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立法會:保安局局長就黃毓民議員及梁君彥議員根據《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動議的議案的總結發言全文(只有中文)
******************************

  以下是保安局局長黎棟國今日(十月三十一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黃毓民議員及梁君彥議員根據《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動議的議案的總結發言全文:

主席:

  我感謝剛才各位議員的發言。

黃毓民議員的動議

  「佔中」到今天已持續超過一個月。整個運動震撼了每一個香港市民的心,將香港變成國際傳媒的焦點;在部分人得以表達訴求的同時,亦重創了香港的法治、經濟、民生和社會和諧。就黃毓民議員的動議,各位議員在過去的發言中,其中一個共同的關注是:警察在整個「佔中」的角色應該是甚麼呢?

警方在群眾活動的角色

  過去一個月以來持續不休的佔領、衝突,一次又一次在港九街道上發生的混亂場面及違法行為,廣大市民看見的,是這些場面中間一定夾雜茖閂屩臟蝷峊捰蝒瘧粥人員。他們在人群中不斷設法排亂解紛;當有暴力行為發生時奮力制止;當有人受傷,需要保護時伸出援手;當有人衝擊警方防線時,他們站在最前用身體抵擋。「嚴正執法」是每一位警務人員的天職。「無畏無懼」、「依法辦事」、「不偏不倚」是警隊最基本的核心價值。警隊是一支專業、政治中立的紀律部隊。無論「佔中」或「反佔中」的人士的理念如何,情緒如何高漲,警方的角色一定是盡力維持公共安全及公共秩序,防止罪案發生,保護市民安全。

警方在旺角的執法情況

  在過去一個月以來,警方調派了大量的警力到不同地方控制秩序,包括旺角。警方遇到可能發生衝突的情況,第一時間必定呼籲現場人士冷靜,將人群隔開。在不同地區,警方不分晝夜守茪戴j區及防線。若懷疑有罪案發生,警方執法絕不猶豫。在過去一個月,警方單在旺角已拘捕了119名人士,其中不乏懷疑有黑社會背景的人士。被拘捕者涉嫌干犯的罪行林林總總,包括管有攻擊性武器、襲警、刑事毀壞、在公眾地方打架等。對於所有這些案件,警方一定會全力調查;若有充分證據,一定會進行刑事檢控。要是市民發現任何可能的罪案發生或違法行為,可以向警方提交資料,警方必會依法跟進。

  所以,剛才有議員指警方「未有全力執法」、「放走施襲者」,甚至「縱容罪犯」、「勾結黑社會」等,我對這些毫無事實根據、罔顧事實真相、惡意的指摘表示強烈反對。這些指控絕對不成立;對當時緊守崗位、致力維護法紀的警務人員而言是絕對不公平及失實的。警察也是人,我希望議員及公眾都能夠易地而處,理解警方在處理「佔中」事件面對的難處及挑戰,以及面對無理指摘、謾罵時的無奈、委屈及壓力。我們應該對警隊有公平的評價,支持及信任警隊的工作。香港一向引以為傲的是我們優秀的警隊,亦由於香港警隊的專業執法,我們的城市才得以享有「世界上最安全城市之一」的美譽。

黃毓民議員的動議

  主席,就黃毓民議員的議案,我呼籲各位議員必須投反對票。正如昨日我在開場發言說過,警方正積極跟進所有有關「佔中」的違法行為,當中包括十月三日在旺角的群眾衝突事件。如果有足夠證據顯示有任何人涉嫌違法,警方必會嚴正依法追究,包括拘捕及檢控。由於有些案件可能很快會進入司法程序,而且牽涉刑事罪行,設立專責委員會討論警方對十月三日事件的處理,有可能會影響日後案件的司法審訊。

  此外,獨立、法定的監警會已公開表示,非常關注「佔中」及其相關活動所衍生的投訴個案,並會將相關的須匯報投訴個案交由嚴重投訴個案委員會跟進。我們有必要,也有責任配合監警會根據法例下的既定程序,對投訴個案作出覆核及跟進。

  而在立法會方面,政府已就或將會就立法會在復會後至今已提出的連串急切口頭質詢、普通口頭質詢、書面質詢、休會續議辯論及特別保安事務委員會會議,提交大量詳細資料。若議員對警方處理非法集結還有任何意見,可於保安事務委員會提出,當局一定會全力配合。

  主席,基於上述原因,政府認為立法會沒有必要引用《權力及特權條例》,另設專責委員會調查十月三日發生的旺角衝突事件。我呼籲議員反對黃毓民議員的議案。

梁君彥議員即將動議的議案

  主席,「佔中」發生了超過一個多月,對香港的社會、民生、經濟、法治都產生了巨大的衝擊和負面影響。市民大眾的日常生活和生計,以至自由和權利都受到破壞。梁君彥議員提出對這次大規模違法佔據道路事件進行全面調查,包括其組織策劃、資金來源、引起的公共秩序及安全問題、對香港造成的影響、政府的處理方法等,政府當局是理解的。但到了今日,「佔中」的結束日期和方式仍然沒有任何人說得準,整件事情的發展仍未明朗,「佔中」的主事者立場亦飄忽不定,事件帶來的影響尚在陸續浮現。

「佔中」嚴重衝擊法治

  各位或會記得,在二○一三年一月,有某位大學副教授以《公民抗命的最大殺傷力武器》為題在報章撰文,內容指為爭取香港落實真普選,鼓吹行動以非暴力公民抗命方式,由為數多至一萬的示威者,違法地長期佔領中環要道,癱瘓香港的政經中心,希望以此迫令中央政府接受他們的訴求。建議獲得另一位大學副教授及一位牧師支持(下稱「佔中」三子)。

  當時「佔中」三子對行動想像得十分完美。雖然事前早有其他人士預計情況可能失控,但今年九月初其中一位仍說:「我答應佔中行動一定維持『愛與和平』和『非暴力』,無意損害香港經濟,對社會的滋擾會減到最低……如果佔中出現大規模失控局面和暴力場面,我會立即叫停行動。」

  到今天,大家有目共睹,「佔中」三子到底有沒有能力控制集結的群眾「不使用暴力」呢?「佔中」三子及參與者有沒有充分考慮到大量人群在旺區集結,癱瘓交通的後果呢?他們有沒有預期集結會否失控,會否演變成為破壞公共秩序和公共安全的事件?當有暴力發生他們又可有能力「叫停」嗎?

  過去一個多月,我們看到的是有學生在九月底強闖政府總部東翼前地,跟蚖P警方發生激烈衝突,其後示威群眾集結,一發不可收拾。大量示威者湧往政府總部,把金鐘主要幹道完全堵塞,有人不斷有組織,刻意地持續衝擊警方防線,以暴力製造混亂,結果警方須使用催淚煙以確保警員和人群間有安全距離,防止防線崩潰發生人踏人事件。面對這個亂局,「佔中」三子也承認情況失控,但已無人可以制止。

  其後局面變得更惡劣,多批不同的示威群眾,分別佔領旺角、銅鑼灣、尖沙咀和政府總部周圍。他們有不同背景,除了學生,也有政黨和激進政治團體的成員、網民、不良分子和即興加入的市民。在一些地方,有群眾憑人多勢眾,集體起哄,圍堵執行職務的警務人員。即使有些人舉起雙手,使人覺得他們是和平示威者,但卻不能掩飾他們企圖製造更大混亂的真相。十月二十日法庭針對旺角及金鐘某範圍內發生的佔領行為頒下臨時禁制令,但竟然有人呼籲群眾集體違抗該命令。

  主席,「佔中」事件已變了質,至今廣大市民都清楚見到「佔中」所引發的巨大滋擾,而民憤正在與日俱增。在佔領區特別是旺角,人身安全已受到威脅。警方雖然對參與「佔中」的群眾採取最大的忍讓和包容,但非法集結及衍生的衝突事件絕不能無了期地繼續下去。

  此刻,部分「佔中」人士也正在思量,下一步應如何走下去。因此,目前「佔中」的情況正處於一個瞬息萬變的狀態。社會輿論已清晰表達,非法集結者必須盡早離開佔領區,以保障市民安全及公眾安寧,回應社會大眾的清晰訴求,使受影響的區域盡快恢復秩序及道路回復暢通。

「佔中」影響民生及商業營運

  「佔中」所引發的非法集結的短期影響已可清楚看到。違法佔據道路及堵塞港島及九龍多條主要幹道,嚴重影響市民的生活及商業營運。自「佔中」開始以來,鐵路乘客量驟增,列車車廂因此非常擠迫,乘客往往需要等候多幾班車、用較長時間才可以上車。若此情況持續,出現鐵路服務受阻事故的風險自然增加。

  至於巴士服務方面,最高峰時期有270條巴士路線受影響,佔全港巴士路線幾乎一半。至今,仍然有225條路線受到影響,包括8條路線需要暫停服務,及217條路線需要改道,佔全港巴士路線的四成。此外,電車往返港島東至港島西至今仍只能提供分段服務;專線小巴及的士服務亦大受影響。有部分小巴及的士業界人士表示,因路面擠塞、改道及開工不足等原因導致他們收入顯著減少。

  「佔中」也打擊了不同行業。直接受影響的行業包括零售、旅遊、飲食及運輸業等,其他行業亦受到間接波及。政府會繼續密切留意事態的發展,在有更多數據時就「佔中」對經濟發展的短、中及長期影響,作更深入的評估。

  此外,「佔中」嚴重影響緊急服務,緊急車輛往往需要繞道而行。有部分緊急召喚個案受到不必要延誤,例如在緊急救護服務方面,由九月二十八日至十月二十四日,中區(包括金鐘)、銅鑼灣及灣仔,以及旺角的召達時間達標率都較「佔中」發生前下跌,其中有些個案延誤時間由20分鐘至40分鐘不等。現時,各部門仍不斷密切留意和評估事態發展,以作出相應的行動安排。

違法行為及索償

  主席,「佔中」是一個非法集結,政府對有關的非法行為會嚴正處理,包括剛才多位議員關注到的「佔中」背後的組織策劃、資金來源等。我強調,香港是法治之都,有關的執法機關必然會依法追究。

  截至十月二十七日,警方已就「佔中」有關的非法集結及其所衍生的違法行為合共拘捕了332人,年齡介乎14至82歲。被捕人士涉嫌干犯的罪行林林總總,包括非法集結、強行進入、管有攻擊性武器、阻差辦公、襲警、拒捕、普通襲擊、刑事毀壞、在公眾地方打鬥、公眾地方內擾亂秩序、非禮、在公眾地方犯的妨擾罪、管有仿製火器、未能在規定下出示身份證明文件、瘋狂駕駛、刑事恐嚇、企圖盜竊、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企圖縱火、容許東西自高處墜下、盜竊、不誠實使用電腦、冒充警察、管有違禁武器、管有第一部毒藥及傷人等。

  至今警方仍每天都處理違法行為,並持續有拘捕行動。警方現正跟進「佔中」期間的違法個案。有些個案已經或即將進入司法程序,而且涉及刑事罪行。加上由於堵路的索償個案開始不斷湧現,食肆、旅行社、旅遊巴士公司、職業司機、零售批發界等相繼提出民事索償。無論刑事、民事,案件將會或已進入司法程序,現階段在立法會設專責委員會調查「佔中」的相關事宜及處理手法,有可能會影響日後案件的司法審訊,特別是相關刑事司法程序。

面對「佔中」的當前急務

  主席,無論發動「佔中」的主事人當初有甚麼理想,都應該讓「佔中」有退場的一天。「佔中」已重創香港社會,為香港的政治、社會秩序及法治帶來前所未有的衝擊。特區政府及社會人士都十分關注「佔中」之後的香港應如何重新出發,如何修補「佔中」帶來的社會裂痕,以及香港應如何重新探討未來的發展方向。政府認為現時各方面最急切認真需要思考的,是如何能令現時這個局面不會再惡化下去,如何讓社會盡快回復正常的秩序。

  目前困難的局面已令到很多市民非常痛心。有團體由十月二十五日起舉辦的簽名運動,至今已有超過120萬名市民出來簽名,支持警方執法、還路於民、維護法治和恢復社會秩序。警察有責任維持治安及社會秩序,會在適當的時候,採取適當的行動處理。但最理想的是示威人士能和平、盡快主動撤離所有佔領場地。大家應該珍惜香港整體福祉,盡早回歸理性道路。

  主席,基於上述理由,我懇請各位議員考慮應否在這階段對事件進行全面的調查,我謹此陳辭。



2014年10月31日(星期五)
香港時間16時10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