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北京會見傳媒談話全文(只有中文)(附圖/短片)
***************************

  以下是行政長官梁振英今日(十一月十二日)在駐北京辦事處會見傳媒總結訪京行程的談話全文:

行政長官:大家好。香港社會長期要面對的問題,包括貧窮問題、房屋問題、青年人的事業發展和向上流動力的問題,要解決好,依靠的其中一個方面就是香港要有比較高而又持續地高的增長率。因此,我和本屆政府都十分注重怎樣可以推動和配合香港的經濟發展。

  香港社會沒有甚麼天然資源,因此我們是一個完全外向型的經濟體。要發展好香港本地的經濟,我們就要發展好香港與外地,這個包括香港與國內和香港與國外的種種經貿關係。

  過去個多月雖然特區政府和我本人都要積極應對政改和因為政改而衍生的「佔中」問題,但我們都完全沒有放鬆如何去推動香港與國內、國外的經貿發展。因此,大家都看到在過去個多月,我們都馬不停蹄,只是過去三幾個星期時間,我和特區政府的高層都出席了泛珠三角合作論壇,出席了一年一度的粵港合作聯席會議,這兩個很明顯是比較大型、我們與內地廣東和泛珠三角省區經濟合作的推動方面。

  除了我們做好國內的經濟合作、經濟發展的工作之外,國外亦是十分重要的。因此今次來北京主要是出席APEC亞太經合組織的會議,包括與亞太經合組織下面的工商界、CEO的高峰會,以及二十一個亞太經合組織經濟體的領導人會議。

  每年,二十一個經濟體的領導人都十分重視這個周年會議。今年在中國舉辦,由中國主辦,受到的重視程度就更高。除了主辦國,即中國之外,以及中國香港和中華台北之外,其他十八個國家,有十七個國家的首腦都親自出席,說明大家都十分重視經合組織這個平台,亦十分重視與中國的經貿關係。今次大家都在會議上表達了要推動區內經濟發展一體化的意願,尤其是降低貿易的屏障,促進區內貿易。這點對香港十分重要,大家都知道貿易佔香港的總產值一個相當重要的部分,而我再說一次,香港是一個完全對外的經濟體,所以在參加這些會議,無論是會議席間,或者是會議以外,香港通過參加這些會議都是有一定得茠滿C

  這十八個外國國家,包括美國、俄羅斯、日本、韓國,這些都是亞太地區內一些大型的經濟體,他們的首腦都有參加,說明他們對這會議的重視。趁來北京的期間,我亦向國家領導人匯報香港的情況和工作。大家知道,習近平主席接見了我,聽取了我匯報,亦在北京期間宣布了滬港通在下星期一開通,今日十二點亦宣布了撤除每日香港居民兌換人民幣的限額。

  今日上午我和同事、特區政府官員去了拜會發改委,主要談「十三五」規劃,這個對香港下一步的經濟發展非常重要。來之前,我向張德江委員長亦匯報了香港的情況和工作,委員長堅決貫徹落實習主席向我提出的三個堅定不移,一是堅定不移、貫徹落實「一國兩制」和《基本法》,第二是堅定不移支持香港依法推動民主發展,第三是堅定不移維護香港的繁榮穩定。多謝大家。

記者:想問今日下午去港澳辦的時候,有否和王光亞主任提及民情報告會在甚麼時候交,以及內容怎樣?有沒有和他討論這方面?

行政長官:我們今天主要是談「十三五」規劃,以及「十三五」規劃為香港可以提供的社會發展和經濟發展的機遇。至於民情報告,我們盡快做,做好之後我們就會呈交。

記者:民情報告的內容會包括甚麼?

行政長官:這個就是香港最新的、就政改或由政改衍生的香港市民的看法。

記者:在民情報告內如何解讀「佔中」這件事呢?

行政長官:這個我們做好之後,我們就會交給港澳辦。

記者:CY,想問問是否今日中午時見張德江呢?為甚麼沒有公布有這個行程?或者有一些見面的環節給media?另外想問,其實中央對現時學聯要求見面,有沒有一些反應或是會否有這個機會與中方見面呢?

行政長官:今次來北京與領導人會面,再次確認了一點,就是領導人十分清楚香港各個方面對政改的看法。事實上,這個亦是我們一直以來的認識,今次來到北京後更確認了這一點,包括我們學界朋友和泛民朋友的要求和看法。事實上,他們這些看法一直以來,包括在譬如是幾個月前四月份那一次,我們安排在上海有三位主任,李飛、王光亞和張曉明主任見泛民議員時亦聽過他們申述,所以十分清楚香港的情況。

  至於見張德江委員長,並不是中午,我剛才說是來這堣妨e,所以是今天下午的事。見委員長或見其他領導人,我們有需要時我們會事先公布,我們都是按照過去一貫的做法。

記者:想問關於其實星期一滬港通會開通,你之前都多番講過,滬港通一個很重要的條件就是社會秩序,其實這兩天內,即星期日之前,會不會有清場的計劃,就茼領行動方面?

行政長官:就警方的行動,警方會掌握,而我們不會在這麼早之前,披露警方的執法行動。

記者:你有沒有份決定?還是說你也是個局外人,在這個決定方面?

行政長官:你說的是甚麼?

記者:即是警方可能協助移除障礙物的時候這個決定。

行政長官:現在,有關警方移除障礙物這件事更加清楚了,因為法院頒布了禁制令,而法官在他的判詞內亦有有關他頒布禁制令的原因,以及他授權和要求執達吏要求警方協助等等,這些都十分清楚,所以警方是有責任執行法庭的命令,這個是香港我們法治的精神和法治傳統的一部分。

記者:特首,你之前說佔領行動其實是有境外勢力介入,但奧巴馬和習近平會面,奧巴馬說美國沒有涉及其中,想問其實你所指的境外勢力是甚麼境外勢力?有甚麼證據?

行政長官:這個問題我答過很多次,香港作為我們國家的其中一個城市,同時作為一個長時間以來高度開放的城市,一直以來,外部勢力在香港是存在的,而我是對外部勢力參與香港有關運動或者活動,我是有責任知道,需要有這樣的認知的。

記者:梁生,那會不會提出你的證據,即是譬如說會否已掌握了一些資料證明一些外國勢力正在影響香港政改?

行政長官:這個問題過去亦答過多次,在適當的時候我們會用適當的方式來披露的。

記者:其實今次來北京見了那麼多位領導人,其實對解決政改那個爭議和僵局,其實有沒有新的方法,或者有沒有一些再加強那民主成分的,其實會否有些新的方法?除了說一些堅持他們的立場之外。

行政長官:作為一個法治社會,尤其在政改這麼重大的問題上,我相信方法不在乎新舊,方法在乎正確與否、合憲與否。最正確因此最合憲的方法就是根據《基本法》以及有關人大常委的決定來落實好二○一七年行政長官普選這個目標。在這方面,中央領導人和我自己本人都曾經三番四次說過,我們是有決心根據《基本法》的規定和人大常委的有關決定去做好這方面的工作。好嗎?最後一條。

記者:特首,發改委今早與你們會面時,有沒有提及一些例如是關於高鐵或是廣深港通道等等的超支或是可能有很多問題出現,有沒有對香港的基建情況表示關注?

行政長官:我們今日談的時間比較長,但因為「十三五」規劃的覆蓋面比較廣泛,所以我們今日談的主要是三個方面,一個是香港航運業的發展。大家都知道在「十二五」堶惜w經有一句相當重要而又精準的一句陳述,就是「支持香港,鞏固及提升國際金融航運中心的地位」。我認為這個航運中心對香港來說,我們優而為之的,包括海運之外,還應該包括空運。而我們做航運中心不只做貨物的運輸,應該包括與海運和空運服務這些高增值服務有關的工作,我們朝茬o個方向發展,我們可以在我們的價值鏈上爬升,使香港的人均收入會有所增加。就這個問題雙方是談得比較多,這個也切合我們特區政府準備在未來幾年,包括我們根據已經委託和得到的顧問報告,他們給予我們的建議向前行,十分符合我們這個目標,這是一個方面。

  第二個方面就是廣東的幾個自貿區,香港如何可以根據我一年前在胡春華省委書記面前說的,做到「共同謀劃、積極參與、互惠互利」這個目標,我們都交換了意見。

  最後一個就是香港的科技和創新產業。大家都知道我們現在銳意去盡快成立我們一個新的局,這個就是創新及科技局,當然到最後我們還需要立法會財委會通過。在科技和創新方面,香港是有條件,最近我亦在會上舉過一些例子,香港有條件作為一個超級連繫人,連繫我們內地的需要,內地的優勢,和國外的一些先進的、做一些前沿的科研工作,科技發展的單位。這個創意產業亦十分符合包括我們的青年人,他們未來事業發展的需要。因此這三個方面,科技創意、自貿區和航運中心我們是談得比較多的。



2014年11月12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20時14分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