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檢控專員江樂士在澳門檢察院主辦的研討會就
《刑事檢控機關在中華人 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
制度中的角色》的講辭全文

一九九八年二月二十一日(星期六)

引言

  我是江樂士,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刑事檢控 專員,1997年10月獲香港特區行政長官董建華先生委任現 職。我作為刑事檢控專員,在律政司中領導刑事檢控科,向律 政司司長梁愛詩女士負責。律政司司長今天未能出席,她請我 代向大家問好,祝願這個會議圓滿成功。

  有時候,有人問我在香港回歸後可有察覺香港特別行政區 有何改變。我是個律師,也是個檢控人員,我可以肯定地說, 香港繼續奉行法治原則、基本自由維持不變,而且維繫我們日 常生活方式的基本原則也保存下來。香港特區仍然是一個國際 中心,一個使致力促進香港福嵷M繁榮的人士,都能安居樂業 的地方。二十多年前,鄧小平先生告訴香港人不要憂慮將來。 中華人民共和國與英國簽訂的聯合聲明和後來訂立基本法,將 他的說話變成明確的承諾,為建設現今的香港奠下基石,充分 發揮「一國兩制」這個富想像力的構想。香港特別行政區,一 如許諾,保持自己的生活方式和辦事方式,在本身的事務能夠 自主。同樣,香港特區的法律制度也得以延續和繼續運作。在 維護和促進法治原則方面,特區的檢控人員的角色非常重要。

  律政司司長負責香港特區的所有檢控工作。她負責直接或 間接決定該否就某一宗案件提出檢控。如果決定提出檢控,則 交由刑事檢控專員領導的人員提出檢控和進行檢控。

  我身為刑事檢控專員,掌管一個共有約250名檢控人員的 科別。我的職銜正好說明,我代表律政司司長領導香港特區刑 事檢控工作。檢控人員的主要職責是在原訟法庭、區域法院和 裁判法院審訊中負責提出檢控,在上訴聆訊出庭,就控罪和籌 備案件向警方及其他部門提供意見,以及就檢控工作範圍內概 括的問題,向律政司司長提供意見。

香港特區的法律制度

  香港特區的檢控人員究竟在怎樣的框架下執行職務?香 港特區的法律制度穩固地建基於法治精神和獨立司法的原則 上。我們對這兩點非常重視。香港特區法院獨立行使權力進行 審判,不受任何干涉。長期以來都是這樣,成為傳統,現在更 清楚訂明在《基本法》第八十五條。這一條也保障司法人員履 行審判職責的行為不受法律追究。一個維護法治的獨立司法系 統,公認是法律制度的保障。法院如常繼續司法,普通法也照 常沿用。

  1997年7月1日中國恢復對香港行使主權後,香港特區 法律制度的憲法框架,在國際層面,就是1984年12月簽訂的 中英聯合聲明。在本地層面,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 表大會根據中國憲法第三十一條制定,並在1990年4月公布 的《基本法》。

  《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規定,沿用香港原有法律。《基 本法》第八條訂明:

“香港原有法律,即普通法、衡平法、條例、附屬立法和習慣 法,除同本法相抵觸或經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立法機關作出修改 者外,予以保留。”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根據《基本法》第一百六十 條授予的權力,在1997年2月將香港所有的原有法律,除了 24條內容部分或全部與基本法抵觸的條例之外,採用為香港 特區的法律。

  香港特區的法律制度的延續,得到《香港回歸條例》進一 步保證,該條例規定:

被採用為香港特區法律的原有法律予以延續,並須以不抵觸 《基本法》及符合香港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特別行政區的地 位的方式下,予以解釋;

法律程序、刑事司法制度及司法予以延續;

公事上的作為及文件繼續有效。

  香港特區現行的法律因此包括;《基本法》,現時載列於 或將來列入《基本法》附件三的全國性法律,經全國人民代表 大會常務委員會採用為香港特區法律的香港原有法律(即恢復 行使主權前的法律),特別行政區立法機關制定的法例。

  這表示保障香港特區生活方式的法律架構已經確立,且發 揮作用。但我們不應因而自滿。已確立的架構需要加以運行, 在這方面,司法機構、政府以外的法律專業人士及律政司均要 擔起重要的角色。

香港特區的刑事訴訟程序

  香港特區的刑事訴訟程序,一般而言,特點跟普通法制度 一樣,性質屬訴訟各方對抗辯論。刑事訴訟程序,從調查及偵 破罪行開始,都有規定規管所進行的程序。這些程序包括由調 查到審訊結朿,甚至有時候上訴等不同階段,概括而言,分為: (a)由執法機關進行調查;

(b)提出控罪;

(c)決定審訊的 法庭類別;

(d)審訊及

(e)上訴。

  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檢控人員在執行刑事司法方面擔當重 要角色。由於刑事審訊性質是對抗辯論,在提出証據方面,法 官的角色不是那麼主動,而控方律師或辯方律師會傳召證人, 或在庭上訊問,目的在於支持己方陳情或推翻對方的陳情。

  刑事罪行大部分都由警方負責調查,但有部分則由其他執 法機構負責調查,例如,入境事務處、香港海關和廉政公署。 警方人員及其他調查人員擁有各種權力,方便執行職務偵查和 調查罪案。

  警方的權力包括:調查及防止罪案發生、截停及搜查可疑 人士、扣押與調查案件有關的財產、拘捕涉嫌人士、拘留涉嫌 人士作進一步調查及進行詰問。警務人員獲授權力,可在攜有 或沒有手令的情況下行使權力,拘捕有關人士。如果警務人員 有合理理由懷疑某人將會或已經犯法,他可以無需攜有手令便 拘捕涉嫌人士。假如案件的情況需要警方先行取得手令才可採 取拘捕行動,警方可向裁判官提出申請,屆時須在宣誓下提供 有關資料。

  警方拘捕涉嫌人士後,必須將拘捕理由告知被捕者(除非 實際上不可能這樣做),並盡快將被捕者帶往警署作進一步調 查。被捕者遭警方拘捕後,通常會受警誡。當局訂有規則,規 定該如何對待被帶到警署的被捕者。被捕者須盡快被落案起訴 及提堂由裁判官聆訊,被捕者或被無條件釋放,或被准許保 釋。

  警方除了有權採取拘捕行動外,也可以隨時截停任何形跡 可疑人士,並在有需要時,搜查和拘留該名人士作進一步調 查。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市民或被捕者不一定須回答警方的查 問。警務人員在任何情況下也不能強迫或誘使市民或被捕者回 答任何問題。若以哄騙、引誘、壓迫或不公平手法所取得的, 可導人入罪的答覆,都不可以接納為証據,這是基於刑事司法 制度的一個重要基本原則:凡涉及刑事訴訟程序的人士均有權 保持緘默。

  警方在刑事案件調查期間或完成之後,會考慮准許被補者 保釋,但如所犯罪行性質嚴重則作別論。警方准許保釋,通常 附有條件,即涉嫌人士須同意在指定日期到警署或裁判法院報 到。

  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檢控政策究竟是怎樣的?香港回歸之 前,根據一貫的基本原則,檢控與否,完全由律政司(現稱律 政司司長)一人負責決定,而在作出決定時,律政司會保持獨 立,決不受任何政治或其他壓力影響。回歸之後,律政司司長 繼續以律政司繼任人身份沿用上述基本原則。因此,《基本法》 第六十三條明確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律政司主管刑事檢察工 作,不受任何干涉。律政司已經遵從《基本法》在這方面的規 定,以後也會繼續這樣做。

  律政司司長是香港特區高級律政人員,承擔責任推展和監 控刑事司法工作,以維護一般公眾利益和社會公義。真正的原 則在於:律政司司長在決定應否授權提出檢控時,有責任了解 所有有關事實,其中一點是檢控,不論成敗,會對公眾反應和 秩序造成的影響,也要了解足以影響公共政策的任何其他因 素。律政司司長可以進行諮詢,不過最終決定的責任,是在於 她本人。事實上,律政司司長可以酌情決定是否提出檢控。決 定是否提出檢控,須分兩個階段考慮:首先是證據是否充份, 其次是檢控工作是否符合公眾利益。

  控方決定適當的控罪後,就必須決定在香港特區哪個法院 進行審訊。可以審理刑事案件的法院包括少年法庭、裁判法 院、區域法院和原訟法庭。

  少年法庭負責審理少年犯的案件,但殺人案件除外。少年 是指未滿16歲的兒童或青少年。如果案件是由裁判法院審 理,那便可以預期,即使被控人罪名成立,也應該不會被判監 禁多過兩年。區域法院和原訟法庭負責審理可公訴罪行。區域 法院可以判處的最高刑罰為七年監禁,不設陪審團,案件是單 由法官審理的。原訟法庭負責審理最嚴重的案件;除法官之 外,還有一個七人陪審團。原訟法庭有權判處的刑罰,祗受限 於有關罪行的最高刑罰。

  在哪個法院進行審訊,一向由控方決定。不過,依法律規 定若干罪行必須由特定級別的法院審理。舉例來說,謀殺案或 強姦案,就必須由原訟法庭審理。控方在作出決定的時候,必 須考慮法院的司法管轄權,以及個別案件的被控人可能會被判 的刑罰。

  檢控人員要負責決定被控人是否應該受審,而檢控被控 人,檢控人員必須遵守嚴格的標準。他們必須公正、獨立和客 觀,作出決定時不受個人意見影響,也不受來自任何方面的不 當或不必要壓力左右。一旦進行審訊,他們的職責,不是不惜 任何代價地要將被控人定罪,而是要確保公正提述案情,使被 控人得到公平的審訊。檢控人員應該以秉行公義為己任,更必 須力保審訊結果公平公正。這並不是說檢控人員無須時刻都立 場堅定。其實,除了立場要堅定之外,他們也同時要公道。舉 例來說,如果有削弱控方案情的資料,例如控方証人以前的定 罪紀錄需要披露,檢控人員就應該如實披露。檢控人員手頭掌 握最充分的資源,絕對不可以只是一心沉醉於某個審訊結果。 在任何時候,檢控人員的判斷都必須考慮周全。法治原則同樣 適用於他,不可以為求達到目的而不論手段,更絕對不可以歪 曲規定,刑事司法制度的標準是不能不遵守的。

  在審訊中﹐檢控人員必須緊記他是秉行公義的人。他必須 避免使用有感情色彩的言詞﹐也必須以持平公正的態度陳述案 情。他須安排控方證人由辯方盤問。由於定罪實在與檢控人員 並無利害關係﹐所以基於公平的理由﹐檢控人員應該避免提出 辯論性的問題。他唯一要做的是要使到確曾犯罪的人被定罪。 早已確立的常規是﹐如果控方在審訊的任何階段中斷定並無證 據或不足證據針對被控人﹐致使讓案件由法庭作最後裁決並不 妥當的話﹐適當的做法是請求法庭裁定被告無罪。檢控人員不 該就被控人的罪責向法庭表示個人意見。

  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進行的審訊中﹐被控人無責任證明自己 清白無辜。證明被控人無合理疑點有罪的責任﹐是控方的責 任﹐不能改變。被控人一直被假定為清白無辜﹐直至控方說服 法庭被控人並非無辜為止﹐被控人也可以質疑指控他的人﹐也 可決定是否打算作證或傳召任何證人。如果被控人行使其保持 緘默的權利﹐不會因此而對他有不利的推論。被控人如被判罪 名成立﹐他有權向法庭提出求情理由以求獲得輕判。

  因檢控人員是秉行公義的人﹐爭取更嚴峻的判刑於控方並 無利害關係。檢控人員不該企圖利用訟辯影響法庭判刑的決 定。不過﹐檢控人員如果令被控人定罪﹐在審訊的判刑階段中 角色仍然重要。協助法庭是檢控人員一般司法工作的其中一 項。

  公眾利益只要求檢控人員協助法庭取得所有能獲得兼且 對判刑有影響的資料﹐以免法庭出錯而要以上訴或覆核作為補 救。他必須注意法律上對於刑期的限制和最新的判刑指引等事 項。

  檢控人員執行職務向法庭公正不阿地呈示案件全部事 實﹐作為控方的案情﹐有明顯的方式。在有爭辯的審訊中﹐控 方為履行舉證責任﹐提出有關的全部證據。同時亦向判刑的人 提供關乎事實的資料﹐該些資料可以導致加重或減輕判刑。

  當被控人認罪﹐檢控人員向法庭陳詞﹐適當交代案件的事 實。當被控人被定罪﹐檢控人員向法庭交待被控人的前科﹐並 須確保有關資料為最新資料。此外﹐檢控人員還須處理因被控 人被定罪而可能引起的適當賠償、沒收及歸還等事務。

  《基本法》認許被控人有權獲得公平審訊、審訊不得不當 延誤﹐以及假定無辜﹐正好彰顯香港特別行政區重視延續法律 傳統。

  1997年在原訟法庭審理的刑事案件中﹐法庭定罪的共有 78.1%﹐而在區域法院和裁判法院﹐則分別為76.1%和72.7%。

控方在上訴程序中的角色

  凡有人針對判罪而提出上訴,檢察人員的職責就是在需要 的地方協助法庭,以求公正地審理上訴。一般而言,檢察人員 應力求維持定罪原來的判決。然而,如果他認為上訴應該得 直,他該讓法庭知悉其觀點,解釋原因。若法庭不同意,檢察 人員有權維持己見,而並無責任在處理上訴時,違背本身的判 斷而行事。但如果法庭要求協助,檢察人員有責任照辦。

  被控人對判刑提出上訴,檢控人員該按要求協助法庭,包 括請法庭注意適用的量刑準則。檢控人員不該設法向法庭提出 「可供比較的判決」,即是說與正在考慮的案件可能有相似之 處,但最終還是取決於案件本身的事實的判決。他也該按要求 把有關罪行的普遍程度以及慣常判刑範圍向法庭陳述,並提供 準確的統計數字。

  如果檢控人員認為某項判決明顯過重、原則上錯誤或未為 法律授權,則在上訴時,他無責任要求維持原刑。同樣,檢控 人員該按要求指出為甚麼控方覺得量刑者已作出一個在所有 情況下屬公平公正的決定。律師必須協助法庭行使審理上訴的 權力。

結論

  律政司致力為港人提供一個獨立、高效率、公平和公正的 檢控服務。為加強市民對司法工作的信心﹐檢控人員應以最高 的道德和專業標準﹐公平和公正地提出起訴或有需要時中止起 訴。律政司的工作﹐是力求服務卓越﹐高效率﹐和保持與各執 法機關、法院及刑事司法制度中的其他機構的有效聯繫。律政 司本著公開和誠實的態度為市民服務。檢控人員需要體諒理解 受害人和證人﹐並公平對待所有被控人。檢控人員應本著正直 不阿以及客觀的原則﹐自信地作出穩妥的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