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務司司長電台節目訪問答問全文

***************

  以下為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今日(星期四)上午接受香港商業廣播電台「大氣候、小氣候」節目訪問的答問全文:

主持人:有關新機場啟用的混亂....最矚目是昨日公布那一份,立法會方面所做的調查報告,他們點名批評了十一個官員,其中最受注目的就是政務司司長,亦是機場發展策劃委員會的主席陳方安生。這報告提到她對於新場啟用時候的混亂負有特別的責任,輿論就覺得她昨天出來的回應一直都有許多的推搪,亦不肯講出對市民道歉這個字眼。陳方安生今早看完所有報紙,知道所有的輿論,她亦趁這個機會接受了我們的同事陳淑薇的訪問,至於她怎樣講我們聽一聽。

政務司司長:看完輿論後,事實上我覺得頗難受,不過我想強調一點,就是我絕對沒有意思去推卸責任。我亦沒有意思去狡辯,只不過今次專責委員會的報告書對我本人作出的批評,這是我第一次看到的,我亦希望下星期在動議辯論時,我和我的同事有一個機會去全面回答。對於機策會,以及我作為機策會主席應承擔的責任,我日前已經說過我是非常樂意承擔。我亦承認今次機場啟用時出現的混亂,政府要負上一定的責任。在這一方面,我是毫無保留致歉的,因為我覺得雖然我們已經竭盡所能,盡心盡力去做,但是現在回首,確實在某些方面,(例如)在監督方面,我們很可能做得不夠全面,這也是我們汲取的其中之一個教訓。我亦承諾在機策會中,我們會跟進這一點,並會釐定一套全面的守則,作為日後進行龐大基建建設時可以借鏡。

問:昨天你曾經提及不是太明白委員會的報告說過要你負起一個獨特的責任,就是不太明白,譬如在今天來說,你多了時間,那麼你是否會覺得它認為你需要負起這個責任方面,你比較明白些?

政務司司長:昨天我為何這樣說呢?就是因為我聽到周梁淑怡在答問時,她解釋為甚麼她認為我是有一個特殊的責任,她說是因為機策會與其他的委員會不同,不是透過投票的方式去作決定,而是由主席領導去作決定。事實上,決定機場的啟用日期並不是我個人一意孤行或是一言堂去作決定。我們是透過整個機策會,聽取每一個成員的意見,亦廣泛諮詢其他有關的機構,特別是考慮到機管局及空運貨站公司向我們提供屢次的保證,我們才集體達到一個共識,就是決定啟用日期在七月六日。當然,我很樂意承擔我作為機策會主席,我會替整個機策會去承擔責任。在這方面,我也承認在整體監督方面,我們是做得不足的。

問:回顧過去,去年四月的時候,即是去年九八年初時,機管局方面亦曾經提過希望在四月便可以啟用這個機場,但是當時以你為首的機策會覺得在時間上還未適合,然後延遲至七月才作為啟用的日期。在四月時,你懂得看到現在並不適合,那麼在七月時,如果根據報告書所說,很多事情還未準備就緒處處可見。為甚麼在七月時,你不可以下一個決定,七月仍不可以啟用,待至真的每樣事情準備就緒,這樣便可以避免有混亂發生?

政務司司長:在一月時決定四月並不是一個適當的日期,我們確實是視乎當時的情況及所掌握的資料,我們認為(距離)準備就緒仍然需要有一段時間,雖然機管局也屢次保證,我們仍決定把啟用日期延遲至七月。在七月時,我們亦視乎當時的情況和所掌握的資料,特別是考慮所有專家向我們提供的意見;在七月六日之前,沒有一個專家,亦沒有機管局或空運貨站公司向我們提出有需要重新檢討機場的啟用日期。當時的情況,我們已經要求機管局要對資訊系統方面,是要有一個後備的系統,我們覺得雖然知道航班顯示系統可能會出現失靈,但亦有一個後備系統。其餘的是有關貨站公司,貨站公司向我們屢次保證在七月六日,他們一定能夠達至預期的水準,所以我們才覺得無需要再去重新考慮是否需要再延遲啟用的日期。

問:即是如果現在你再回顧,人人都會說早知那時不要啟用,遲些便會較好一些,你又是否同意呢?

政務司司長:如果你問我,我今時今日很難說實如果再延遲,是否可以全部避免所有出現的混亂情況呢?因為如果你看胡法官的報告,胡法官及申訴專員均指出機場啟用日出現的混亂,是因為很多事情發生,而未有及時採取應變的措施,才令致後果如此嚴重。

問:你個人方面,對整件事,你本人再檢討一次的時候,你會覺得你個人在機場混亂的事件中有沒有過失呢?

政務司司長:在過失方面,我認為並不是每個人可以咬定。我承認在這方面,如果我日後再做的話,當然我的觸覺會更敏銳,我對某方面亦會更加加緊去跟進。但是,整個機場核心工程的建設,我自問我也是盡力而為,當然我接受我全力以赴,並不代表所得到的結果是大家均滿意的。如果在這方面,大家認為我有失職的話,我也十分樂意承擔。

問:有評論認為特首是太仁慈了,昨天他也說他不覺得有個別官員個人要承擔責任。而立法會內亦有不同的議員認為其實失職的官員應該加以處分。如果有人問你,你是否會覺得你本人其實在此事上也有過失,那麼,你是否會說有過失,就會引咎,甚至乎會辭職呢?

政務司司長:若有過失,我相信應該是視乎過失的嚴重性。過失或是在某方面未曾做到百分之百好,這並不代表必然是失職,或是有嚴重的疏忽。我和所有同事經過多年密切的工作關係,我亦可以看到每一位同事在這方面的工作表現。如果你問我本人,我覺得被批評的同事,你可以說他在某方面可以做得更好,但我並不覺得他們是有嚴重的疏忽或過失,即是需要被革職的。

問:剛才你說覺得在整件事上,當我們回顧機場在今天的運作是一個理想的機場的時候,有關被點名的官員,你都不覺得他們需要被革職,只是希望他們都會改善。就你個人來說,有人說你要引咎辭職,你怎樣回答呢?

政務司司長:引咎辭職不是一種積極的做法,對我來說亦似乎是逃避責任。當然,如果那項過失是嚴重,有需要引咎辭職的話,我會立即這樣做。對於其他同事,我剛剛亦解釋過,某方面,我相信同事本人都可以承認未曾做得理想,對於這一方面,我們是會反省,日後會做得更好,但這並不等如他們是有疏忽或者有嚴重的過失,需要以革職來作處分。

問:你說你們會汲取這個教訓,以後如果有大型的建設工程時,就會希望做得更好,不要再有混亂的情況出現。事實上,譬如經過今次的事件後,各個有關被人點名的官員,你會否與他們一起坐下來檢討每一項報告書內所說的東西,然後真的作為一個參考借鏡呢?

政務司司長:我們會做這一點。我們亦會很詳盡地去考慮這三份報告書,特別是他們提及的意見,或汲取這個教訓,我已經承諾機策會是會釐定一套守則。至於汲取了甚麼經驗,我想這是多方面的,首先是在日後進行這些龐大的基建建設時,對於風險評估及應變措施是要比較做得全面一些,以及要跟進。如果是涉及多方面,多個機構的話,對於內部的溝通和職責,便要清楚地劃分;對於跟進的工夫亦要做得較為全面些。

問:其實你回顧過去,是否可以說在機場啟用前,在你剛才說過的這麼多方面都是做得不夠好?

政務司司長:現在回首,我相信有一方面是我們沒有做到的,就是很可能在機場未啟用前或是在數星期前,我們應該重新再去檢討究竟七月六日機場是否準備就緒,我們可能是過分倚賴各方面提供的保證,但是我們也並不是完全只是依靠保證,我們確實亦有跟進,特別是我們關注的問題,無論是航班顯示系統及空運貨站公司。在空運貨站公司方面,政府是很難去全部跟進,因為我們並不是簽署合約單位,而且亦不是清楚了解空運貨站公司的全部運作。空運貨站公司向來享有非常良好的聲譽,很可能因為它二十多年來的美好聲譽,使大家過分倚賴他們不會出現毛病。

問:譬如昨天看完報告後,我記得在你三十六年中,記得與你做過一次訪問時,亦有提及過當工作壓力很大的時候,都忍不住流過眼淚,那麼昨天你有沒有呢?

政務司司長:昨天沒有流過眼淚。

問:你個人來說,在你三十六年的公務員生涯中,機場事件可否說是在你多年工作以來是最難受的一件事情?

政務司司長:當然是難受,但三十六年的為官生涯我都經過很多風風雨雨,亦遇到很多波折,每一次我覺得都應該比較積極正面地去面對批評,我亦樂意接受批評,經一事長一智,日後如果再需要負責一個那麼龐大的基建建設,我相信我會做得更加好。

問:在過去的幾個月,這一、兩個月,都不停在說陳太五十九歲了,公務員政務司司長六十歲應該退休享福,其實你對自己的將來有甚麼看法?

政務司司長:是,一般公務員是六十歲退休,我從來不覺得自己應該享有特權。至於我何時退休,我已經說過在適當的時候我會作出一個公布。

問:那麼你覺得自己是不是一般公務員呢?

政務司司長:這個始終要由特首自己去看,我覺得我是一般的公務員,雖然我亦感到很榮幸,亦覺得是一件很自豪的事,我能夠在這麼多年以來都帶領茪蔑員,但是我從來都不覺得因為我是政務司司長而在某方面應該享有特權。

一九九九年一月二十八日(星期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