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公報

 

 

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夏正民於香港家庭福利會香港東區(健康村)分會開幕禮上的致詞全文

**********************************

下稿代司法機構發:

  本年為香港家庭福利會立會五十週年紀念,這是一個值得驕傲的記錄,也是值得慶賀的,它標記著香港家庭福利會在過去半個世紀為香港社會提供服務,而本人認為,在這個欣欣向榮週年紀念的日子,香港家庭福利會開展這個分會,進一步擴展服務的範疇,是最適合不過的。

  過去五十年,香港經歷了極大的轉變。一九四九年,這個地方正從戰爭造成種種的破壞中,慢慢恢復過來。當時,居住在這裡的主要是難民,對大多數人而言,每日的生活都是一場艱辛的奮鬥。然而,在過去數十年間,香港的繁榮進步,是令人驚嘆!這裡的人變得富裕,而不斷湧入的移民,也被這個地方吸納,他們為香港的不斷繁榮進步,作出了貢獻。這裡設立了很多醫院和學校,高聳的建築物矗立。今日,香港已成為世界上一個令人羡慕的大都會。

  當我外遊的時候,常常有人向我提及他們多麼欣賞香港人的工作操守。當更多外地人士在香港設廠時,他們也常常向我提到,香港每個製衣工人每日的生產力令人驚訝其生產量為許多國家的雙倍。時至今日,他們仍然提及香港人的野心及衝勁,以及他們的刻苦耐勞、適應轉變的能力。

  五十年前,當這個地方仍遺留著日軍轟炸所造成的損毀,而市民需從公用水喉取水的日子,我們很容易理解當時的艱難。今日,當外來的人士沿著閃爍的海港駕駛,看見許多的公司及五十層高的大廈,他們會說:這種種的生機和富庶,不正顯示出這是一個快樂及繁榮的社會嗎?

  當然,作為一個外人,他不會理解冗長的工作時間,對家庭生活造成的壓力;他也不能體會,由於父母要出外工作,子女每日有高達十二小時沒有人照顧及教導;他亦不會明白這些孩子在學校裡面對的激烈競爭,就是最資優的兒童,這些競爭也足以令他們身心疲憊的。

  美國有一句說話,就是沒有免費的午餐。換句話說,無論看上去多美好的事物,都一定要付代價,沒有一樣是免費的。同樣地,建立這個偉大的城市,香港人也需付上代價。二十年前,香港法庭每年處理的離婚案件少於一千宗,而家事法庭主要是一個「星期六早上」的法庭。時至今日,有關離婚的個案每年達一萬五千宗之多,而我們需要六位全職法官處理這類案件。這些數字正說明一切,也告訴我們,繁榮背後所付出的代價。

  我不知道香港家庭福利會的使命是在何時草擬而成,但我認為這個使命任何時候都適用。香港家庭福利會的使命是:

「我們基於以家為本的信念,致力提供高質素的專業社會服務,為香港的家庭及大眾謀福祉,培育一個互相關顧的社會。」

  在香港社會不斷累積財富的同時,也致力邁向建立一個互相關顧、情緒平衡的社會,惟距離目標尚遠。在過去五十年,這份奮鬥沒有間斷。毫無疑問地,我認為香港家庭福利會今日所面對的挑戰一如以往,同樣地,我也認為這些挑戰會更趨複雜。

  今天,香港東區(健康村)分會的正式開幕,不單標記著香港家庭福利會五十年來的驕人服務,也認定這份奮鬥仍需繼續下去,以及家庭的單位 * 無論在亞洲或是西方國際而言,都是文化傳統的重心 * 正面對著日漸沉重的壓力。

  一直以來,我是一位家事法官,而我仍然會繼續擔任這個工作。我曾親身見到離婚不單為雙方,也為他們的家庭帶來重大的壓力。現時家事法的訴訟制度太狹隘,也太著重誰勝誰敗的爭辯,而未能提供一種服務,真正切合離異夫婦的需要。因此,以另類方法解決糾紛,在司法制度方面,漸漸變得重要。相信各位都知道,我們將會開展一個為期三年的試驗計劃,以推廣調解服務,作為一個較少傷害又具建設性的方法,去解決離異的糾紛。

  面對經濟的困境,香港政府能提供足夠的資源去支持這個試驗計劃的推行,實在值得嘉許。然而,就是開展這樣的一個新的觀念,及以一個新的方法去處理家事法律的問題,所走過的路也不容易。

  五年前,本人第一次與香港家庭福利會接觸,我承認當時對調解服務一無所知,但香港家庭福利會已積極地推動將調解服務引入家事法中,作為整合部份之一。我仍然常常記得 貴會的總幹事馬偉東先生靜靜有禮卻又不斷堅持地表達這些意見,這些意見的提供是非常有價值,也是值得聽取的。

  要提供調解服務,首要的當然是調解員。在這方面來說,香港家庭福利會將會於調解服務的試驗計劃中,扮演一個重要的角色。

  香港家庭福利會於一九九七年推出離婚調解服務,旨在協助面臨離婚或分居的夫婦,以理智的方法,並希望能和諧地處理離異後的安排,以達成雙方接納的協議,並且在將來的日子,繼續合作教養子女。

  據我所得到的資料,香港家庭福利會有六位工作人員曾接受調解訓練。但是,由於資源所限,現時祇設立了一個調解員的職位。縱然如此,我肯定當服務的需求不斷提高時,這些既有的人力資源定能造福社會。

  對香港來說,調解是一個新的服務,但在許多國家,如美國、加拿大、澳洲、紐西蘭等地,它們的司法界對調解服務相當認識。正如我剛才提到,縱然我是一個家事法官,在數年以前我對調解也是一無所知!故此,讓市民大眾認識調解的好處,是非常重要的。在這方面,香港家庭福利會以往扮演著,也繼續扮演一個領導的角色,向專業人士及廣大市民推廣調解服務,及教育他們調解的優點。

  我提及調解服務的種種,正因為我非常重視這個服務。然而,提到香港家庭福利會時,祇是提及調解這一項服務,就好像在談及一輛最優秀的汽車時,祇是單單提及它的風油糷@樣。這輛車的優秀,往往遠超過它的風油龤A這輛車的整體,才是一個複雜和整合機械的表彰,就正如香港家庭福利會的工作一樣。

  香港家庭福利會的工作,分別有十五類之多,範圍包括了對有困難的夫婦提供輔導、以及緊急寄養服務、家務助理和家庭生活教育等,也為學生提供指引,幫助他們刻服求學及身心成長中面對的困難。這個分會的開幕是令人羡慕的,但要一提的,就是這個分會祇是香港家庭福利會分佈在香港的二十五個服務單位其中之一,而當中有十個分會(包括這個分會),提供多元化的服務,以切合家庭及個人的需要。

  我提及五十年前的情況,以及五十年間香港家庭福利會與香港的一起成長。有人提到香港是一個奇蹟,但是,這個奇蹟建基於什麼東西之上?好像中東的許多國家,建基於在石油之上?還是金礦或鐵礦?這一切都不是。倘若這是一個奇蹟,它的基礎就祇有一個,那就是共同建立香港的市民。那麼,什麼東西把這些市民維繫起來,首要的就是家庭,繼而是對社會的投入。因此,好像香港家庭福利會這一類機構,不單為尋求協助的人士作出重要的貢獻,也在更廣大的範圍內,確保這個社會繼續團結,市民能夠彼此體恤。

  今日能夠主持這個開幕禮,令我感到特別的恩惠。誠然,我們在這裡並非要向一磚一瓦的建築物致敬,而是要向為香港作出了重要貢獻的香港家庭福利會各委員及同工表示敬意。許多時候,他們都是默默地耕耘,而他們在過去五十年來的工作,正促使香港成為一個更理想的家園。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星期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