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安局局長二讀辯論
入境事務條例草案

一九九七年七月九日(星期三)

  以下為保安局局長黎慶寧今日在臨時立法會會議上動議二讀辯論 《一九九七年入境事務(修訂)(第五號)條例草案》致辭全文:

  主席,我動議二讀辯論《一九九七年入境事務(修訂)(第五號) 條例草案》。

  上星期,數百名內地兒童到入境事務處聲稱根據《基本法》第二 十四條第二款第(三)項的規定在香港有居留權。政府正對這些個案 進行審核,並循現有慣例讓要求者擔保外出。不過,這種情況不能容 許繼續下去。

  社會大眾認為家庭成員應該一起居住。我們當然認同分隔兩地的 家庭成員應該有團聚的機會。這就是我們同意那些獲發單程通行證的 人來港定居的理由所在。我們早已注意到《基本法》第二十四條第二 款第(三)項可能帶來的影響,並把單程證每天配額提高,以配合這 些合資格兒童的需求。然而,在過去幾天前來聲稱有居留權的兒童, 未有遵循既定途徑前來居住。這對於那些根據單程通行證制度的規 定,耐心輪候的人是不公平的。更重要的是,這嚴重地打擊了我們讓 內地人有秩序地前來香港定居的政策。

  今年年初,有大量內地兒童非法湧入香港,他們後來向入境事務 處自首,聲稱有合法居留權。他們都是遭受一些別有用心的人所散播 的謠言所誤導,以為會有特赦。我們通過與內地當局合作,已成功地 粉碎謠言和遏止偷渡潮。不過,我們仍要繼續關注有關情況,尤其是 《基本法》在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生效之後。

  由政務司司長擔任主席的專責小組已於五月初成立,負責處理這 個問題。專責小組建議實施居留權證明書計劃,以處理《基本法》第 二十四條第二款第(三)項所規定合資格兒童的問題。專責小組的建 議已於昨天提交行政會議審議,並獲通過。基本上,這個計劃目的在 提供有效的渠道讓合資格兒童有秩序地來港,辦法是規定他們先出示 香港特區居留權的證明,才讓他們入境。根據這項計劃,合資格兒童 的居留權資格獲得正式核實之後,他們會繼續根據單程通行證制度來 港。他們必須在所需的核實程序完成之後才會獲准進入香港,亦即是 必須先獲得內地有關當局簽發單程通行證批准出境,加上由香港特區 入境事務處簽發而附加在其單程通行證上的居留權證明書,證明在香 港有居留權,才會獲准進入香港。那些沒有居留權證明書的兒童,即 使已通過其他方法到達了香港,亦會遭拒絕入境或遣送離境。

  條例草案如果獲得通過,將賦予入境事務處處長法律權力,以推 行一個審查制度(即居留權證明書計劃)以核實聲稱根據《基本法》 第二十四條第二款第(三)項的規定在香港有居留權的內地兒童的居 留資格,及把那些來港前其居留權資格未獲核實的人遣送離境。

  在昨日行政會議通過居留權證明書計劃後,我們第一時間來臨立 會向各位議員解釋這項計劃的內容和所需的法案。大多數的議員們都 明白事態的嚴重和迫切性,立即時成立了一個特別委員會研究草案, 工作至深夜,甚至今日下午一時半後亦繼續開會,在此,我代表政府 表示對議員的敬意,並向特別委員會主席陳鑑林議員的工作致謝。

  在研究草案的過程中,議員們提出了幾個要點,我想在這埵A解 釋一下。

  首先,有議員質疑這草案是否有不符合基本法的規定。就此,我 想強調一點,我們並不是剝削合資格兒童根據《基本法》所規定的權 利亦沒有違反基本法。其實,這個計劃使他們得以有秩序地、以合法 途徑進入香港和享有他們應有的權利和福利。他們的資格獲得核實之 後,他們便得以透過內地當局簽發的單程通行證,批准他們出境前來 香港生活。他們跟那些非法前來的兒童不同,不需要躲避當局,而且 會獲發身分證;他們可以到學校唸書和像任何正常人一樣享有其他服 務。我相信所有父母都必須讓他們的子女享受這樣的正常生活方式。

  同時,這個計劃將確保我們的社會支援服務(特別是教育服務) 不會因為短期內不能夠配合而至超過負荷,質素下降。如果我們准許 所有合資格兒童同時來港,我們的教育、社會福利、房屋、醫療設施 都會遭遇配合上的困難。無論對本地兒童或是剛來港的內地兒童,都 會無益。

  另外,有議員質疑為甚麼我們今天才能將草案交臨立會審議。其 實一直以來,我們都有效和順利地透過單證通行証讓合資格人士有秩 序來港定居。年初的內地兒童偷渡潮令人關注到蛇頭的無良和謠言的 可怕。所以我們必須制定一個去讓合資格的人順利有秩序來港,而將 不守秩序、混水摸魚的人摒諸門外。這個計劃必須是合法,合理和合 符社會需求的。它的內容必須清楚,不留灰色地帶,以帶出一個毫不 含糊的訊息:有資格並已核實者可有秩序來港,不循此途徑者一律遭 受遣返。籌備這樣的一個計劃實在是需時的。

  在五月初成立的專責小組,以審慎又趕快的步伐尋找一個解決問 題的方案。其間我們和內地公安機構有緊密聯系及討論,因為落實任 何方案和計劃都需要雙方的配合。草擬法案的工作亦馬不停蹄。正如 昨天我向議員解釋,這個草案是於上個週末完成,昨天提交行政會議。 今天我們提交臨立會,可說是沒浪費一分一秒。

  在昨晚逐條研究這條草案時,特別委員會的議員提出了一些意 見,我們在考慮後接納了大部份,並會在委員會階段提出一些修訂。

  主席,各位議員,這草案有幾方面是特別值得注意的:

  草案的第一條訂明除了有關刑事罪行的條文外,全部條文追溯自 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起實施。我們認為本草案具有追溯力是必須的。 本草案的目的,是訂明核實根據《基本法》第二十四條第二款第(三) 項在香港有居留權的有效方法,而《基本法》第二十四條已在七月一 日起生效。如果草案不具追溯力,則在草案通過前來港,並聲稱在《基 本法》第二十四條第二款第(三)項下有居留權的人,其身份便可在 不按次序及不按既定程序的情況下得到審核;而即使最終其身份得不 到核實,他們亦可在審核其間留在香港。這樣對奉公守法,耐心留在 中國大陸等候核實身份及發出單程證的人士是不公平的,亦對外間發 出「偷步者佔便宜」的訊息。

  草案的第二條提供了在草案中所用詞語的釋義。

  第三條清楚地指明任何人只能在不抵觸本草案加入的條文的情況 下,才可享有自由進入,不被遣送或遞解離境等權利。

  草案的第四條是本草案的主要部分。這一條就主體條例附表一第 二(C)段,亦即《基本法》第二十四條第二款第(三)項所指的人, 訂定怎樣確立其身份的條文。草案規定,居留權只可藉持有三類文件 確立,其中一類是居留權證明書。其餘兩類是香港永久性居民身分證 和特區護照。在本草案下,入境事務處處長獲賦權力,簽發居留權證 明書。在中國大陸的人士,若聲稱在主體條例附表一第二(C)段有 居留權,除非已取得永久性居民身分證或特區護照,或已獲得入境事 務處處長發予居留權證明書,否則其居留權不獲確立,並可被遣送出 境。入境事務處處長須在憲報公布申請居留權證明書的具體形式和程 序。因處長的決定而感到受屈的申請人可向入境事務審裁處提出上 訴,但在其上訴提出時,申請人不能身在香港。在審裁處作出決定前, 他亦不能申請司法覆核。這條文的目的是避免申請人濫用上訴渠道延 長留港的時間。此外,居留權證明書的申請可透過代表人提交。但條 例草案禁止為報酬而以代表人的身份行事,律師除外。

  草案第五條禁止就居留權證明書作出若干不當行為。第六條將向 政務司司長就有關居留權證明書所作出的決定作反對的權利局限於若 干作為。

  草案第十及十一條對《入境規例》及《人事登記規例》作出相應 修訂。

  很多議員都關注到假若法案獲得通過而居留權証明書計劃得以實 行,六萬多名合資格的兒童需時多久才能全數來港。有提議是兩年內 全部來港,即是每天接收九十個合資格兒童。在考慮這個提議時我們 要注意到單程証制度不單為合資格兒童而設。一百五十個名額是有指 定的分額以照顧不同人士的需求,例如長期分隔的配偶等。在訂定一 百五十個配額上限時,我們是考慮到香港整體資源的承受能力,並以 它作為中長期的計劃指標。這個上限不能輕易修改。我們現在嘗試的 是在總額內的分額作出調整,以使在內地的合資格兒童可以盡快來港 定居。我們將繼續積極和內地部門商討這個做法的可行性。

  有議員認為香港資源充裕,應可在更短時間內接收這些合資格兒 童。這是不正確的。我們面對的,不單只是資源的問題,更重要的, 是我們需要時間對六萬多個兒童來港定居所需的教育設施,作好準 備。兩年是最短的時間,更短的提議是不可行和不切實際的。

  政府認為是有急切的需要使條例草案得以在今天一次會議中通 過,以便居留權證明書計劃能夠盡早實施,任何延誤都會讓別有用心 的人有機可乘,散播特赦的謠言,導致大量內地兒童湧入。希望各位 議員同意在一次會議中通過條例草案。

  主席,根據議事規則第五十四條(四)款,我進一步動議本會命 令一九九七年入境事務(修訂)(第五號)條例草案的二讀辯論不應 終止待續,而應隨即進行。

  多謝,主席女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