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公報

 

 

財政司司長電台談話全文(只有中文)

***********

  以下為財政司司長曾蔭權今(星期四)早出席商台「風波堛滲貜M」節目的開場白:

  多謝你大班和林旭華,亦都向各位聽眾拜年,希望各位今年萬事勝意、龍馬精神。我亦多謝今次有機會,除了其他諮詢外,可與聽眾直接對話。

  今年我編制預算案時正值新紀元的開始,經濟環境亦比以往複雜一些,所以我們已做多了一些諮詢,例如我們與立法會議員已經談過超過十次,與傳媒個別亦談過十次(問:茶餐廳也有去過?)我們亦有去過。學者、分析員、區議會陸續亦見了多次。但是沒有太多機會與聽眾直接對話,今次是很好的機會。

  或者,大家都知道,今次財政預算案會在下月八號發表,或者我先講講我覺得今年的形勢是怎樣的。當然詳細的資料會等到八號我才會講。

  今年我覺得在二千年大圍是好景的。首先,我們見到在九八年第三季當時我們的經濟到了谷底後,本地生產總值一直直線上升。譬如九八年第三季(本地生產總值)是負百分之七,到第四季已是負五點幾,跟著九九年第一季是負三,跟著的第二季已是正數,是正一點幾。到了九九年第三季時是四點五。對於第四季,我們見到一些暫時性的數字,是預先的數字,是不準確的數字,但顯示升幅亦都不錯,整體來看這個升勢,我相信二千年的經濟復蘇會相當穩健。

  整個過程由出口帶動,出口不單是本地出口,特別是轉口貿易、離岸貿易,做得相當不錯。除了出口外,我們見得到零售、特別是旅遊業方面,復蘇是相當快和頗強勁的。除了人數外,質素也有改善,例如現時日本遊客、美國遊客也已回轉。

  另外,我們內部調整亦做得不錯。譬如租金方面向下調,工資方面亦在穩定後,見到兩季後有減低(情況)。香港作為經濟體系在二千年,同外向形經濟體系、同本地區的人競爭時,我們的確有自己的本錢。加上今年很可能、很可能我們的國家會加入世貿,入了世貿會帶來一番熱鬧。再加上本地對科技方面特別有興趣時,使證券市場彌漫一片很大的信心。

  所以今年來說,和九八、九九年初時(相比)整個情緒、心理上都很不同,投資環境不同、銀行堶悸漸R裕方面也很不同。這個升勢還會一直在這堙C

  但是唯一使我擔心的,除了外圍因素外,外圍因素即美國股市是否太高呢?日本的經濟復蘇是否真的穩健外,內部我自己擔心的只是兩方面,一是流入香港的錢會否走向入實質的投資,抑純是圍繞證券市場活動呢?我希望這個趨勢會繼續在實質投資方面,(經濟)變得穩健地回復,我們將來發展的機會會更加好。

  第二個內部問題,我自己擔心的是無可否認的是失業,這令我耿耿於懷。現時(失業率)維持在百分之六,我相信在二千年會下遁、會慢下來、會走下去、會降低,但降低速度不會很快。今次與以往的情況很不同,原因是我們經過整個金融風暴的大洗禮後,所有商界對於僱用員工方面是特別小心。他們會在真的有很多生意做時,會儘量加工、加時,但最後是在最逼不得已時才加人手。所以這樣,便使整體經濟堶捧|帶動失業率降低的所需時間會較長。

  今次財政預算案面對最大問題人人都講的是,我們是否有困難呢?我老實跟大家說,是有問題的。我們發覺經過今次金融風暴後,我們內部特別是政府開支和收入方面,我們見到暴露了一些弱點。這些弱點我們根本在九九年財政預算案已經講過,我們會見到赤字。但是,我們現時見到的,特別是針對我們的問題,所謂赤字是否「結構性」的,抑或是「周期性」、或者是「季節性」的呢?對於這些技術性字眼,我要先跟大家講清楚。

  「季節性」即是說,可能有些季度會生意好些,有些季度生意沒有那麼好,收入沒有那麼多。譬如賣臘味的,天時冷時,生意會好一點;天時熱生意沒有那麼好,這是正常的,不需太擔心。

  有些是「周期性」的。譬如有些年頭生意不那麼好,有些年頭卻好一些,但拉勻來看亦是沒有問題的。現在我們要看稅入方面,是否屬於這些問題。如果屬於這方面的問題,是不需做任何工夫,經濟、社會會自然帶動出去克服這些問題。這種情況下就不是「結構性」問題。

  「結構性」問題是如果不做任何事情時,會一直惡化下去。我們見得到九八年我們有赤字,九九年有赤字,需要赤字較我預計的三百多億元為少,但是會有赤字。另外,二千年還會有赤字。開頭我想2001年或會回復到平衡預算案,但是我現時可以說,2001年都不會見得到。在現時來看是看不到。關於詳細數字,我會在三月八日再解釋清楚。這個問題可以見到是出來了,問題是否「結構性」的,我亦不敢斷言。如果真的是「結構性」的,我們是要解決的。解決的方案其實不太多。第一個或者是完全不作任何工夫,不做時靠自己的儲備,即是吃老本。吃老本時短期、中期而言我們是沒有問題的。我們有三千幾、四千億元的儲備。我們可以用這些儲備。但是當然我們說不要理會基本法,不理會外來的人對我們沒有了儲備向我們攻擊,在金融市場搞小動作等,我們當這些完全不會發生外,你都要想想單純用自己本身(的儲備),短期可以做,長期都可以做時是(要)「賣、當、借」,出債券讓市民可以這樣做法,但是這樣是否可行?我覺得除了剛才所說基本法(的規定)外,其他我們作為一個財務中心時是一定「玩完」的。那些信貸評估中心是不會讓你那樣做。另外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亦不會讓你那樣做。立法會議員亦不會讓我們那樣做。

  第二個方法最重要我們要做的是減低行政費用,這個我們一定、一定要做,亦是現時在進行的。去年我在預算案中提出後,透過「資源增值」,特首特別關注這方面,我們會落足心機做這方面的事情,但做這件事時,大家都知道,希望各位都要明白的是,我們需要立法會的批准,得到立法會支持。屆時希望立法會正如(庫務局局長)俞宗怡小姐所講的,千萬不要「腳軟」才行。到時猛講你要做、你要做,但是沒有具體化,到了我們將這些具體意見上場時,又全不批准時,大概都不會有多大進步。這方面我們是要做的。

  第三個辦法是我們要想想稅網、稅種堶情A是否應該改善。如果我們要改善的話,供我們可以選擇的不多。我們現時只得三種直接稅:差餉、利得稅、薪俸稅,沒有其他稅源的了。我們要考慮的是,是否可以在堶接菑漶C如果著手時會有任何問題呢?或者可否有新稅種呢?

  但是最重要的是我們為何要加稅呢?正如俞小姐、(立法會議員)夏佳理所說,說得很對的是,加稅是人人都憎,而最憎加稅的是我,因為我要提出來,亦都是很不願意這樣做。但是有時大家都明白到,香港市民是很理智的、很理性的,他們想知道問題出現在那堙A我亦有責任作出解釋。但最「論盡」、最慘的是,未必一定是有錢的(受害),有錢的可以納得到稅,中等(入息)家庭都辛苦,但他們亦可以納得到稅,但是最慘的,是如果我不這樣做,最慘的是那些低下大眾、貧苦大眾,因為我們所有的開支計劃,包括教育投資、房屋方面的補貼,其他社會褔利的補貼、醫療的補貼,都是全靠我們有個平衡的預算案,如果我們不是這樣做時,不是做平衡預算案時,我相信普羅大眾的受害是最大、最大的。

二○○○年二月十七日(星期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