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立法會:保安局副局長就「全面檢討《刑事罪行條例》下『有犯罪或不誠實意圖而取用電腦』的條文」議案開場發言(只有中文)
******************************

  以下是保安局副局長李家超今日(二月五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全面檢討《刑事罪行條例》下『有犯罪或不誠實意圖而取用電腦』的條文」議案的開場發言:

主席:

  莫乃光議員的動議,建議全面檢討《刑事罪行條例》(香港法例第200章)下第161條「有犯罪或不誠實意圖而取用電腦」的條文,縮窄條文的適用範圍,使該條文只適用於電腦詐騙行為。保安局局長去年十一月在立法會回答議員口頭質詢時已詳細解釋,基於第161條的立法背景、立法原意、科技罪行急劇上升的趨勢、檢控及定罪數字,以及法庭對涉及第161條的案件的判案結果等,當局認為目前並無迫切需要對第161條進行全面檢討。

  第161條「有犯罪或不誠實意圖而取用電腦」這條文,是在《1992年電腦罪行條例草案》中加入《刑事罪行條例》的。當年條例草案的目的,旨在將若干濫用電腦的形式列為刑事罪行。在一九九二年四月一日,當時的保安司就該條例草案動議二讀時,他的致辭是這樣說,我引述:

  「有關條例草案旨在將若干濫用電腦的形式,訂為刑事罪行。雖然目前並無證據顯示與電腦有關的罪行十分普遍,但濫用電腦可以使不法行為者獲得不正當利益或其他人蒙受損失,所以,政府認為必須制定適當的法律制裁措施,予以打擊......條例草案將存取電腦資料意圖犯罪或作不正當用途,訂為違法事項,而不論是否已獲得批准或利用何種方法。」

  主席,根據上述的引述,加入第161條的原因是針對將存取電腦資料意圖犯罪或作不正當用途的行為訂為違法,而非如莫(乃光)議員片面地引述前保安司的發言,指第161條純粹只能用作針對進入電腦以進行犯罪前的準備工作,但又不足以構成詐騙罪的行為。我認為莫議員的演繹是斷章取義,是不全面的。

  有關立法局通過第161條的過程,《一九九二年電腦罪行條例》在一九九二年四月一日提交當時的立法局進行首讀及二讀。負責審議這條條例草案的小組委員會成立後,進行了多次會議。小組委員除了與當局會晤,亦與銀行界、會計界及電腦界的代表會面,過程中審議了多個團體所提交的意見書。整條草案,包括當時新增的第161條,都經過極之審慎及仔細的研究及考慮,才在立法局三讀通過。

  第161條的標題和條文內容都非常清晰,毫不含糊。容許我讀出第161條的條文:

條文標題:《有犯罪或不誠實意圖而取用電腦》
(1)任何人有下述意圖或目的而取用電腦─
(a)意圖犯罪(不論是在取用電腦的同時或在日後任何時間);
(b)不誠實地意圖欺騙(不論是在取用電腦的同時或在日後任何時間);
(c)目的在於使其本人或他人不誠實地獲益(不論是在取用電腦的同時或在日後任何時間);或
(d)不誠實地意圖導致他人蒙受損失(不論是在取用電腦的同時或在日後任何時間),即屬犯罪,一經循公訴程序定罪,可處監禁五年。

  從條文可見,任何人只要以上述其中一項意圖或目的取用電腦,即屬違法。這項條文,在現今電腦極度普及,甚至已變成市民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的情況下,對打擊網上詐騙、非法入侵電腦及使用電腦干犯其他罪行違法行為,至為有效。

  事實上,由法例生效至今,法庭不但沒有對當局引用這條文起訴涉案人士提出質疑,反之,在高等法院審理牽涉這條例的案件時,法官亦曾經清楚表示,同意第161條旨在打擊任何有犯罪意圖或不誠實意圖使用電腦的罪行,而不是限制於有關犯罪或詐騙行為的前期工作。剛才葛(珮帆)議員亦提及陳兆愷法官在相關一件案件的判辭,葛議員撮錄了判辭中的一些細節,而且是翻譯過來的。主席,為了避免翻譯可能失去原意,請容許我引述判辭的英文原文。

  「S.161 offence requires proof of a specific criminal or dishonest intent or purpose and is more serious. It follows that not every kind of access into a computer constitutes an offence under s.161...... What s.161 is intended to do is to punish access into a computer with a particular intent or for a particular purpose. The intent with which or the purpose for which the access is made must be either criminal or dishonest. It would also follow that it is the intent or purpose of the offender at the time of the access which must be looked at, not his intent or purpose at some later stage...... It is clear from the section that it catches acts preparatory to the commission of a crime or fraud. But I do not agree that it is restricted to such acts. A person who makes an unauthorised access into another person's computer need not have any intention to commit a crime or fraud...... All these acts may result in a gain to the perpetrator or cause huge losses, great embarrassment and serious harm to others.  But they are not necessarily criminal or fraudulent. The perpetrator's access to the computer cannot therefore be regarded as an act preparatory to the commission of a crime or fraud. However, if such access is obtained dishonestly, the perpetrator ought to be punished.」

  判辭也清楚指出,只要犯案人取用了電腦,而在該關鍵時刻有虒荓攭狾C出的四種犯罪意圖或目的任何一種,便干犯了第161條。判辭清楚說明第161條的涵蓋是為干犯某些罪行或欺騙的預備作為,但法官不同意該條文只是局限於該等行為。法官指出,即使犯案人的作為尚未構成這些罪行或欺騙的預備作用,又或是他沒有意圖犯罪或欺騙,只要當他是不誠實地取用電腦,他便應該受處罰,這是第 161(1)(c)和(d)條文的目的。

  由於電腦的廣泛使用,越來越多犯罪行為都涉及利用電腦進行。雖然在普通法下法庭的刑事定罪的門檻十分之高,但在二○○八年至二○一四年九月的264宗涉及第161條的檢控個案中,有224 宗案件的被告被定罪,定罪比率高達八成半,可見使用這方面是十分有效。

  我強調,警方引用第161條執法的個案,包括網上詐騙、非法入侵電腦系統行為、在洗手間或更衣室等非公眾地方用智能手機進行偷拍、在網上發表淫褻或恐嚇性的信息,以及在互聯網上慫恿其他人進行違法行為等。這些個案的犯案人也可能同時被控以其他相關的罪行。

  主席,莫乃光議員在議案措辭中指出警方容易根據第161條提出檢控,指警方「濫用」第161 條,亦形容這條是「惡法」。我絕對不同意這些指控。

  第一,高等法院在剛才我所引述的上訴個案中(HCMA723/1998),法官已清楚指出並非每種取用電腦均構成罪行。我引述這宗案中陳兆愷法官的判辭如下:

   「第161條需要證明犯罪或不誠實的特定意圖,是較嚴重的罪行。並非每種取用電腦均構成罪行,第161條訂明四種構成罪行的情況。」

  引述完畢。以上判辭亦被馮驊法官在高等法院在二○一三年另一宗上訴案中引述(HCMA77/2013)。由以上可見,提出檢控的門檻絕不容易。

  第二,我剛才已舉出一些根據第161條檢控的多種違法行為。這些違法行為每每嚴重侵犯他人財產或私隱,法例有效打擊這些違法行為,又怎能說這是「惡法」,要去檢討把它「收窄」呢?

  主席,對於有人批評警方「自由演繹」第161條,「選擇性執法」或「威脅網上言論自由」,我絕對不同意。若有網民發布衝擊立法會的指南、有網民聲稱要侵犯其他人或警員子女,以及在網上號召參與非法佔領和鼓吹衝擊政府當局,這些網上言論,全都足以嚴重威脅香港的公共安全和公共秩序,以及個人的人身安全,是任何社會、任何市民都不能接受的。不論是根據第161條或其他法例,警方都有責任按法例執法。

  毛孟靜議員說警方的執法是「打壓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這是完全荒謬和不合理。《基本法》第27條保障了香港居民享有言論和新聞自由。香港警方亦一直尊重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

  我深信每一位議員都知道,無論言論和集會如何自由,也不會是全無限制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公約)中適用於香港的規定,包括公約第19條有關意見和發表的自由及第21條有關和平集會的權利,已收納入《香港人權法案條例》(香港法例第383條)中。公約第19 條及《香港人權法案》第16條指出,當人在行使發表言論自由的權利時,附有特別責任及義務,故得予以某種限制。任何人在行使上述權利的同時,應尊重他人的權利及在不影響公共秩序及公共安全的情況下進行。

  我剛才提及,在去年有人在網上討論區發布一份名為「立法會抗爭指南」的文件,建議參與集會的人士帶同工具打破立法會的門和窗,甚至掠奪警方盾牌等激進行為。該名人士最終因「有犯罪或不誠實意圖而取用電腦」被判入更生中心12個月。這正正是香港法院公平公正審訊的結果。當局絕不會、也不可能以第161條打壓新聞及言論自由。

  葛珮帆議員關注到科技罪行方面的增長,希望當局加強打擊這些違法行為。

  隨茈咱褸儭穈T及通訊技術基建設施的依賴與日俱增,加上互聯網日益普及,自二○○二年至今,本地的科技罪案個案數字已激增近24倍,由二○○二年的272宗,增至二○一四年的6 778宗。在二○一○年至二○一四年過去五年間,相關經濟損失亦由6千萬元增至12億70萬元,增幅近19倍。

  為加強警方保護重要基礎建設的資訊系統安全,以及提升警方在預防及打擊科技罪案的能力,警務處在二○一五年一月將科技罪案組升格,成為了新的「網絡安全及科技罪案調查科」。

  警務處目前的首要工作,是讓新成立的調查科的工作盡快上軌道,包括加強偵查集團式及高度複雜的科技罪行工作、防止及偵查針對關鍵基建設施所作的網絡襲擊、提升重大網絡安全事故或大規模網絡襲擊的事故應變能力、加強對網絡罪行趨勢、犯案手法、電腦系統弱點及惡意軟件的發展進行專題研究,以及加強與本地相關各方和海外執法機關的合作夥伴關係等。警方亦會密切留意第161條及相關法例的執法情況及電腦科技的發展等,只有在適當時候及有需要的情況下始考慮檢討法例。

  主席,今時今日電腦及互聯網的使用正以極高速增長,也不斷滲透每一個人的日常生活的各方面。電腦及互聯網帶來方便,也令更多不法分子有機可乘,造成科技罪案數字及相關經濟損失的驚人升幅。在這情況下當局有必要加強打擊有關罪行工作以及提升有關科技罪案的執法能力。收窄第161條的定義、「放生」在互聯網上意圖犯罪的人等同「開倒車」,這一點是當局完全不能接受的。我會在聽取各位議員就有關動議辯論的其他發言後,再作詳細回應。

  多謝主席。



2015年2月5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20時48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