務委員會等。

在水資源政策方面,我們是會不斷檢討。最近已開展了一項長遠水資源的初步研究,包括增加本地的集水及儲水能力,進行循環用水及海水化淡等項目,希望在明年初能夠得到初步結果,然後在廣泛的諮詢後,才會詳細制訂長遠的水資源政策。

我亦想指出,粵方一直非常關注香港缺乏食水水源的困難,亦明白充足的食水對維護香港的經濟發展和繁榮穩定的重要性,故此粵方一向都是以高度合作的原則對香港供水。

我們會繼續與粵方透過不同途徑,在各個層面保持聯繫,加強溝通,密切監察東江水的水質及跟進有關污水系統建設的進展。亦會進一步要求粵方加強東江水水質監察的透明度,增加公布水質資料的項目,使公眾更加了解水質的情G。並加強雙方的合作,尋求加快有關污水工程的進度。期望能夠在可持續發展的原則下,取得充足及更優質的東江水供應。

最後我想強調,供港的東江水在進入我們的接水點–木湖抽水站開始,便不斷接受我們嚴密的監察,包括在濾水的過程中,及經處理後在供水網絡中,以至用的水龍頭。水務署每年進行超過十五萬個測試,以確保水質。而經處理後的食水,一直都符全世界衛生組織的標準,可以安全長期飲用。

多謝各位。

二○○一年六月二十一日(星期四)


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