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公報

 

 

候任政務司司長及候任財政司司長記者會答問全文

**********************

  以下為候任政務司司長曾蔭權及候任財政司司長梁錦松今日(二月十五日)在記者會上的答問全文(中文部分):

記者:曾司長、梁司長,可否說一說,中央給予這次的任期多久,以及任期會否跟董先生第一任特首的任期一樣?如果兩位有不同,因為一位是公務員,另一位是外來,然後有一個公務員合約。可否說說?曾司長,你提到要保存公務員的傳統價值,是否就是政治中立呢?

曾蔭權:首先我自己,你知道我是長俸制公務員,所以這次委任按正式一般的公務員的方式來做—即換句說話是由D9升至D10—即是我現時仍維持是一個長俸制的公務員,我自己的退休年齡你都知道,我可以做到60歲。現時我的任期就是這樣。你都知道,我們的制度是一個公務員的制度,是一個專業性的制度,以及是一個政治中立的制度,我自己認為我仍然維持這制度來接納這委任,情況就是這樣。

梁錦松:我的任期是合約制,任期三年。當然大家都知道,雖然說是三年,但如果--現任行政長官也好,第二任行政長官也好--譬如說他不需要我繼續服務的時候,他可以解僱我,即是給三個月通知。

記者:政治中立那方面,梁先生,你是否不需要遵守這點呢?

梁錦松:甚麼?

記者:公務員的價值,是否梁先生不用理會?

梁錦松:公務員有很多很好的傳統,譬如它廉潔公正,這些我都會恪守,一定會跟從這傳統的機制,保證不會有甚麼利益衝突。

記者:想問一些頗簡單的問題,中央政府、董先生何時邀請你做財爺?以及想問你考慮了多久?考慮的因素有那些?會否有心理上的掙扎?第二題問你在銀行界多年,上任之後如何確保你在商界沒有利益衝突,要否避嫌?以及第三,金融風暴之後,政府說最困難的時候已經過去,董先生經常說,市民未感受到經濟的成果。那麼你上任之後,我想不少市民都會有抱怨,上任之後你期望會做些甚麼,以及會否預期到有甚麼困難?

梁錦松:我答最後的一題,很多人都會擔心,因為我商界出身會有利益衝突,這一點我想比其他的可能更有意思,因為其他很多是說故事、傳聞。雖然是商界出身,但是在政府堶情A考慮任何問題都有一個很良好的利益申報制度;第二、在不同考慮的時候,我們在主要的政策其實都會考慮各方面的利益,有時候亦都會諮詢公眾,所以政府做決策的時候是相當透明,亦不是一個人可完全話事。所以我很有信心,不會出現甚麼利益衝突的問題。

記者:我們可否預期將來你當了政務司司長之後,這一位政務司司長會比以前那位政務司司長更強地參與,即是在財經和財政事務這些事情?

曾蔭權:我相信每個人都有他的工作、他自己的感受、他自己的價值觀,但是有一點很清楚的,就是我自己認為做政務司司長的工作有幾個最要緊的要素,剛才我在演辭內亦說得很清楚,最重要的是我們要奉行「一國兩制」,在「一國兩制」下,我們一定要知道香港人本身是需要甚麼東西,我們的生活方式是不變的,其中是包括了我們的法治制度、我們的營商環境要一視同仁,我們更要一個廉潔的政府,還有是新聞自由、通訊自由的社會,這些我覺得是最重要的事情,我想陳太在以往亦跟隨這些根基來辦事,我也會循茬o個方向來辦事。

記者:曾先生,剛才你提及你自己是財政司司長出身,現在你當了政務司司長,你跟茪U來的,即是你在兩天前說過自己不是很想做這個崗位,其實最想做的是財政司司長。剛才行政長官亦說過,你只是謙虛而已,究竟你是謙虛,還是口不對心呢?究竟巿民是否需要相信你的說話?因為可能上次聽完後,真是覺得你不想做。

曾蔭權:或者我先這樣說,首先我覺得被委任作為政務司司長,是一個極大的榮耀,剛才我已經說了,我已經在公務員體制內工作了三十四年,如果把政務司司長也計算在內,一共有二十個職位,經過十九次調動,但是每次調動,我可以告訴各位,我從來未嘗試過老闆叫我調動時,我會拒絕,或是婉拒,或是反對,我覺得這是公務員一個最重要的守則,調動是由制度上來調動,不可以牽強,不可以違背,亦不需要爭持的。

  但是在最近幾年,特別是我當財政司司長的時候,有多些機會給我能夠發表自己的意見,好像是上一次在九五年的時候,麥高樂先生跟我接觸,希望我代替他的時候,他給了我數個月的時間來考慮。當時我亦向他說出了幾種方案的安排,今次也一樣,董先生跟我說及關於接替陳方安生女士的時候,亦希望我考慮是否可以替代這個工作。在過程之中,我亦作為一個好的公務員,我覺得應該要提出各項方案。我覺得其中有一個方案是值得考慮的,就是有些時候說的「一動不如一靜」,需要兩個人動的時候,不如一個人動更好,亦說出了利弊讓董先生知道。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我希望每一次董先生和我商量問題,我亦同樣重新說出好幾個方案,這是其中一個方案,所以前兩天我在香港仔時,有學生直接了當問我「你是否想留在自己的工作崗位?是否有想過這樣事情呢?」我是這樣回答他的,但我完全沒有說到我是推搪不想做,我亦不想有人有這樣的錯覺,剛才我說得很清楚,我覺得這是我終身最大的榮耀,但是我亦說出我為甚麼提出自己其他的方案給董先生考慮,就是這樣的意思。

記者:盛傳你在銀行界的年薪是二千萬,那有些甚麼如此吸引,使你肯放棄在銀行界的高薪厚職?是否內心經過很大的掙扎?同時傳得很厲害許仕仁才是董先生的首選,你會否覺得自己是「執二攤」?

梁錦松:我想香港傳媒很喜歡這樣的故事。一個人的滿足感可以來自多方面,我做了公職也有很多年,也深深感受到服務社會的重要性和滿足感。現在能夠有機會全職為香港服務是我很大的榮幸。

記者:梁先生,想問你其實董先生是在何時邀請你出任財政司司長這個職位呢?同時,你考慮了多久才答允他?其中薪金是一個考慮。你會不會亦擔心你不是公務員系統出身,在與公務員合作時出現問題,這是不是你考慮時最大的掙扎呢?

梁錦松:其實我考慮的反而是究竟我有沒有這個能力去服務香港呢。因為當財政司司長有一個很大的挑戰,尤其是在香港現在面臨頗大的經濟轉型,一方面由工業經濟轉型知識經濟;第二方面,香港經濟與內地經濟是如何融合、如何互補。這我覺得為香港帶來很多機遇,但對很多人來說也帶來了很多挑戰。

  我考慮得比較多的是究竟我有沒有這個能力幫助香港呢。這是考慮得最多的,反而其他好像你剛才所說的無論薪金、與公務員合作沒有怎樣考慮。因為以錢來說,大家都知道做政府的高層與商界高層相差很遠。但一個人花的錢是有限的,時常都有人對我說,我也相信這一句話,就是「賺的錢不是你的,花的錢才是你的」。一個人花的錢並不很多,所以錢從來不是我的考慮。

  與公務員合作,我覺得並不是一個問題,因為我已有十多年與公務員一起緊密合作。譬如我由九○年開始做臨機局,後來到機管局;九○年開始做教師會,後來做主席也做了很久;做教統會;在財金方面,九三年開始加入外匯基金諮詢委員會,與各方面的官員合作很愉快,所以我不覺得是問題。

記者:恭喜你升官,但我想你的心裡都不會一定覺得這是升官發財那麼簡單,因為政務司司長的工作真的很繁重,特別我想知道你會如何好好地協助董建華施政,另一方面又會防止人們挑撥離間呢?

曾蔭權:我覺得剛才說了,我接受這個職位是我覺得作為一個公務員最大的榮譽,能夠與十八萬公務員並肩為香港人服務,如果是有心做公務員,這個我想是最高的榮譽,是很難拿到的。但我和董先生工作已經不是由今天才開始,我和他工作了三年多,在過程中亦經過了幾個艱苦的時間,特別是亞洲金融風暴,亦同樣一起合作要分析和克服一些比較複雜的問題。當然我們兩人有段時間未必是完全意見相合的,但在這個互相信任和諒解的情況之下,而且我們的意向一樣,是服務香港為目的,我以前亦一樣和他工作得很開心。而且在這段時間,我未有甚麼放棄了或減弱了,我對於剛才說的幾個大的、重要的基柱,其中一個包括有關於我們香港的自由、我們香港人權的問題和我們香港法治的問題,我不相信我將來在這方面需要做任何妥協,我相信董先生亦不想我做任何的妥協。我們覺得我們要面對的就是,現時我們香港有很多工作要做,而且我希望不單純是我和董先生和十八萬公務員和梁先生一起一心一意為香港人服務。

記者:……

曾蔭權:我想我已經談過這個問題,挑撥離間這種事,香港是一個開放的社會,一定有很多人造是非的,而這些是非不是每個也奉承你的,有些可能是誹謗你也說不定。但這是香港的一個特色,也是香港的一個強項。我們能夠造是非,可以講話的時候,自然覺得有,亦都可以分析得到,普羅大眾分析得到,這些是是非,這些是挑撥離間,亦不用那麼緊張。我想我們做公務的亦都是一樣,要面皮厚些,能夠面對這些事實。

記者:想問財政司司長將會公布下一個財政預算案,但當你接任的時候,如果跟他可能有關預算案方向方面有些矛盾的時候,如何解決這個矛盾呢?以及你們兩者交接工作的時候有什麼準備功夫呢?

梁錦松:你這一個問題算不算是挑撥離間呢!我還未上任,更未看過財爺三月公布的財政預算案。我想這個時候評論是言之尚早。

記者:我想問一問梁先生,其實你做完三年之後,絕對尚未需要退休的,你是否會返回商界工作,如果是的話,怎樣去防止有利益問題?我亦想問問曾先生,你在任財政司期間,參與了很多重要的政府決策和事務,無論房屋、股市等等。現在你轉做政務司司長,會否擔心政務司司長本身反而少了很多實際的決策需要你親自去參與和策劃。是否會擔心被人架空?

梁錦松:第一個問題,現在我被委任為財政司司長時,我會全心全意幹好這份工作,對以後的打算從來沒有想過。

曾蔭權:自己都很想給人架空一下,每日安排的時間都好像不夠用,剛才我說過,有時都覺得有點體力透支的情況出現。反而情況不會這樣,一個公務員體系內,有十八萬多個公務員,每日的工作都有如排山倒海般倒下來。另外,有時因為工作繁重,特別是過渡期間,陳太有很多事情一向是由她自己處理,她覺得是她可以分擔,她當時沒有時間料理得到,你知道,譬如有幾個工作,本來是陳太的,她叫我幫她做,例如關於就業小組、房屋問題,這些是陳太的工作,但我們兩人以往都沒有分得很清楚,因為我們覺得有時她忙碌時,我幫她處理多些,我相信這些情況將來都會出現,政務司司長和財政司司長兩人的工作就是處理我們整個公務員體系內所有政策的範疇,有時會分得清楚,有時沒有分得這樣清楚。但起碼我相信我與梁先生將來的工作都會合作愉快。

記者:梁先生,你說沒有想過做第二份工作,但我想,公眾亦想知道日後的安排會怎樣,因為每個地方都有制度,你現時是沒有可能說我沒想過就不告訴我們以後是怎樣做?

梁錦松:沒有想過,就不知如何告訴你,對嗎?但問題就是說,如果我已經在商界工作接近廿八年,現在轉做公務,我想返回商界的機會是很微的。

記者:我想問梁先生,我知道你在接受委任前已經私下和人打賭,財政司司長這個位不是你,而是另有其人,究竟甚麼因素使你,即是有甚麼催化劑令你接受這個委任呢?那個突然的因素是甚麼呢?以及你會承諾花多少時間整理好現在整個的房屋問題,包括政策、架構和巿場呢?

梁錦松:第一個是傳聞而已,所以可答可不答。我想最重要的是能夠有機會跟董先生和曾先生一起為香港巿民服務,這是一個很大的榮耀和滿足感。至於說會花多少時間,因為現在我還未上任,仍未知道各方面的時間應該是怎樣安排,所以暫時不能回答你。

記者:梁先生,對中國證監會研究是不是讓香港公司在內地上巿,你有甚麼看法?

梁錦松:在這個問題上,我看還要研究一下,但是如果香港的公司能夠利用內地龐大的儲蓄,我覺得這是好事,同樣的如果是中國的公司能夠透過香港上巿,然後反過來利用國內的儲蓄,這也是好事,所以兩方面在資金巿場能夠互通互補的話,我覺得對香港是有利的。

候任政務司司長及候任財政司司長記者會答問全文(英文部分)

二○○一年二月十五日(星期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