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署理保安局局長談話全文
***********

  以下為署理保安局局長李家超今日(一月三日)出席一項公開活動後會見傳媒的談話全文:

記者:想問問李波的案件,現在可否證實他是否已返到內地?調查進展如何?

署理保安局局長:警方已將這件案分類為失蹤案件,交由港島總區失蹤人口調查組專責調查。警方已開展了調查工作,會積極全面調查今次失蹤人士的情況、背景,和實際當日發生甚麼事。警方在調查期間,我們應該給予他們時間搜集證據,了解事情,才再作判斷。

記者:暫時有沒有他的出境記錄?有沒有機會是內地公安捉走了他?

署理保安局局長:我很難公開向大家交代每一個(調查)環節。調查細節應該讓警方處理,因為有一些細節,我不希望因為公開了而影響警方的調查工作。但正如我剛才所說,警方會積極全面專業地調查這件案,在他們未作出事情最後判斷前,我認為不應作任何結論,我們應該讓警方調查今次失蹤情況和事實。

記者:有沒有時間表?

署理保安局局長:大家都知道,警方已第一時間翻查當日他最後獲悉出現地點的閉路電視,這一點已經做了。警方在閉路電視中,希望盡量找出線索。警方亦會將調查範圍擴大,去其他地方搜查證據,例如,警方會了解當日失蹤人士和哪些人接觸,又或者之前與哪些人聯絡,去了解整個事情的背景和事實真相。

記者:昨日有消息指他沒有出入境記錄,可否確認這一點?究竟現時他是否身處香港?是否掌握到這一點?

署理保安局局長:我剛才已說,調查細節我並不能每一點都公開,我不希望因為公開任何資料而影響警方的調查工作,不過警方一定會積極全面調查。對於案件有提及失蹤人是否在某些地點出現過,警方會朝茬o個方向採取行動,如果有需要,他們會向當地警方查證。事實上,香港警方有一個機制,根據事主(家人)提供的消息,如果他在香港以外的地區出現,警方會根據這個機制去查證事實。

記者:如果有機會在境外出現,但他最後現身地點是在香港境內,是否有曾經出現過他可以不用通過出入境機制而在境外出現?

署理保安局局長:這正是警方調查的一個方向,我們應該給予警方時間去了解實際他失蹤的背景和事實。現階段,我認為不適合作任何結論,因為我希望根據警方調查到有甚麼證據才作判斷。

記者:有數人失蹤,是否有關連?有些人幾個月前已失蹤,調查進展如何?

署理保安局局長:港島總區失蹤人口調查組已經將有關的失蹤案件綜合調查,我必須強調兩個失蹤事件的性質是有所不同。因為最近這一宗,失蹤人士最後出現的地方是在香港,但另外較早的案件,所知道他們失蹤的地方並非在香港,是在外地。

記者:有沒有試過如果這個人涉及其他案件,有機會被內地公安帶走?不需要出入境手續而被帶返內地?

署理保安局局長:我認為現階段不應作任何判斷,希望讓警方調查搜集證據,我們再對事件作判斷和結論。

記者:有沒有這個可能性?

署理保安局局長:我不打算評論任何揣測性的事情,我永遠覺得調查是基於證據,香港是一個講法律的地方,所以我們對事件作出任何判斷,必須是基於證據。

記者:有沒有涉及非法的執法行動?

署理保安局局長:香港是一個法治的地方,在香港,執法權只限於香港特區的執法部門才擁有,任何在香港的人士都受到香港的法律保障,包括他的自由和人身安全。

記者:初步調查結果?

署理保安局局長:我相信要警方去搜集多些證據才可以作出判斷和下結論。

記者:是否需要找中聯辦幫忙?

署理保安局局長:我剛才已說,我們有機制,當我們相信或發現有一些情況失蹤人可能在某些地方出現過,我們會與當地執法部門求證。

記者:剛才你說與內地有機制,有沒有問內地?

署理保安局局長:我們與內地的執法部門有一個機制,香港警方可按機制向內地執法部門查問有沒有香港人士在內地被拘留或其他刑事約制性措施,香港警方亦已根據機制向內地做了這件事。

記者:有沒有回覆?

署理保安局局長:我們正在等候答覆。多謝。

(請同時參閱談話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6年1月3日(星期日)
香港時間14時23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