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立法會:保安局局長在全體委員會審議階段就《2015年截取通訊及監察(修訂)條例草案》第六項辯論發言全文(一)(只有中文)
******************************

  以下是保安局局長黎棟國今日(六月十五日)在立法會會議全體委員會審議階段的第六項辯論,就《2015年截取通訊及監察(修訂)條例草案》提出的第二組修正案,以及涂謹申議員提出的第三至五組修正案的發言全文︰

主席:

  《條例草案》第18條建議在《條例》新增58A條。擬新增的第58A條規定,執法機關若知悉為申請授權而提供的資料有具關鍵性的不準確之處,或知悉有關個案的情況出現關鍵性變化,例如取得享有法律專業保密權的資料的可能性有所提高,便須向有關當局報告,以便有關當局考慮是否必須撤銷全部或部分的訂明授權。

  法案委員會上有討論指,《條例草案》擬新增的第58A條的標題,或會引起誤會,令人以為一旦根據規定向有關當局提供報告後,有關的訂明授權必定會被撤銷。事實上,我剛才已指出,《條例草案》的原意,是令有關當局在收到報告之後,有權撤銷全部或部分的訂明授權。有關當局亦有權更改訂明授權的現有條款或條件,以及指明新的條件。因此,我建議修訂有關標題,令該標題更清晰地反映條文內容。法案委員會和現任截取通訊及監察事務專員均支持政府提出的這個修正案。

涂謹申議員第三及第四組修正案

  另外,政府反對涂謹申議員就草案第18條提出的第三至第五組修正案。第三及第四組修正案與《條例草案》中政府建議新增第58A條的分別,在於涂議員建議將新增第58A(1)(a)及(b)條中「知悉(becomes aware)」一詞改為「有理由懷疑(has reason to suspect)」,及將新增第58A(2)(a)至(d)條中「在知悉……後」改為「在對……有理由懷疑後」,才向有關當局提供一份報告。

  我剛才提過,《條例草案》第18條建議將第58A條加入《條例》之內,以便有關當局可以在申請資料有具關鍵性的不準確之處,或有關個案的情況出現關鍵性變化的情況下,撤銷訂明授權。有關當局在收到根據第58A條提供的報告後,如認為《條例》第3條所指的、讓有關訂明授權或其某部分持續有效的先決條件未獲符合,便須撤銷該訂明授權或該部分。有關當局亦獲賦權更改訂明授權的現有條款和條件,以及指明新的條件。涂議員建議,當申請資料有具關鍵性的不準確之處或情況出現關鍵性變化時,向有關當局提供報告的門檻由「知悉」降低至「有理由懷疑」相關的不準確之處或關鍵性變化。

  申請資料是否有具關鍵性的不準確之處,或情況是否出現關鍵性變化,皆有客觀證據可以參照,是可確定的事實。要求執法機關人員採用「有理由懷疑」的門檻,涉及主觀推論和評估。某人員對有關事情有「有理由懷疑」,但另一人員可能沒有,這情況使到執法機關難以執行第58A條的規定,造成執行上不清晰的情況,也會使專員難以監督人員有否遵守相關的規定。

  事實上,目前「知悉」這個門檻運作良好,歷任專員從無質疑這個門檻,亦無指出要更改該門檻。執法機關人員是否遵守《條例》的規定受專員嚴格監督。違規後果嚴重,會導致紀律處分甚或法律後果。以「知悉」作門檻,對執法機關人員履行職能及遵守規定非常重要。我認為,提供報告的門檻絕對不能含糊,涂議員的修正案在實際操作上有困難,政府不能同意,我懇請議員反對此修正案。

涂謹申議員第四組修正案

  涂議員第三組修正案與第四組的分別,在於第三組進一步建議將《條例草案》第16(10)條中的「本條例的任何條文」,代以「本條例第29(1)至(5)條所提述的條款,或根據第29(6)或(7)條或第30條」。這修訂跟涂議員第一組修正案性質相同。擬議第58A(6)(b)條的草擬方式參照《條例》現有的第32條。正如我在第二項辯論發言時指出,自《條例》生效以來,小組法官及授權人員在行使第32條所賦予的權力時一直暢順,在理解第32條方面毫不含糊,維持現時第58A(6)(b)條的草擬方式,可確保《條例》的釋義前後一致及清晰。政府反對涂謹申議員的修正案。

涂謹申議員第五組修正案

  涂議員第五組修正案,是在他擬議的第58A條下,增加一項規定,內容是如果訂明授權或其某部分遇上申請資料有具關鍵性的不準確之處或有關個案的情況出現關鍵性變化而被撤銷,有關部門必須於合理地切實可行範圍內,盡快於該訂明授權撤銷後,從該部門的情報管理系統中移除任何依據該訂明授權或其某部分所獲得並已被匯集和輸入該系統的資料。

  我剛才已提過,擬新增的第58A條建議,若有關當局收到關於申請資料有具關鍵性的不準確之處,或情況出現關鍵性變化的報告後,認為《條例》第3條所指的、使訂明授權(或其某部分)持續有效的先決條件未獲符合,便須撤銷訂明授權(或其某部分)。撤銷訂明授權不一定表示執法機關或有關行動出現違規情況,亦不會影響訂明授權在撤銷前的效力。任何在訂明授權撤銷前依據訂明授權取得的受保護成果,都是合法取得的。執法機關藉荅絞K行動合法取得資料,可以在篩選、評估及分析之後匯集成為情報。

  執法機關有嚴謹的情報管理系統。有關機關會從不同渠道蒐集資料,經過分析和篩選,才將有價值的資料轉化為情報。至於由秘密行動獲得的有價值資料,更要經過特別過濾才會轉化為情報,確保其來源、細節及過程得以保密,才存放在機密的情報管理系統內。因此,要在撤銷訂明授權後,移除任何依據該訂明授權或其某部分合法取得並已被匯集和輸入情報管理系統的情報,並不合理,亦會削弱執法機關防止或偵測嚴重罪行或保護生命財產的能力。尤其當情報涉及嚴重人身安全的罪行,如謀殺、持槍劫案、爆竊案或恐怖襲擊等,不防止這些案件發生,將會嚴重影響人身安全。

  事實上,《條例》的設計並非規管情報管理系統的運作。如果《條例》的規管範圍延伸至情報管理系統,便變相容許專員以非執法人員的身分接觸存放在情報管理系統內的情報,不論該等情報可否辨識為源自《條例》的秘密行動。這做法並不恰當,而建議亦會削弱執法機關從合法途徑取得情報的能力。

  總括來說,涂謹申議員第三至第五組修正案從實際上,包括操作上的考慮,並不可行,我懇請議員支持政府提出的第二組修正案,並反對涂謹申議員第三至第五組修正案。

  多謝主席。



2016年6月15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9時59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