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炸品處理課協助海關

銷毀非法運港戰略物品

**********

  警方爆炸品處理課人員上周在青山靶場逐一將十公噸的過氯酸銨銷毀。過氯酸銨就是固體火箭燃料的化學名稱。

  高級炸彈處理主任布立敦在小心翼翼處理是次引爆行動時說:「我將該等爆炸聲稱作自由之音,因為當你聽到爆炸聲響起時,在地球上某個角落的一些人(極有可能是一個恐怖組織)便會缺少了一種可發射導彈的燃料,而發射導彈是不懷好意的。雖然過氯酸銨很有可能是用來發射一枚合法衛星的燃料,但從檢獲時的種種跡象看來,很有可能該名貨主是心懷不軌的。我個人相信在這次檢獲行動中,已成功阻止了一些歹徒作不法之事。」

  在一九九六年四月,香港海關截查一艘船隻,發現船上有二百個木箱,共藏有十公噸的過氯酸銨。該批貨物分別裝在可容五十公斤貨物的鐵箱內,貨櫃的顏色是軍隊常用的橄欖綠色,因並未附有所需的出口證明文件,故被海關沒收。該批化學物品報稱運往巴基斯坦。

  該批化學物品市值六百八十萬元,一直都沒有任何國家、組織或個別人士來認領。

  海關管制商品調查局副局長余超人說:「根據香港法例,貨主定要取得有關的證明文件,方可進口及出口該類『戰略物品』,如果貨主未能出示證明文件,海關一定會沒收該批貨物。」

  香港特區政府有幾種方法處理被充公的物品。如果某些被充公物品是適合某些政府部門使用,或是可作訓練用途,便會交予該有關部門;另一種處理方法是招標出售;或者是將該批貨物銷毀。

  余超人表示:「我們曾招標出售該批被檢獲的過氯酸銨,但沒有人投標。我們只有將之銷毀,並向警方爆炸品處理課尋求協助。我們非常感激高級炸彈處理主任布立敦及他的同僚的幫忙。海關一向與爆炸品處理課維持良好的合作關係;與軍械鑑證科亦如是。」

  海關過去兩年曾數次檢獲及充公無牌進口的大型戰略物品,警方爆炸品處理課人員每次都出動驗證及最後確定該些物品為戰略物品。

  余超人說:「我們必須證明檢獲的物品為『戰略物品』,方可檢控涉及無牌轉運戰略物品的人士。如果沒有爆炸品處理課人員的專業意見,我們根本無法鑑定貨品的種類。某些看似金屬廢料,很可能便是製造軍事武器的主要配件。故此布立敦及其人員對我們的幫忙良多,正如今次協助炸毀大量的過氯酸銨。事實上,爆炸品處理課亦協助我們籌備研討會及訓練課程。」

  上星期,當大家都安坐於辦公室的時候,爆炸品處理課人員卻需要在攝氏三十四度的烈日高溫下,在青山靶場挖掘四個深坑,將五十噸重、載有火箭燃料的多個金屬箱子放入坑內。不過他們對這項艱辛的工作並無怨言。

  當日負責執行工作的人員中,有四位來自爆炸品處理課八人核心小組,四位志願拆彈小隊成員,以及四名機動部隊成員。各人皆對這項任務全力以赴,秉承爆炸品處理課一貫的工作方針,不容有失。

  當日共有五次引爆,每次引爆摧毀四個金屬箱,因此總共有二十次爆炸,全日共銷毀一噸過氯酸銨。由於引爆需要利用遙控操作,故場地周圍不能有無線電通訊。因此,行動指揮官派遣一名機動部隊人員駐守在附近一座山丘上,而另一名在靶場控制室的機動部隊人員,則負責用電話與赤憡冗鰴鶦隤鑄惆貕薽O持聯絡。如有飛機誤入區內上空,駐守山丘的人員會立即通知其他人員,暫停引爆。此外,另一名機動部隊人員則負責把守場地,防止未經批准的車輛進入。

  人員在引爆炸藥的坑洞底部放置大量沙包,防止有害氣體積聚。此外,他們用塑膠炸藥分別做成二十枝傳爆藥柱。

  稍後,他們用吉甫車將四個金屬箱運至引爆區並小心地將每個箱子放入掘好的坑洞。人員在鐵箱中心挖出一個小洞,把塑膠炸藥放進去。高級炸彈處理主任首先檢驗引爆器的電路,然後將它接駁至塑膠炸彈的電線上,並用遙控啟動引爆器。行動按部就班地進行,人員在採取下一個步驟前,都必需極小心地覆查再覆查。

  布立敦說:「我們絕對不容許安全方面有任何失誤。我們的性命都掌握在彼此手堙A每個人都不容出錯。」

  轟隆一聲巨響後,首批過氯酸銨化為十二層樓高的沖天黃色煙霧。爆炸聲響徹雲霄,即使身處數百米外亦感到心膽俱裂。旁人還來不及細心領略這次引爆的威力,只見高級爆炸品處理主任又再高叫:「預備下一輪引爆!」

警察公共關係科新聞公布第四號

一九九八年八月五日(星期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