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立法會:保安局局長就「明報前總編輯劉進圖先生遇襲事件」議案的總結發言(只有中文)
******************************

  以下是保安局局長黎棟國今日(三月二十一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梁君彥動議「明報前總編輯劉進圖先生遇襲事件」議案的總結發言:

主席:

  感謝各位議員就「明報前總編輯劉進圖先生遇襲事件」這個議案提出很多寶貴的意見。雖然我已經多次在公開的場合回應有關劉先生遇襲的事件,但直到這一刻,我的心情仍然非常沉重、憤慨。劉先生在醫院留醫,早幾天還要接受多一次手術,取出腳部的血塊,手術已經順利完成,我在這堹珀@劉先生能夠早日康復。主席,剛才仔細聆聽了各位議員的發言,我希望就以下幾點作出一些具體的回應。

  有不少議員對於警方處理傷人及嚴重毆打案以及破案率提出看法。警隊致力維持使香港成為世界上其中一個最安全及穩定的城市,而打擊暴力罪案是警務處處長首要行動目標之一。警方的職責是保護市民的生命財產,不論案件是否涉及公眾人物或傳媒,警方都會一視同仁,全力偵辦。

  就劉慧卿議員提出的修正案,我想指出,全世界的警隊,都沒有可能百分百偵破所有案件。警方呼籲市民協助提供資料,任何可以追查的線索,警方都會全力跟進。

  傷人及嚴重毆打案的破案率在過去十年一直維持於約七成,雖然比整破案率的四成多為高,但仍有約三成案件未能偵破。我要指出,無論在處理傳媒人士被襲的案件,或者是其他人士被襲的案件,警方在偵查工作的進展,都會受到不同的主觀及客觀因素影響。

  主觀因素方面,當然是警方調查罪案的安排。警方高度重視每一件案件,並致力搜集證據,務求將犯案者繩之於法。這就是這些案件的破案率在過去可以有超過七成的原因。

  不過,警方的調查工作和能否偵破案件,受制於很多不同的客觀因素,而許多這些客觀因素,都不是警方所能控制的,例如案發地點、時間、是否有人目擊案發經過、兇徒留下多少線索、兇徒的犯案手法;能否找到其他證人;現場一帶是否設有閉路電視,以及受害人於案發的時候瞬息之間能否認清兇徒容貌等。這可以解釋到為何仍然有三成的案件未能偵破。

  劉議員列舉多宗由一九九六年到二○一三年涉及傳媒的未破案案件。我希望指出,過去警方亦有拘捕疑犯,亦有成功檢控的個案。例如,二○○八年策劃暗殺李柱銘和黎智英一案,警方共拘捕兩人,分別被法庭判監三年及十六年;另外,二○一二年《獨立媒體》被刑毀一案,警方共拘捕了四人,被法庭各判監八個月。然而,並非所有警方作出拘捕的案件都可以成功將涉案人入罪。在普通法的制度下,刑事舉證的要求非常高。以往曾有部分案件因缺乏足夠的證據,而未能檢控疑犯或不能成功入罪。

  范國威議員要求我和警務處處長為劉先生被襲一案訂定破案期限,並在調查期限屆滿前向立法會提交調查報告,我不同意。案發後警方已全心、全意、全力偵查,拘捕十一人並檢控兩名行兇涉嫌人。直至現在,全方位的偵查仍然全力進行。因此,議員即使對警方再施加更大的壓力,無補於事,亦不合情、不合理,對警方多日來付出的心血和努力不公平、不公道,立下無理先例,也不會產生任何正面效果。

  另一方面,如果案件未被偵破,警方根本不能公布任何調查細節,否則會影響警方的調查工作;若案件已經偵破,警方要向法庭舉證,再由法院作出獨立及公正的裁決。范議員的修正案,要求警方把這宗刑事案件的調查報告提交立法會,並不可行。我們從來沒有聽聞有其他的國家或地區會有這類安排。范議員亦提到今年三月十八日,保安局向保安事務委員會提交的資料文件第五段的陳述,我要指出,第五段是向委員會交代警方處理所有嚴重傷人案動機的既定調查方向,而關於調查劉先生受襲一案,情況就在這份文件中的第八段已作交代。

  多位議員轉達了傳媒朋友對他們人身安全的關注。

  警務處一直與傳媒機構及記者團體,保持聯繫,就彼此關心的議題交換意見。我理解近期發生的事件,令傳媒界的朋友擔心。我再三強調,對於任何的暴力事件,都不可以容忍。

  就毛孟靜議員及何秀蘭議員提出的修正案,我認為任何人士,不論他們的職業、背境或種族,人身安全是最重要的,而警方的職責正是維持治安和保護市民生命財產安全。對劉先生的案件,警方已多次表明全力以赴,繼續偵查,不會放棄任何線索及可能的動機。

  我在這堶咱荂A特區政府非常重視劉先生遇襲的案件。對於兇徒的暴行,我們強烈的譴責。因此,我們和議員的立場是一致的,我們支持梁君彥議員的原議案。

  正如我剛才指出,警方自案發後一直馬不停蹄、日以繼夜地動用大量警力去偵查這宗案件。經過他們抽絲剝繭的深入調查,警方在這宗案件上已取得突破性的進展。

  經過仔細整理和分析案情後,警方掌握了懷疑涉案兩名兇徒的資料,並且鎖定他們已潛逃內地,再向公安部及廣東省公安廳要求協助,追查疑犯的下落。我要特別感謝公安部和廣東省公安廳的高度重視,於短時間內成功將疑兇拘捕歸案,並迅速讓香港警方在三月十七日在口岸接收。經調查後,兩人已被落案控告傷人及盜竊罪名。警方正加倍努力,再接再厲,追查所有線索,將尚未落網的兇徒繩之於法。

  關於犯案的動機,我理解有不少的議員對於警務處處長在記者會上的言論表達關注。當日,警務處處長在記者會被問到,我引述:「是否知道他們的動機是甚麼?是因為報道惹事,還是甚麼原因?」,引述完畢。當時處長回應表示,我引述:「我們現時不會排除任何的可能性,但在現階段,根據我們手上掌握的資料,沒有直接證據顯示與新聞工作有關。」,引述完畢。值得注意的是處長回答提問的前設是警方不會排除任何可能性、亦即是不放過任何可以追查的線索。

  由於劉先生多年來的工作一直與新聞傳媒有關,大家認為襲擊和他的新聞工作有關,我們是理解的,這亦一直是警方一個重要的調查方向。我呼籲各界人士,包括傳媒朋友,當發現有任何相關資料時,請即時向警方提供,以協助警方的偵查工作。警方必定會以專業態度、全方位、多角度持續進行調查工作,搜集所有任何與案件有關的證據,分析、偵查,繼續緝捕兇徒。

  主席,我要帶出一點,特區政府、警隊都和市民大眾一樣,我們的目標都是一致的,我們都是希望早日可以將所有兇徒緝拿歸案。事實證明,警方已經在案發後短時間內搜集了相關的證據,亦在案件的偵查上得到突破性的進展。我希望各位議員對警方連日來的努力予以肯定並給予支持。警方的同事定當繼續全力以赴。

  多謝主席。



2014年3月21日(星期五)
香港時間12時03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