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與傳媒談話全文(只有中文)
*********************

  以下是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教授今日(二月十六日)晚上出席沙田節日燈飾閉幕典禮後與傳媒的談話全文: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昨日我在香港中文大學一個研討會上談到房屋問題,在回答台下提問時,我提到我們會研究有關租管的問題。事後我留意到,特別是今日的報章,作了很多的揣測,問及政府究竟在租管方面的立場是怎樣的。我想藉這個機會作一些說明。第一點,一直以來,政府對租務管制的問題,我們都是有所保留的。這個立場我們是一直不變的。我們當然明白到,社會上對近年租金的上升,有很多的意見,的確對我們很多普羅大眾的經濟壓力增大。但政府亦都對租管這問題很關心,如果實行租管,會否有反效果呢?例如說,租金水平會即時提高,或者業主會揀擇租客,甚至封盤等等,會造成供應上的減少,於是效果方面會適得其反。這亦是昨日我在研討會上我表達的一些顧慮。

  長遠房屋策略督導委員會在討論有關問題時,亦都有這方面的憂慮,擔心會否租管是雙刃劍,所以要很小心去衡量利弊兩方面的影響。所以在昨日的研討會上,我回答(提問)時說,我注意到在過去長策(長遠房屋策略)三個月的諮詢期內,的確有相當多的聲音希望考慮實行租管。但當然這個問題亦都是社會上有很多不同的意見,所以我認為這個問題亦都不會消失。我自己一定不會迴避這個問題。我會更加希望能夠透過一些實在的、我們做的研究,看看一些海外的經驗,希望能夠說明得更加清楚,租管問題可能會帶來各方面的影響。我希望社會上不要對現在政府就這個問題的立場,有不同的種種揣測。

記者:現在的揣測有錯誤的希望,以為是會研究。其實你昨日所講的研究,其實意思不是指研究會否恢復租管,而是看看外地的研究是如何的?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其實我們對租管的擔心,在實行時可能帶來種種負面的影響,我們在過去一年多已經說了很多。在長策會的諮詢文件內亦提及到,直到最近我在立法會也是這樣說。但是我知道社會上,是仍然有一定的聲音,希望能夠透過租管去面對現時租金上升的問題。所以我自己覺得我們有需要再好好地向社會更清楚地解釋,究竟租管可能帶來的一些影響。所以在外國的一些經驗,或者外國有很多的研究文獻,其實都有大量分析,協助我們更加了解這個問題。

記者:簡單來說會否研究恢復租管?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我們不是說研究恢復租管。我們是研究租管所帶來的種種影響,包括在海外的一些經驗。政府立場一直無變。在長策會內,委員當中,亦都從我們的諮詢文件一開始已經清楚講明,委員會覺得租管這個問題是一把雙刃劍,我們害怕有時好心做壞事,所以要非常審慎。稍後當長策會正式公布諮詢報告時,我相信大家會更加清楚,長策會在這個問題的看法。

記者:雙辣招方面,......「先訂立、後審議」。加稅的話便「先審議、後訂立」。其實有些人質疑其法律效力,是否有約束力?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我相信可能對我們所表述的做法有些誤解。我們所提的,是現時的法案,我們希望保留「先訂立、後審議」的機制。因為這個機制是最能夠快速地令到任何的調整生效,市場內不會有任何不明朗性、任何不必要的揣測。但是,聽到一些立法會議員的意見後,我表示,如果調整是向上的,即所謂的「加辣」,那麼我們便會用一條新的條例,以進行修訂,而不是用所謂「先審議、後訂立」這個附屬法例機制。這個新的條例的修改,就正如現時我們正在審議的印花稅修訂條例;從我宣布這條條例時,這條條例如果通過,是會追溯到我們作出宣布的日期,就不會存在一個不明朗性。我注意到,可能議員堶情A或社會上可能對這些機制方面的應用可能都不是很清楚,我們明日會再詳細解釋。

  如果是一個新的條例草案,當然是一個正常的立法程序,所以不存在沒有約束力。但是我表示,如果社會上,或者議會是關注一旦在所謂「加辣」的時候,是希望讓議會有多些時間討論的話,我就表示,政府方面是願意,儘管法例堶控N來有一個「先訂立、後審議」的機制,但是在「加辣」的時候,我們不會用這個機制。我們是用一個正常的修訂法案方式。

記者:但其實現在只是諮詢了兩名行會成員的意見。其實是否足夠?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這不是諮詢兩名行會成員的意見的,而是在過去幾天我自己同我的團隊與不同的議員都有接觸。所以我們知道議會上大抵上來說,他們是明白為何政府堅持要維持一個「先訂立、後審議」的機制,以便迅速地回應市場的變化。他們大抵上在譬如「減辣」或甚至政府要撤消有關措施時,他們很認同要盡量快,不要令市場有甚麼不明朗性。不過亦相當有意見,希望在政府假如要調高有關稅率時或者「加辣」時,有多些機會進行立法會方面的討論。但是我們政府方面亦都要避免,就是不要留有一個不明朗性,特別是假如有關的調整不能即時生效的話,那個不明朗性會更加大。如果採用涂謹申議員(提出)的「先審議、後訂立」的話,那就會存在一定時間的不明朗性,因為未曾生效,市場可能很多短期行為會出現,這不是政府想見到的。所以我們不會用這個方法的。但是鑑於有一定的議員希望在一旦政府如果「加辣」時,給多些機會讓議會討論,所以我們就表示,如果在這個時候,政府願意,儘管法案堶惘酗@個「先訂立、後審議」的機制,如果「加辣」的時候,我們不用這個機制的方式,我們寧願用一個正式的修訂條例,當然這是一個很正常的立法方式來進行。這就等如我們目前審議中的印花稅條例的做法,即是當我們宣布有甚麼調整,引進這個法案,如果通過的,法律的效力會追溯到我們宣布的時候。



2014年2月16日(星期日)
香港時間23時40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