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政務司司長會見傳媒談話全文(附短片)
******************

  政務司司長暨扶貧委員會主席林鄭月娥、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及扶貧委員會轄下關愛基金專責小組主席羅致光博士今日(六月十三日)下午出席扶貧委員會會議後會見傳媒。以下是答問全文:

政務司司長:各位傳媒朋友,今天的扶貧委員會會議,處理了兩個議題,一個是有關關愛基金新援助的項目,另外是退休保障公眾參與活動的最新情況。我連同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及關愛基金專責小組主席羅致光博士跟大家講這兩方面的工作。

  先講講關愛基金。關愛基金的財政狀況十分理想。截至今年三月底,基金的結餘為203億元。今日會議我們一次過通過了的四個新援助項目,主要是跟進行政長官在今年年初《施政報告》中提出的建議。

  第一項是為低收入家庭的青少年女性,免費注射子宮頸癌疫苗。計劃為期三年,預計於今年第四季接受申請,撥款總額大約是9,875萬元,可以惠及大約31 100人。

  另外的三個新項目都是與殘疾人士有關,大家會記得,加強殘疾人士的支援是今年《施政報告》扶貧安老助弱下的其中一個主題。這三個都是屬於試驗性項目,分別是:

  第一個,為鼓勵就業,目前在綜援系統下有一個名為「豁免計算入息」安排,意思是指在評估綜援受助人應該得到的綜援金額的時候,是無須在他的援助金額堨h扣減他的工作入息,但是有上限的。現時最高豁免計算金額劃一為每月2,500元,適用於所有受助人。但是扶貧委員會認為儘管他們身體殘障或功能缺損以及他們能夠賺取的薪金有限,但是殘疾受助人仍然堅持工作,這個是值得我們很尊敬的,因此委員會同意提高綜援下殘疾受助人的豁免計算入息上限至每月最高的4,000元,即是由2,500元增加至4,000元,讓願意工作的殘疾綜援受助人的實際經濟收入是有所?加。試驗計劃將於今年十月推出,為期三年,總撥款額大約是4,725萬元,預計可以惠及約3 000人。

  第二個屬於殘疾人士的項目亦是與就業有關,主要對象是包括一些四肢傷殘但腦部功能正常的殘疾朋友,他們只是需要借助科技都能夠如常工作,但是由於四肢癱瘓須要聘請全職照顧者(主要都是一些外籍家庭傭工)照顧他們的日常出入起居。然而,這些殘疾人士單靠他們的工資和每月3,300元的高額傷殘津貼,難以應付日常和全職照顧者的開支,部分因而被迫放棄工作而申領綜援。委員會同議向每名從事有薪工作並通過入息限額,以及須要聘用全職照顧者的高額傷殘津貼領取者,每月發放5,000元的津貼用作聘請照顧者,以鼓勵這些有能力和願意工作的殘疾朋友持續就業。項目為期三年,亦都是試驗性質,將於今年十月推出,總撥款額約為1,890萬元,預計可以惠及大約100人。

  第三個殘疾人士的項目便是參考了早前的「護老者津貼計劃」的經驗,委員會同意為低收入家庭的殘疾人士照顧者,提供生活津貼,讓殘疾人士得到適切的照顧和繼續在社區生活。試驗計劃將於今年十月展開,為期兩年,合資格的照顧者每個月獲發放2,000元津貼。試驗計劃的總撥款額是1億2,558萬元,預計可以惠及約2 000人。

  此外,委員會通過在一個現有項目,名為「醫療援助項目首階段計劃」,引入四種特定治療癌症的新藥物和第六個年度(亦即是二○一六年八月至二○一七年七月)的撥款建議。計劃於第六個年度起將合共資助13種特定自費癌症藥物,總年度撥款是約為1億7,167萬元。

  通過了上述建議,即是說四個新援助項目和這個醫療援助項目第六年的計劃後,現正或快將推出的關愛基金援助項目將增至20個。如果計及過去幾年落實了但是已經常規化,換句話說這些項目已經納入了政府經常性開支的項目,或是完成了的15個項目,所有35個經關愛基金資助的項目一共涉及約70億元的總承擔,惠及約137萬人次。

  接荍皕Q簡單談談退休保障這個議題。為期六個月的公眾諮詢期轉眼已經來到尾聲,還有一個星期便會結束。截至今天為此,我們一共舉行或參與了102場不同形式的公眾參與活動,包括地區論壇、立法會和區議會轄下會議、政府諮詢組織、不同團體舉辦的活動等。我特別想指出,在過去幾個月,我、張局長和其他政府同事以及部分扶貧委員會委員特意走進學校,出席了16場中學座談會及以中學生為對象的活動,參與的學校有128間,出席座談會的學生有8 400位,另外至少有6 300位學生透過視像轉播即場收看。

  另外,截至五月底,我們一共收到近900份意見書。在諮詢完結後,政府委託的獨立顧問團隊將會整理、總結和分析所有從諮詢期所收到的意見。

  在今天會議前,幾個政黨向我和張局長遞交了他們退休保障的建議書。所以,借此機會,我亦想呼籲各位關心退休保障未來發展的朋友,把握時間,在六月二十一日之前向我們提出你們寶貴的意見。

  最後,我想感謝扶貧委員會各個委員在過去三年半的努力。委員會及其轄下的工作小組一共在過去三年半召開了109次會議,處理了大量工作。儘管針對某些富爭議性的議題,大家立場不同,但是委員會的討論都是理性務實,委員之間互相尊重,盡量求同存異,為香港做實事。在餘下的一年任期,我深信委員會會繼續在扶貧工作做出成績。多謝大家。

記者:林太,你怎樣看有失業保險金這個建議?有些建議說是否應該由政府注資?但這樣做法會不會是變相取代了長期服務金,亦即本身應該是由商界去照顧解僱員工的責任變成政府去做?

政務司司長:我相信提出失業保險金的事,羅(致光)博士都有份提出,都是希望在處理強積金對沖這個議題方面找一條出路。目前來說,扶貧委員會或者政府內部都沒有深入去討論或者研究過這個是否一條可以行的路。但總的來說,正如我們在退休保障的諮詢文件媮縑A要去處理一個這麼棘手的強積金對沖問題,除了希望能夠在僱主和僱員之間能夠可以互諒互讓的情形之下處理這個問題。我當時寫這個諮詢文件亦都有凸顯有一個政府的角色,所以我們會願意去探討任何的方案,儘管這些方案是需要政府扮演一個角色,或者投入一些資源。

記者︰司長,想問一問其實你多次都已經提出說全民退保、不論貧富其實是沒可能的。那麼是否現在做這個失業保險金,又或者是解決了MPF對沖,便已經是一個取代了退保的角色?其實還有香港一半人都是沒有MPF,他們的退保你覺得怎樣可以保障?

政務司司長︰今次為期六個月有關退休保障的公眾諮詢,我們反覆強調,是一個全面的諮詢。我們不應該將我們的討論只是集中在一個或者兩個的議題,但是無可避免似乎過去五、六個月又真的集中在這一、兩個核心的議題,一方面就是究竟為了要幫,進一步去協助沒有足夠退休保障的長者,應該是一個不論貧富、全民劃一去提供津貼的方案,抑或是一個有經濟需要,即是按茠曭怞菬酊滌]政環境來幫助他們;另一個核心的議題就是我們剛才說的強積金對沖,所以我們到目前為止,仍然是希望將討論,或者往後政府的立場,返回全面的討論,即是包括在現行的四根支柱堶情A每一根有改善空間,以及要鞏固每一根支柱的退休功能,我們應該做些甚麼,所以並不是說只是靠去解決一個問題,希望來迴避其他的問題,我們的立場仍然是希望全面去探討退休保障涉及的所有問題。

記者:司長,想問其實在這次諮詢完結之後有沒有可能已經可以訂一個方向?還是分歧很大,其實都沒有可能這麼快可以有一個方向訂出來?

政務司司長:正如我剛才答的那條題目,我們的目標仍然是希望在本屆政府任期結束之前,能夠為退休保障這個這麼重大的課題訂出一個政策性的方向,但當然落實執行則要留待下一屆政府了。

  沒錯,在這五、六個月的諮詢堶情A針對剛才所說的兩個議題,意見是相當分歧的。到目前為止,看不到有一個很容易達到的社會共識,但是我們希望會繼續在這塈V力。當如果大家都發覺真的要向前走的時候,都要大家求同存異,大家作一些妥協,希望能夠找到一個方向。政府是很願意扮演一個角色的,不是說只是要社會自己「傾掂」、僱主僱員自己「傾掂」,我是很願意政府在這些工作上要擔當一個角色的。

記者:司長,其實你剛才沒有回答那位行家的問題,既然在全民退保方面政府立場是這樣的時候,而剛才提到的保險金其實是否某程度上可解決他剛才所說的問題?

政務司司長:我已答了那個問題。我答了。我說我們不是靠去解決一個問題用一個方法而去迴避其他問題。那問題仍然是社會上是有一部分長者,儘管今日已經有綜援的系統、有長者生活津貼、有其他為長者而設的服務提供,但是他們的退休生活都是令人關注。我們覺得政府應該繼續在這方面努力,為這些長者提供足夠的支援。但是政府亦對於這洎咫j的議題有一定的立場,尤其是面對人口的急速老化,和公共財政將會在十多年後出現一個結構性赤字這個情況之下必須要審慎行事。

記者︰可不可以說那九百多份意見堶情A現在正反全民退保的分別是怎麼樣?

政務司司長︰還未進入分析。正如我所說,都是我們交給獨立顧問公司來做分析。

記者:司長,另外都想問今日董建華有說到歷屆特首都很難做到行政主導這事。你自己本身認不認同?覺得責任是在立法會議員方面、或是政府方面,還是哪方面?

政務司司長:第一,我整日都開會,未有時間閱讀,因為現在沒有辦法聽回、沒有辦法閱讀董先生的發言,但董先生有非常豐富的經驗,我想他說得出,都是他的肺腑之言。而事實上回歸19年來,管治上的困難,或者越來越困難,是有目共睹的,我亦不想在這娷k咎是那一方面的責任。我相信大家整個社會都要共同反思,怎樣能夠讓我們有更加良好的管治、能夠像我剛才的發言,為香港市民多做實事。多謝大家。

(請同時參閱談話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6年6月13日(星期一)
香港時間21時06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