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公報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資源中心

 

 

財政司司長談話全文

*********

  以下為財政司司長曾蔭權今日(三月二十八日)探訪灣仔一所小學後與新聞界的談話全文(中文部分):

財政司司長:大家都知道我在財政預算案宣布之後做了幾個電台電話節目,在電話節目埵陪荍O聽眾都跟我談及基本教育的重要,讓我有機會反思這幾年政府在這方面做的工夫,不單只在政策層面做的工夫,實際上有很多工作正在進行,例如學校的改善計劃,有關的個別工程、電腦計劃,課程改革、老師的壓力。這些一連串的問題使我認為要抽一些時間去真正體會一下小學的情況是怎樣的。剛巧今天有空,又得到校長的准許和教育署署長的幫忙,能夠趁今天的午飯時間來參觀這間學校。

  記得以前我念小學的時候距離現在已經五十年了,印象已經很模糊。現時對學校設施的要求跟以前十分不同。我也看過自己的兒子讀書的情況跟現在亦有很大差別。有一樣東西我看得到的,例如學校的改善計劃,亦見到這些建成很久的學校的校舍需要改善時,工程真的不容易進行,因為地理上的限制,工程需要做,大家見到在小小狹窄的地方需要做加建、改建的工夫,亦明白到開支方面需要善用,真的不容易,亦得到校長、老師方面的忍受,工程才能夠做得到。

  我們今年的財政預算案中,亦安排許多特別的資源,關於老師的支援,學校的改善計劃,還有其他有關社工方面的安排,特別對有問題的兒童關懷和特別的支援,都有資源的安排。我希望立法會議員下星期三通過財政預算案後,這些新措施可陸續實施,使這些個別問題可逐漸獲得解決。當然,教育是一個長遠問題,也是全香港的一項長遠投資。特區政府對於教育的開支和投資,十分清楚明確是居於首位的。在我們今年的資源中,在教育經費中撥出超過550億元的投資,較去年在教育方面的投資多了7%。在政府的整體資源堙A22%以上放在教育方面。過去幾年,我們在高等教育的投資相當多,我希望將來我們會繼續注重高等教育方面的投資,但亦希望根據外國著名學府的經驗,可以多做一些開源的工夫,我們要多做一些調校,在基層教育的投資多下一些苦工,短期之內當然不可以出現許多奇蹟,但在中期和長期來說,一定不可以怠慢,在中、小學和高等教育方面要不停做些工夫。

  儘管這樣,我們的開支有限,所以我明白到立法會議員跟我們一樣心急,可否多撥資源在社會服務方面,加強普羅大眾的受惠。今年我們的開支佔了全港的本地生產總值接近20%。回顧過去,這個數字已經是歷年最高,我們要想想,保持了香港的經濟活力,會否有一個危機,政府在公營部門中是否佔據了太多香港的資源?可能減弱了香港本身的競爭力和商界的活力,這方面我們要特別小心。在諮詢過程中有許多意見和警告,認為公營部門一定要收歛,開支要受到限制。所以要怎樣限制也好,在教育的投資的增長有7%,這是一個不小的數目。我希望將來在教育的投資一定也不會小,但我們一定要開源節流,善用現有資源,我認為這是最好的。

問:(營商環境調查顯示工資仍高....工資是否需要調整?...)

財政司司長:商界的工資是由市場決定的,並非由香港政府決定。工資在香港是完全沒有受到無謂的限制。換句話說,工資要反映出本身的競爭能力,如果競爭能力高,工資便會提高;競爭能力低,工資亦會陸續向下或固定在一個位置。我相信工資是不需要香港政府干預或插手調控。當然香港作為一個高增值的地區,工資是不會低的,但我們要保持本身的競爭能力,我們見到在九八年金融風暴後工資已經停頓下來,現時有上揚趨勢,這反映出香港的競爭力已重新回復以前的活力。所以我們不需要為此擔心,只要政府不要作出不必要的干預,工資自然會跟隨市場的需要而調節,與香港的競爭能力相呼應。

問:(正值復甦,有調查說僱主減工資.....)

財政司司長:市場是有很多方面的,有僱主的一面,有僱員的一面,從經濟活動亦可見得到,如果經濟復甦得好,僱主若不能付出市場所需要的工資時,便不能保留自己的僱員,僱員是會流失的。所以我們不用擔心某一部分人所講的意見,最後工資都是由市場決定的,反映出市場的需要,亦間接反映出香港本身的競爭能力。

問:(有關美國經濟影響香港的經濟增長)

財政司司長:關於美國經濟走下坡的情況,我在預算案演辭中亦講得很清楚,交代過了。不單只美國,日本的經濟也是呆滯,因為這原因,我在預算案中是以審慎的態度處理今年的開支計劃。我自己覺得今年我們有條件創造出百分之四的經濟增長,但有關經濟增長的數據,大家不用太介懷,我們會每三個月檢討一次,如有需要調校的時候,便會調校。在現時來說,我覺得沒有此需要調校這數字。但我們都知道,每一季度都會做檢討的,到時當然會向各位交代。

問:(劉千石議員決議案,凍結財政預算案有關煙酒稅等等,政府會有甚麼做法?)

財政司司長:對於劉議員的建議,我自己並不認同。當我們要作出稅務或收費調整時,有些是涉及商業敏感的項目,如果我們不設保障令的話,很多稅收便會流失,並且很多人會濫用這段空隙的時間做一些不法或不正當的行為。這(保障令)是必須要的,這稅項的保障令由來已久,是用以保障收入的妥善和正當的方法,在香港已沿用很多年,如果現在推翻這做法,會在預算案的過程中製造出很多不明朗的因素,對於香港長遠利益沒有好處。我相信劉議員三思之後亦會覺得我有道理。

(請同時參閱英文談話全文)

二○○一年三月二十八日(星期三)

新聞短片 56K/ 寬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