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立法會:保安局局長動議恢復二讀辯論《2015年截取通訊及監察(修訂)條例草案》發言全文(只有中文)
******************************

  以下是保安局局長黎棟國今日(二月十一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動議恢復二讀辯論《2015年截取通訊及監察(修訂)條例草案》的發言全文:

主席:

  我動議二讀《2015年截取通訊及監察(修訂)條例草案》(《條例草案》)。

《條例》機制

  截取通訊及秘密監察的行動,對於本港執法機關打擊嚴重罪行及保障公共安全的能力,極為重要。《截取通訊及監察條例》(《條例》)於二○○六年八月制定,旨在訂立法定機制,規管執法機關所採取的截取通訊及秘密監察行動。《條例》的目的,是在防止和偵測嚴重罪行和保障公共安全,以及保障個人私隱和其他權利之間,求取平衡。

  在《條例》機制下,秘密行動的各個階段,即由最初執法機關申請授權、行使授權,以至整個監督過程,均有嚴格監控。在《條例》下,執法機關在展開任何截取通訊或秘密監察前,必須按照相關規定,先取得小組法官或指定授權人員的授權。執法機關申請訂明授權,必須一概是為了防止或偵測嚴重罪行或保障公共安全;而有關當局在發出訂明授權前,必須信納當中的必要性和相稱性的驗證,才予以通過。在《條例》下,截取通訊及監察事務專員(專員)是獨立的監察當局,其主要職能是監察執法機關遵守《條例》有關規定的情況。根據《條例》的規定,獲委任負責審批申請的小組法官均為高等法院原訟法庭的現任法官,而專員亦必須由現任或前任高等法院法官或前任終審法院常任法官擔任。

  《條例》運作至今接近九年。執法機關根據《條例》進行的行動,成功逮捕了超過二千八百人,對於打擊嚴重罪案,維護香港治安,起了關鍵作用。

  吸納兩任專員多年來提出的寶貴意見,《條例》機制的實施已逐步改善,運作亦趨暢順。執法機關對於保障法律專業保密權及新聞材料的敏感度大為提升;執法人員遵守《條例》規定的表現亦大為改善,偶爾的犯錯一般都是無心之失。

  前任專員在履行其監督職能時,曾提出多項建議以提升《條例》機制的成效。對於大多數建議,特別是該等旨在改善運作程序而無需修例的建議,我們已按需要修訂《實務守則》,把建議付諸實行。至於需要修例的建議,我們已予審慎研究,並對持份者進行了諮詢。

《條例草案》的目的

  今天我們提出《條例草案》的目的,是修訂《條例》以落實前任專員的建議,賦予專員明確的權力,要求執法機關提供根據《條例》取得的截取成果和監察成果,下統稱「受保護成果」,供其查核,以及落實其他數項由前專員提出的技術性建議,以提升《條例》下規管機制的成效及使《條例》堛漪Y些條文更為清晰。所有建議均得到現任專員贊同,並獲當局接納。

賦權專員查核受保護成果

  賦權專員查核受保護成果,是這次《條例草案》的主要建議。前任專員在《二○○八年周年報告》,建議修訂條例,規定執法機關保存截取成果和有關記錄,並賦權專員和其屬下人員查核及聆聽任何截取成果,包括特殊個案和涉及取得享有法律專業保密權資料或新聞材料或可能取得該等資料或材料的個案,以及專員隨機抽查的其他個案。前任專員在《二○一○年周年報告》中進一步建議,除了授權專員和其屬下人員查核及聆聽截取成果外,亦應賦予他們明確的權力,在有需要時檢視和聆聽監察成果,包括享有法律專業保密權資料的監察成果。

  現行的《條例》第53(1)(a)條賦權專員,可為執行其任何法定職能,要求任何公職人員或任何其他人向他提供所管有或控制的任何資料、文件或其他事宜。不過,《條例》沒有訂立明確的條文,賦權專員取閱受保護成果。第59條因應受保護成果的保存和銷毀制定條文,但該等條文不受第53(1)條所限制。

  根據《條例》第59條,執法機關須作出安排,盡量縮細受保護成果的披露範圍。此外,一旦受保護成果的保留,對於訂明授權的有關目的不屬必要,該等成果須盡快銷毀。若然受保護成果包含享有法律專業保密權的資料,而該等資料是根據電訊截取的訂明授權取得,必須於合理、切實可行的範圍內,盡快銷毀。

  從以上可見,當局的一貫政策,是受保護成果的披露應盡量減至最低,這對於打擊嚴重罪行和保障公共安全是絕對需要的。任何修訂《條例》的建議,若是明確授權專員取閱受保護成果,包括那些包含或可能包含享有法律專業保密權資料的成果,皆有必要在保障通訊私隱和得到秘密法律諮詢的權利,以及便利專員履行其監督職能兩者之間求取平衡。

  我們的修訂建議已顧及了主要持份者的意見,包括專員及小組法官、法律專業團體、記者團體及個人資料私隱專員。他們普遍歡迎加強專員的監督職能並賦權專員查核受保護成果的建議。有持份者提出,擴大後的權力,在行使時由於會對個人資料私隱構成侵擾,因此須採取防範措施,以確保侵擾有理可據,並且可少則少。

  前任專員在《二○一一年周年報告》中解釋,儘管專員和其屬下人員查核有關成果,將會對目標人物的權利構成進一步的侵擾,但這是為了確保執法人員對目標人物所採取的截取或秘密監察行動,並無錯失。他認為此舉是為了保障目標人物及市民大眾的權利,而非損害該等權利。在保安措施方面,前任專員指出,將截取及監察成果保留並存放於執法機關的處所內,保安風險便可減至最低。專員可要求在執法機關的處所內,對截取及監察成果予以審查。專員查核完畢後,便會容許執法機關銷毀有關資料。至於專員或其指定人員,在保障向其提供的受保護成果及確保有關安排和內部指引已予遵守的責任方面,前任專員認為專員可以發出紀律指引,俾使指定人員有所遵循。

  現任專員認同查核受保護成果的措施極為重要,並予以支持。專員認為這項建議對於任何意圖違反《條例》規定的人,可以發揮所需的阻嚇作用。我們亦把其他持份者的意見向現任專員反映。我們理解,若《條例草案》獲得通過,專員在落實有關的查核安排時,會採取適當的保安及監督措施,以確保資料保密及防範未獲授權的接觸或披露的風險。

  總結上述多項考慮,我們建議在《條例》明確訂明,為使專員可執行其法定職能,專員可要求任何公職人員或任何其他人向他提供所管有或控制的「任何受保護成果」,包括享有或可能享有法律專業保密權資料的任何受保護成果。我們亦建議明確訂明專員可以轉授他查核受保護成果的權力予於其辦事處工作並向其負責的人員。此外,執法機關首長必須作出安排,以確保經專員查核後不再需要的受保護成果,會在無需再為達致訂明授權的有關目的及無需再遵從專員的任何進一步要求而保留的情況下,予以銷毀。

其他技術性建議

  當局亦在《條例草案》提出了一些較為技術性的修訂,包括處理授權當局撤銷訂明授權至執法機關實際終止行動期間,因出現時差而引致技術性「未獲授權」行動的問題、局部撤銷訂明授權的安排、撤銷訂明授權的額外理由、容許撤銷器材取出手令的安排、向專員報告違規情況的要求,以及數項釐清條文意思的修訂等。這幾項由前專員提出的技術性修訂,都有助優化《條例》機制的運作。

結語

  主席,我們曾經在二○一三年七月二日的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會議上,向委員簡介有關的立法建議。委員表示希望當局盡快提交《條例草案》讓立法會審議,以期早日讓專員查核受保護成果,這也是當局和專員的同一願望。我們希望議員支持下一階段的法案審議工作,讓《條例草案》早日通過,令專員能夠盡快落實查核的安排,以加強專員監督執法機關遵守《條例》規定的成效。

  主席,我謹此陳辭。



2015年2月11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5時41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