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公報

 

 

迪士尼主題公園記者會答問全文

**************

  以下為今日(星期三)有關迪士尼主題公園的記者會上的答問全文(中文部分):

記者:有關第二期的批地,有議員覺得用現時的價值二十八億再按通脹去計算,便似乎對迪士尼太優惠,他們認為應該按二十年後的市價去批,那你的回應是怎樣呢?

財政司司長曾蔭權:我相信這些是其他數字,如果是地政總署署長布培先生回答這些問題更為妥善,我不想有不同的答案。凡是這些條款,都已於談判桌上解決,當然要兩方面覺得是公平,而覺得是令投資者對此有信心及怎樣能在工程上有合理的回報,我相信這些具體的數字最好是香港自己的專家直接答覆你,好嗎?

記者:想問曾先生有關現時香港的財政是比較緊絀的時候,如果是巨大投資,會對香港財政的承擔有些甚麼影響?

財政司司長:有一件事我們明白到,今次迪士尼樂園我們所做的方法就是投資,我們並非是開戰,換句說話,它是有回報的,有一個很大的經濟效益,有很大的財務和經濟的回報。故此在我看來,對於我們每一年的開支中,不會形成一個很具體的壓力,亦不會因為這情況,我們投資了這項目後,便會影響到我們現時的其他開支計劃。

記者:曾先生,是否可以具體談談關於迪士尼的投資,包括貸款、股本投資及基建的開支會是從那堥荂H是否會發行政府的債券?又或者直接是在Budget方面出?怎樣應付這一筆開支呢?以及另一個問題,就是看其他迪士尼樂園,譬如說東京或巴黎,都沒有政府是參與這麼久,為甚麼政府會選擇這麼長時間,到project開始的時候,仍然要拿茠捇v不讓香港的財團參與呢?

財政司司長:第一樣事情,我們暫時沒有這樣的計劃,我心堥S有這樣的計劃是需要出債券來承擔今次的項目。我們用的方法,換句說話,我們要去立法會的財務委員會,得到他們的准許來動用我們的資本投資基金的方法來投資這樣事情,我相信這樣的做法是比較妥善一些。關於政府參與這個計劃的時候,剛才我所說過,已經有提過,就是今次工程的用地量是相當大。另外,這工程的內部回報率,在市場考慮來說,不是一個很大的吸引力。但是問題就是這些工程對於廣義的經濟回報是十分大的,在這樣的情況下,即使好像是在東京,以及巴黎也一樣,公營機構也有參與,看看是直接參與或是間接參與。在香港政府來說,以香港的地域來說,因為我們地少,加上就是我們香港在投資方面,特別是在這樣項目中,市場所要求的回報是會相當大的。在這樣的情況下,很容易便不成事,變了我們要考慮到,考慮甚麼呢?就是如果認為這個是基建項目的時候,如果得到有如此大的經濟效益,政府在其中的角色應該在那堜O?我想我們這樣的做法,我覺得是適當的。當然,你看到條款中,若干年之後,當建成了這個工程之後,亦有條款讓政府所得到的股本可以賣出去的,給回香港人擁有這個工程。

記者:曾先生,是否可以解釋剛才你說這是一個基建的項目,但是政府昨天的理論是說那些基建的開支,政府無論如何也會用的。如果是這樣的話,其實在其他的注資和借貸方面,是否變了政府是反正都會用那些土地開支,你們變了不是這麼積極去爭取,所以亦是政府需要支付的金錢是比對方多了呢?

財政司司長:剛才我解釋清楚,我們的投資考慮和迪士尼的考慮是有不同的角度,它們的回報只是在場內的回報,我們的回報是整個經濟效益的回報。關於你說我們是否也做那些基建項目呢?當然,在基建方面,如果不做這個工程,做其他工程,我們也要做這些基建的,但是現在我們所說,一定要很老實給香港人知道,我們為了這個工程現時的總開支,不理其他工程之後的投資是多少,我們說了出來,就是二百多億,清楚說出來。即使是在二百多億之中,用這個數字來計算我們的回報率,即是剛才我所說的,仍是看到頗可觀的。所以從這樣的角度來看,我相信這是一個頗適當的投資。

記者:我是中央電視台的記者,大家都知道,內地的遊客是香港旅遊業的主要客源之一,那麼迪士尼樂園建成以後,吸引的主要客源之一也是內地的遊客。那麼目前特區政府在吸引內地遊客、方便內地遊客來香港旅遊方面,有沒有甚麼新的舉措,有沒有新的規定?還有據你所知,目前迪士尼樂園跟除了香港以外的亞洲區內的其他城市,有沒有商談興建另外一座樂園?謝謝。

財政司司長:從中國來的遊客,有一個設施以後一定有增加的,另一方面,我們還有六年的時間去研究這事情,我相信香港政府和內地有關的機構,一定促成一個新的、方便遊客來香港的方法,我相信這個是可以辦到的。另外,迪士尼可以和其他地區談判這事情,我們沒有這條款避免他們做這事情,但這沒有問題。但是在香港他們有投資的,他們將來投資其他地區,一定要考慮在本港、在香港投資的回報方面,我相信我對這事情沒有太擔心。

記者:你一直所說回報率,是基於一些presumptions,其實港府有沒有預計過,最worse case scenario的回報率會是幾多,及那些presumptions會是怎樣?

財政司司長:你所說的是很具體的問題。我所知道的是,盧先生向我說過很多遍,我們現在所用的數字比較,和鄧廣堯先生所做的,就是根據我們所說的base case scenario,即最壞的情況、最保守的情況所計算出來的。如果你說情況再壞一些,我想鄧先生向你解釋,情況再壞一些時,那回報率都是相當可觀的。現在我們所能見到的,那除淨經濟效益來說,首四十年我們的得益是超過一千四百億的。另外本身的經濟回報,每年是大約百分之二十五。這種情況來說,即使是情況再差一些,都是很可觀的投資。我想繼續說清楚,我們所有根據數字,就是一個基本的方案,base case scenario,是用一個保守的方法來做的,是經過迪士尼專家自己做的,他給我們的數據,如吸引多少遊客,有多少人入場。根據我們政府內的專家再引證,認為這些是合理的數字。

記者:我有兩個問題想問的,第一就是剛才說到比較差的情況,如果真是這樣不幸,基於一些外來因素或者其他情況,是出現虧蝕的話,政府是否會踏入一個無底深潭呢?如果虧蝕的話,虧蝕的部分由誰承擔呢?第二個問題就是現在政府其實....

財政司司長:先答第一個問題,好嗎?第一點是當然這些公司不是說一定可以賺錢,但是我剛才所說,我們所做的是一個十分保守的估計。另外,我們知道今次的投資方式,迪士尼在這個計劃的投資方式與在東京的投資方式是不同的,在那個地方是沒有一個任何的投資,今次起碼在香港它是有投資的,而它的投資數量是約等於百分之四十。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如果有虧損的話,當然是股東要互相隨茪顐狳茤蚞寣A但是我相信迪士尼公司在做這一種主題公園方面是相當有經驗的,不單止在美國,在外國也做過,我相信亦很希望這是賺錢的方案。

記者:我接虓Q問的就是現在政府有一個趨勢,無論香港抑或是外國,都是把一些公營事業走向私有化或者公司化,現在特區政府亦正在做很多這樣事情。我們見到要入市,基於一些外圍的因素,但是今次則很不同,不是一些突然的事情發生,是政府經過一年的詳細談判而決定合資做一間公司,這一個決定是否跟私有化的大趨勢是違背的呢?如果將來再有財團希望建設一些很大型的項目,亦是對香港經濟非常有利的時候,政府是否亦會合資組聯營公司呢?

財政司司長:我們對大型項目的投資和策略,一直以來也是一樣,或者我用剛才我所說的例子,就是我們的會展中心,會展中心本身的開頭回報是很弱的,但是對經濟效益很重,我們亦認為那個項目是我們貿易基建的一個項目,所以我們要參與,不是現在參與,這是很多年前已經有會展中心,我們的策略是這樣的。現在也是一樣,這個計劃,這個主題公園本身的工程的回報率,以商業效益來說,就不是很高的,但是在廣義的經濟效益來說,是相當相當可觀的。情況又一樣,這亦是旅遊的基建項目,這樣的情況如果沒有政府參與,根本是不成事的。換句說話,我們一定要有些取捨應該怎樣做。根本這個計劃也不是香港自己去挖出來的,整個計劃就是迪士尼樂園去我們香港敲門,希望我們參與這個項目,我們經過考慮後,亦是看得到普羅大眾對這事情有很濃厚的興趣,亦覺得對香港經濟的回報是這麼大,我們才會做這事情。將來任何的項目也是一樣,都要看茩輕銂獐s義利益來茪漶C還有一樣事情,就是我們基本的經濟理念,我們的經濟理念就是愈少干預市場,最大支持商界,今次我們做這個項目亦是跟循這樣的政策來辦事的。

記者:我想說回迪士尼,如果真是超支時,其實有沒有參照之前例如東京或者巴黎?如果over spending時,其實政府有沒有考慮到最worst的come up超支的比例會是幾多呢?第二,我們keep茤M很多商界人士接觸,他們公開地說當然想和政府合作做生意,私底下則說政府其實愈來愈多干預。事實上,我們看到過去十二個月來,有政府入市,年初有數碼港,與人合作,以平價批地給他們營商。現在不單止合作,連錢亦借給他們,又替他們作宣傳。其實我們一方面聽到政府說我們仍然維持信奉不干預,但愈來愈少人信,這種社會的分化,其實政府有沒有真正挽回這個呢?

財政司司長:多謝這位先生教訓我這一點。我現時在倫敦,去年我自己亦去過很多地方,都是向他們解釋我們香港基本的經濟政策。我們所做的,這位先生,你所說的那幾個項目,剛才那女士所說的,來來去去都是那幾件事,如果想清楚那幾件事,那背後的原因是很明白的,我亦不用冗贅再說。我們的策略是一樣,你剛才說我們自己干擾市場,有時如去年入市,這是迫不得已的做法,但不可以將我們去年入市的情況加上這個,譬如你說我們做基建項目,如你所說會展中心和現在我們做迪士尼樂園一概而論,我相信這樣是不大公允的。

政府經濟顧問鄧廣堯:剛才那數條問題都是以廣東話問的,第一就是關於對本地生產總值的貢獻,或者有這個計劃時便會增加多少。其實今早我已經向你們部分的同事說過這個數字,如果是以按年GDP的比例來說,這個計劃應該每年可以增加香港的GDP零點四的百分點,百分之零點四。我們怎看這個數字呢,這個數字是否太少呢?絕對不是少的,因大家可以留意,其實我們在昨日發表的某些新聞稿中,各位已經看到香港整個旅遊業的直接和間接收益,整體來說,在本地生產總值的貢獻是四個百分點,百分之四。這個數字已不算太小,因為如果各位看看其他的行業,譬如製造業,目前來說只佔全港的本地生產總值百分之六至百分之七左右而已;建築業是很大的行業,亦只佔百分之五至百分之六;旅遊業當然亦是香港的另一個大支柱,整個旅遊業佔百分之四。故此大家可以看到,這個單一的計劃已經等如擴大了我們的旅遊業十分之一那麼多,這個比例我想是比較恰當的。

  第二個曾被提出過的問題就是,我們現在是根據一個所謂base case,就是基準的方案,來評估一切的效益,這是一個主要的指標。我們一系列的數字,譬如剛才財政司司長便已重覆提到,四十年,我們的淨經濟收益是一千四百八十億港元,而經濟的回報率是百分之二十五,而效益和經濟成本的比例則達到八倍之多。這是以這個基準方案的預測作為根據的。那麼我們有沒有一些所謂比較逆境時的方案呢?其實我們做經濟評估時,除了基準方案的評估外,我們亦照以往的慣例,做了一系列很多不同的方案,而有些方案,尤其是遇到可能是逆境的時候,那怎麼辦呢?其實我們亦已公布那結果出來,就是在今早我們向立法會提交的簡報文件中的其中一段,是有提及到一個差不多是最差的逆境方案,我們稱之為F方案,因我們稱基準方案為A方案,其中便有六個之多,除了這六個之外,其實我們尚做了其他方案。而這個F方案的經濟效益的指標,我們計算的數字是多少呢?如果是以這個淨經濟效益來說,就仍然是達到八百億之多,這個便與我們的主流方案,即基準方案的一千四百八十億,當然是較少了,因為那是逆境之下的情況,但不是說真是小得很微小,八百億絕對不是一個小數字。如果以這個經濟回報率的數字來說是怎樣呢,那數字是達到大約百分之十七,而百分之十七是一個很逆境的假設之下仍能達到,這是相當可觀的。

  第三個指標就是,經濟效益和成本的比例,基準方案是八倍,我們這個極之逆境的方案都可以達到差不多五倍。這個便顯示出,即使我們作出非常之保守,或者非常之逆境的假設,這個計劃對整體經濟效益仍然是非常非常之可觀的,這正正是符合了財政司司長為甚麼如此強調所謂整體的經濟效益。或者說除了那主題公園以內所能提供的效益,亦有些一般經濟學者提及的界外經濟效益,亦即是說,在場地之外其他與旅遊有關的行業,甚至整體經濟所提出的支援活動等一系列的效益,其實比場內的效益更為可觀。

記者:有些資料想各位澄清,第一樣就是economic 

benefit 25 per cent,是否就是根據入場人數,再加其他社會的利益,堶惜S包括些甚麼?是否可以粗略形容一下堶惇O包括些其麼?第二樣事情,就是這個25 per cent是否純粹是計算project itself,還是再加上基建,有25 per cent?如果有些基建項目which is,可能social benefit是低一些,是否會拖低了整個回報率?這是第一樣。第二樣就是回本期,回本期之前有些資料說過十三、十五年,是否可以confirm一下究竟是多久?以及根據甚麼資料,它的回本是根據project本身,還是根據其他的

social benefit是十幾年回本?這兩樣事情。

政府經濟顧問:或者我先回答前段的問題,第二段所謂回本的事情,我想你是指財政,對嗎?財政的評估。當然,經濟評估也有一個所謂回本期的,昨天我們也向你們部分同事介紹過,如果有需要,我也想說說。但是開首的部分,不好意思,我可能要長氣少許。主要的問題其實就是說究竟我們所計算在內的經濟的效益是包括那幾方面,以及怎樣計算的呢?相對來說,那個經濟成本包括那幾方面及怎樣計算,從而得到所謂內部的回報率,就是百分之二十五,就是那個基準方案。

  在經濟效益方面,主要來說,我們所有的概念都是跟本地生產總值,或者是value added,即是說經濟增加的價值,所有都是從這樣的概念來評估的。評估的方式就是分開個別的經濟環節。第一個環節當然就是主題公園之內,換句話說,計劃本身所能夠提供的value added,或者是經濟收入,主要分兩方面,一方面當然就是這項業務的利潤,第二就是所有的僱員所能夠收到的就業利益,就業的收入,主要是這兩方面。其實這兩方面,無論你說那個環節也好,兩個相加都等如這個環節或這個行業對香港本地生產總值的貢獻。第一方面,就是計劃本身;第二方面是剛才我提及過的,就是界外,即是在主題公園之外,但是在香港的其他旅遊業之內,包括酒店、購物、飲食,總之是有遊客牽涉在內的,這些行業都是會得益的,那堣S是有一系列差不多概念相同的計算,這是第二個環節。第三個環節就是所謂後勤支援服務,這些服務是向主題公園企業提供的,同時也向其他有關旅遊的界外行業提供的,所有行業都需要有後勤服務支援的,而這些後勤服務一樣是對經濟有貢獻的,又是有它的value added,又是有它的就業收入和利潤。這三方面相加就是等如我們所謂的整體經濟效益,每一年也有,而且是隨茪J場人數增加,它便按年遞增的。

  我們的界線是劃至四十年,其實整個收入的指標是可以超過四十年,或者甚至更遠的,但是我們為方便來說,便畫一條線四十年,做一個一般的評估。而經濟成本是包括甚麼呢?主要是基建項目,以及地盤的平整,這是第一類。第二方面,就是主題公園所需要的一切設施,我們所謂的super structure及facilities,就這兩方面,它除了有一塊地之外,它還要興建,那方面亦是經濟成本的一部分。這樣你有兩方面可以比較,首先是經濟效益,照我剛才說的方法,用來折回今天的總價值。這個經濟成本又是用同樣的方法折回,這樣可以比較到經濟收益和經濟成本的比例,這個比例我們亦在總指標那處提供了。就在基準方案方面,這個比例是八比一的,換句話說,經濟收益是八倍,我們需要投入的經濟成本,是這樣計算出來。

記者:請問那一百多億基建是包括在其中,對嗎?

政府經濟顧問:基建是在經濟成本的一部分,那堣w經歸納在內的。

Commissioner for Tourism: Sorry, can I answer a bit more of the question from the gentleman here because we thought of the way of describing the principle of what we've done. We've assumed, or we've calculated, noted the base case and assumed a certain rate of return. And leaving that rate of return aside, it doesn't support payment of cash upfront for the land premium. But if we are wrong, and if there is upside, and if the point is reached where if the four billion dollars had been included as ordinary shares from the beginning, and the rate of return to the ordinary shareholders would still be the same, or at least not lower, then that is the rate of upside that we have factored in to achieve the maximum rate of return over the 20 years following the initial five years. ... If it turns out that they could have paid four billion dollars in ordinary shares from the beginning, without the ordinary shareholders being any worse off, then that is exactly the position we would have reached.

政府經濟顧問:回本期,那位先生的第二個問題,可能我也要答一答。或者首先我回答經濟評估方面的回本期,然後是財政方面,或者Mr Glass可能也有些討論可以說一說。就經濟方面來說,剛才各位都可以看到經濟效益是遠超經濟成本的。換句話說,如果是以按年的角度來看,經過一段比較短的時期,其實已經能夠達到經濟效益等如經濟成本。換句話說,過了那個年期之後,所有的收益都是淨經濟收益,這個年期是甚麼時候呢?根據我們基準方案的評估的預測系列,在五年之後,開放五年之後,經濟效益便積累到已經是跟經濟成本可以充分地對沖的了。換句話說,第六年以後每一年的經濟效益是淨收益。

Deputy Secretary for the Treasury: For our forecasting of the various types of returns on investment in the project, we've assumed the project life of 25 years, five years for construction and 20 years of operation.

記者:剛才鄧先生提到,說政府其實計算了很多個方案,包括一些逆境的方案。我想問一問,其實九八年是香港旅遊界一個非常逆境的時候,你有沒有拿茪E八年的旅客數字去計算一下,如果旅遊事業跌至如去年一般,對於迪士尼樂園的收入的影響會是怎樣,對於經濟效益的影響會是怎樣?另外我想問一問,就是政府有否計算過一個所有支出、注資和土地premium的opportunity cost會是多少?即我們聽了很多關於經濟效益了,那其他那些不是直接現金的經濟成本,又是多少呢?

政府經濟顧問:我們是做了很多sensitivity test,其中一個重點就是入場人數。可以這麼說,就是我們由這個基準方案開始,其他那些方案全部的入場人數都比基準方案為低。並不表示我們對基準方案的入場人數沒有信心,並不表示是這樣,而是我們現在要審慎,即是說逆境時情況會是怎樣呢?我們是比較上需要知道的。因為如果順境時很簡單,如果入場數字是高於基準方案的經濟效益,那當然相對來說是好,不用評估亦知道。但逆境時是怎麼樣?對經濟效益的影響是怎樣呢?這個是我們想詳細做出來的,我們亦已做了。

  在我們所謂的F方案,我們將入場人數的增長率調低了很多。亦有一點想說的就是,即使是基準方案,入場人數的增長率都是比較我們對上五年或十年整體的旅遊,即外來遊客的增長率為低、為較溫和的。為甚麼我們要這樣做呢?就是比較穩妥和審慎,這是很重要的。另外有一些評估試圖將入場人數降得更低,看看影響是怎樣,即使降到很低,這個經濟效益,以我們列出的數個整體指標來說,仍是非常可以接受的。

  或者在這塈琤蝬陲K想說一下,你問這個問題又帶出,我們留意到有好幾位經濟學者的一些言論,有些說政府特意地「吹大」那盤帳目,刻意吹噓,從而為這個計劃造勢。這點我想有些回應,就是剛才盧維思先生都提及過,今日在這方面的反應,其實都有很多方面,除了有個別的經濟學者或分析員認為我們可能偏向樂觀,但亦同時有很多的論者認為我們在這方面的評估是過於保守,甚至說我們忘記了加某些東西進去,我想在這婸﹞@下。如果是看我們這個評估究竟是否審慎,有沒有誇大呢?我想各位留意下列四點,第一點就是,那經濟成本,我們在今次這個評估,已將所有地盤開拓、平整及基建所需要的建設開支計算在內。而整個地盤二百八十公頃那麼多,目前只需要一百二十公頃,即是說在我們的經濟成本投入方面,我們已預多了,有些學者認為應該減少,我們預多了,所以這個是沒有誇大的。

  第二方面就是在入場人數方面,有些學者指出說,尤其是內地旅客來源,內地的旅遊市場那麼龐大,尚有其他東南亞等,如果我們說入場有五百萬人次,到全面發展時有一千萬,不止這個數,開幕時的入場人數已不止五百萬了。一千萬入場人數根本不用十五年便可達到。那麼我們當然希望他是對的。這個意見可以反映出,在某方面,其實香港所面對旅遊業的市場是相當龐大,這是不應輕視的。

  第三方面就是,我們其實在今早向立法會所提出的文件,亦都很清楚地指出了,盧維思先生亦詳細地介紹了,是有很多的效益,無論在經濟或者社會方面,是不可以量化的,但不可以量化並不表示那些效益不重要,那些效益有很多方面是很重要的,包括培訓方面、服務行業,尤其是旅遊業的質素、科技水平等這些,這全都是非常有用的經濟收益。但我們在這個評估中因不可以量化,所以便沒有將其計算在內。

  第四方面就是地的用度方面,那可以留意到,除了第一期和經過擴充後的第二期,加起來就是一百八十公頃。我們尚有一百公頃的地就是這個整體的土地開拓計劃中剩餘下來的。當迪士尼樂園在第一期和第二期都充分發展時,可以想像到這剩餘的一百公頃的其他地段,那價值可以有多少。亦有學者已指出,通常在一些大型的旅遊項目,其周邊的地段,一經興建後,那土地的價格便會很快上升。有很多其他大型的設施亦然,譬如有一位學者向我們提及過,說在美國某間大學的地方以前是一塊荒地,沒有人要那塊地,但當興建了美國加州大學後,周圍的地全部升價了。這方面地的用度,在價值來說,尤其是我們餘留下來那一百公頃地的價值,是不可以忽視的,我們目前這個評估是沒有將其計算在內的。故此從這幾方面來看,我們絕對不承認,我們亦不相信我們這個數字是太過保守,亦絕對沒有吹噓的成分。

記者:那麼可不可以回答,究竟如果計去年旅客人數,都不會差過你們F方案計出來的效應,可不可以具體說一下F方案的....是多少?

Commissioner for Tourism: We have looked at very very bad downside scenarios and it's still okay.


迪士尼主題公園記者會答問全文(英文部分)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三日(星期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