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公報

 

 

財政司司長發言全文

*********

  以下為財政司司長曾蔭權今日(三月六日)向新聞界展示二○○一至○二年預算案演辭封面時的發言全文(中文部份):

財政司司長:今年我特別做了一個環保版,環保版是免費派發的。另外這一本精裝版在今年是供售賣的,可省些錢。是賣的,好嗎?

記者:這款叫甚麼黃色?

財政司司長:我想今年我選擇顏色在乎給人漸進和漸入佳境的感覺,像旭日初昇,表示我們現在經濟復蘇的情況,用顏色表達出來。

  今年中文和英文標題的意思都是很相若的,中文是「秉要執本,常勤精進」。「秉要執本」是出自《漢書.藝文志》,「秉」和「執」的意義也一樣,都是秉持、執荂B抓緊的意思;「要」是要領、要素、要點;「本」是根本、本子、原則,意思是我們要抓緊我們的原則,抓緊我們的強項。而第二句是「常勤精進」。「常勤精進」是一個清朝文學家翟灝在《通俗編.地理》寫出這句子,意思也很清楚,就是我們要常勤力和精益求精。我想帶出的意義是跟英文一樣,我們香港有些強項,盡量集中自己的強項,做自己重要的事情。譬如我們說香港是一個世界財務中心,做甚麼能夠將我們的財務巿場與金融巿場更加深化和廣化,就是我想表示的意義。英文也是一樣,"Honing our Strengths, Striving to Excel"我所說的就是要琢磨我們自己的強項,盡量奮進,而且要把事情做得更精警。這兩句都是同樣的意思,就是我們香港將來經濟發展的路線,應該取向做自己專門的工夫。

記者:財爺,你有甚麼心願?

財政司司長:心願?你們見到今次是我第六次做的財政預算案,我很想今次的預算案亦能得到普羅大眾的接納和立法會的支持,我想這是我的第一個心願。

記者:那麼是否不用加稅?

財政司司長:關於稅項的具體問題,等待星期三我們再討論,好嗎?

記者:今次是你任內最後一次draft預算案,是否會比較保守一些,不敢有些比較突破性的東西呢?

財政司司長:我想做每一份預算案都有它的難度,我不會覺得最後一份便要保守一些,或是最後一份要大膽些。我想每個時間都有不同的需要,要配合當時的經濟環境和我們財政上的狀況做出來。所走的空間也不是很多,不可以容許你突然間大膽,或是突然間保守。有一樣事情是很明顯的,就是今次做預算案確實是我做的第六份預算案,亦是最後一份預算。當然,在預算案內,我不會想寫出我自己不能兌現的期票,因為下次不再是我自己做,對嗎?

記者:巿民是否有機會在你那份預算案中分享到經濟的成果?

財政司司長:我相信一定可以在我的預算案內分享到我的經濟理論。有關經濟成果不是在我的預算案內走出來的,我相信現在已經透過經濟復甦,陸續便會感受得到的。關於詳細的情形,我希望等待到星期三才再傾談,好嗎?

記者:你的第六份預算,即是最後一份,你以前說過希望只是做五份,做到第六份的時候,是否會江郎才盡,沒有新橋,便照舊一樣,跟去年那份差不多?

財政司司長:我的的確確說過我最希望做到五份預算案。六份也不是很多,以我記得,夏鼎基也是做了九份或十份,郭伯偉也是做了八份或九份,他們比我做得更多。我相信你說江郎才盡,可以數月便見盡工夫,見底也不定,亦可能有些人愈做愈好也不定,我不敢說我自己想怎樣,但是我相信最好是由普羅大眾來做評價,不是由我自己來做的,對嗎?

記者:你的最後一份預算案對於巿民來說,是好消息,抑或是壞消息呢?

財政司司長:對我來說是一個好消息,因為我下一次不用再做,我相信普羅大眾對我也相當公道的,在這數年來都是用一個很持平的眼光來看我做的預算案,我相信在今年也會這樣做。但是卻不要對任何的預算案,今年的或是以前的或是將來的預算案有過份的期望,這樣做不是太公允的。

記者:是否會有驚喜?

財政司司長:我們在星期三會知道,但是我相信不要有太高的期望。在這數月以來,我也向各位解釋過,現在我們的經濟環境是怎樣,就只可在大框框內辦事。

記者:現在你是否仍然維持估計二○○○年至二○○一年的赤字大約是一百億?

財政司司長:我想要在星期三才可以解釋到財政預算案的數字是多少,我想俞(宗怡)小姐已經陸續給你們解釋過,為甚麼我們的開支預算案和最後結算的預算案數字,認為我們當時一直所說的接近是對的,但是對最後的定案,希望你等待我星期三才說,好嗎?

記者:你估計巿民今次會否再批評你狼來了呢?

財政司司長:我說過很多次了,如果別人說狼來了,就是我做預算案最後結算的數字,但是大家也知道預算案不是一門精算的學問,而根本是一種藝術,原因是其中包含了巿場的表現。巿場表現現時在我們一個狹窄的稅基內,可能的彈度是相當大的。如果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沒有人可以做得很準繩,也要比較客觀去看問題。香港所做的預算案的偏差是在百分之五以內,是否較世界上每一個地區所做的偏差為高呢,抑或是較低呢?我可以告訴你,我們是比別人準繩很多的。如果你說香港在做預算案的過程中,有好像是狼來了的感覺,我可以告訴你全世界可能是有老虎來了,大象來了,所以我們不需要用這些字眼,大家也知道預算案不是精算的學問,而是一種很理性的估計,年終必然會有偏差的,只在乎巿場的波動,有些時候是好境,有些時候沒有這麼好境,情況就是這樣。

記者:其實budget全部show出來,是否有些特別的感受?

財政司司長:不是,我的同事覺得要向你們有一個全面的交代,說我已經做了第六份預算案,要告訴普羅大眾,不是要對一個預算案負責,而是對六個預算案也要負責,意義就是這樣。

記者:這一份budget是否可以交代到,你覺得是否算是有一個完美的句號?

財政司司長:我聽見很多明星說「我今次這齣戲是最好、最滿意的」,我可以告訴你,我自己感覺到這個預算案是最難做的,很可能未必在三年、五年後有同樣感覺,但是因為現在太近,覺得在這個過程中有它的獨特處,最主要是我們客觀的經濟環境,外來的經濟環境的的確確是相當複雜,給我在這個編寫過程中做了很多反反覆覆的情況。我希望能夠使香港普羅大眾達致滿意。

記者:過去的財政預算案都是免費派發給巿民,剛才你說今年的精裝版是要售賣的,環保版則是免費派發,這會否是某程度反映了政府的理財原則,即理念是有改變呢?

財政司司長:理念是很清楚,主要是幫納稅人省錢,我想普羅大眾所需要的,我不想浪費一筆很多的錢,看過後便掉丟。我覺得有數樣事情是想做的,一個小章子,如果他不想看這麼多文字的,裡面亦很簡單和精要地解釋了我們這一個預算案內的內容。如果想看全文的,我也有一個環保版,如果真的是要作為紀念的時候,我相信他也不會介意花少許錢,可以買一個精裝版,我想意義是這樣的,所以我們可以省一點錢,在整個製作過程可以節省一些。

記者:今次,經濟已經是好轉了,為甚麼你覺得較金融風暴最艱難時期的預算案更困難?

財政司司長:原因是每一個預算案都有每一個的挑戰。在九六年,我剛剛第一次做的時候,是戰戰兢兢。在九七年,因為是過渡時期,也有它的政治上的複雜。在九八年,剛好是金融危機的開始,已經是頗擔心的事情。但是每一個情況,好像是在九九年,我要做很多退稅的工作,使經濟復蘇更快一點。每一次的路線是很清楚的,今年開始,知道我們的經濟已經復蘇了,我們也知道普羅大眾好像是未曾認真見到有個人受惠,加上外來的經濟情況比較複雜,所以我覺得今年做預算案是比較困難些。

記者:你覺得你這份最後的預算會給下一任的梁錦松先生很多壓力,抑或是幫他開出一條路,使他會好做些?

財政司司長:梁先生是很聰明的人,我想我在做這個預算案的時候,也沒有認真特別地考慮,只是一點,這是最後的預算案,所以我們不能夠留下很大的尾巴,這是我自己所要避免的,但是其他的考慮則沒有銳意地做。

記者:過去的六份預算案,這份是否會是最難忘的一份預算案?

財政司司長:我不知道,我想在我退休時再問我,好嗎?我想我在九七年時也頗難忘,而今年也有它的特別之處。不過,現在你問我,我總覺得今年的是比較難寫一些。

記者:可否說一下你的感受,做了六份預算案,其實你也可謂有起有跌,是否可以跟我們分享一下你的感受?

財政司司長:我想能夠讓我做六份預算案,而且經過這麼多的經濟起伏,是一個很大的榮耀,對我來說,亦是一個做公務很大的報酬,期間亦流了很多汗水,亦不是我個人所做的,大家也知道做預算案是集合了我們很多其他同事一起來做的,特別是庫務局的同事。每一份也有自己的特別情感在其中,我覺得能夠當財政司司長這份工作,能夠參與做財政預算案,亦很可能對香港經濟做一些貢獻,這已經是最大的回報,我想亦是最深刻的印象,謝謝。

記者:是否可以功成身退?

財政司司長:我好像還有一份工作要做的。

記者:是否明天開始pick up政務司司長的職務?

財政司司長:五月一日。

記者:做這份預算案是否很辛苦?

財政司司長:不是,不過你記得我每年都是咳嗽的,所以你不用擔心,謝謝。

(請參閱英文部份)

二○○一年三月六日(星期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