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梁錦珊榮休

光輝事業堪稱警隊典範

**********

  新界北總區指揮官王梁錦珊於八月十四日,以警務處助理處長的職級榮休,是香港警隊有史以來職位最高的女性。

  王梁錦珊服務警隊長達三十五年,任內功績顯赫,多次開創先河。

  王太不但是首名本地女高級警司、首名本地女總警司,更是首名出任警區副指揮官、警區指揮官、總區副指揮官及總區指揮官的女性。

  由於她擔任多個單位的指揮官皆有出色的表現,更於一九九五年一月晉升為警務處助理處長,攀上個人事業的頂峰。由一名女性出掌這麼高的職位,在警隊歷史上可謂前所未有。

  王太在警務工作上的成就,為她贏得許多讚譽及嘉勉,計有八一年度獲頒殖民地警察長期服務獎章、八六年獲頒殖民地警察勞績獎章,以及分別於八八年及九三年獲頒加敘單條及雙條勳扣。她並於九六年獲頒女皇警察服務殊勳獎章,以及於九八年獲頒銅紫荊星章。

  一九六七年,香港發生大規模騷亂及暴動。當年五月,大批示威者聚集在港督府門外,群情洶湧。當時仍為女督察的王太盡忠職守,憑池u秀的領導才能,妥善處理事件,因此於翌年獲警務處處長嘉獎。

  除了政治部及水警外,王太駐守過警隊三層架構所有軍裝及刑事單位,並得到諸如「辣椒仔」、「小龍女」及「皇阿媽」等稱號。

  王太笑稱:「這些只是我自己知道的稱號罷了。」她在新界北總區總部的辦公室,原本擺滿了多年來收集到的相片和紀念品等,現在都已拿回家去,四面牆壁空空如也。

  王太計劃退休後多些與三個子女相聚,閒來多閱讀、蒔花弄草、學習書法,並與丈夫出外旅遊。王先生亦曾為警務人員,於一九九四年以警司職級退休。

  王太在任期間,不但是警隊的重要一員,亦締造了女性警務人員的輝煌一頁。她的離去,難免教人依依不捨。

  王太於一九六三年,加入警隊成為見習督察。當時警隊只有成員九千四百三十六人,直至今日,警隊的編制已大幅增加至三萬四千人,而且亦從一個小型的殖民地半軍事化組織,蛻變為龐大精良的執法機構,肩負死護本港治安的重任。

  在這漫長的發展過程中,王太的功績處處可見。警務處處長許淇安更認為,隨著香港人口急劇增加,隨之而來的是更為複雜的警務問題,而王太在致力使警隊配合這個趨勢方面,功不可沒。

  許處長說:「她的經驗及才能對我幫助極大,而她的出色表現則贏得同僚的敬重及讚賞。她可說對香港政府、警隊及廣大市民貢獻良多。」

  王太於內地出生,一九五三年隨父母來港。她一九六一年投考警隊,並在筆試中名列前茅,卻未被取錄。但她並不氣餒。

  她說:「我感到非常失望,我去信警隊,要求他們解釋為何我不被取錄。我得到的回覆是因為我未能通過視力測驗。」

  「不過,我對這個解釋還不滿意,因為我自信視力良好。我寫了一封長信,希望了解警隊對視力的要求。我曾三次去信警隊,要求他們重新考慮我的申請。」

  一九六三年,王太在聖嘉勒女書院任教。其時,警隊招募主任詢問她是否仍有意加入警隊。王太覺得這名招募主任很可能是對她過往的堅毅留下了深刻印象。

  她說:「當時,警隊的政策已有所改變,他們想招募一些學歷較好的女性,並且已取錄了一位有輕微近視的香港大學女畢業生,同時也想起了我。」

  王太的雙親皆為教師,兩人都認為當警察很危險,因此反對她加入警隊。但王太卻堅持自己的決定,毅然進任警察訓練學校。

  在警校中,許淇安處長比她高一屆,而當她畢業時,黃燦光副處長則仍在受訓。

  在當年,女性警務人員的編制為三百六十一人,而王太則為十四名女督察之一。

  王太說:「當時警隊男性主導的思想極盛,女性警務人員只是旁枝,而且被視為次等,只限於處理女性及青少年事務等傳統範疇,薪金更只有男性的四分之三。」

  她說:「政府一九七五年訂立男女公務員同工同酬制度,女性警務人員的地位亦起了大變化。當時,警隊高層認識到女警並沒有人盡其才,因此決定擴闊我們的工作範疇,並且訂立男女混合的編制,以及全面擴張警隊。此外,一九九五年採納的女性警務人員配槍政策,更進一步強化這個制度。」

  現時,為數三千三百六十二人的女性警務人員,是警隊不可缺少的部分。她們被分派往各區,擔當不同職務,與男性同僚看齊。

  王太認為,雖然警隊秉持對男女警務人員一視同仁的原則,她今天的成就卻是她個人不斷努力的成果。

  她說:「我作為先驅者所承擔的壓力不少,失敗固然會影響我個人的事業,但我最憂慮的是它將桎梏了女性警務人員在警隊的發展,這才是壓力的來源。」

  「初時其他同事把我看成新奇的事物。」王太一邊用手比劃著她嬌小的身驅,一邊朗聲大笑。「如果你要證明自己是真材實料,必須顯示自己的才能。」

  外表有時候是不能作準的。正如王太早年任職女督察時所遇到的流氓,也曾小覷她的能力。「有一天晚上我正突擊搜查一毒品巢穴,一個販毒疑犯竟逃到男廁,把自己反鎖在內。他必定以為我會就此罷休。」王太笑著說,「最後我用力踢開廁所門,將他逮捕。」

  在另一次搜捕行動中,王太不單發揮了機智與應變能力,更贏得一份珍貴的友誼。當日王太率領四名女警搜查一非法賭檔,正要把二十名疑犯及眾多賭具、證物等運回警署之際,才發現警署未能派遣車輛到場。她情急智生,喝令一干人等交出身份證,排隊走路回警署。

  賭徒們沿著九龍城的街道走,連聲埋怨,而王太則需不時喝令他們排好隊,加快步伐。他們曾要求以的士代步,但遭王太拒絕。不過,王太卻准許他們中途經過某大排檔時,停下來喝一杯茶,條件就是自己付賬。

  她說:「第二天,我出庭作供後,裁判官問我為什麼五個女警能夠馴服二十名男人,並要他們走路回警署。我告訴他,我收繳了他們的身份證和身上的錢,他們只有乖乖聽話。從此,我跟那位裁判官成了朋友。」

  回顧往事,王太說:「我從督察做到助理處長,這條路真的很艱辛,但卻充滿挑戰性,也有滿足感.我很慶幸警隊一直致力謀求為男女警務人員提供平等發展機會,使我和其他男女同僚都能各展所長。」

  王太憑著驕人的功績,於一九七六年升任警司,及於一九八一年升任高級警司。她於一九八七年升任總警司,並出掌九龍城警區指揮官一職,率領八百名人員,與社區人士建立了密切的工作關係。這對她當時處理敏感的九龍城寨清拆問題大有幫助。

  一九八九年四月,王太前赴英國布林斯希爾警察學院,修讀為高級警務人員而設的課程,課業繁重。在修讀期間,王太的工作熱忱、堅毅個性及不凡的判斷力備受好評。她撰寫了一篇「一九九七年的香港警務工作」論文。該篇論文思路清晰、立論精闢,被學院圖書館收錄為參考資料。那是該學院首次揀選由香港警務人員撰寫的論文為參考文獻。

  王太一九九三年擔任西九龍總區副指揮官的重要崗位,直至一九九五年一月晉升為首位女助理警務處長。

  許淇安處長說:「王太升任助理處長後,秉持一貫不屈不撓的精神,出掌新界北總區指揮官一職。」

  王太說:「我現在退休了,以後的生活會跟以往很不一樣,我會非常懷念警隊。過去三十五年來,我的同僚及其他政府部門的人士,一直給予我無限支持和鼓勵,我感到很欣慰。我衷心感謝警隊給我機會,讓我施展所長;同時在任職期間,覓得一位關懷體貼的丈夫。這才是我在警隊最大的收獲。」

警察公共關係科新聞公布第四號

一九九八年八月十九日(星期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