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公報

 

 

法律年度開啟典禮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演辭

******************

  以下為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李國能今日(星期一)於二○○○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的演辭全文:

律政司司長、大律師公會主席、律師會會長、各位嘉賓:

  藉此世紀交替,送舊迎新之際,本人謹代表司法機構全體仝仁歡迎各位蒞臨法律年度開幕典禮。在座各位出席是次意義重大的儀式,標誌著你們對司法制度和法治精神的支持。你們長期以來對司法機構的支持實在令人鼓舞,本人特此致謝。

憲法發展

  在新的憲制秩序下,去年對於香港憲法發展是極其重要的一年。法院方面,特別是終審法院,須就解釋《基本法》的多項重大憲法爭議,作出判決。由於課題的性質使然,故不論審訊結果如何,此等判決都必然極具爭議性。在這個重視言論自由的社會堙A此等判決引起各方熱烈討論,是理所當然的事。海內外的評論者來自各個階層,本茪ㄕP的價值觀,從不同的角度發表議論。其中有提出批評的,也有表示支持的,大部分觀點都是饒有見地、考慮周詳,並非以政治目的為出發點作出抨擊。

  我們必須讓公眾人士明白,為了維護和確保司法獨立,法官實在不宜在政治舞台上替自己的判決辯護。正因如此,本人必須強調兩點。第一,討論法院裁決時,態度必須客觀而理性,這點是重要的。第二,當法院受到無理攻擊時,無論裁決對行政當局有利與否,政府仍有憲法上的責任去解釋和維護司法獨立這一首要原則。本人確信政府明白並接受該責任之重要性。

  踏入新紀元,法院將要繼續處理困難和充滿挑戰的憲法爭議。「一國兩制」乃史無前例的構思,香港憲法法理只有隨著時間,才能穩步發展。對於維持法治,司法機構矢志力行。我們既不低估面臨的挑戰,也不會將人們的關注視作等閒。其實,此種關注是一種警覺意識的體現。且讓本人清楚說明一點:香港的法治絕不會失色,相反,在未來的歲月必將繼續蓬勃發展,本人對此深信不疑。

訴訟有門

  在法治社會,法律體制必須確保訴訟能以恰當的費用和在合理期限之內,由法院仲裁。不論是市民與市民之間,還是市民和政府之間的糾紛,法院均須公正嚴明、快速有效地處理,且還須符合經濟原則,才能達到社會對我們的期望。審訊遲,則公義泯。同樣,市民大眾若然負擔不起高昂的訟費,大談公義,也屬徒然。

  法院若要提高運作效率,將訟費和延誤減至最低,我們必須如同海外其他司法管轄區一樣,重視下列各點。第一,我們必須明白法庭時間是一種公共資源,且與所有公共資源一樣,是有限的。法院須向公眾人士負責,確保法庭時間得以公平和有效地分配和使用。這樣既可縮短聆訊,又可為訴訟各方節省訟費。近年來,法院已對訴訟程序加以調整,以確保法庭時間得以善用。例如,要求訴訟各方在聆訊前先呈交書面材料和論據,以及法官發下判案書而不宣讀判決等。但我們必須明白一點,要確保善用法庭時間,法官得在實際聆訊前做大量準備工作。事實上,在法庭內審案僅為他們工作的一部分。

  第二,法院所採用的程序必須恰當,從而盡量減少訟費和延誤。法庭程序應易於理解和運用,並須盡量杜絕濫用情況。訴訟各方在可行的情況下應盡早得悉對方的論據,以便透過妥協及早解決彼此的糾紛。

  第三,一個健全的程序架構,與高效率的案件管理制度,息息相關、相輔相成。監察及最終控制訴訟各階段所耗時間的,是法庭而非訴訟各方。法庭在案件管理上務須積極前瞻。這基本上是司法文化與態度的問題,亦為關鍵所在。

訴訟費用

  訟費水平是一個極受關注的課題,在香港如是,在其他司法管轄區亦然。因為市民能否負擔延聘律師的費用,直接影響其行使將糾紛提交法院仲裁的憲法權利。近年來,一些海外司法管轄區在應付這個難題方面,取得若干進展,頗具啟發性,值得我們深思。

程序改革

  鑑於市民對訟費的關注和近期海外的發展,本人深信此時檢討訴訟程序,至為適當。檢討範圍包括審查高等法院的民事訴訟規則和程序,以及研究改革措施,盡量使市民能以恰當的訴訟費用,且在合理期限內,把爭端訴諸法院,尋求公道。本人將任命一個工作小組,負責此事。小組由高等法院首席法官擔任主席,以及由多位法官出任成員。除此之外,本人還會諮詢大律師公會主席、律師會會長、律政司司長及法律援助署署長,以便委任工作小組其他成員,包括:一位大律師、一位律師,以及來自律政司和法律援助署的成員。本人亦擬在諮詢消費者委員會主席之後,委任一位非法律界人士加入工作小組。雖則檢討工作並非一朝一夕可以完成,但工作小組定會在切實可行的情況下,盡快提交報告。

  工作小組將會研究其他司法管轄區的有關發展,以便擬定我們的未來路向。高等法院的所有規則及程序,皆在檢討之列。其中可予考慮的,計有以下數項:第一,不少法官認為,現時提交高等法院處理的非正審申請中,毫無理據的為數著實太多,這個問題須予解決。

  第二,使用法庭服務的,最終都是市民大眾。對於訴訟人士而言,所花費用應與訴訟金額相稱,並能預計訟費數額,這樣才算合乎情理。關於這個問題,不少司法管轄區都採用依耗時長短來計算法律費用的做法。採納這準則不但難以預計費用,而且對訴訟人士有欠公允,而導致訟費上升更是在所難免,因此惹來非議。這些問題,不易解決。其實,按照申索金額或因應案件類別來訂立固定的或最高的法律費用,也不失為一個可供研究的解決方案,值得我們探討。另一個可行的辦法是根據申索金額及案件類別,推算訟費上限。若有超出限額者,則需給予合理解釋方可收取差額。

  第三,科技發展一日千里,如何與時並進,利用嶄新科技提高效率,均有待研究。例如,透過電子媒體將文件存檔,審訊中使用電視直播等等。

  司法之道,在於公正持平,不論民事訴訟規則和程序如何改革,也應以此為依歸。本人認為:要使訴訟人士能以適當的訟費在合理時限之內解決糾紛,並不會損害這基本原則。司法機構推行的改革措施,必須得到法律界人士、律政司,以及法律援助署的支持,才能奏效。本人深信各方必會通力合作,使司法機構得以完成是項重要任務。推行任何形式的改革,均須以公眾利益為大前提,這是本人的信念,相信這也是法律界人士的共同信念。事實上,大律師公會主席已提出多項有建設性的意見,可供參考。

區院權限

  立法會現正審議的《區域法院(修訂)條例草案》,建議將區域法院的民事審判權上限,由現時的十二萬元提高至六十萬元,並於兩年後進行檢討,考慮是否有需要進一步將上限提高至一百萬元。現時的限額乃於1988年釐定,早已不合時宜,應予修訂。在實施新例後,為數不少的案件便可提交區域法院,而毋需在高等法院審理。近年經濟衰退,高等法院案件因此激增50%,由於增添的資源有限,高等法院工作日趨繁重,相信新例實施後,情況可望紓緩。現時司法機構已著手部署,使區域法院做好準備,迎接新挑戰。由於區域法院的訴訟費用應較高等法院的為低,程序亦有所不同,實行新例,可使更多市民利用法律途徑解決糾紛。因此,本人懇切要求有關當局從速修改法例。

訴訟代表

  獨立的法律專業,尤以獨立的大律師專業為然,對保持司法獨立,起著關鍵作用。今天,本人藉此機會談談兩個涉及訴訟代表的問題。第一,是獲高等法院批准,在個別案件中出庭進行訴訟的海外大律師。第二,是在裁判法院負責檢控工作的檢控主任。

海外專才

  高等法院首席法官於1998年10月於其判詞中,基於公眾利益的大前提,修訂批准海外大律師接辦案件的指引及原則。自此以後,獲批准的人數有所增加。以1999年為例,共有33宗申請。其中獲得大律師公會同意者有30宗,申請成功的個案有32宗。而獲批准的人士當中,又以辦理上級法院案件者居多(共19名),其中13人經辦上訴法庭案件,而其餘6人經辦終審法院案件。

  1999年4月大律師公會主席在委任資深大律師的典禮中,表示憂慮法院批准海外大律師在港辦案,不利於本地大律師的發展。大律師對此事關切之情,本人非常理解。培育一支強大和獨立的大律師隊伍,無疑是維護社會整體利益不可或缺的一環,可是,本人並不認為此舉對本港的大律師不利。事實上,在適當情況延聘海外大律師以應所需時,亦必須有本港大律師的參與。這有助他們與海外同業交流經驗,從而獲益良多。故此,海外大律師在適當情況下在港辦案,對本港大律師的發展更為有利。

  去年,海外大律師獲批准的有32人次,較諸十年前(即1989年)的60人次為少,況且在過去十年內,大律師的工作急劇增加,由海外大律師負責的工作實屬少數。此外,批准海外大律師在港辦案,並無減低業界後起之秀獲委任為資深大律師的機會。且看本年有志加入資深大律師行列的申請人數目及其素質,足見此言非虛。本人在理解大律師的關注之餘,認為他們實在毋需過慮。

檢控主任

  裁判法院是與市民接觸最多的法庭,每年處理的案件超過四十萬宗。而裁判法院的檢控工作,絕大部份由律政司內部培訓的非專業檢控主任負責。是項安排始於二十多年前律師短缺的年代,一直沿用至今。

  近年來,法律專才大幅增加。為了讓市民得到更優質的法律服務,司法更臻完善,當局實應把握時機,著手研究可否以私人執業律師來負責裁判法院的檢控工作。至於現時的法庭檢控主任,當局則須考慮制定過渡安排,給予適當保障。須知私人執業律師不但受過專業訓練,且有在法庭上辯護的經驗。推行是項計劃,所涉費用故然不能漠視,但這不應是首要的考慮因素。至於費用問題,私人執業律師的收費,由於業內競爭激烈,相信亦不致過於高昂。

  本人絕無貶低檢控主任之意,反之,他們貢獻良多,應予表揚。本人作出是項建議旨在進一步改善對市民的服務,精益求精。事實上,從非專業檢控主任成為律師,繼而晉身成為裁判官的大有人在。司法機構方面,我們也曾於1981年設立特委裁判司的職系,任命非專業人士在裁判署處理大量性質較為輕微的案件。可是,自1999年3月開始,我們亦已決定祇任命法律專業人士,出任特委裁判官一職。

法律教育

  當局現正檢討法律教育,此舉至為重要,本人極表歡迎。本人深信有關人士定能進行廣泛研究,探討所有可行途徑,培育人材。在檢討過程中,尤須審慎研究培訓的律師名額和模式,切合時代需要。

展望將來

  踏入新紀元,法庭在司法方面將面對更大的挑戰。司法機構植根於社會,素以服務市民為本。各界人士對司法機構的期望日漸提高,為了維護法治,我們定必竭盡所能,努力不懈,奮起迎接新挑戰,不負眾望。

  最後,本人謹代表司法機構全體仝仁祝各位身體健康,新年進步。

二○○○年一月十七日(星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