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展望未來

財政司司曾蔭權在澳洲墨爾本澳洲經濟發展委員會
舉行的晚宴上致辭全文

一九九七年八月二十八日(星期四)

各位嘉賓、委員會會員、先生、女士:

  我很高興今天與各位共進晚餐,並有機會談談我的家鄉 -- 香港 -- 的未來。

  置身這個每年主辦舉世矚目的墨爾本盃賽馬盛事的城市,我特別 感到雀躍。說來可能叫人難以置信,但這項賽事確實對香港許多慈善 事業作出了貢獻。

  相信在座各位亦知道,香港人熱愛賽馬活動,在墨爾本盃賽舉行 期間,數以千計的香港人會湧到場外投注站和兩個馬場下注。

  由於香港賽馬會最終須按賽事當日的投注額向政府繳納博彩稅, 而馬會全年的收益亦會大量注入香港公益金,因而為香港大大小小的 慈善團體提供了龐大的撥款資助。

  由此可見,無論墨爾本的賽果如何,香港永遠是大贏家!相信各 位都會同意,在這個賽事中,人人各得其所。

  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在七月一日成立,我肯定在座各 位多數都看過部分有關這歷史性的交接儀式的活動。

  在香港居住的澳洲人超過三萬個,我敢肯定,交接前後也有不少 澳洲遊客訪港,也許你們甚至有親友參加過慶祝香港回歸的活動。

  七月一日的儀式標誌茩輕靘史新的一頁,也是一個新紀元的開 始,這正是我今天想談論的主題。

  希望我今天向各位所說的,可以讓各位了解香港特別行政區真實 的生活面貌,同時消除一些對香港前途過於負面或膚淺的看法。

  多年以來,人們反覆提出同一個問題:「一九九七年後香港會怎 樣?」我的答覆始終如一:「變化不大。」

  現在交接過了幾近兩個月,香港的實際環境一如我們所料--變化 不大。

  事實上,我懷疑許多悲觀論者看到香港交接後的情況,必定大失 所望--香港經濟沒有崩潰,公務員體系沒有散亂,市民沒有蜂擁離開, 股市也沒有暴跌。

  這就是在過渡期間--即從中英兩國於一九八四年十二月簽訂關於 香港問題的中英聯合聲明時起,直至今年七月一日正式交接為止,我 們所須忍受的一些可算屬較樂觀的預測。

  事實上,各行各業都運作如常。今日的香港,每年經濟增長百分 之五,有一支廉潔奉公、訓練有素和盡忠職守的公務員隊伍、流入的 人口比外流者多,而股票市場更屢創新高。

  香港剛經歷了一次重大的歷史性轉變,這當然是指在獨一無二的 「一國兩制」構想下,中國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

  「一國兩制」構想的基本架構和落實方法由鄧小平先生提出,並 在七月一日起生效的香港小憲法《基本法》中有清楚詳盡的說明。

  《基本法》是中國的全國性法律,是一份非常重要的文件。任何 有關香港前途的討論,都會經常提及《基本法》。

  《基本法》為香港持續繁榮穩定立下基礎,更是香港未來的指引。

  《基本法》保證維持香港的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並規定實行 高度自治,使香港得以自行處理其政治、經濟、社會和文化事務。

  《基本法》清楚說明特別行政區不實行祖國的社會主義制度,並 保持資本主義制度。

  我深信祖國的領導人希望《基本法》成功實施,香港繼續繁榮發 展。

  在香港交接儀式中,江澤民主席、李鵬總理和錢其琛外長均非常 清楚表示,他們會堅定不移地落實「一國兩制」的構想。

  對祖國來說,確保香港經濟日後持續發展、社會穩定,始終是榮 譽攸關之事。

  另一方面,香港人也得努力維護《基本法》所列明的各項權利與 自由,倘若消極被動,可說是愚不可及。

  特區成立以來這兩個月內,香港人也正是這樣做--行使他們應有 的權利和自由:言論自由、集會自由、監察政府政策及決策的權利。 平均來說,每星期通常有二十多次集會,為的是爭取人權、勞工福利, 關注環境問題等等。此外,市民仍然如常因為新移民的問題及立法會 的合法性,入顗k院,起訴政府。

  社會人士依然要求政府公平公開、回應市民需要、盡心盡力服務 大眾。壓力之大跟七月一日之前比較,絲毫不減。這都是香港的結構 的一部分,也是香港生活方式的一部分。我們對此感到自豪。一如往 常,每天報章雜誌都有挖苦我的上司--行政長官、我本人及其他高級 官員的漫畫和文章。各位也許未必知道,香港人口六百四十萬,出版 的報章卻有約十五份。跟過去一樣,生活在香港,樂趣無窮。

  政治及經濟風險顧問研究最近的一份報告指出,自交接以來,香 港的政治風險系數實際比一年前低。

  讓我引述報告的其中一句:「香港仍然是區內首要的商業中心。」 此說固然令人振奮,但對於真正了解香港運作的人來說,這不算特別 令人驚訝。

  《基本法》涵蓋了香港賴以成功的種種元素。

  這些元素正是我經常提及的香港成功的四大支柱;這包括:

  (一) 資訊自由流通,言論自由,以及自由而開放的新聞業;

  (二) 為在香港營商的人士提供公平競爭的環境;

  (三) 由獨立的司法機構維持法治;以及

  (四) 審慎的財政政策及確保公共開支增長不超越經濟增長。

  因此,《基本法》雖然生效不足兩個月,但其維護的基本原則卻 是香港多年來賴以成功的部分要素。

  我提到這些情況,是希望讓各位了解香港一直是建基於,亦會繼 續建基於這些穩固的根基。

  我要強調,我們沿用多年、行之有效的基本原則,一直沒有改變, 也不會有任何改變。

  現在,讓我轉談未來。我深信,絕大部分香港人對未來都非常樂 觀。

  許多人認為新世紀的來臨將會揭開太平洋世紀的序幕,因為太平 洋地區的經濟體系將會是世界舞台的焦點所在。

  我留意到過去十年澳洲在貿易上的一些轉變。例如,澳洲的貿易 重點已漸漸轉往亞太區內鄰近的地區,這些地區的經濟增長強勁,有 時會有兩位數字的增長,而富裕的中產階亦正在這些地區冒起,有能 力花費更多金錢在澳洲的產品和服務之上。

  這可從澳洲的貿易數字反映出來,澳洲最主要的十五個貿易夥伴 之中,連新西蘭在內有十個在亞太區,佔一九九六年澳洲貿易總額超 過百分之五十一。

  中國內地是澳洲第五大貿易夥伴,台灣佔第七位,香港則佔第十 一位。這三大「中國人市場」--容我這樣說--去年合共佔了澳洲貿易額 超過百分之十一。

  爭奪這些亞洲市場的不限於澳洲商人。預計在短期至中期,亞洲 市場平均每年增長達百分之七點五。

  同樣,香港也十分重視亞太區市場。事實上,在我們最重要的二 十個貿易夥伴之中,十一個屬於亞太區。

  我們在悉尼、東京及新加坡均設有經濟貿易辦事處,使香港公司 得以跟這些市場建立直接聯繫,同時又可協助海外商人在香港開業, 並間接地向中國內地發展。

  隨茖銗L「亞洲小龍」經濟開始起飛,我們打算開設更多這類辦 事處。

  澳洲商務部形容香港是經濟小龍,經濟體系發展成熟,在全球舉 足輕重。我深信香港擁有的種種優勢,足可成為太平洋區的經濟動力 --這是說,假如香港還未算是這動力的話。

  主要理由有幾個。

  首先當然是關乎香港與中國內地長久以來互利互惠的關係。香港 現已回歸祖國,這個因素更形重要。

  簡單來說,香港是中國通向世界的門戶,這角色日益吃重,而愈 來愈多的海外和跨國公司亦會利用香港作為跳板,在中國投資和發展 貿易。

  自中國於一九七八年對外開放以來,經濟出現巨大轉變,增長快 速,超越了近代歷史中任何經濟體系。

  即使在香港,我們有時亦感到中國市場難以量度,只能以龐大來 形容。目前,中國市場每年有百分之八實質增長,即是說,中國市場 勢必愈來愈龐大。

  香港以其優越地位,當然從內地的經濟發展獲益。

  香港擁有訓練有素、勤奮能幹的勞動人口,並具備在中國內地營 商所需的技巧、管理專才、知識、語言文化及地理上的連繫。

  香港是中國內地最大的外來投資者,投資額遠遠超出其他地方, 佔內地外來投資總額約百分之六十。截至一九九六年年底,香港公司 在中國內地的投資額約達一千億美元。

  中國企業是香港第三大外來投資者,我們預料,它們在日後將逐 步攀上外資榜首。

  我肯定在座各位大多聽過有人這樣說:上海終有一日會超越香 港;中國領導層將更重視發展「東方巴黎」,而非「東方之珠」。

  上海無疑會發展為主要的金融中心,但上海和香港擔當的角色性 質不同,所起的作用是相輔相成的。

  簡單來說,我們相信,正如上海市長所言,滬港關係是:香港專 注國際方面,上海則專注國內方面。

  單是談論香港與上海的關係,足可花上二十分鐘,但我想最好還 是以一句話總結這問題:不論將來怎樣,香港和上海都會生意滔滔。 這毋庸置疑。

  我對未來充滿信心的第二個理由,在於香港經濟的特質;我們現 正全力發展服務業。

  在本地生產總值中,差不多百分之八十五都是與服務業有關的。

  香港是亞洲最受歡迎的旅遊地點;擁有全球最繁忙的貨櫃港和國 際航空貨運機場;而且是世界第七大股票市場,又是區內的通訊中心。

  香港是全球最重要的金融中心之一,設有超過五百二十家來自三 十多國,以香港作為基地的銀行或接受存款公司,其中八十家排名世 界一百大之內。

  我相信在座很多位的家中,必定都曾擁有一些物品,背後貼上的 是著名的「香港製造」標貼。

  但願你們現在仍然擁有這類產品。

  不過,由於香港經濟結構出現巨大的轉變,尤其是製造業重整結 構,你們現在擁有的產品,大概是「香港出品」居多。

  有些人曾經批評,香港經濟過於倚賴服務業,過份偏重這個行業。 對於這個說法,我極不同意。

  香港經濟有這樣的轉變,不過是順應市場所需。政府很少--我是 指極少--干預經濟發展的方向。

  政府的工作,是為市場提供完善的法律、行政和基建架構,協助 其達到目標。在這方面,政府一直表現出色。

  製造業是一個最佳例子。由於香港土地供應有限、地價高昂,加 上勞工費用較高,以及勞工供應緊張,促使很多香港製造商前往國內 設廠生產,以配合在香港的業務。

  我們估計單在毗鄰的廣東省,即有約四百萬人受僱於香港公司屬 下的全資或合資企業,較香港全部工作人口還要多一百萬人。

  因此,現時玩具、手表、電子產品和成衣都在國內製造,再經由 香港轉運往世界各地。在整個過程中,廠商都充分利用香港的銀行和 金融基礎設施。現時,轉口貿易佔香港總貿易額的百分之四十,十年 前為百分之二十八,而二十年前則僅為百分之十一。

  香港的經濟已經轉型,由製造者變為創造者。

  有評論家認為,政府應該設法使製造商把勞工密集的工序留在香 港進行。可是,假如市場明顯不願意把這些工序留在香港,政府又為 何要這樣做?

  因此,以我看來,香港經濟正依循一貫的方式發展--政府盡量少 干預,讓私營機構盡量多參與。

  進一步而言,香港現正繼續加強作為亞太區首要服務中心的角 色。

  香港不但處於絕對優越位置,可與國內互相推動商貿發展,而且 佔盡地利,可在區內擔當更重要的角色,輸出香港的管理及技術專才, 以及通過集團貸款、為合資企業集資和融資等,協助其他亞洲國家進 行主要的基建發展。

  我認為香港前景一片光明的另一理由,是我們正以極佳的財政狀 況邁向下一個世紀。

  實際上,我們必須按照《基本法》的規定,力求收支平衡,以及 確保公共開支增長不會超越本地生產總值的增長。

  目前,香港政府存於銀行的儲備約有九百五十億美元,其中約八 百二十億是外匯儲備;此外,我們並無負債。單憑這些資料,相信各 位對於我們多年來為「未雨綢繆」所得的成績會有些概念。

  同時,我們會在無須動用儲備的情況下,繼續規劃並興建所需的 大型基礎設施,以保持香港經濟的競爭力。

  我們已動用接近二百億美元興建新機場及進行有關發展,當中包 括世界上其中兩條最長的行車橋、一條特設的快速鐵路、一個最終人 口會達二十萬的新市鎮、一條新的過海隧道、全長三十二公里的六線 快速公路,以及龐大的填海工程,以提供新土地作商住發展。

  政府完全不需要為上述各個項目向市民借取一分一毫。其實,我 們預計填海區及新市鎮的發展一旦完成,政府便可悉數收回成本,並 可賺取可觀利潤。

  新機場將交由機場管理局管理,而該局在一段期間之後,應可把 部分營運利潤作為股息,派發予政府。

  我們正大規模改善和擴展已屬優良的鐵路服務,以期紓緩乘客眾 多的路線的壓力,並為居住在新市鎮地區的市民提供快捷、廉宜和具 效率的運輸服務。

  在香港經營的兩家鐵路公司均由政府全資擁有,但獨立運作,由 本身的職員管理。這兩家公司不但須為市民提供優質服務,更須就經 營所得的利潤,向政府派發股息。

  我們的港口--全球最繁忙的貨櫃港--是由私營企業建造和管理。除 了某些如道路等配合港口運作的基礎設施外,政府盡量減少港口方面 的開支。

  然而,港口營運商繳納稅款而為政府帶來的港口收益,遠遠超逾 政府初期用於提供道路或貨櫃車車位的所有開支。

  香港的稅制非常簡單,同時也是十分公平。個人薪俸稅率最高為 百分之十五,公司利得稅率則為百分之十六點五。

  舉例來說,一名單身納稅人每年入息要相等於剛超過十萬澳元, 才須按百分之十五的最高稅率繳稅。

  因此,在香港,逃稅的個案很少。

  最後一個,或者也是最重要一個令我對香港未來充滿信心的理 由,是六百四十萬以香港為家的香港人。

  香港人一向具備「拼搏」精神和企業家氣魄,這些優點使他們能 夠為自己和家人創造更美好的生活。

  爭取成功的決心,已經成為香港精神的一部分。

  這份追求成功的鬥志,孕育於一個人人機會平等的社會;在香港, 只要有志求學,人人都可接受良好教育;而傳統刻苦耐勞和堅毅不屈 的精神,在香港是常規,而不是例外。

  我深信,香港市民定必會抓緊隨茩輕鉿^歸祖國而湧現的大好機 會,分秒必爭。我亦深信,香港不僅會繼續加強其作為太平洋地區動 力的角色,亦會鞏固其作為全球經濟重要一員的地位。

  我同樣可以肯定,香港會保持是世界上最開放、最自由、最多采 多姿的國際大都會之一。

  相信在澳洲,人們都會這樣說:「看來香港形勢大好!」。

  多謝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