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保安局局長談罪案情況
**********

  以下是保安局局長黎棟國今日(九月二十五日)出席撲滅罪行委員會會議後,在添馬政府總部會見傳媒的答問全文:

保安局局長:大家好,撲滅罪行委員會在今日下午討論了今年首八個月的罪案情況。現在我向大家講述一下在會議中討論的重點。今日禁毒常務委員會主席石丹理教授和禁毒教育及宣傳小組委員會主席狄志遠博士來到委員會會議,向委員介紹了今日公布的「驗毒助康復計劃」的諮詢文件。委員會察悉了諮詢文件的內容,委員會亦支持這次所進行的諮詢,期望社會各界人士多提意見,大家在四個月的諮詢期內作出理性充分的討論。

  除了剛才我所提及的「驗毒助康復計劃」之外,滅罪會亦審閱了警務處處長就今年上半年的商業罪案情況所提交的報告。稍後,關治平先生會向大家介紹報告的內容。

  現在我想首先介紹一下今年首八個月的罪案情況。今年首八個月的詳細罪案數字已經派發給大家。與去年同期比較,今年首八個月整體的總體罪案和暴力罪案數字繼續錄得跌幅。整體來說,香港的治安情況依然保持平穩。

  總體罪案減少了1,780宗,多項罪行也錄得跌幅,其中下跌較多的罪案有雜項盜竊,下跌7.3%、刑事毀壞下跌11.3%、爆竊下跌17.1%、傷人及嚴重毆打下跌8.7%和店鋪盜竊下跌3.8%。

  另一方面,有所上升的罪案主要是詐騙,上升8.8%;勒索上升213宗,上升率比較大,107%;嚴重毒品罪行上升7.6%、非禮上升6.2%。就兇殺案方面,上次我也提過,因為南丫島海難事件有39宗檢控,所以數字看似增長了216.7%,但是如我們把這39宗扣除,實際上今年首八個月的兇殺案是18宗,和去年同期相比,數字是一樣的。

  暴力罪案方面,我們看到減少了442宗,減少5.1%。除了剛才提到的傷人及嚴重毆打外,罪案數字下降的還有刑事恐嚇,下跌10.1%、各類劫案持續下跌,下跌18.7%、縱火案下跌6.4%及強姦案也下跌14.5%。

  至於有所上升的暴力罪案,就是剛才我提到的勒索、非禮和兇殺。

  至於毒品罪行方面,警方一直對毒品採取零容忍態度,致力打擊販毒及青少年吸毒問題。今年首八個月,嚴重毒品罪行共錄得1,538宗,較去年相比,增加108宗,增加7.6%。其中1,362宗,增加的126宗或10.2%,涉及危害精神毒品,即現時的合成毒品,以及170宗涉及海洛英,分別佔整體嚴重毒品罪行的88.6%及11.1%。

  因為干犯嚴重毒品罪行而被捕的總人數是2,019名,較去年同期上升45名,增加2.3%。當中包括77名10至15歲的青少年,以及351名16至20歲的青少年 。

  毒品方面,今年首八個月,冰、海洛英、大麻及忘我類毒品的搜獲數量較去年同期分別上升:冰,升了69公斤;海洛英,升了24公斤;大麻,升了4公斤;忘我類毒品,增加了584粒;而可卡因和K仔的檢獲量則有下跌,可卡因的檢獲數量下跌538公斤;K仔的數量減少470公斤。

  大部分搜獲的可卡因、海洛英、冰和大麻,以及一部分的K仔和忘我類毒品,是在香港出入境管制站由海關截獲。

  香港的執法部門,包括警方,會繼續提高警覺,並以跨境合作、跨專業及跨部門的情報主導方式,堵截毒品來源,防止毒品流入本港;並從執法、充公販毒得益、加強刑罰、預防教育和宣傳,特別是持續針對青少年等方面,壓抑毒品需求和竭力打擊毒品問題。

  接虓Q提一提青少年罪案,青少年罪案數字繼續下降。今年首八個月,因犯刑事罪行而被捕的少年和青年分別有1,442人及2,254人,較去年同期相比,減少270和419人。

  犯罪被捕的青少年仍然以干犯店鋪及雜項盜竊為主,其次是傷人及嚴重毆打和嚴重毒品罪行。

  警方會繼續嚴密監察青少年犯罪的情況,特別是涉及三合會相關罪案或嚴重毒品罪行,並在青少年流連的地區加強反罪惡巡邏,以及與其他相關政府部門、學校、青少年服務機構等保持緊密聯繫,採取跨部門及多專業的合作模式,制定適切和有效的防罪措施,從預防及宣傳、加強執法等各方面,打擊青少年罪行。青少年犯罪是一個複雜的社會問題,需要各界在宣傳教育和復康輔導方面等,共同努力,才會有成果。

  整體來說,今年首八個月的治安情況保持平穩。警方及其他相關執法部門會繼續密切留意各類罪案的趨勢和作案模式,致力採取有效的預防措施和加強打擊行動,撲滅罪行,以確保維持香港治安的穩定。

記者:有意見指「驗毒助康復計劃」會令警權過大,政府會如何釋除市民這方面的疑慮?

保安局局長:關於這個問題,禁毒常務委員會也很關注,所以特別在第3章考慮的事項堙A主動提出這問題,提供了一些想法和資料,希望公眾人士多些討論,理性討論及研究。因為我們現在面對的問題是一個隱蔽性的問題,隱蔽性的問題是需要處理。過去我們做了很多功夫,我們也看到吸毒人數數字是逐年下降,但是不幸的,是看到新發現吸毒者的毒齡由1.9年逐步攀升到4.6年,因此看到隱蔽性越來越高。其中有一個問題出現,就是現時的法律,如我們不能在吸毒者身上搜到毒品,執法人員是沒有辦法採取行動。禁毒常務委員會理解剛才你提出的關注,所以他們特別在第3.3段提出,在「驗毒助康復計劃」下,執法人員驗毒的權力,一定要很小心的界定。第一,他們的建議是,必須受過適當訓練,而且獲得一名指定職級以上人員授權的執法人員,才能行使這驗毒權力。第二,必須要清晰界定應用範圍。在此,大家可能會提出一個名詞,(就是)究竟如何理解合理懷疑。諮詢文件提出了,所謂有理由懷疑某人曾經吸毒,是應該符合一些嚴謹的條件。在文件第3.5段提出了,第一,當事人附近,發現懷疑有毒品的東西,這是第一個要求。再加上,是附加的第二個要求,那人的身體狀況,行為或隨身物品,顯示他有可能吸毒,譬如說他有吸毒後所產生的一些身體反應的表徵,或是他擁有些可以用作吸毒的工具。在3.5段所提出給大家討論的建議,是需要一個很高的門檻才能啟動。目的為何?目的是希望公眾覺得這些建議有足夠的保障,使執法人員不會隨意在街上截停或拘捕某人,要求他接受驗毒。

  相信各位都知道,現在香港的法律是執法人員可以在合理的懷疑下,要求一些懷疑是吸毒、受毒品影響的駕駛者進行相關的測試。這個測試是分開兩部分的。這個法例已經實施了一段時間,亦進行得相當暢順。現在的建議亦都是用「毒駕」的模板。我們派發了一些單張。從單張上,我們可以看到剛才我所提到的條件和在甚麼情況下,要符合一個表徵,才會要求那個人進行這個進一步的測試。而且,再進一步說,文件亦建議如果涉嫌的人士是未成年的話,就應該有一個獨立的第三者,譬如是他的父母、監護人、社工在場,才可進行驗毒。

記者:這些建議是否足夠制衡警方的權力呢?剛剛提到警權過大的問題,會不會將今次整個計劃政治化了?在推行時會困難重重?

保安局局長:我相信香港的市民,大家都是非常理性的,我們現在所面對毒品的問題,是需要處理的。相信各位都知道毒品問題,不單只在香港,在外國很多地方、很多國家都有。甚至在外國,有一些國家,他們採取了一個容忍的態度,有一些專門指定的地點,容許這些吸毒者在堶情A在一個受到控制的情況下吸食的。當然,我相信以香港來說,我們絕對不想、不希望、不要見到這些情況出現。因為毒品特別是現在流行的精神科類的毒品(危害精神毒品),它們的遺害跟傳統的毒品完全不同。傳統的毒品,當你上癮後,你到某些時候不吸食(毒品)的話,會有很多表徵出來。而這些新興的合成物、在實驗室造出來的毒品,它們只會慢慢侵害一個人的身體。因此,當這些人身體器官受到嚴重的破壞,而出來求助的時候,其實已經差不多到了一個沒有辦法可以醫治,使他們身體器官復原的地步。所以,我們必須用辦法去處理。我們過去做了許多功夫,我們相信這是一個適當的時候,處理當日前律政司司長黃仁龍資深大律師所提出一系列建議之中最後這一項。我們相信社會人士就剛才提出的議題,大家會有一個很好的討論。我還記得石(丹理)教授今早在記者招待會亦提過,他們現在提出的方案是一個高門檻的方案。我很希望大家就茬o一方面多給一些意見。政府在這一方面,到了今天為止,都並沒有一個既定的立場。這一份諮詢文件,就是闡述一些情況和說出一些條件出來,希望社會各界充分討論,而最好就是能夠達成共識。所以,今次的諮詢期不是一般政府提出諮詢的三個月,是四個月。而且,亦都在第一次諮詢後,會再搜集一些意見。禁毒常務委員會委員會在諮期內通過各種的渠道、形式與社會各界,特別是持份者,作出頻密的接觸,聆聽他們的意見和解答他們的問題。很希望通過傳媒,全港市民都能夠重新一次聚焦在一些要協助的吸毒人士,待他們能夠及早脫離毒癮,重獲新生。所以今次計劃的名稱,不是以前講的所謂社區驗毒,而是「驗毒助康復計劃」,英文是用RESCUE這個字。我們希望通過這個名字,帶出今次諮詢一個非常重要的主題,我們是希望及早發現到吸毒的朋友,幫助他們戒毒,脫離火海,回復一個正常的生活。

記者:會不會增加執法的人手……

保安局局長:在建議內我們有很高的門檻,我今日從電視的報道留意到狄志遠博士亦有提及,在驗毒過程中,會有錄影及各方面的安排,這些全都是保障措施。這些保障措施,目標是確保整個計劃實施時,暢順和合理,讓每一方持份者或受影響人士都覺得整個處理程序是公平、公正和合理。

  人手方面,當然工作量多了,對於我們執法同事的壓力會大了,是否需要增加人手或增加多少人手,在現階段是言之過早,因為最終要視乎計劃在推行時的詳情才能決定。剛才我回答另一位傳媒朋友的時候亦順帶提及,大家都比較茩姻鰫馦臚@部分驗毒和找出吸毒者的問題。其實整個計劃除了要找出吸毒者外,最主要的目的是要幫助他們康復,正如文件所命名──「驗毒助康復」,康復是一個很重要的過程,而康復所需的資源遠多於驗毒的資源,因為大家都理解毒品的影響很大,若要一個吸毒者脫離毒癮需要做很多工作,所需的資源更大,但我們現時考慮的是整套(計劃),而不單是一方面找出一個吸毒者,然後交給社工就完事。我們一向的禁毒計劃是常說的多管齊下,除了宣傳、教育和及早辨識外,還需幫助他們康復治療。康復治療是一個很重要的步驟,因為如果找出一個人,而不能好好地助他康復治療,不久他便會走回頭路,這樣便白費了以前所做的工夫,亦與我們的目標相違背,不能達到我們的目的。

  在資源方面,當然屆時我們需向政府申請額外的資源才能做到,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但需要多少資源,暫時我們不能作出估計,因為今日我們只是提出諮詢文件,我們現時期望社會各界詳閱這份文件,發表意見。希望大家能深入及客觀地討論,讓我們能收集各方面的意見,希望能找出並幫助吸毒人士,讓他們戒毒,重獲新生。這是我們唯一的目標,亦是我們最主要的目標,多謝大家。

(請同時參閱答問全文英文部分。)



2013年9月25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22時26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