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立法會:保安局局長就《逃犯(捷克共和國)令》議案的發言全文(只有中文)
******************************

  以下是保安局局長黎棟國今日(一月八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逃犯(捷克共和國)令》議案的發言全文:

主席︰

  我感謝小組委員會主席及其他委員,詳細審議《逃犯(捷克共和國)令》(《捷克令》),並提出寶貴的意見。

  香港一直全力支持國際間法律互助,致力與其他司法管轄區合作打擊罪行。根據《基本法》,香港可以在中央人民政府授權下,與其他司法管轄區簽訂移交逃犯的雙邊協定。這些協定可以有效防止罪犯藉蚍蝪k外地,逃避司法審判。香港與捷克共和國在二○一三年三月簽訂的移交逃犯協定,是香港與其他司法管轄區簽訂的第十九份同類協定。訂立《捷克令》的目的,是根據《逃犯條例》第3(1)條,為香港與捷克共和國簽訂的移交逃犯協定,提供法律基礎。

  我感謝小組委員會主席剛才的發言,主要關注到《捷克令》就可移交罪行的表述方式。我有以下回應。

  《捷克令》已列明《逃犯條例》所載關於移交逃犯的法律保障。這些保障包括:有關行為必須在雙方的法律下均屬罪行,即我們一般說的雙重犯罪原則;同一行為不能被第二次審判;亦不能因為該人的種族、宗教、國籍或政治意見被檢控而作出移交;不能移交至第三司法管轄區;以及死刑不移交等。這些保障條款,已列明在香港與捷克共和國簽訂的移交逃犯協定中,適用於日後每一個香港與捷克共和國之間的移交逃犯個案。

  在小組委員會的討論過程中,有議員關注在香港與捷克共和國的移交逃犯協定中,並沒有將可移交的罪行清單列於協定中,而是要求雙方向另一方提供按其法律可予移交的罪行的清單。這個做法與過去同類協定有所不同。

  香港與捷克共和國的移交逃犯協定,採用不在協定中列出罪行清單的方法(「另一形式」)。採取這個方法,是由於捷克共和國以及其他談判夥伴在談判階段均明確表示,無法同意在協定內列出罪行清單形式,因為此舉並不符合當地法例及慣常做法。基於這個分歧,香港與不少國家的談判曾經膠荂C為了達成協議,使香港得以繼續擴大其打擊犯罪的國際合作網絡,特區政府在二○○五年諮詢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後,開始接納在隨後的磋商有需要時以「另一形式」表述可移交逃犯的罪行。這亦符合國際上同類協定的發展趨勢。香港與捷克的移交逃犯協定,是首個採用「另一形式」的協定。

  我必須強調,採取「另一形式」,只是以另一方式表述「可移交罪行」,但表述的內容完全符合《逃犯條例》有關「可移交罪行」的規定。《逃犯條例》已清楚訂明香港可移交的罪行的類別,以及有關罪行須在香港可判處超過12個月的監禁或較重的刑罰。此外,移交逃犯必須符合「雙重犯罪」的要求。採用「另一形式」的協定,完全保留這些法定要求,只是在表述「可移交罪行」的形式與以前不同。因此,採納「另一形式」並不會改變香港在協定下移交逃犯方面的任何權利和責任。

  我們認同,在採用「另一形式」時,為清晰起見,應向公眾公布雙方所交換的清單。我們計劃在與捷克共和國交換罪行清單後,以政府公告的方式刊於憲報,並將清單上載至律政司的網頁,供公眾查閱,亦會在《捷克令》的生效公告刊登憲報時或之前,向立法會提供有關清單。

  此外,日後特區政府向立法會提交為新簽訂的移交逃犯協定所作出的命令時,如採用「另一形式」,也會先邀請締約夥伴交換罪行清單,並將罪行清單連同命令一同提交立法會,讓立法會一併考慮。

  主席,香港特區與其他地區簽訂移交逃犯協定,是「一國兩制」及《基本法》賦予香港的優勢,有助香港與國際接軌,協力打擊罪行。這些協定均符合《逃犯條例》的規定。《捷克令》亦不例外。我再一次感謝議員就審議《捷克令》所作出的努力。多謝主席。



2014年1月8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6時08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