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公報

 

 

立法會:保安局局長致辭全文(二)(只發中文)

****************

  以下為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今日(十二月二十一日)在立法會會議就《公安條例》政府議案答辯時的致辭全文(第二部份):

  多謝主席。我會盡量精簡。

  首先我想繼續解釋我們的檢控政策。對所有和平的公眾活動,警方素來都是盡量協助。警方在履行管理人群職責時,會盡量保持公正無私,不偏不倚。至於採取甚麼適當行動以規管公眾集會遊行,則是由警方現場指揮官根據有關法律及每件事件的情況作出決定。如果和平舉行的活動出現輕微技術性或非預謀違反《公安條例》,警方指揮官會對活動的負責人發出口頭警告,有關詳情會紀錄在案,活動可以繼續進行。如果和平活動組織者蓄意違法,或拒絕遵從警方的指示,警方指揮官對活動的負責人會發出口頭警告,並通知他們警方打算考慮採取檢控行動;警方亦會搜集違法的證據,然後提交律政司徵詢意見。如果活動可能或確實導致破壞安寧的情況,警方指揮官會向活動的負責人及參加者發出口頭警告,指示他們立即終止非法活動。如果有關人士漠視警告,警方指揮官會視乎情況考慮採取和平驅散、強行驅逐或逮捕的行為。警方會搜集違法活動的證據,並於事後徵詢法律意見,以便決定是否提出檢控。警方對所有未經許可的集會一向都是根據以上的原則處理,將來亦會一樣。雖然政府到目前為止,沒有就未經許可的集會提出起訴,但不等於警方不會執行這條法例。警方將會繼續依照既定的執法指引行事,客觀地考慮每宗個案的情況,然後採取適當的跟進行動。

  我要在這堶咱荂A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沒有人可凌駕於法律之上,亦沒有人可以永遠豁免檢控。跟荍瓻僉眶u的說幾點。

  第一,多謝李柱銘議員提出,我在引述英國政府的說話時翻譯遺漏了「必然」那一句,多謝他的指正。其實我們在原則上的問題,即是規管人權自由一定要法律許可是必然,及最低限度執行時要盡量協助市民行使他們的人權自由。相信我們跟民主黨或其他民主派人士的目標都是一致,相信我們的分歧是對日前的法例及執行的看法不同。

  我再想解釋我的議案,我沒有提及永遠不可以作出修改,我只是說目前的法律已經反映了適當的平衡,予以保留。我相信沒有一個政府可以在某一個時刻可以說一個法例永遠不會作出修改。我指出的是這個法例在法理上已經適當及執行上亦有效。如果有人提出修改,修法是一件嚴肅的事情,提出修法的人一定要有很充分的理由,我們才會考慮。譬如說刑罰是否過重,我們是很用心聆聽各位議員的意見,我們會繼續研究的。

  最後一點我想說的,就是剛才經過了八個小時的辯論,在座各位都有很多紛紜的意見。對於那些人點火、那些人潑火、那些人過激、那些人代表多數人的意見等等,都有不同的看法,我亦不打算在這埵^應,因為實在沒有甚麼意義。我只想引述一段聖人的說話給大家分享。請各位容忍我再拋一次書包,這很值得我們反思一下,就是孟子與公孫丑的一段對話,他說甚麼是「知言」,怎樣是了解言論。他說:「詖辭知其所蔽,淫辭知其所陷,邪辭知其所离,遁辭知其所窮。──生于其心,害于其政,發于其政,害于其事。聖人復起,必從吾言矣。」孟子即解釋答公孫丑,怎樣才是善於分析別人的言詞。他說:「不全面的言詞,讓我們知道它片面性的所在;過分的言詞,讓我們知道它失足的所在;不合正道的言詞,讓我們知道它正道分歧之所在;躲閃的言詞,讓我們知道其理屈之所在。這四種言詞,在思想中產生出來,必然會在政治上產生危害,如果體現在政治措施;一定會危害國家及各種具體的工作,如果聖人再出現,他們一定會承認我的話是對的。」

  各位留意到孟子也可以說是很有信心,也頗「牙擦」。他說:「如果聖人再出現都會承認我的話是對的。」不知有沒有人說他是「霸道」呢?我相信很多我們辯論了八個小時的是是非非,李柱銘議員說得對,很難在今天得到結論,我相信廣大市民自會有他們的看法,而最終歷史亦會有一個評價。

  多謝主席。

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星期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