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會見傳媒談話全文(只有中文)(附短片)
***********************

  以下是行政長官梁振英今日(十月二十一日)上午出席行政會議前會見傳媒的談話全文:

行政長官:今日傍晚,我們三位司局長會與學聯(香港專上學生聯會)的同學展開對話。我相信市民大眾歡迎政府能夠和學聯代表,以至日後希望能夠和其他方面的人士就政改問題展開對話。大家亦知道,一次對話未必能夠解決所有問題,但能夠對話畢竟是一個好的開始。政府通過三位司局長抱茬怳j的誠意去聆聽學聯同學的意見,亦會向他們解釋,亦通過現場的轉播,向社會大眾解釋政府在政改方面的立場和看法。

  香港是一個法治社會,香港市民對特區政府,以至全體香港民眾,包括現在還佔領茩輕鉹ㄕP街道的人士,都有一個依法辦事的期望。特區政府要依法辦事,在政改這個問題上,我們要根據《基本法》,根據人大常委的若干決定來執行香港的政改,落實好普選。同樣地,香港社會亦普遍期望佔領香港各條街道的人士,包括我們的年青同學亦能守法、依法辦事。所以,無論是刑事方面的責任也好,民事方面的責任也好,社會都是希望青年學生和社會大眾能夠避免干犯法律。

  大家都知道昨晚法庭已經頒布了臨時禁制令,我希望佔領香港不同街道的人士,除了要考慮到社會利益,以大局為重之外,都要考慮自己在刑事、民事以至藐視法庭出現的種種責任。

  我看香港的青年學生和其他民眾在過去三個多星期以來,通過種種的方式表達他們對政改的意見,社會已經清楚知道,下去我們應該實事求是,看看怎樣可以在政改這個問題上,通過對話來收窄分歧。在二○一七年能夠落實普選,根據《基本法》,根據人大常委的框架決定落實普選,使得香港五百萬合資格選民能夠在二○一七年一人一票選出自己心目中屬意的行政長官人選,這是一個重大的、重大的一個進步。我很希望特區政府能夠和社會大眾一起落實這個目標。

記者:特首,見到你接受了一些外國傳媒的訪問,談到提名委員會廣泛代表性不是指人數,如果只是講人數,可能影響的是半數萬四元收入的香港人,你這樣說的意思是不是覺得一些低收入的香港人未必有足夠智慧,去選出一個兼顧到或者平衡到各方利益的特首?現時選了你出來,你覺得自己有沒有?

行政長官:我上任之後,和特區政府一起做了不少惠及基層市民的工作,包括譬如在房屋問題上、在貧窮問題上、在老年社會問題上都做了大量舉措,我們重新設立貧窮委員會(應為扶貧委員會),我們有了香港有史以來、破天荒第一次官方的「貧窮線」,在在說明甚麼呢?我和特區政府都非常關注基層市民的生活,但是一九九○年通過《基本法》,確實是有均衡參與這個概念。甚麼叫均衡參與呢?意思是說不是以人數來決定,而是社會各個界別,我昨日接受訪問時都說清楚,不是只說以社會收入去界分不同階層之間的均衡參與,還有社會上不同功能的均衡參與。所以大家今日看部分外國報紙的報道亦有引述我的說法,有些體育界,體育界不是說收入階層,體育界是社會上一個重要的界別,例如宗教界等等,這些雖然人數少,但在選舉過程當中都能夠體現它在我們社會當中的重要性,這亦是體現均衡參與的一部分。為甚麼在《基本法》堶惘鹵嬼|委員會的四大界別?為甚麼現在人大常委會的決定當中亦有這四大界別組成的提名委員會,而不是所謂「公民提名」呢?《基本法》堶惇O沒有「公民提名」的,這都是體現《基本法》當年設計的精神,設計我們政治體制和選舉制度的精神,就是各個界別、各個階層能夠均衡參與,而不是純粹看社會上幾百萬組成人口的人數比例。

記者:梁先生,你提到外部勢力介入了現在「佔中」的運動,其實你收到的資訊是一些甚麼證據、有哪些國家介入?以及會否向港澳辦方面提交報告、補充報告,反映香港的民意?

行政長官:外部勢力這個問題。大家都知道,香港作為中國一部分,同時亦是一個高度開放的城市,一直以來,不單是今日,一直以來,香港所處的國際環境是相當複雜的,我相信香港社會對這個問題是有一定認知的。我那一天回覆訪談節目主持人的那個提問時,我是有說過,在「佔中」這個問題上是有外部勢力參與的。這個並不是我的一個猜測,我是有責任知道這些事情,我作為政府的負責人是有責任知道這些事情。至於是否要舉甚麼證據出來,在社會公開這些證據出來,我相信任何一個政府在知道這些事情時,都要面對、都要處理。至於應該怎樣披露,或是把這些證據拿出來,我看在適當時候,我們會作適當考慮。

記者︰你在對話之前說他們有外部勢力介入,以及用那個提委會,你說它會傾斜的言論,怕不怕令到今晚對話的氣氛轉差?

行政長官︰我們要實事求是,正如我一直跟大家說,特區政府和社會大眾都要務實,務實就需要實事求是,我們在社會上,無論我們的政治環境,或者是我們的憲制安排,例如在我們對話的過程當中,我們去討論、探索一些在《基本法》堶惆S有的規定,或者不符合《基本法》的一些要求,是不能夠讓我們在二○一七年達致普選的。

  香港是一個法治社會,《基本法》是香港的大法,既是香港的法律,亦是全國性的法律,尤其是在政改、二○一七年普選行政長官這個問題上,我們一定、一定要跟從《基本法》和人大常委會有關的決定去落實,任何偏離《基本法》和人大常委會有關決定的想法,恐怕都不能夠為我們在二○一七年帶來真普選。真普選是甚麼呢?就是符合香港法律,包括我們的《基本法》的普選。多謝大家。



2014年10月21日(星期二)
香港時間10時59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