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公報

 

 

立法會:房屋局長就何俊仁議員提出的「訂立租金津貼政策」議案致辭全文

*********************************

  以下為房屋局局長黃星華今日(十一月十五日)在立法會會議席上就何俊仁議員提出的議案「訂立租金津貼政策」的致辭全文:

主席女士:

  政府在今年的施政報告中,承諾研究可否向公屋輪候冊上合資格長者申請人提供租金津貼,以代替直接提供租住公屋單位。我亦希望藉此辯論,跟議員討論整個租金津貼的課題。

  相對於由政府直接興建房屋,租金津貼可能是一個較具彈性的選擇。租金津貼的主要優點有兩方面:

第一,租金津貼可以讓領取津貼人士就住所的地點、面積和種類有較多的選擇。

第二,租金津貼的運用可以較為靈活。一方面,受惠者可以根據個別情況,轉換住所。另一方面,政府亦可以根據受惠者的經濟情況,定期檢討租金津貼的水平是否足夠。

  雖然租金津貼有以上的優點,但亦有其值得商確的地方。租金津貼並不一定能夠完全保證改善市民的居住環境,原因是當政府提供租金津貼後,將難以控制受惠者的租住單位的質素。例如受惠者可能只是在某些地區找到比較廉宜的住所,而結果是令到這些低收入家庭只能夠利用津貼而聚居在一些居住環境比較欠佳的地區。換句話說,雖然受惠者解決了基本的住屋需要,但是居住環境並沒有得到實質和充份的改善。

  另一點須要考慮的,是提供租金津貼可能增加政府一些不必要的負擔。有一些本來由於各種個人生活上的理由,原來是沒有打算申請公屋的,他們一直有能力自己繳付租金,租住私人樓宇的單位。但是,由於有了租金津貼的選擇,他們可能會為了獲得租金津貼而加入公屋輪候冊,因而影響真正有需要的人士更快獲得編配租住公屋的機會,並同時間增加政府和房屋委員會的負擔。

  目前,有些國家包括英國、德國、法國、荷蘭和新西蘭等,已經向低收入家庭提供租金津貼,作為房屋資助。這些國家於釐定津貼水平時,通常都是依據三個準則:(一)家庭的收入和資產、(二)家庭人數,以及(三)住所租金,而定出具體的資助細節。一般而言,領取租金津貼的人士亦要承擔部分租金開支。然而,收入較低的家庭,通常可以獲得發放較多的租金津貼。

  不過,據我們的初步了解,好些國家在推行租金津貼計劃時,都遇到一些執行上的問題。

  在研究於香港推行租金津貼政策的可行性時,除了考慮其他地區的經驗,我們還需考慮香港本身的情況。其中我們必須研究的範疇包括三方面:

第一,合適租住單位的供應 - 香港現時有大約三十一萬個家庭是租住私營單位的;這些單位主要分佈在香港島和九龍區。我們需要研究是否有足夠和合適的私營單位出租。若果沒有足夠的私營租住單位,那麼領取租金津貼的家庭亦未必能夠找到合適的單位租住。結果是他們只可以利用租金津貼租住現時的住所,實質的居住環境並沒有任何改善。

第二,我們要研究對私人樓宇租務市場的影響 - 提供租金津貼將可能造成對私營租住單位有更大的需求。正如何鍾泰議員的提醒,政府除了需要了解私人樓宇租務市場的租金水平和具體運作情況,還需評估租金津貼計劃對市場可能帶來的影響等。

第三,有效的監察制度 - 若果租金津貼政策的可行性獲得確定,我們還需要建立一個有效的監察機制,才可以令到整個計劃妥善運作,避免濫用公帑的情況出現。

以上提出的研究範疇,都需時探索。

  何俊仁議員動議本會促請政府訂立租金津貼政策,向在公屋輪候冊上輪候了一段時間的合資格家庭提供租金津貼。而馮檢基議員則動議向在公屋輪候冊上輪候時間已超過政府承諾的輪候租住公屋平均時間的合資格家庭提供租金津貼,直至他們獲得編配租住公屋單位為止。對於這兩項的建議,政府有以下的回應。

  我們認為必須清楚了解兩位議員的動議的背後理念,討論才有意義。根據較早時候兩位議員的發言,其實他們想解決有需要人士的燃眉之急。在這方面,我希望議員大家能夠區分房屋政策和社會福利的概念。政府的房屋政策,是為市民提供足夠和能力可以負擔的住屋。我們會根據市民對房屋的需求,提供充足的基建和土地,作為興建公營和私營房屋的用途。此外,我們亦為各階層的市民提供多類型的房屋,及在有需要時,提供各項資助計劃,滿足市民的房屋需求及幫助他們改善生活環境。

  政府的社會福利政策,目的是為財政上有困難的人士提供一個安全網,讓他們在有需要時,得到適當的協助。所以,社會上無論任何人士,包括公屋輪候冊上的登記人士,如有實際的財政困難,應該根據社會福利署管理的綜合社會保障援助計劃申請援助。合資格家庭,會獲發一筆金額以支付一般家庭開支,以及另一筆租金津貼支付租金方面的開支。目前,全港共有二十一萬個家庭直接接受社會福利署發放援助金,包括有十七萬六千個家庭同時獲得租金援助。另外,有急切住屋需要的家庭,也可以在社會福利署推介下,透過體恤安置獲得編配公屋。過去五年,共有超過一萬個家庭是屬於體恤安置類別而入住公營房屋的。

  在這堙A我想再一次強調:對住屋有即時需要,而又有財政困難的家庭,應該通過現有的機制,向社會福利署提出申請援助。有需要人士可就個別情況,申請以租金援助的方式幫助支付租金,或透過體恤安置,獲得安置入住公屋。何俊仁議員提出為「在公屋輪候冊上輪候了一段時間的合資格家庭提供租金津貼」。但是,既然在財政上有急切需要的家庭可以根據現行機制,透過綜合社會保障援助計劃而申請租金援助。何議員的建議應該是沒有特別需要的。

  馮檢基議員提出「向在輪候冊上輪候時間已超過政府承諾的輪候租住公屋平均時間合資格家庭提供租金津貼,直至他們獲編配租住公屋單位為止」。同樣道理,我們認為有迫切需要的人士應該向社會褔利署申請援助。至於其他希望改善居住環境的家庭,如有需要可以申請加入公屋輪候冊,等待編配公營房屋的機會。

  其實,在過去數年,特區政府已大大改善了平均輪候租住公屋的時間。在一九九零年,輪候租住公屋所需的時間平均是九年;在一九九七年,所需的時間已經縮短至六年半;現時的平均輪候時間更是五年以下。在過去五年,房屋委員會總共編配超過八萬個公營租住房屋單位給予輪候冊上的家庭。在今年的施政報告中,我們承諾在二零零三年年底前進一步縮短平均輪候時間至三年。在更好善用社會資源的原則下,政府認為目前所承諾的輪候時間是合理的。

  我們肯定研究租金津貼的可行性這個方向是正確的。畢竟,我們亦希望為公屋輪候冊上獲得編配租住公屋合資格的長者申請人,提供多一個選擇和方便。至於這個政策落實的可行性,則需要仔細研究。正如我較早前提及,這個政策所涉及的範疇廣泛,有很多實際的問題:如私人樓宇是否有足夠的單位適合用作租住用途;申請者的資格和如何防止濫用等,都是我們需要進一步探討的。在整個研究過程中,政府將會保持一個開放的態度,收集資料,聆聽意見,加以分析,認真研究,然後才作出決定。

  在今年房屋局的施政方針中,我們已經承諾在二零零一年研究可否向獲得編配租住公屋的合資格長者申請人提供租金津貼,以代替直接提供租住公屋單位。我們期望任何可能有深切影響的新政策,都可以循序漸進的方式進行。我們希望集中研究向獲得編配租住公屋的合資格長者申請人提供租金津貼的可行性方案。我們優先考慮給予長者申請人租金津貼的可行性,原因是年長人士通常都會因為種種生活上的理由,例如健康和接近家人,而喜歡聚居原來的社區。他們很多亦喜歡在市區或接近市區居住,他們亦較難接受搬往新市鎮或較W遠的新界地區的租住公屋。

  主席女士,總括來說,我們期望議員可以讓政府有更大的空間、以更開放的態度,就提供租金津貼以滿足輪候公屋長者住屋需求的課題進行研究和考慮。今日何俊仁和馮檢基兩位議員所提出的動議和修訂議案,跟房屋政策的一些基本理念並不相符。政府不能夠給予支持。我懇請各位議員否決有關動議和修訂議案。

  多謝主席女士。

二○○○年十一月十五日(星期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