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立法會:保安局局長就議員議案「跨性別婚姻」的總結發言(只有中文)
******************************

  以下為保安局局長黎棟國今日(十月三十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議員議案「跨性別婚姻」的總結發言全文:

主席:

  我十分感謝今日多位議員就這項議案的發言,當中很多部分與政府的看法與目標是一致的。香港是一個多元、自由和開放的社會,對不同社群應該包容、接納、關愛。剛才有多位議員提及跨性別人士在社會上所面對的種種困難和障礙,我是深切理解的。

  我在開場發言時已向議員解釋,終審法院今年七月就W案頒下判令,我們預計於二○一四年初,會就如何修改《婚姻訴訟條例》和《婚姻條例》,向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報告及提出修訂條例草案,讓W小姐和與她情況相同的跨性別人士,可以新的性別結婚。與此同時,相關政策局及律政司會茪漎膍s判辭中的其他各項建議。剛才我聽到議員的幾個不同意見,我希望作簡單回應。

就促請政府立即制定性別認同條例
---------------

  陳志全議員的原動議中提及,促請政府盡快制定性別認同條例,有議員表示支持,但亦有議員對此建議有所保留。

  讓我再與大家分享性別認同法的一些重點。英國的性別認同法,除規定如何界定跨性別人士的性別身份,亦詳細確立該身份在不同法律範疇下的地位,除婚姻外,包括家庭關係、免受歧視、遺產繼承、社會保障、退休金,甚至參與體育項目以及受勳範疇,均有明確規定。

  根據英國法例,界定性別身分的準則較為寬鬆:跨性別人士接受最少兩年的真實生活體驗後,即使未有進行手術,亦可申請更改性別身份。

  我們認為,在討論是否制定性別認同條例之前,香港社會首先需要對相關問題作深入了解和認識,包括跨性別人士面對的問題,如何界定未完成性別重整手術的人士的性別身份,以及成功轉換身份的跨性別人士,在各方面的法律地位等,對跨性別人士和整體社會的不同影響,然後再詳細討論下一步決定。

  相信各位議員會記得,去年大家在辯論同志平權一事時,宗教團體表示強烈意見和憂慮。今天的議題雖然涉及性別認同而並非性取向,但同樣需要深思;若操之過急,或者更難取得進展。

  事實上,我想指出英國制定性別認同法的過程,由政策構思、諮詢、草擬和通過法例,到最終落實有關法例,前後花了超過六年的時間。由此可見,凝聚社會共識是重要基礎,否則恐怕只會帶來反效果。

  今天的討論是個很好的開始,但是不少市民對跨性別人士仍然有不少誤解,而且認識不多,甚至未曾思考究竟應如何協助他們,在社會、法律上得到應該享有的保障。社會需要更深入的認知,例如性別重整手術的情況,方可就他們遇到的困難對症下藥。

  特區政府重視終審法院的意見和建議,會正視跨性別人士性別認同的課題;相關政策局和律政司正茪漎膍s如何跟進。不過,現階段不適宜倉卒下結論。因此,我們不同意陳志全議員於原動議中提出,「盡快制定」性別認同法的要求。

就取消「完整性別重整手術」的規定
----------------

  現時,人事登記處處長讓完成性別重整手術的人,更改身份證上的性別身份,有關指引乃基於醫學意見所制訂。有關安排,與覆核案中的主角W小姐的情況亦相吻合。根據終審法院判辭,剛才多位議員亦贊同,生理上完成性別重整手術的跨性別人士,可以更改身份證上的性別身份,並按該身份與另一名異性結婚,這一點是毫無爭議的。

  世界各地在處理未進行或未完成性別重整手術和性別認同的問題上,採取了十分不同的政策和法規。例如日本、南韓、新加坡、台灣等地,均規定跨性別人士需先進行性別重整手術,才可更改戶籍上的性別。相反,英國、德國等歐洲國家,則接納所有確診性別認同障礙的人更改性別,無論他們是否有進行或完成手術。到目前為止,已經就性別認同制度進行全面立法的國家並不多。

  正如剛才有議員提出,有關人士在日常生活中,使用各種公共設施,例如更衣室或洗手間,或在法律上的各項權利和義務,對於他們和其他人的保障和規限,都要逐項研究。

  特區政府對最終如何處理未進行或未完成手術的跨性別人士的性別認同問題,沒有既定立場。不過,在未有充分準備和研究,社會未清楚了解有關議題之前,維持現時做法較為穩妥。

  我相信大家將來討論如何處理性別認同的大課題時,可以一併討論如何在法律上就不同情況的跨性別人士界定性別這個問題。

  就保障性小眾及同性婚姻方面,剛才不少議員提到,有必要研究如何避免跨性別人士遭受歧視。

  特區政府的政策是任何人—不論是基於任何原因,包括其性傾向或性別認同—都不應受到歧視。我們一貫的信念是人人生而平等,應享有相同的機會,平等的待遇;我們鼓勵在社會上建立包容及互相尊重的文化。

  為了消除歧視及促進不同性傾向人士及跨性別人士享有平等機會,政府多年來透過公眾教育及宣傳,推廣有關信息,當中包括透過「平等機會性傾向資助計劃」,資助有意義的社區活動項目,藉以促進不同性傾向人士及跨性別人士享有平等機會,或為性小眾提供支援服務。在未來,特區政府會為資助計劃投入更多資源,資助有興趣的機構及團體舉辦相關的社區活動。特區政府並透過不同渠道及媒體,宣傳及推廣平等機會的信息。政府亦打算加大這方面的力度,包括製作電視宣傳短片等。

  此外,為了更聚焦地研究及探討性小眾,包括跨性別人士被歧視的事宜,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在本年六月成立了消除歧視性小眾諮詢小組。諮詢小組會就性小眾被歧視的關注及相關事宜向局長提出意見,特別是性小眾受歧視的範疇及嚴重性,以及消除這些歧視的策略及措施,以期在社會上建立多元、包容及互相尊重的文化。諮詢小組的成員包括性小眾及不同的持份者,亦包括跨性別人士代表。自成立以來,諮詢小組已舉行了兩次會議,並決定就性小眾受歧視的情況進行聚焦的研究,以便掌握有關實際情況的基礎上作進一步討論。相信透過小組各成員的互動,可以提出切實可行的建議。特區政府會積極配合小組的工作,大家共同努力,創造一個更友善及包容的社會。

  不過,正如我於開場發言時所講,何秀蘭議員提出的修正,涉及性小眾按其性取向結婚的權利,與W一案無關,不能混為一談。無疑,判辭中的確有提及,以欠缺多數人的共識為由拒絕少數人的申索,在原則上有損基本權利。但是,我要再強調,由始至終,W案的關鍵在於一名已完成性別重整手術的人,是否可以新的性別身份,與一名異性進行婚姻登記。W小姐的要求是在婚姻登記上被認同為女性,而不是以男性生理性別與另一名男性結婚。無論是法院的判辭,抑或W小姐本身均多次強調,覆核案並非就同性婚姻作出判決。我呼籲各位議員反對何秀蘭議員提出的修正。

總結
--

  主席,在總結之時,特區政府尊重終審法院的判決,會積極跟進,當務之急是要修訂《婚姻條例》及《婚姻訴訟條例》,讓W小姐及跟她一樣已完成性別重整手術的人士,盡快行使法院授予他們結婚及相關法律權利。我希望議員會支持這方面的工作。

  同時,我們正積極研究如何跟進判辭中其他有關性別認同的意見,以及跨性別人士面對的困難和挑戰。過去數個月,各相關政策局和律政司一直仔細探討有關問題。特區政府會在適當時候,交待如何跟進下一步工作。

  最後,我呼籲各位議員反對原動議。

  主席,我謹此陳辭。



2013年10月30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22時31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