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長官電視論壇談話全文

*************

  以下為行政長官董建華昨晚(星期三)出席一個電視論壇節目的談話全文:

潘福炎:不如我先問樓價,董先生。去年你首先提出了八萬五這一個長遠的建屋目標,我想大家的物業價值是信心所繫,亦是香港的經濟支柱,現時天天都看見那些樓宇價值在縮水,地產商在割價。大家認為很大的關係,就是與政府八萬五的政策有關。今天看到你的施政報告所談到八萬五,但我覺得有些少好像語焉不詳,又好像欲言未止。你可否和我們說說,很清晰、很明確地,政府現在八萬五的政策是繼續堅持下去,還是放棄了呢?

行政長官:這樣說,好嗎?潘先生,第一點,我們目前最重要的任務要安定樓價,這一點是最重要的。事實上一年內的樓價暴跌後,影響了巿民的資產受到萎縮,影響了他們消費的意欲,打擊了大家的信心。另一方面,若果再這樣下跌,會影響到銀行體系的健全。所以我們最重要的任務就是穩定樓價。我也說過,香港政府是最大的土地供應者,雖然我們對目前天天在變化的樓價,影響不了它,但在長遠的樓價的趨勢,我們一定有一個影響的力量存在的,這個是第一點。第二點,關於八萬五的問題,我想很多人認為八萬五影響了樓價,其實如果你看看,真真正正的去看看,寫字樓的跌幅比私人樓宇還大;商舖的跌幅又很大;工業大廈的跌幅大到不得了。但在這幾方面沒有出現過八萬五的數字。事實上為何出現這麼大的問題呢?樓宇方面,因為供是多於求很多很多。第三點,銀根是很緊,利息是很高。第四點,大家失去了購買意欲,所以其實這樣的購買意欲,才會發生樓價的暴跌。我們現在最重要的是解釋給大家聽,我們不希望樓價再跌。

潘福炎:是否即是放棄?可否理解為政府放棄了八萬五這個‥‥‥?

行政長官:八萬五本身是一個長遠的目標;第二點,它是用來製造土地供應的一個目標。事實上在未來五年內,在居屋、公屋和房協,建造五萬個單位已經落實了。至於私人樓宇方面,你看看情形,一定會興建到三萬五千個單位的。

邱喜耀:董先生,你提及過最重要的就是穩定樓價,但在你的施政報告中,我們看不到有甚麼具體的措施可以穩定到樓價。巿民那會有信心知道樓價會穩定下來呢?你可否告訴我有甚麼具體的措施?

行政長官:邱先生,政府沒有辦法去釐定一個樓價的,政府也沒有辦法去控制樓價短期的波動。但經過土地的供應,政府可以影響到樓價的去勢。

邱喜耀:長遠?很長的時間?

行政長官:可以影響到樓價的去勢,我們會看得很緊的。現在我再多說一次,對我來說,對整個政府架構來說,說社會來說,最重要的就是穩定樓價。

黃淑明:董先生,你整天強調當務之急就是要穩定樓市,但施政報告內,並沒有提及究竟凍結賣地至明年三月後,會否繼續?其實我們都知道在未來兩年內,會有很多私人樓宇供應,其實這堿O否留了尾巴,或暗示賣地真會繼續延長凍結?甚至或者可能將賣地的數量減少?

行政長官:我想這樣說的,我們的大原則是希望樓價要穩定,當然土地供應對樓價是有影響的。為何在這時候沒有說出來?我想這是外圍的因素變化得很大,譬如近幾天的利率下降了許多,我們要觀看外圍的因素怎樣影響香港的金融市場,然後再作一個最後的決定。但先決的就是要穩定樓價。這個我們一定要做到。?

李錦洪:不如我問一問身邊的廖教授?你怎樣理解八萬五的猜謎遊戲,同時感覺現在的房屋政策是否切合香港實際的需求?

廖柏偉教授:我想八萬五已經是一個非常彈性的處理,多爭論都沒有大的益處,最重要就是要穩定樓價,剛才董先生在報告也說得很清楚,就是作為土地的最大供應者,對長遠的樓價會有一個影響的作用。但現在當前的問題就是短期樓價,因為市民最關心的是近幾個月來的樓價能否穩定下來。我看過了施政報告堙A提及減少夾屋,暫時取消夾屋的建屋計劃,與及考慮檢討居屋的生產,是否使用這個措施作為一個短期的調控樓價?

行政長官:事實上,李先生,我可否解釋一下,除了剛才廖教授談及的兩個措施外,我們有六千個自置居所的貸款,我們再增加六千個就變成一萬二千個的自置居所的貸款。提了出來後,經過房協正在推動中,多加的六千個在九月份已經派給大家作為第一次的自置居所的買樓貸款。另外,房委會又多了五千五百個貸款給予大家買樓,取了這筆款項後,不再申請居屋了,就購買私人樓宇了。其實政府正在做很多事情,但長遠來說,我想給予一個信息,就是除了現在政府做的事情,再加上我們比較彈性的處理居屋,買賣居屋的彈性處理,最重要的是對土地的供應方面,我們會審慎考慮,最重要的前題是穩定樓價。

李錦洪:這個穩定樓價從基層角度來說,何喜華有甚麼想詢問董先生?

何喜華:其實這個八萬五,我感覺董先生的意思,基本上你已經要放棄了,因為其中三萬五千個是私人發展商建的。但是在過去三年內,平均每一年只有二萬個落成,在這部分中,我感覺你難以控制得到,你不能介入的,我也體諒這一點。但是在你控制的範圍內,你可以處理的,在今次的施政報告中,你沒有加以處理,就是輪候冊上的那些,我們有十多萬住戶在水深火熱當中,現在的租金升得很厲害,租住一個七、八十呎的房間也要上三、四千元。但是我們看到你的報告內,是完全沒有提及任何政策怎樣去協助他們,加速他們的安置。可否仍然維持八萬五千的數目,你多了的夾屋土地,現在不興建了,可否轉為出租公屋。

行政長官:我去過深水鶿搮L這些不幸的人所住的夾板屋,我看過後心堳D常難過,因為我覺得我們社會不應該存在這樣的情況。但你要記著我們現在興建的單位有五萬多個,其中一半以上是作為公屋的。我們的目標,去年說過在二零零五年時要將輪候期從現在的六年半、七年變為三年,現在我們這個進度進展得很好,這個目標我們不會放棄,我必定會做到。

何喜華:為何不可以再加快些興建呢?

行政長官:因為五年內興建的,現在已經興建了,很多也建成了。因為興建樓宇並不是一年便可以有,要四、五年的時間才可以。

邱喜耀:董先生,再談賣地的問題,你說為了穩定樓價,賣地是一個很重要的措施,你在上一個的施政報告提過由今年起在四年內賣三百八十公頃的私人地、二百多公頃的公屋地,這個計劃其實是否擱置或取消了?

行政長官:這個計劃要看大市,我剛才解釋的,就是要穩定樓價為前提。當然地並不一定是用來興建樓宇,還有其他的,譬如興建學校或貨櫃碼頭等的土地也不斷需要供應,這些一直都會有。

黃淑明:董先生,我想問你決定取消夾心階層住屋計劃,居屋亦會檢討,其實你是否希望做到一個情況,便是如果是想買樓宇的話,就購買私人樓宇?是否一個托市的企圖呢?

行政長官:不是這樣看法,因為夾心階層的樓宇,在九四年我們行這條路時,私人樓宇的價格是很高的,但現在的確下跌了,跌了很多。下跌了之後,可以看到再去興建夾心階層樓宇,就沒有這個需要。但我們一樣會有貸款給大家,讓夾心階層的人去買樓。這樣做法,對樓巿穩定亦是起到作用的。

李錦洪:房屋問題確實是茲事體大,因為那些超級富豪關心他們的業績,他們那些「身家」,中產階級就看看資產是否會貶值。普羅大眾很關心有容身之所。不過在未開始我們第二部份的討論之前,我先看看經過我們第一部份的答問之後,民意的走勢有沒有改變呢?似乎是減少了,對前景信心就增加了,有百分之四十九,增強了有百之三十,而不變的是有百分之二十一。大家繼續用餘下的時間可以繼續打通這個電話9003 0950表達你的取向。何喜華想繼續問房屋問題。

何喜華:董先生,你去年說高樓價破壞了香港的經濟,今年你說樓價太低亦都嚴重破壞了香港的經濟,所以你要穩定在一個水平。你可否讓我們知道,那一個客觀些的準則,在那一個水平,你認為才是可以合理呢?

行政長官:在今天的情況下,香港經濟復蘇取決於四個很大的因素,第一就是外圍要穩定,第二就是我們的利息要回穩,第三就是房屋價格要穩定下來,第四就是自己對自己的信心,所以在現在困難的時候,穩定樓價是我們一個首要的任務。至於在那個價位方面比較合理,事實最後取決於市民的,對我們來說,對政府來說,最重要是我們要有能夠負擔得起及好的居住環境的樓宇。

何喜華:很多人都能負擔得起,問題就是買了樓宇後,卻變成負資產的樓價,繼續再下跌的時候,那才是一個問題。

行政長官:是,我非常同意這樣的看法。

潘福炎:董先生,我想再問多一個問題,特區政府是否希望樓價上升?現在你不停地說我們首要的任務是穩定樓價,一定要穩定在現在的水平,是否希望樓價上升,為何我會這樣問,因為很多人認為特區政府對樓價下跌,就要把它按下來,上升就把它按下來,就不希望它繼續上升。

行政長官:作為一個政府來說,我們真是沒法控制到每天樓價的升降,否則將會變成計劃經濟,我們能夠做到的就是希望影響大的方向,大的趨勢,因為我們是最大的地主。

潘福炎:在現時階段,你是否希望影響它上升?

行政長官:我希望第一點要做到的,在樓價下跌的時候,希望它穩定下來,當然長遠來說,物業是一個投資的好工具,如果是投資的好工具,當然能夠穩步譬如說依照通脹上漲,是一件好事,這個要等待市場決定的。

黃淑明:我想問一下,你還敢不敢呼籲人現在買樓?樓價在一年內下跌了五成。

行政長官:我想上一次我呼籲人家不要買樓,結果受到很多的批評。我想現在我可以說的,就是買樓取決於自己有否這個需要,有沒有這個能力,或者自己判斷,覺得投資的環境好,可以買樓,那就去買。

黃淑明:你認為現在的樓價,是否其實已經到了一個合理的水平?

行政長官:最近我和我的兒女閒談時,我也跟他們說現在可以買樓了。

邱喜耀:董先生,或者回應剛才那個電話,欠缺信心的多了百分之十幾。我覺得是否一個原因,就是說你不能帶給巿民或者觀眾一個很清晰的信息,有些甚麼措施可以做到一些事情出來?可能帶回剛才的問題一樣,但是你又如何回應這事呢?

行政長官:施政報告一方面總結了一年以來做過了甚麼事,一方面對香港長遠的發展定下了一個鴻圖。事實上,施政報告是否真的會為每一件大家巿民憂慮的事情,要去做的事,馬上要去做呢?不是這樣的,因為我們從二月份開始,特區政府一直不斷做很多事情的。我剛才也說過,二月份財政司司長減稅的財政預算;再加上六月份我們所減的差餉;再加上房委會、房協的凍結租金;再加上兩個鐵路公司凍結收費;加起來有二百億元的,這個不是要等到十月七號才說的,,一直在做,那為何會看不到這些事情在經濟方面有所幫助呢?事實上,一個理由就是外圍因素太不穩定;第二個理由,就是那些減稅的項目要到明年才會見效。差餉也是最近這兩個星期才退還的。

李錦洪:但是巿民的心態可能希望有些即時的效應,廖教授在這方面有甚麼看法想提問呢?

廖柏偉教授:我覺得就最主要樓價方面,實際上是政府供應土地,但是樓價就是樓宇的供求所決定。需求政府就控制不了,除了可能有一些首置可以增加少少的需求。供給,政府祇是控制其中一部份,就是公屋。所以嘗試穩定樓價,我相信非常困難的。雖然報告書內所說我們希望穩定樓價,但會否真的達到?我都有很大的疑問?

李錦洪:即是你可以供應一些麵粉,但正在生產的麵包可能有其他的‥‥‥。?

廖柏偉教授:尤其是土地供應後需要三年才建屋,如果我們面對的是當前樓價問題。

行政長官:是。

李錦洪:這個涉及賣地的問題,似乎在施政報告中,你仍然保留一個彈性處理?

行政長官:我想這樣說法,現在的樓價取決於自己的信心問題,我剛才說過了,第二點都要看近期利息的走勢,如果利息能夠回落一些,穩定一些,樓價的走勢又會好一點,所以我覺得我們應該要看一看整體的大局在最近一個月、兩個月及三個月的變化,事實上,從八月份開始到現在,全世界金融市場的變化是很大的,你可以看到美金的利息就回落了,美金的貨幣價值又下跌了,對沖基金本身也出事,這些事情對香港的金融市場起了很大的作用,所以你看到最近幾天的利息回落得非常快。

邱喜耀:問一個直接的問題,香港的利息在今個星期或今個月內會否回落?

行政長官:這個不是特區政府的事情,銀行公會他們會決定的,我想都要看一下外圍市場的情形,才能取決的。現在看外圍市場的形勢,對香港很有幫助。

邱喜耀:有這樣的條件容許可以?

行政長官:我想再多看幾個星期,但現在的方向是很好的。

黃淑明:想問問上個施政報告你說到希望有七成的家庭有自置居所,但為何在這一份施政報告內沒有了這個目標呢?

行政長官:並不是每一件事去年提了,今年又要再說。事實上,我們仍舊希望有七成人可以有自置居所,這個目標沒有改變。但是否上次說了,今次又要再說一次,每一次都要說。其實上次設立的目標非常多,並不是每樣事情都要說。

潘福炎:我看到你依然比較著重的,譬如是幫助人們購買樓宇,譬如自置、首置等,我看報紙也好,聽電台也好,身旁的朋友也問這個問題,或者我替他們問一個問題,有些人以前,可能是去年高峰期買了一個單位,他們的經濟條件也並不是太好;現在我們的首置依然會幫助一些月入七萬元的家庭,以六十萬低息貸款給他們,在現在這樣的樓價,這些人便問為何政府對我這麼不公平,我只不過是入市的時間錯了,為甚麼不幫我呢?我可能月入也沒有七萬元,現在的樓價這樣下跌,為甚麼政府不可以幫助我們?對於這班人,你會向他說甚麼呢?

李錦洪:這個買樓艇戶,大家都坐在艇上,怎樣可以拯救他們出來呢?

行政長官:我想在政府整個考慮當中,是很難能夠做到任何事情,又如你買股票買貴了,你怎辦呢?買樓貴了,你怎辦呢?非常同情,但是也很難做到事情。對政府來說,我們最重要的是盡快恢復經濟的增長,盡快能夠使活力回來。當大市轉好後,其他問題便會容易解決。

何喜華:董先生,我想問其實你在置業方面也充分利用自由市場,但為何對租住的那些人,即是五萬、七萬元收入的,你借數十萬元給他,但是在輪候冊上的那些多數十萬元的人,你便把他們踢走,不讓他們排隊。其實現在香港的樓宇數量是多於住戶的數量,你可否亦同樣充分地運用自由市場,給予他們一個租金津貼,讓他們可以即時解決住屋上的經濟困難呢?

行政長官:我想房委會在這方面正在做的事情是考慮得非常周到的。基本上是希望需要上樓的人士,必定要上樓而自己卻沒有能力的,會盡快讓他上樓。我想他們是基於這個原則做這些決定。

何喜華:但事實上現時在輪候冊上的,直至二零零七年時才縮短至三年。

行政長官:不是,是二零零五年。

何喜華:是二零零五年才縮短至平均三年。但是如果我們有資源,譬如像是在人力、財源和土地上都有充裕資源的時候,為何我們不加快步伐呢?

行政長官:我們正在五年內做很多事情,放了很多資源下去。我們一直會注意情況。

李錦洪:談到購買樓宇,除了利息、樓價外,其實最重要的是個人的能力,這個涉及整體的社會經濟氣候,稍後我們看看施政報告在這方面給我們有何信息。

廖柏偉教授:想問一問董先生有關經濟管理的一些策略,去年的施政報告就有鴻圖偉略,就有很多的大計,但很可惜,就是造物弄人,施政報告宣布了後,不足兩個星期就金融風暴,香港的經濟就像一條船一樣,現在進入了一個大風大浪,政府是一個舵手。現在我們還沒走出這個風暴,你怎樣看政府的角色,在這堙A政府是否應該堅定地掌舵,還是去尋求轉變呢?還是去紓解民困呢?船內有很多的香港巿民已經被它拋得又上又落,還是去嘗試解決問題呢?我們就知道政府並沒有平息風波的能力,政府應該採取甚麼的策略呢?請告訴巿民。

李錦洪:你一定不會跳船的,繼續掌舵?

行政長官:政府做多方面的工作,一方面我們紓解民困,剛才我說過,有二百億元的減稅和凍結租金各方面的措施,我們繼續為香港的將來投資,在五年之內投資二千三百五十億來作基建,這無論是鐵路方面的投資、公路的投資、教育方面、學校方面的投資,都是對我們的將來是很重要,我們會繼續做下去的。因為我們不可以因為目前暫時的困難,影響到我們長遠的看法。另一方面,我想我們理財的方式,恆之以久的理財方式,審慎理財的方式,我們不會改變的。這個,我覺得是很重要的。但是在這過程當中,我們看到我們投資這麼多的基建,我也問過我自己,我們有沒有這個能力投資這麼多的基建,然後可以研究,可以審慎理財呢?這個問題,我一直和我的同事在看,看了之後,我今天可以確定地這樣說,我們在這五年內,仍然可以用二千三百五十億來進行基建。所以廖教授,我的答覆會是一方面盡量紓解困難,一方面投資將來,這樣使到大環境安定了下來之後、利息可以回落了之後、樓價穩定了之後、信心開始回復之後,我們便馬上可以另外開始發展了,因此兩方面的工作都要做。所以施政報告中就談及到很多將來的發展鴻圖到底是如何的。

廖柏偉教授:剛才所說的大型工程設施,加上投資創新科技方面又用一筆錢,雖然你亦保證了是有足夠的資源去推行這些大計,但巿民總是有個擔心,就是說如果這幾年經濟增長緩慢,即使是過了這衰退之後,增長仍然緩慢,加上即使恢復賣地,地價又不會很高。會否擔心兩、三年後會因為不夠錢而要加稅?

行政長官:我可以好肯定的說,不會加稅,不需要加稅。

黃淑明:董先生,想再說香港的競爭能力的問題,你整天強調就是香港的競爭能力削弱,很可能是因為地價高和工資過高。我們現在都知道,其實很多大公司都在減工資。其實你覺得工資方面有沒有一個合理的水平呢?另外一樣,我們不要忘記,就是說當我們的地價在跌、工資在跌的時候,其實亞洲地區很多國家跌幅比我們更加大。那其實我們的經濟在那方面有出路呢?

行政長官:首先我想這樣說,我們是有一個很外向型的經濟體系,所以我們的競爭能力是很重要的,競爭力好,我們經濟就會上升,競爭力不好,我們經濟就會衰弱的。在這樣的大前題之下,我們現在房屋的價格已經作出了一個很大的調整,這一個調整是相當大的,使到我們現在其實從競爭力方面來說是已經可以的了。那在經營成本方面,除了這個租金之外,其他的譬如薪金方面、通訊的費用方面,有很多環節的。在薪金方面,其實政府是沒有辦法去干擾,說一定要有多少薪金、如何去做法,不是這樣的,這個是由巿場去決定的。但是整體來說,我剛才說了,美元這幾天回落了很多,港幣兌其他的貨幣都在回落,那就增加了自己的競爭力了。所以我剛才在說為何最近的情形是比較好了一點,其中一個因素就是美元下跌,我們競爭力是上升了一點的。

李錦洪:如果引述你今天下午所說,所宣布的內容,你說今年香港的經濟會縮減

百分之四,失業率是百分之五,而且繼續上升,企業盈利正在下降,經濟困難還會持續一段時期,明年情況也難以樂觀,對普羅市民期待你能夠有些新的刺激給予我們,但是似乎你--可能這是實際的情況,但是你怎樣可以幫助我們面對這樣的困境?近期已經非常消沈,希望有些刺激,但現在說明年還會更差,明天會更壞。?

行政長官:我們現在面對的調整是非常痛苦的,一方面因為外圍的因素衝擊我們,一方面因為我們以往的泡沫經濟需要調整,事實上你看一看美國,它在八零年末期經過的痛苦,在九零年初期經過的痛苦,很多年才有今天美好的日子,因為它在那時候經過痛苦的調整期,這個調整期是很多年的,所以我們自己剛剛開始了第一年的調整期,那麼我們是否需要經過這麼長的時間?我相信是不會的。因為我們的經濟調整是很快的,譬如剛才談及日本八年的樓價好像下跌了百分之七十,但我們在十個月內,調整了接近百分之五十至六十,所以我們調整的期間是很快的,我相信將來脫離調整期都會快些的,但是明年經濟會否復蘇,的確有點兒憂慮,但是我剛才說過,最重要的是外圍的因素,樓價穩定及利息的回落,我希望你們觀察這幾方面。

邱喜耀:你說後年的經濟會否復蘇?明年都不好?

行政長官:若果我有魔術,當然希望能夠復蘇,但是真的要看很多因素才能知道。

邱喜耀:另外有人嘗試提出一個批評,就是香港經濟或處理金融風暴為何這樣差勁,就是因為公務員的效率問題,甚至質疑他們資歷及資格,你會否同意或如何改善?

行政長官:這一次八月份我們做了一系列的事項,我覺得如果你仔細看一下,無論在歐洲或美國,在最近兩個星期中他們的說法,他們是非常認同我們做這件事情是十分對的,我們應該這樣做的。我覺得我們財經界的人員,所有做出來的事情都是經過深思熟慮,才會作出的,而不是今天是這樣做的,明天又是那樣做的,不是這樣的一回事,所以不要低估自己的同事。

潘福炎:董先生,我看你在施政報告中談及推動香港經濟增長的一些策略,算我可能較為短視一點,這些事情全部都是很長遠才會看得到成果的。即是我們將會變為一個世界一流的時裝設計中心,中藥的製造中心,看到這些事情是非常宏大,目標非常遠大,但是現在香港有一個急症,這些事情非要十年都難以看到成果,怎麼辦呢?

李錦洪:問題是大家想快些有收成,你現在撒下一些新的種籽。

行政長官:當前的問題,我們政府正在做茷雃h的事情去解決,我剛才已經說過了。但是一個社會或一個人,自己如果沒有一個遠境,希望自己將來走那條路,就這樣看著今天的問題,解決今天的問題,而不想我長遠的方向應該怎樣,你猜猜會變成怎樣的情形?所以作為一個社會,我們一定要有一個鴻圖,需要看得非常清楚我們的方向是怎樣的,另一方面,盡一齊力量去解決今日的問題,兩件事情都要做的。

李錦洪:廖教授,對於長期的經濟及短期大家的期望,對於中期的措施,你有何看法?

廖柏偉教授:我想短期--正如所說就是金融風暴,政府沒有平息風波的能力,所以最多都是堅定未掌舵,希望可以經過這個風浪,不會覆船,不會翻船。但是中期也相當重要,因為我有一個擔心,便是市民會擔心今次風暴之後,我們走出來後三數年的日子怎樣過,我們能否維持以前的增長,我們有相當充分的就業。如果我們從風暴走出來後,增長較以前緩慢,我們的就業情況不會返回以前的水平,而仍然會有相當高的失業率。現在所提的建議,譬如創新科技能否達到這個目的,我們是非常關心,能否可以找到一條出路,離開了金融風暴後,仍然維持以前這樣高的增長。

何喜華:董先生,恕我不客氣,我感到你的經濟政策一片模糊,你樣樣事情都嘗試,以及那樣高增值、高科技,一般市民會問這些東西與我們有何關係呢?譬如好像美國的矽谷的情況,它發展高科技,但只有少數專業人員得益。普羅市民有幾大得益呢?

李錦洪:早前何喜華問了一個問題,大致上說到現在的創新科技有點兒高不可攀,問題是過去我們倚賴金融、地產、服務行業,到將來的高科技,這個轉型可能需要三數年時間,大家關心的是我們怎樣過這三數年呢?

行政長官:美國和日本的調整期都比較長,我相信香港調整期會短一些。剛才何先生提及高增值、高科技對普羅大眾有何幫助,事實上近年來美國的經濟增長,百分之八十是因為高增值、高科技所帶出來的,所以如果你做得好,它可以帶來很多財富,為整體市民帶來財富。

何喜華:其實我們的工人中,有超過一百二十萬的工人的學歷只不過有小學和初中程度,究竟這些高科技能夠為他們帶來多少就業的機會?

行政長官:這是一個社會上的長遠問題,剛才在這婼籵鴠H後三、五年將會怎樣呢?譬如高科技,我們走的路線,其實我們數年前應該走這些路線,因為我們現在的經濟基礎太狹窄,但如果你現在不開始去做,將來就更加遙遙無期,所以一定要開始投資在這方面。

何喜華:但是這批面對結構性失業的工人,他們要捱數年,但可能捱數個月也捱不了,怎樣可以在餘下數年捱下去呢?

行政長官:對這些失業的人士,我心堣]很難過,也希望他們能夠早些找到工作。當然,最終要經濟開始復蘇,他們才會有機會。第二點,我希望失業的人士不要放棄,自己多去一些地方,譬如僱員再培訓局。前數天我接見了一位郭劍輝先生,今年三十五歲,失業了一年,他到僱員再培訓局接受訓練三個月,現在當了物業管理助理。我跟他傾談一下,譬如他住在那堙A現在他覺得工作如何,我得到的結論是很好的,他找到工作。第二點,他說是對的,一個人必定要自己去充實自己,多學習。學習了以後,當機會來到便立刻抓緊它去做,你在機會當中找到更好的機會,所以我希望現在所有失業的人士不要放棄去學習,充實自己。在這方面,政府必定盡量多做一些。

何喜華:但在這段時間中,再培訓的計劃或者綜援的計劃,你們是否願意繼續支持他們渡過這個難關呢?

行政長官:我想在再培訓計劃當中,我在施政報告也說過,又會注資五億元再多做些工夫。

邱喜耀:董先生,再說說個別的例子,可能有一些比較好運,可能有一些沒有這麼好運。譬如我們今天的新聞就看到一個失了業的工程師,買了夾屋,因為上不了會,塌訂三十多萬,他又中風,他有一個太太,一樣沒有工作,另有一個兒子和一個女兒在讀書,他可以怎麼做呢?

行政長官:這個是很不幸,是有這樣的情形發生,但是我想總的來說,自己真的不要放棄,對每一個人,自己要去努力才成的,要努力才成。

黃淑明:董先生,我想轉一個話題,就是回說公務員的隊伍,我們一直都很驕傲,就是公務員隊伍是世界上真的數一數二有效率的隊伍。但是禽流感事件、新機場啟用時的混亂情況,以致金融危機,都好像完全不是那回事。有些人就質疑,我們的公務員隊伍其實是沒有改過,其實這會否是領導有問題呢?

行政長官:今年突發性的事件是特別多,在危機操作方面是否可以做得更好呢?譬如禽流感也好、機場也好,我想我們應該可以做得更好的,我們會更加提高警覺,更加努力去做得更好的。不過,好像關於禽流感的事,我也想提提,你要看的,不是單單看一個過程,過程當中你可以看到的,就是「雞手鴨腳」地在捉拿雞隻,但是你要看最後的成果,最後的成果是甚麼呢?禽流感後來是消失了,以及沒有傳染到其他的地方,而事實上,世界健康組織公認我們是做一件很好、很對的事。所以我希望你們要看結果,不要太多的看那個過程。但可否做得更好?肯定,我們將來會一定努力的。

邱喜耀:董先生,再跟進公務員架構的問題,施政報告中沒有提及到會有些甚麼的調整,但是我們都知道一個最高級的公務員明年就會退休,即是應該到一個法定的年齡。其實會如何呢?我想這是香港人對前景、信心的看法,譬如說公務員架構會如何調整呢?這個人會如何取代呢?去向會如何呢?

黃淑明:或者你會否挽留陳太呢?

行政長官:我想這樣的。我和陳太合作得非常愉快,她對香港是很有承擔。但是關於她留任的問題,我並沒有和她傾談,因為我們目前需要處理的事情實在太多。到適當的時候,我們將會傾談這件事情。

邱喜耀:但是這件事情都會造成一個不穩定的因素,對香港的信心來說都是一種壓力,將來公務員的領導會是怎樣的?

行政長官:不應該有這樣的情形發生。

李錦洪:不要看領導了,我們看看最後今晚匯應通的民意調查結果,看看走勢是怎樣的?總結今次施政報告有否增強你對香港前景的信心,增強了的佔百分之三十一,減少了的佔百分之五十六,不變的佔百分之十三,而今晚共有三千七百多名市民透過電話投票。最後,我想問董先生一個問題,往年你就信心十足,豪情萬丈,發表了共創香港新紀元,今晚難免有點心情沉重,就要求我們群策群力,轉危為機,從近期的一些民意調查,甚至國際的輿論都覺得你的民望下跌了,對你的管治能力有多少質疑,你如何看自己在過去一年內作為特首而面對那麼多的壓力?你是否真有信心帶領我們,我不想你做摩西,但起碼是一個能夠真有足夠的能力,給予我們信心重建自己的威望,帶動香港走出谷底。

行政長官:我想我真不是摩西的,不過我在開始上任的時候,我定了三個大原則,做事要無私、無怨與及無愧,這是三個大原則。無私,做甚麼事情一切考慮都是公義的。無怨,人家怎樣批評,壓力怎樣大,工作怎樣沉重,我不會有怨氣,事實上,大家對政府的批評,對我的批評,我會作出詳細的分析,自己求進步。與及無愧,做甚麼事情都是為了市民大眾的前途,市民大眾的長遠利益去做,所以問心無愧。事實上,如果你看一下我們今年一年來,香港面對很大的變化,政治方面的變化,經濟方面的變化。在政治方面的變化,我們從一個殖民地變成中國的一部分,在一國兩制下我們發揮起來,我們得到中央高度的信任,可以在高度自治下去發揮,而且發揮得非常好。在經濟方面,我們面對了一個最大的挑戰,金融風暴帶來的挑戰,也面對了早期的泡沫經濟的一個大挑戰,在這方面,我覺得政府做了很多事情,在短期內我們做了很多事情,在長期來說,又規劃了一個鴻圖出來給大家看,去走哪條路。總的來說,譬如在突發性的事件,可否處理得更好?我想我們可以處理得更好,但是總的來說,我覺得我們有一個很好的方向去走,短期的問題,我們都非常努力想辦法解決。

李錦洪:今晚我們提出了很多問題,你都給了我們答案。你會否想問一些問題,希望市民給你答案,或有些說話想向市民說的,希望他們給你一個答案。

行政長官:我沒有特別的問題與市民說的。?

李錦洪:或者對他們有甚麼期望?

行政長官:最重要的是甚麼呢?其實香港今天的成功,是我們六百幾十萬的市民自己努力創造出來的,所以不要對自己失了信心,香港其實有一個很好的基礎,我們沒有外債,我們有龐大的儲備,我們有一個非常廉潔法治的社會,非常自由的社會,我們祖國的經濟發展得非常好,持續發展得很好,會給我們一個很大的支持。金融風暴的確帶來了一個衝擊,但是我們的前途是非常好的,我希望市民對自己有信心,對政府有信心,因為以前的成功也是你們創造出來的,今後的成功又是靠你們創造出來的,你們對自己有信心的話,我相信香港的明天一定會更好。

李錦洪:好了,今晚我們的答問大會,亦都以信心作為我們的總結,群策群力,轉危為機,我想不單止是董先生的責任,我想全體市民都有我們的角色可以扮演的,希望香港雖然明年未必會更好,但將來我們仍然有一個更加美麗的前景,即使今晚的民意走勢無疑有少許的失望,好了,我們今晚的節目到此為止,謝謝大家收看,再見。

一九九八年十月八日(星期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