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保安局局長在北京會見傳媒發言全文(只有中文)
**********************

  以下是保安局局長黎棟國今日(九月五日)在北京訪問期間會見傳媒的發言全文:

保安局局長 :今次我帶領五個紀律部隊所組成的代表團來到北京進行了四天的交流活動,交流團的各個紀律部隊的成員,昨天和今天分別與北京和天津相關的對口部門,就茈L們的工作範疇進行了非常有意義的交流,包括公安、海關緝私、出入境管理、消防、看守所管理等幾個方面。交流團昨日到了天津考察,警務處的代表參觀了天津市的派出所,亦參觀了當地前線警務人員的裝備;入境處的代表就到了天津市出入境管理局進行交流,並了解內地相關部門對於簽發外國人簽證的程序以及證件的製作;而海關人員就參觀了天津空港的緝私局,了解打擊走私、販運象牙的工作;懲教署的代表就參觀了兩間的看守所,亦了解了囚室的設施、探監的程序;消防處的代表就參觀了消防站的消防設施和當地消防員的工作服;而我亦趁茯Q日和今日的空檔在北京拜會了相關的部委,昨天我見了海關總署署長、外交部副部長、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今天我亦拜會了最高人民檢察院院長和國家原子能機構的主任。

  現在我希望向大家簡單講述我跟海關總署和外交部所談到雙方關心和合作的事情。首先我先講香港海關及海關總署的交流,內地和香港海關多年來一直有緊密的合作,協力打擊走私活動、打水貨以及特別重點打擊販毒活動,兩地海關的合作是相當全面,形式是多樣化,包括案件的通報,以及更加重要的是情報的交流和專項的聯合行動。在二○一三年一至六月期間,香港海關總共偵破了一百一十宗內地與香港兩地走私的案件,陸路和海路的案件分別有六十六宗及六十四宗,檢獲物品總值超過兩億五千萬港元,拘捕了一百零六人。兩地海關亦達成了共識,需要進一步完善情報交流和執法力度,加強打擊水貨的走私活動,至於打擊販毒活動方面,我們亦會深化目前的合作模式,特別是情報及時的交流,採取專項的行動,打擊販毒的團夥。舉一個例子,最近在香港和北京首都機場,兩地海關分別緝獲了有毒犯從巴西經過歐洲然後飛到香港,或他們嘗試再迂迴些從歐洲先飛到北京機場,但不入境,而在首都機場再轉機到香港,希望經過這些迂迴的路線避免海關人員留意,而在這方面我們十分高興我們拿到一些實實在在的成果。在香港我們拘捕了攜帶可卡因的人士,而在北京首都機場轉機的地方,內地的海關也有緝獲。接荂A我想提一提我見外交部。我跟外交部副部長謝杭生先生昨天見面,大家就蚋糷頩L去合作,作出了回顧和交流。在這我特別提兩點,第一點是提到香港特區護照在回歸以來我們已經取得新的進展,我們獲得各國各地區免簽的數字亦創了新高,現在有147個國家和地區為我們提供免簽。這個工作是雙方大家共同過往長時間努力不懈而得來。第二,我們也同意過往港人在外遇到一些問題或困難時,特區政府的入境事務處、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以及外交部領事司方面,大家的合作越來越成熟,越來越有效,能夠及時和全力幫助了在外有問題的港人。在會上,我也提到,馬尼拉人質事件,指出事件發生至今已經超過三年,菲方仍然未能夠妥善回應受害者和家屬四項要求,令到受害者和他們家屬,以至香港的市民,都感到相當的不滿,副部長對這件事表示理解,並且明確表示他們會通過適當的渠道去做工作。同時也會一如既往,支持特區政府要求菲方盡快解決這個問題。總括來說,今次紀律部隊交流團在北京的活動是充分體現了對口交流的目的,它是有實用性,增加了香港各個紀律部隊和內地相關對口部門的了解,促進香港和內地治安工作的合作。我所講的到此為止,看看大家有甚麼問題。

記者:見公安部有否談「佔中」問題……?

保安局局長:沒有。在公安部我們主要是一個重點,就是回顧雙方就跨境犯罪方面的合作的成就,和大家也重申在這方面需要加強工作。此外,每一個參與會面的部門首長,也各自就茈L們工作的範圍向公安部方面作了簡單的介紹。

記者:外交部提到馬尼拉人質事件。你剛才提到他們會通過適當的渠道工作,其實是甚麼工作?外交部本身對於這件事遲遲未解決,會不會有甚麼看法?

保安局局長:部長表示對於(事件)遲遲未解決,他們都覺得這件事需要加倍做一些功夫。適當的渠道,我的理解當然是指透過外交的渠道,而相信各位都理解外交的渠道其實都是靈活和多元化的。

記者:和公安部交流雖然沒有直接提到「佔中」,但有沒有和公安之間的交流,學到內地如何處理大型示威,會不會在當中都可以應用在香港,未來處理大型示威方面?

保安局局長:我想你這個問題是指具體前線方面,我和公安部部長的會面在會議室堙A當然沒有不會提這個問題,也都沒有提過這些問題。剛才我已經跟大家說過,昨天他們到北京,就公安方面,他們是參觀了天津方面的一個派出所,而且亦參觀了當地前線公安的一些裝備,主要是在這方面大家作了一些交流活動。據我的理解,就今天來說,警隊的同事是參觀首都的警察博物館。

記者:昨日接連有中聯辦官員出來說,強調要依法治港及要保持社會穩定。你會否認為是對紀律部隊在面對一些示威行動時執法的一些指示?或是否與「佔領中環」有關係?

保安局局長:我認為是絕對沒有任何關係的。香港的紀律部隊是執法的,他們所有的工作、所有的行動,都必須要依照香港的法律,以及部門既定的方針和政策來處理,而且每一個紀律部隊的執法工作亦都在香港媒體有充分的報道,我相信大家都可以看到,我們的前線同事的專業工作精神。

記者:在張德江見面時有提政改問題,其實保安局在政制發展方面扮演一個甚麼角色,為甚麼在那個場合提及呢?

保安局局長:我的理解是,委員長在星期二的發言是一個全面性的發言,他提及經濟政治方面的發展,我認為他是關心香港。所以,他的一番話是相當自然不過的事。

記者:委員長這麼高規格的接待紀律部隊交流團……對紀律部隊是否一個鼓舞?

保安局局長:委員長的談話是充分肯定了紀律部隊作為香港公務員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的工作。相信大家都知道,香港社會的繁榮安定,紀律部隊本身是有他們的職責處理。當然,香港的安定繁榮並非是香港的紀律部隊、幾支紀律部隊的努力才成事,而更加需要的,是廣大市民的理解,大家依循法律辦事,大家齊心一致。

  譬如我們談到有罪案發生的時候,我們不時都呼籲全港的市民,大家要盡快舉報,因為如果沒有舉報,警察是沒有辦法可以在第一時間知悉罪案的發生,而偵查罪案的時間性是相當重要的。其他方面亦是同一樣的,譬如在數年前,香港的口岸是很擠塞的,我還記得入境處當時曾呼籲過,假日外遊最好是選擇沒有那麼多人的時間。其實這些呼籲是很有用的,就是希望大家幫手,我們香港各方面只要眾志成城,我相信香港仍然能夠,亦一定會繼續維持社會的安穩,以及繼續成為世界上最安全的城市之一,亦可以讓從世界各國各地來香港從事各種活動的人、遊客或經商的,感覺到安全。

記者:剛才外交部副部長提到支持香港政府要求菲律賓處理人質事件,香港政府接下來的工作是怎樣呢?

保安局局長:接下來保安局會跟死傷者家屬保持緊密聯繫,並會向菲律賓駐港總領事進行各方面的交涉和溝通,我們當然十分希望事件能夠劃上一個好的句號,而外交部副部長相當正面的反應,我覺得我們在這方面大家一起共同努力去處理這件事。

記者:與海關總署談及水貨走私,有沒有談及奶粉方面的問題?

保安局局長:我們沒有特別提及奶粉,但有提及走私活動,因為可能對於香港而言,香港市民比較關注奶粉的問題,但從內地海關的角度,這並不單是奶粉的問題,而是各種形式走私活動的範圍,因為大家都知道運送物品到內地時,在很多情況下都會被徵收稅項,如果大量進行這些活動,對國家稅收是有影響的。海關總署署長亦都向我們介紹了他們最近採取一些措施,他們覺得有效的,包括第一,一個叫「亮紅燈」的措施,即是說任何一個旅客,如果他每一天入境三次或以上,當他過關時就會亮起紅燈,而亮紅燈之後,海關人員就會對這名旅客作一個重點的檢查。這個措施實施後,他們發覺到頻頻來往帶貨人士的數量是有顯著的下降。另外一個措施,他們叫做通報「水貨客」的名單,一些比較嚴重的案件,譬如說他們有違法的行為,受到檢控過的,他們會將這些名單交給內地出入境管理當局,而內地出入境管理當局會在收到名單後,考慮當相關人士再申請赴港簽注時,施加限制。

記者:幾時開始?

保安局局長:應該是七月。

記者:你剛才說入境三次,帶貨數量下降,是講哪一個關口?

保安局局長:是整體陸路幾個關口。

記者:香港還是內地?

保安局局長:譬如羅湖,落馬洲,深西(深圳灣管制站),文錦渡和沙頭角等,那三次不是說一日進入羅湖三次,是一日三次進入內地。換一句說話講,假如第一次你在羅湖過(關)的,你第二次在落馬洲支線過(關)的,第三次在深西過(關)的。那麼,第三次在深西過關,便會亮紅燈,不是說一個口岸。大家試想想,如果只是一個口岸,這個口岸兩次,那個口岸兩次,另一個口岸又兩次,對嗎?所以,其實,它有一個新的系統。當然,這個系統用了些時間去開發,亦都在實施後,看到有成效。

記者:……具體數字?

保安局局長:我手上沒有具體數字。



2013年9月5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23時43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