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政司司長澳門演辭全文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七日(星期五)


  以下為律政司司長梁愛詩今日﹝星期五﹞在澳門舉行的珠 江三角洲法律大會上的演辭全文:

  今天的會議意義重大,我有機會在這裡發言,深感榮幸。 香港邁向新紀元,特別行政區政府非常樂意與鄰近地區加強相 互的工作關係。我身為首任律政司司長尤其歡迎這個大會,讓 我們能夠就法律方面的事務,加深了解和合作。

  珠江三角洲地區發展迅速,經濟動力源源不絕。有人會以 為,區內存在三個截然不同的司法管轄區,驟眼看來,可能會 產生問題。不過,只要各司法區能夠有效合作,做生意的在選 擇地點經商時有所掌握,這樣一來,三個司法區共存不僅不會 產生問題,還會使整個地區更添朝氣和活力。

  我深信區內的律師愈是了解共存司法區的法律制度,愈是 能夠協助珠江三角洲銳變為二十一世紀的經濟奇蹟。安排這個 法律大會,足證主辦者高瞻遠矚,眼光卓越。

因時順應

----

  這個早上,已經有三位嘉賓以三角洲地區內的律師轉變中 的角色為題,發表演說。律師一如其他人,也須因時改變,並 保存法律專業的基本元素。

  律師須要改變的原因很多:客戶需要的服務會隨荇伅’ 改變;頒布新法例、擴大法律援助服務範圍,會令業務增多; 又或許競爭加劇,會令某些工作的回報較前為低。

香港律師現況

------

  實行「一國兩制」,保證了香港回歸之後沿用普通法,法 律制度無大改變,香港的律師除了須掌握《基本法》外,也就 不必在這方面適應重大改變。

  不過,有其他方面的改變他們正在不斷適應,這包括多年 以來中國的「開放政策」,以及香港與內地之間有增無減的商 貿連繫等。今天我想特別一提的,也是各位在珠江三角洲執業 的律師或感興趣的,就是香港作為世界貿易組織成員,以及香 港在《服務貿易總協定》下的義務帶來的影響。

《服務貿易總協定》的背景

------------

  鼓吹「自由貿易」的風氣,始於一百五十多年前,歷來各 方的努力,都集中於消除貨物貿易障礙。至於服務行業,則要 到一九八六年,才正式透過多邊談判,消除或減少有關的障礙。 談判的目的,就是把規管貨物貿易的規則和法規,應用到服務 行業,藉此在促進競爭及沒有歧視的基礎上推動服務行業。談 判終於圓滿結束,多國簽訂了《服務貿易總協定》。

  香港政府在一九九四年十月確認《世界貿易組織協定》, 成為該組織的創始成員。世界貿易組織自一九九五年一月一日 成立以來,香港作為該組織的成員,既享有《服務貿易總協定》 下的權利,也須履行規定的義務。有關的權利和義務適用於法 律行業,而我將要向各位解釋,這對法律專業將有重大影響。 中國或會很快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大家也許有興趣分享香港在 《服務貿易總協定》的經驗。

《服務貿易總協定》下的義務

-------------

  《服務貿易總協定》規定的義務分兩種:

(a) 適用於所有服務行業及會員的一般義務;以及

(b) 會員因就某類行業作出具體承諾而須履行的義務。

香港沒有就法律服務作出特別承諾,今天我就只談一般義務。

《服務貿易總協定》下的一般義務

---------------

  有三方面的一般義務是與法律服務業有關的。

(a) 最惠國待遇(第II條)

第一方面是最惠國待遇,這也是《服務貿易總協定》的基礎原 則。這項義務規定,會員國向另一個國家提供的服務或服務供 應者施行任何措施,必須立刻無條件地給予其他所有會員國所 提供的同類服務或同類服務供應者,條件不遜於有關措施的待 遇。除非有會員特別要求豁免而獲得批准,否則最惠國待遇適 用於所有會員。假如沒有會員要求豁免,與最惠國待遇不符的 措施有可能遭人非議,除非這些措施為《服務貿易總協定》下 的特殊條款所認可,或者是基於公共秩序和公眾安全理由可予 施行。

(b) 承認資歷(第VII條)

第二項一般義務與承認學歷有關。《服務貿易總協定規定》在 某會員國取得的學術資格、工作經驗、達到的標準、取得的牌 照或證書,都可以自動得到其他會員國承認,條件是須給予締 約國以外國家的人士適當機會,證明能力符合同一標準後,同 樣承認其資歷。這項義務也規定,會員國須訂下客觀、合理、 沒有歧視並以才能為本的準則,來評估專業資格。這項一般規 定對香港的法律專業影響深遠。

(c) 透明度(第III條)

第三項一般義務規定:必須把影響服務行業的措施的有關資訊 印發,或以其他方式公布。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是以刊登憲 報或頒布法例的形式來達到這方面的要求。不過也有例外情 況,例如某些影響公眾或商界利益的機密資料則不須公開。

  現在讓我分開兩大方面,談談香港法律專業因為《服務貿 易總協定》所受到的影響,即批准外國律師在港執業,以及《服 務貿易總協定》對組織律師行的間接影響。

認許「外國律師」

--------

  談到認許「外國律師」的問題,我必須強調,我所說的「外 國律師」,其實是香港《法律執業者條例》所指,在香港以外 的司法區取得資格的律師。因此,就該條例來說,在澳門或內 地取得資格的律師,都屬於「外國律師」。

  關於認許外國律師的安排,《服務貿易總協定》之下的一 般義務,是確保批准法律專業人士在香港執業的規定屬客觀、 合理和以符合標準為依歸。在香港執業的法律專業人士均獲認 許為律師或大律師,而兩種法律專業的認許資格也各有不同。

認許外國律師的律師資格

-----------

  過去,只有在英國或一些普通法適用地區、例如﹕澳洲、 加拿大、新西蘭、新加坡和津巴布韋,取得專業資格的人士, 才會得到認許在香港執業為律師,這規定直至最近才改變。擬 在香港從事外國法律業務的外國律師必須遵守一項非正式規 定,就是向香港律師會提交一份承諾書,表明他們在執業時願 意接受規管。根據這項非正式規定,香港律師會會發出行政指 引,定明批准外國律師和外國律師行在香港從事外國法律業務 的條件。

  這項非正式規定不足之處是,外國律師和外國律師行不受 律師會有關專業操守、道德和紀律的規則監管。此外,香港沒 有一套法定準則,列明外國律師在香港執業的條件或監管執業 的條件。

  一九九一年十月,香港律師會發表名為:《監管外國律師 及外國律師行之建議》和《非香港資格律師認可計劃》的報告 書,提出了新的規管計劃。經過律師會和香港政府廣泛諮詢後, 新規管計劃受到外國律師、律師行和多個外國商會普遍支持, 並於一九九四年七月成為法例。

新規管計劃的要點

--------

  新規管計劃有七項要點:

(1) 外國律師和外國律師行必須向香港律師會註冊,才可 以在香港執業。

(2) 在外國司法區取得執業資格,有良好聲譽,表現恰當 的外國律師才符合註冊資格;至於外國律師行要獲准註冊,則 必須信譽良好和具備豐富經驗。

(3) 註冊的外國律師和外國律師行可以在香港辦理所屬司 法區或其他國家的法律事務,但必須遵守《外國律師執業規 則》。

(4) 外國律師在香港執業時,不能聘用香港律師或與香港 律師以合夥經營方式提供法律服務。

(5) 註冊外國律師行可與本地律師行結為聯營組織,但在 聯營組織內,外國律師與本地律師的人數比例一般不得超過 1:1;這類聯營組織可以共用樓宇、設施和職員。

(6) 對非英聯邦資格外國律師申請認許執業的現有限制已 經撤銷,改由客觀、合理、沒有歧視和以能力為依歸的準則所 取代,有關準則在《海外律師(認許資格)規則》內列明。

(7) 根據《海外律師(認許資格)規則》下的評審計劃,外 國律師只要通過指定的考試,即得以認許香港律師資格。

  撤銷自動承認英聯邦律師資格,引進以能力為依歸的準則 計劃,讓所有外國律師通過指定考試認許為香港律師兩項措 施,使香港能夠履行《服務貿易總協定》的一般義務。

  此外,新規管計劃還讓其他司法區的很多律師,只要遵守 專業執業守則和紀律,即可以來香港執業。這樣的安排香港社 會受惠不淺,作為國際金融商業中心,這是明顯進步。目前, 有四百一十三名外國律師和五十三間外國律師行在香港註冊。 這些外國律師來自十六個司法區,其中二十六名律師在內地考 取資格,有九間由外國和本地律師行合辦的註冊聯營組織。

認許外國律師的大律師資格

------------

  我現在談談香港大律師的認許準則。根據現行法例,符合 《法律執業者條例》所定五項準則中的一項或以上準則,才可 認許為大律師。

這些準則分別是:

(a) 在英格蘭、北愛爾蘭或蘇格蘭認許為大律師,並在英 國執業為大律師或出庭代訟人最少三年,或是香港永久性居 民,或通常在香港居住最少七年。

(b) 在香港大學或香港城市大學取得法律學位並取得法學 專業證書。

(c) 取得法學專業證書,也是香港永久性居民,或是通常 在香港居住最少七年的英聯邦公民或愛爾蘭共和國公民。

(d) 申請認許前已經獲得認許在香港執業為律師最少三 年,並於該段期間在香港執業為律師或受聘於香港政府為律政 人員;或

(e) 認許在澳洲、加拿大(魁北克除外)、新西蘭、愛爾蘭 共和國、津巴布韋或新加坡執業的大律師或執業法律專業人 士;具出庭代訟經驗;受聘於律政司為律政人員最少七年,其 中最少有三年擔任的職務,性質與有十年工作經驗的大律師相 若,而一旦得到認許,打算在認許後的十二個月內在香港執業 為大律師。

  很可惜,上述申請執業的準則令來自非英聯邦司法區,例 如:澳門和內地的外國律師無法得到認許在香港執業。這並不 符合《服務貿易總協定》一般義務的規定。香港大律師公會清 楚知道有需要修改這些準則,以便讓所有具備所需資格和訓練 的外國律師可以在香港執業。大律師公會已經承諾提出適當的 修訂建議。

  為了遵守《服務貿易總協定》的規定,我們必須以客觀、 合理、沒有歧視和以符合標準為依歸的準則,評定申請人能否 認許在香港執業為大律師。設立考試供擬執業為大律師的外國 律師應考,是達到目標的方法。至於考試性質和其他規定,則 會以普通法適用地區和非普通法適用地區的合資格人士來區 分。大律師公會現正草擬具體建議,供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考 慮。希望將來能夠消除現行帶有歧視的準則。

《服務貿易總協定》對組織律師行的間接影響

--------------------

  我剛才討論過認許外國律師在香港執業的正式準則,現在 就談談《服務貿易總協定》對怎樣組織律師行帶來的間接影響。

  認許外國律師和外國律師行在港執業,可以讓消費者取得 本地律師不能提供的一些服務。目前,香港律師行硬性分為本 地律師行和外國律師行。雖然兩者可以合組聯營組織,但是暫 時還未可以在香港設立多國律師聯營的律師行。在世界各地, 愈來愈多人需要涉及多個司法區法律的律師服務,消費者希望 從一間律師行就能夠取得「一站式」的所需服務。香港是貨品 和服務的國際貿易地區中心,對這種服務的需求尤為殷切。目 前,消費者要就香港和另一個司法區的法律尋求律師意見,在 香港沒有一間多國律師聯營的律師行可以為他提供服務。

  上述正是支持准許多國律師聯營執業的論據--既方便客 戶,又能夠保持低成本、高效率和具競爭性服務。這些論據在 英格蘭早已廣被接受。一九九零年,當地通過法例,撤銷這種 執業方式的法定障礙。同樣,在美國大多數的州,本地的律師 也可以與外國律師合夥聯營。

  一九九五年,前香港政府曾經發表法律服務諮詢文件,收 集法律專業人士和大眾對應否批准本地和外國律師合夥聯營的 意見,結果各界意見不一。律師會不贊成這種合夥形式,因為 他們希望香港的法律工作繼續由在香港取得執業資格的律師作 主導。此外,律師會也認為,在回歸前的過渡期,適宜審慎。 由於公眾對這個問題意見紛紜,所以政府並沒有採取立法形式 批准多國律師聯營執業。

  長遠來說,我以為《服務貿易總協定》會催生多國律師聯 營。原因是一旦認許外國律師取得本地律師的資格,本地和外 國律師行的分界便會漸漸消除。此外,涉及多個司法區法律的 情況日增,這方面的法律服務需求將會引發日益強大、難以遏 止的浪潮,促使多國律師聯營獲得認同。

結論

--

  最後,我以幾項觀察所得作結。首先,倘若自由貿易是世 界繁榮的基礎,這個信念不但適用於貨品貿易,服務貿易也一 樣。此外,對於發展完備,以提供服務為本的經濟體系,提供 法律服務是重要的一環。第三,因為上述因素,解除外國律師 在某個市場執業的歧視性限制,可以帶來莫大的益處。

  特區政府會致力確保:

(a) 社會大眾能夠得到本地和外國律師的高質素服務;以 及

(b) 特區會維護香港作為法律服務重要國際中心的地位。

  《服務貿易總協定》除了帶來上述承諾,還深具意義。「一 站式」服務的需求勢不可擋,最終必會促成多國律師聯營,這 些律師行將會成為推動太平洋世紀的重要動力。

  各位來自澳門和內地的嘉賓,希望大家對我今天的講話內 容感到興趣。澳門、內地和香港特區的經濟和法律發展目標相 若,希望日後能夠繼續與各位探討大家同感興趣的法律問題。 這樣必定有助我們達到目標,並使珠江三角洲地區成為內地提 供本地和國際服務的重要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