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規會主席會見傳媒談話全文(只有中文)
*******************

  以下是城市規劃委員會(城規會)主席周達明今日(二月十四日)就城規會考慮《中區(擴展部分)分區計劃大綱草圖編號S/H24/8》的申述及意見的會議結果會見傳媒的談話全文:

城規會主席:今日城規會已就修訂《中區(擴展部分)分區計劃大綱草圖》完成依照《城規條例》的工作。我希望總結有關情況,主要有兩點。

  第一點是我們的會議是大致暢順,並已按程序完成工作。就有關修訂,城規會收到合共19 057份書面陳述,包括9 815份申述書和9 242份意見書。所有申述人士和提意見人士均按照《城規條例》獲邀出席會議。由於表示會出席會議的申述和提意見人士眾多,而城規會須在條例訂定的時間內完成工作,委員商議後同意有需要作特別安排,包括每位申述人士有十分鐘發言時間,但容許他們互調時間;另外,他們可以獲其他人授權延長發言時間,或向城規會申請要求更多發言時間。

  我們總共用了十六日聽取他們的口頭陳述,合共有74位申述人士/提意見人士/獲授權人士,涉及110個申述和意見,出席了會議;而其中66位人士作出了口頭陳述。至於延長發言時間方面,合共有14位人士提出要求而全部獲批,並使用了獲授權的時間。其實在聽取他們的理據後,我們都給予了充足時間。有好幾位人士都用不盡我們給予的時間,我們認為經已給予了充足時間讓他們作出口頭陳述。如果大家記得,會議第一天有部分人士中途離場,不滿十分鐘的時限。絕大部分人士在其後日子都回來參與會議並獲得延長陳述時間,表示他們是有機會和充足時間作出口頭陳述。

  我在此代表城規會感謝市民就今次的修訂向我們提交書面陳述,以及出席會議、作出口頭陳述。

  第二點是城規會小心詳細考慮了所有相關因素,包括申述書和提意見人士所作的口頭陳述,以及其他有關資料。經商議後,城規會決定不就分區計劃大綱草圖作出改變,但同意修訂草圖的《說明書》,就「其他指定用途」註明「軍事用途(1)」地帶,表明駐港部隊已同意當有關地點不作軍事用途時,會開放軍用碼頭的範圍給公眾使用,作為海濱長廊的一部分。城規會決定不會就分區計劃大綱草圖作出修訂,而同意維持原本刊憲時訂出作軍事用途的規劃用途,但在《說明書》加上解放軍同意當有關地點不作軍事用途時,會開放軍用碼頭給公眾使用,作為海濱長廊的一部分。這點城規會秘書處稍後會提供更多資料。

  我們作出這個決定,主要基於幾點。第一,是有關項目的歷史發展。在有關地點作為軍用碼頭是沿自1994年中英雙方簽署的《軍事用地協議》的。其後,香港政府跟進有關工作,包括在1998年起按當時情況在分區計劃大綱圖內標示軍用碼頭的位置;其後在2002年向立法會申請並獲批撥款興建有關工程,其中註明興建軍用碼頭及相關設施;到去年碼頭界線的訂定和工程進入最後階段,我們作出了今次草圖修訂工作。考慮到有關的歷史背景,分區計劃大綱圖的修訂是為反映軍用碼頭的最終界線及用途。

  第二,我們認為公眾一直有機會參與過程。正如剛才所說,城規會知悉由1998年開始進行修訂大綱圖的工作時,已註有碼頭位置。當然,當時界線仍未訂定,所以以一條線來標示,註明「軍事碼頭(有待詳細設計)」;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在2000年批准有關大綱圖;其後,立法會於2002年撥款,公眾亦有參與的機會;在2008年至2010年政府的「市區設計研究」公眾參與活動,都有指出軍用碼頭的位置、概念設計及將來如何與中環新海濱的融合;在2010年亦有向中西區區議會及海濱事務委員會介紹軍用碼頭的設計。

  城規會亦知悉駐港部隊已於2000年同意在軍事碼頭不作軍事用途時,會開放給公眾使用,作為海濱長廊的一部分。而就算當碼頭用作軍事用途而不能開放時,公眾亦可在此位置的南面,透過行人道往返海濱東西兩面。大家都知道在軍事碼頭的南部的長久性規劃用途是休憩用地,公眾人士從東到西的往返是沒有問題的。

  作為下一步的工作,城規會會把分區計劃大綱圖連同申述書以及意見書在法定限期內提交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審批。

  城規會秘書處會於稍後就今日的決定提供更多資料給大家。

記者:軍事碼頭的開放時間有否討論過?會有多少時間給予公眾使用?那個地帶日後公開時間的法律觀點有否說清楚?

城規會主席:首先我想澄清城規會的工作,是就茈峖a是否適合用作軍用碼頭,就這點城規會是決定了。至於開放時間,駐港解放軍已經說過,我們亦已向立法會和公眾交代;政府亦曾說過,當這個地方不需要作軍事用途時,便會開放給公眾使用,作為長廊的一部分,至於將來的運作細節,政府會繼續與香港駐軍討論,亦承諾當有詳細的安排時,將會向公眾發放。

記者:當碼頭開放予公眾使用時,那地方是否一個軍事禁區?

城規會主席:立法的程序並不是城規會的工作,我相信特區政府的相關政策局或部門將會跟進。

記者:這次討論談了相當久,在會議中委員之間的分歧是否大?為何這次會議要閉門進行?會否擔心公眾會質疑缺乏監察?

城規會主席:首先說說《城規條例》,如果大家翻查一下《城規條例》,第2C條已說明了城規會可以就我們的會議的實務和程序作出決定。第二點也在2C條清楚表明,當我們聽完口頭陳述後,我們可以作閉門商討。請大家看看,第2C條已非常清晰說明。我們覺得今次的特別安排,即每人十分鐘的時限,是有需要的。委員亦覺得因為這安排令我們的會議能暢順舉行。另外我剛才也說過,縱使有些不滿意十分鐘安排的人士中途離場,他們絕大部分都有回來使用他們的權利作出口頭陳述。

記者:剛才討論了多久?委員間的分歧大不大?

城規會主席:是完全沒有分歧的,大家都是很小心地研究。我想說說不單是今天早上有討論過,之前也討論過,總共用了五至六小時。

記者:分歧不大的意思是否反映在投票中?

城規會主席:完全沒有需要投票,大家對申述書所提出的論點有過很詳細的考慮,大家就今天早上的決定是完全一致的。

記者:公眾最近對這項規劃的爭議很大,會不會擔心(有關決定)對城規會的公信力有影響?原因是公眾的意見十分不同。

城規會主席:城規會要考慮的是規劃的因素,在法定程序上有充足的機會讓任何關心這件事的市民提出他們的申述書、意見書,亦有機會到城規會在委員前親自作出口頭申述。我認為我們的考慮非常全面,公眾的參與亦非常足夠。

記者:會否擔心有人司法覆核?對於今次選擇閉門會議是否有政治壓力?

城規會主席:我想說說選擇閉門,《城市規劃條例》第2C條指明,若就這類個案討論時,是可以閉門的。第二,關於司法覆核方面,城規會一直依照《城規條例》的程序作出討論,我們認為這次討論和會議程序絕對是依足條例去做,所以我們沒有擔心。

記者:有人指這次城規會是橡皮圖章,你有何看法?

城規會主席:這是完全不能夠同意的。城規會的委員之中,正如大家也看到,官方只佔少數,只有六位,而全體委員共三十多位,人數肯定是非官方的較多。而每一位委員也來自不同的專業背景,或在其社區內的活動和工作也是很多元化的,所以如果指他們是橡皮圖章,我認為對他們非常不公平。而我們亦很客觀地看過所有申述書,看過政府提供的資料,亦聽了有關申述人士和意見人士的口頭申述,考慮過所有相關因素才作出這個決定,所以我們的決定絕對依足條例,是非常客觀的。



2014年2月14日(星期五)
香港時間21時11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