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公報

 

 

保安局局長「給香港的信」

************

  以下是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今日(六月二十五日)在香港電台第三台播出的「給香港的信」的中文譯本全文:

親愛的瑪琍亞:

  相信你仍記得一年前我寫信給你,談及當時在香港引起激烈爭論的居留權問題。時光飛逝,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人大常委會)就《基本法》第二十二(四)條及二十四(二)(三)條作出解釋至今剛好一年。在這段日子我們實現了甚麼?我們今日在這問題的立場又如何呢?

  讓我們看看今天的情況。雖然人大常委會已作出解釋,但這並沒有妨礙聲稱有居留權的人士向法庭提出訟訴。截至現時為止,不少於八千名內地人士(包括非法入境者及訪客,大部分為後者)已向入境事務處聲稱在港有居留權。同時,為數多達六千五百名的內地人士亦已因入境處拒絕接納其享有居留權的聲稱而申請司法覆核。因此,儘管人大常委會已作出解釋,有關人士仍然可大興訴訟,透過我們的法律與司法制度,質疑釋法及政府對釋法效力的理解。個別人士提出聲稱擁有居留權的案件依舊由法院審理;而法院審理此等案件時,亦繼續保持其超然獨立的地位。一如行將退休的終審法院法官列顯倫最近指出,本港的法治並未因人大釋法而有所削弱,法治精神依然日日在我們的法院得以落實。由居留權聲稱個案及司法覆核申請數字之龐大,足可充份引證香港的法治絲毫無損。

  當然,我十分了解一些普通法律師的觀點。內地是一個以大陸法為本的司法管轄區,與本港的法制截然不同。對於我們的法庭必須遵守內地的立法機關對《基本法》這份憲法文件的「解釋」,有法律界人士認為這與普通法的傳統大相逕庭,無異削弱我們司法制度的獨立性。然而,我們國家的法律,包括《基本法》,其最終解釋權屬於人大常委會,這正是我國法律與司法制度不可或缺的一環。在一九九○年三月《基本法》頒布前夕,當時港澳事務辦公室主任姬鵬飛在呈交予全國人大關於《基本法草案》及其有關文件的說明中,已清楚說明這一點。一如列顯倫法官所說,在提請人大常委會就《基本法》有關居留權的條文作出解釋及審理個別人士的聲稱享有居留權案件時,政府的行政及司法機關只不過是各司其職。我們完全沒有任何意圖藉提請人大常委會釋法而削弱法院獨立審理案件的權力,而事實上法院的權力至今仍完整無缺。

  釋法對有關人士究竟有何實際影響?在居留權制度下,申請人的居留權聲稱必須經過核實,申請亦須按序處理,因此某些個案的申請人或需等候較長時間方能與家人團聚。在過去一年內,我們取得重大的進展,減輕因這制度而引起的困苦。在一九九九年七月十六日,我們修訂了《入境條例》,使人大常委會解釋的效力毋庸置疑;居留權證明書的申請程序亦隨即於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七日恢復,此後來自廣東及其他省份的居權證新申請便源源不絕。居權證計劃提供一個合法及有效的渠道,核實居留權申請人的資格及讓合資格人士有秩序地來港。在該計劃下,每月有一千八百名內地居民來港與家人團聚。自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七日,已有約二萬名人士來港,使回歸以後持居權證來港定居人士的數目,增至六萬七千人;其中二十歲以上的香港永久居民子女獲批來港的數目亦有所增加,雖然他們來港的進度比年紀較輕的子女為慢。

  我們亦採取積極措施,以落實終審法院在一九九九年一月二十九日就男性香港永久居民非婚生子女的居留權的裁決。經過數月來與內地公安機關的詳細磋商,我們已就此類別的居留權申請人的基因樣本測試程序達成協議。待立法會於十月恢復會議及制訂有關的規例後,一套有效程序將得以落實,好讓當男性香港永久居民與其非婚生子女的父子關係未能證實時,申請人可申請核實該關係,並申請在核實後來港定居。

  大量的居留權聲稱現正等候法院審理,這無可避免地阻延了當局遣返來自內地眾多非法入境者以及逾期逗留人士。我們的出入境部門(跟美國、加拿大、澳洲以及世界其他地方的出入境當局一樣),雖然都希望盡快將非法入境者和逾期逗留人士遣返,但法治的體現,意味一旦司法程序展開,正確之道是暫緩遣返行動,以保障個人權利和自由。無可避免,這制度要我們的社會付出代價──我們不單要調配法律援助資源和寶貴的司法資源去處理大量的法律訟訴;在維持與內地之間的邊境管制方面,我們亦要承受不少壓力。因此面對不斷增加的居留權聲稱以及等候審訊期間提出保釋的要求,我們實在感到不安,恐防訟訴個案的數字因申請人期望在等候上訴期間可暫緩遣返而繼續增加。我很高興告訴你,政府各有關部門均已各盡所能,以人道及依法辦事的原則去解決紛爭。特別是本港與保安有關的部門已加強與內地對口機關的聯繫,以提高在邊境的戒備。這些努力的成果就是,即使每天都有內地人士在本港聲稱擁有居留權,但大規模的偷渡潮並沒有發生。事實上,在香港截獲的內地非法入境者的平均人數,已由去年的每日四十一人跌至今年的每日二十九人,下降了百分之三十。我們的法院、法律援助署、入境事務處以及警務處,無疑因不斷增加的居留權聲稱,承受了更大的工作壓力,但邊境的治安大致上得以維持,而個人的權利亦得到了保障。

  展望將來,我們會繼續與內地當局緊密合作,以協助居權證持有人家庭團聚,以及打擊非法入境活動。原訟法庭剛完成了對牽涉五千四百名內地人士的代表個案的聆訊。概括地說,該等個案的審理重點就是:究竟誰人受人大常委會就《基本法》條文的解釋所影響?誰人又不受影響?換而言之,這即涉及政府「之前作出的裁決不受影響」這承諾,究竟會惠及何人?其他未審理的個案基本上涉及相同的問題,雖然該等聲稱享有居留權的人士在一九九九年六月二十六日,即人大常委會就《基本法》條文作出解釋當日之後才來到香港,而其中大部份更是近日才抵港。法院將需要一段較長時間處理該等訴訟,最後極有可能要由最高的法院去審理,這將牽涉大量的時間及金錢。但我有信心,到最後我們的司法制度將可排難解紛。這些訟訴未必是居留權這課題的終結,但居權證計劃一如期望運作良好。分離的家庭陸陸續續得以團聚,雖然速度較為緩慢。我們不可能取悅所有人,不過隨茪擗l一天一天過去,透過各方面包括香港及內地有關部門的努力,我深信我們正朝成功實施一套有效的制度邁進。該制度不僅能核實及確認真正擁有居留權人士提出享有居留權的聲稱,還確保家庭團聚在兼顧社會安定繁榮的情況下進行。

二○○○年六月二十五日(星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