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保安局局長會見傳媒談話全文
*************

  以下是保安局局長黎棟國今日(一月十八日)出席一公開活動後會見傳媒的談話全文:

記者:印傭涉嫌被香港僱主虐打,除了警方派警員到印尼為印傭落口供之外,政府還有甚麼跟進行動?

保安局局長:首先我要講的是香港是一個法治社會,任何在香港的人都是同樣受到法律的保護,政府絕對不會容忍任何一些傷害他人身體的違法行為。剛才你提到的案件之中,不單只保安局,勞福局和警方都非常茩哄C警方在收到報告後,已經將這案件列為傷人案,和交由重案組調查。在早幾天,警方已經聯絡印尼駐港領事館的官員,就事件索取相關的資料,而且警方已經在可以提供資料的人士之中,找他們出來作出詢問和調查。警方昨天亦作出了公開的呼籲,希望任何對於這案件有資料可提供的人士與他們聯絡。當然,事主現在不是身在香港,她已返回印尼,警方已通過國際刑警,和印尼方面的警方聯繫,希望盡快獲得安排前赴印尼,向事主拿取口供和拿一些相關的醫療報告。這工作是非常重要,因大家都知道這些第一手的資料,對警方調查這案件起了最重要的關鍵作用。所以警方現在有兩件事要做:第一,希望透過國際刑警盡快成行,但當然就算去到當地,怎樣和事主接觸呢?這亦要視乎事主本身身體的康復情況,心理上的情況是否平穩,這事情上警方會盡力盡快作出最好的部署。第二樣事情,正如我剛才所講,警方亦呼籲有資料可提供的人士與他們聯絡,讓他們作出一個更加詳細、深入、全面的調查。這類的傷人案件是非常嚴重的案件,根據香港法例第212章《侵害人身罪條例》,這些傷人行為的刑罰是相當重,一經定罪可以判處三年以上的監禁,更加嚴重的可判處終身監禁。

  大家都記得,幾個月前,亦有一宗同類案件在香港法院審理,結果有兩名人士被定罪,分別被判處為期相當長的監禁。我想在這堜I籲,在香港大家珍惜的是一個和諧、友善的社會,外籍的家庭傭工來到香港打工,他們不單賺一份人工,他們更為香港的家庭提供了一些不可或缺的服務,照顧家中的老年人、小朋友、嬰兒,工作是辛苦的,所以僱主與僱員之間,希望他們能和睦共處。如有意見不合的地方,大家應該平心靜氣,坐下來相互溝通解決,有問題的話,當然我們勞工處的同事絕對願意,亦是隨時向他們提供各方面的支援。外籍家庭傭工在香港為數相當多,他們對於我們香港社會的貢獻很大,我們完全絕對不想見到有任何一件類似的案件在香港發生,所以在這案件上,警方會非常嚴肅作出調查和跟進,如果有足夠的證據,一定會對涉嫌的人士提出起訴。

記者:局長,當初是否低估了事件的嚴重性,本身是雜項,提升到國際層面才變了傷人,交給重案組,是否低估了事件的嚴重性和輕視了(事件)?

保安局局長:最初接到通知的時候,並不是事主親自報案,所以收到的資料是有限,當然當資料更詳細的時候,我們可以將案件適當的分類。

記者:現在搜證方面有沒有甚麼困難?

保安局局長:現在搜證最重要的是向當事人拿一份詳細的口供,和拿到有關她傷勢的醫療報告,這兩樣我相信在調查中是非常重要。當事人現在不在香港,她在香港亦沒有報案,因此我們需要去印尼向她拿口供,雖然早前我見到報章報道,有一些人提議事主可以通過另一種形式拿口供,但我們並不覺得這是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特別在這案件,是我們派同事去當地去做,因為在醫院那埵麻暩@人員可以就事主的情緒,作出一定的安撫、處理,因為我相信任何人士在這情況下,他們的心靈上可能會有一些受創,在醫護人員悉心的支持下,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向我們辦案的警務人員給一份詳細的口供是相當重要,我們已通知了國際刑警,亦正在做這一方面的工夫,很希望能盡快成行。

記者:有外傭指,在香港被僱主虐打亦很難去報警,和被僱主禁錮,扣起證件,政府這方面可以怎樣加強……?

保安局局長:政府一向有向外籍家庭傭工宣傳,以我理解,勞工處印備了多種語言的小冊子,當外籍家庭傭工到港時派給他們。最重要一點是在香港工作的外籍家庭傭工,他們需要充分理解到香港的法律可以向他們提供甚麼的保障,如果他們受到一些不好的待遇,他們是可以通過哪些途徑作出投訴,亦很希望另一方面,僱主方面,大家理解到外籍家庭傭工和僱主一起生活,我們也有很多一些很好的例子,有一些外籍家庭傭工在香港打工很久,甚至和老闆像一家人一樣,既然大家一起生活,有任何磨擦,很希望大家平心靜氣,大家有商有量地去解決問題,畢竟如有甚麼糾紛發生,亦傷害到僱傭關係。

  剛才我亦說過,我們很希望每一個家庭,大家努力去製造一個和諧的生活環境,尤其是家庭有老有幼的時候,很多小朋友和老人家都很希望在一個大家有商有量的情況下生活,爭執在日常生活中,我估計不多不少一定會有,最重要一點是大家應該有商有量,去互相體諒。特別是有一些外籍家庭傭工,他們初初來港,對於香港人的生活習慣各方面,和他本身的生活習慣會有差異,雖然可能他們在未來港前亦接受過某種程度的培訓,但在具體的實際環境堙A我想有差異是無可避免,所以大家需要一段時間去適應,相信一定要雙方去體諒合作,然後家庭才可以和諧。

記者:最快甚麼時候去印尼取證、拿口供?

保安局局長:具體日子暫時我們未能說清楚,但我們已整裝待發,只要印尼能作出安排,我們馬上出發。

記者:(關於調查進度)

保安局局長:正如我們所說,現在我們主要一定是跟傷者先拿口供,這是最重要,其他事情我們是有步驟有部署地進行。

記者:有分析中介公司會偏幫僱主,有沒有多些措施去加強監管?

保安局局長:我想你說的是中介公司,我想張局長就這一點已向各位說過,中介公司在香港是受法律監管,勞工處一定會加強巡查,而我亦相信其實絕大部分的中介公司,他們的負責人很願意就任何糾紛擔當一個中介人的角色盡量去調解。

記者:(有關警方有否需要加強執法)

保安局局長:執法是當有一件案件發生,警方收到舉報,並進行調查,反而我覺得勞資雙方對於大家的權利和義務都可以加強認識。剛才我說過,每一位新來的外籍家庭傭工來港時,勞工處會派一些以他們最熟悉的語言和文字寫成的小冊子,告訴他們甚麼應該注意,這一方面我相信一些向家庭宣傳的措施,是絕對有效的。當案件發生了,然後才去處理未必是一個獨步單方,亦不一定是一個最好的方法。我相信我們大家一同努力去推動大家理解僱傭雙方的義務和責任,和如發生爭拗時,用一種心平氣和的態度去處理分歧是更加有效,和更加好。

記者:局長,請問剛才的意思是否指,警方未聯絡該僱主去進行任何調查?是否未取得該外傭的報告前,都不可聯絡該僱主?

保安局局長:警方具體調查行動中的某些細節,我不便透露,希望大家理解。可以透露的幾個重要手段,我已經向大家講述。但是有一點是很重要的,我要重申一次,就是警方對此案件是非常重視,亦投放了相當多資源去處理此事。
 
記者:局長,新春方面,泰國旅行團方面是否有特別安排?
 
保安局局長:我們對泰國曼谷,我要重申一次,是泰國曼谷,發出了紅色的旅遊警示,意思指如非必要,請市民是不要前往曼谷。此紅色警示,我們今天在此,而且我們每一天、時時刻刻都留意當地的發展,我亦呼籲市民留意政府「香港政府通知你」的公布,我們每一天都就曼谷最新的情況,其實在網頁上更新的。相信知道新春是一個開心的日子,市民離港度歲亦是一個習慣,但在選擇地區的時候,我會希望市民亦都要留意想去的地區,當地是否有特別事情發生,人身安全是在我們出外旅遊之中,應該是一個相當重要的考慮。如果曼谷的情勢有甚麼特別的變化,對於我們提出的旅遊警示,是需要作出進一步的更新時,我們會迅速去做,而當有甚麼新的決定,我們亦將會第一時間,透過各位傳媒朋友,第一,告知全港市民;第二,所有此類的旅遊警示其實於飛機場、航空公司多個辦理登機的櫃^前面,亦有指示出來。我們目標就是要第一時間通知市民。

  此外,入境處有一個服務,如果市民有計劃離開香港,想去一個指定地方,他們可以通過網站向入境處登記,如果他想去的地方,發生了一些問題,而我們發出了旅遊警示,我們會通過他留下的聯絡途徑,直接通知他。此安排其實已推行好幾年,我們現時手頭上都有資料,知道有少量香港居民在泰國旅遊,他們能跟我們聯繫得上,我們亦覺得(此安排)好有用,希望各位市民如果他們想出行旅行的話,亦都考慮使用此免費服務。

(請同時參閱談話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4年1月18日(星期六)
香港時間22時38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