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立法會:政務司司長就「制訂人口政策」議案總結發言(只有中文)
******************************

  以下是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昨晚(七月三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制訂人口政策」議案的總結發言:

主席︰

  我非常感謝二十多位議員就香港的人口政策提出了很寶貴的意見。各位議員的發言涉及很多課題,儘管我不是同意每一位議員的觀點,但我可以對各位議員說,大部分的議題都會涵蓋在今年稍後發表的公眾諮詢文件中。

  由於張超雄議員翻政府舊賬,重提在二○○三年人口政策督導委員會報告書堶情A當時把人口政策的目標定為只是推動經濟發展,所以我想在這堶咱荂A我在上一節的發言已經表示了今次我們再做人口政策會經濟和社會發展並重,所以請張議員放心。

  我在開場發言中指出,人口政策範圍十分之廣泛,這點也充分反映在議員剛才的發言中。我們不可能一時間處理所有課題,必須有緩急先後。在處理這些課題時,我們有兩個重要考慮。

  第一,一如好像盧偉國議員所強調,我們要從人口的「質」和「量」入手,做到質量兼備。過去20年,香港的經濟增長率平均每年約4%,當中1%是因為勞動人口的增長,餘下的約3%是生產力的提升。面對勞動人口將由二○一八年的355萬下降至二○三五年的337萬,如果我們要維持昔日的經濟增長,我們除了要補足勞動人口人數的不足外,還要通過教育和培訓以及適當輸入人才,改善人力資源的質素。

  第二,當我們盡一切所能培育本地人才,給予他們優先的就業和個人發展機會之餘,我們也要同時保持香港的吸引力,吸納更多內地和國外的人才,使香港繼續成為人才匯聚的地方,從而提升我們的競爭力。

  督導委員會已劃定了一些優先處理的議題,並打算於今年稍後時間諮詢市民意見。我在今年三月出席立法會內務委員會特別會議時已初步提述過有關的議題,請容許我在這兒再詳細說明一下。諮詢的範圍大致可分為四個大範疇,亦差不多包羅了大部分議員今日提出的意見。

  第一個範疇是香港在面對人口老化和勞動力下降時,應優先從香港本身的人口茪漶A鼓勵更多婦女和長者就業,發掘和發揮他們的潛力。我們也要提升勞動力的質素和生產力,改善教育培訓和人力市場的技能配對。對此,我們要促進新來港人士和少數族裔融入社會,特別是在教育、就業等方面,這一方面是回應「促進社會包容與融合」、「使人能盡其才」的目標,另一方面,也有助他們成為推動香港經濟發展的一員。

  不少議員提到我們現時累積了約20萬名「雙非嬰兒」,社會的焦點多集中在他們對本地教育服務的需求。而事實上,部分的「雙非嬰兒」選擇返回香港接受教育,跨境的兒童實在為我們教育制度帶來一定的壓力。我們明白市民大眾的關注,亦會首先妥善照顧本地學童的需要。然而,面對香港的低出生率,加上政府統計處的調查顯示這班雙非嬰兒的父母有不錯的教育水平和職業,我們不應只從使用公共資源的角度看待他們,也要考慮如何善用他們成為香港的人力資源之一。這亦是謝偉銓議員提到的,我們要好好吸納這批生力軍。

  第二個範疇是我們要探討如何開拓香港以外的新人口來源,以維持我們在國際間的競爭力,以及紓緩某些行業正在面對的人力短缺問題。多位議員提到吸引人才來港的題目,的而且確,薈萃國際人才對保持香港的競爭力非常重要。我們目前雖然有幾項輸入人才的計劃,但實際上透過這些計劃而輸入的人才,只佔本地勞動人口的一個非常少的比例(在二○一二年底,透過「一般就業政策」、「輸入內地人才計劃」和「優秀人才入境計劃」三個計劃在港工作的專才只有約87 000個,佔勞動人口的2.3%)。國際間和國內城市競逐人才激烈,我們要問的是香港是否要更主動更進取地招攬和吸引人才來港?廖長江議員舉了新加坡一些措施作為例子,這亦是值得我們要三思的。

  當然,我們明白到必須要做好一些配套服務,以利便人才來港留港。葉建源議員提到國際學校學額的供應問題。在這方面,教育局較早前已就國際學校學額的供求情況完成顧問研究,希望能更聚焦實施有關支援措施。

  除了高端的輸入人才計劃外,社會也應探討如何善用外來的勞工紓緩部分行業面對的人手短缺問題。目前我們雖有「補充勞工計劃」,但輸入的勞工在二○一二年年底只有二千多人,佔本地人勞工大概0.1%。政府認同,就業應以本地工人為優先,但我們也得承認,某些行業(特別是較為厭惡性的行業)有結構性的人手短缺問題,在這一點上,易志明議員和張宇人議員已經反映了不少業界的意見,亦舉了很多實在的例子。本地勞工不足以滿足需求的時候,我們必須要想一些辦法,就以我較為熟悉的基建建造業工人方面,儘管過去幾年建造業議會已經採用了不同的措施來增加培訓本地人手,但現在人手仍是非常之緊絀。因此,儘管社會上對輸入低端的勞工有爭議,我認為我們不應迴避這個題目,在適當的時候應交由公眾去討論。

  其中一個優化人口結構的人口來源,盧偉國議員看得到亦提出了的,就是不少香港人在海外出生的第二代,這一群的香港人第二代,由於他們出生的時候已經有當地的居留權,所以他們沒有香港的居留權,但其實他們和香港是有緊密的聯繫。如何能接觸和吸引他們回流香港,是一個值得我們探討的問題。

  第三個範疇是我們會就政府應否推行新措施,以營造一個有利成家立室和養兒育女的環境諮詢公眾。參考外國經驗,與生育率有關的政策措施範圍可以很廣泛,當中也包括葉建源議員提及的幼兒服務、15年免費教育,涂謹申議員提到的輔助生育的服務,麥美娟議員和李卓人議員提到的一些勞工福利,以至馮檢基議員提議的新生嬰兒津貼。我們希望透過公眾諮詢,讓市民(特別年輕一代)告訴我們哪些措施較能幫助他們建立家庭、養育兒女。但議員亦要留意,這世界沒有免費午餐,任何涉及政府提供現金補貼的措施,或是要求僱主提高僱員福利的政策,都須動用大量公帑和增加企業營運成本,而背後要共同承擔責任和成本的是每一位香港市民。市民願意在這方面付出多少?我們希望能透過公眾討論來尋求最大的共識。

  第四個範疇是很多議員提到的,我們要為高齡化的社會作好準備。十多年後,我和在座的部分議員都會年過65歲,成為長者。所以要使香港成為一個適合頤養天年的城市,除了是為今日一代的長者謀福祉,其實也是為了我們日後的生活作準備。

  談到為高齡化的社會作準備,很多人都立即聯想到,好像鄧家彪議員提到的退休保障和安老院舍服務。退休保障方面,扶貧委員會已委託周永新教授就香港的三根支柱退休保障計劃進行研究以及提出改善建議,預料會在一年內有研究報告。好像何秀蘭議員所講,當有了報告後,我希望可以盡快諮詢,全面討論,建立共識。

  長者的院舍服務方面,政府在近年已多次推出措施以改善服務的容量和質素。我們希望能在今次的諮詢中,更多討論如何推動「居家安老」。但在院舍服務實在有值得改善的空間,這一點我與勞工及福利局局長正在努力研究。但我不希望我們把人口老齡化形容為一個洪水猛獸,更不應把長者視為社會的負累,我們希望議題可以集中在積極的一面,等如好像陳健波議員所說,長者都是香港之寶,而梁美芬都認為退休人士亦是香港寶貴的資源。

  如何鼓勵長者透過義務工作和就業,保持經濟上和社交上的活力;開發銀髮市場,一方面發展切合長者需要的服務和產品,另一方面拓展市場潛力,促進經濟發展;鼓勵和教育在職人士盡早為退休作好財務安排等等。另外,我們也會就如何更好地支援香港人在內地養老,諮詢市民的意見。

  主席,我想跟荋N兩個議題作出回應,分別是單程證制度和公共財政方面的影響。

  單程證制度的實施,是讓內地居民通過內地主管部門的審批,有秩序地來港與家人團聚。由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至二○一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共有762 584名內地居民持單程證來港,當中約有一半(49.4%)是港人在內地的配偶,另一半(48.8%)則是港人在內地的子女,還有少數(1.2%)是港人在內地的父母,所以這個單程證制度,確確切切是一個家人團聚的制度。有議員建議應由特區參與審批單程證。我必須指出,好像葉國謙議員亦有引述,根據《基本法》的相關條文,單程證的受理、審批及簽發,屬於內地主管部門的職權範圍,所以不存在由特區政府「取回」或去「爭回」單程證審批權的問題。在家庭團聚的政策目標下,內地當局為單程證制度訂下公開和高透明度的審批準則,因此在審批過程中,不應加入行政篩選等干預措施。當然,特區政府會作出配合,包括為香港永久性居民的子女簽發居留權證明書,以及在有需要時協助確定個別個案涉及香港居民資料的真偽。涂謹申議員提到如果中央有回應香港就單程證制度的訴求,他不會堅持要「爭回」審批權。在這一點,答案是肯定的。其實內地當局不時就單程證制度作調整和優化,例如內地當局已取消了只准一名隨行子女來港定居此限制,又逐漸縮短了申請配偶的輪候時間至分隔四年,輪候期間內地配偶亦可申請往來港澳通行證,即慣稱的雙程證和探親簽注來港,當中和香港配偶育有未成年子女的內地配偶可以申請簽發一年多次赴港探親簽注,每次逗留九十日。上述的安排已有助內地配偶可提早適應香港的生活。

  此外,為了回應港人和他們在內地超齡子女在港團聚的訴求,自二○一一年四月一日起,合資格的港人內地超齡子女,可以按序申請單程證。內地當局正積極處理有關的申請,透過善用單程證的餘額,讓合資格的超齡子女有秩序地來港定居。

  所以這個切切實實的家庭團聚計劃,如果被部分議員,特別是毛孟靜議員,形容為是一種影響香港的意識形態,一個種票、一個共產黨掌權,這些無中生有的指控,恐怕我不能同意。這些說法只是為香港製造一些無必要的恐懼,以及分化我們的香港社會,是令人遺憾的。

  第二方面關於制定公共財政策略,涂謹申議員建議成立高齡人口基金,從外匯基金撥款,以應付人口老化的公共開支。盧偉國議員亦談及人口老齡化對公共財政帶來的挑戰。人口老齡化的確會增加未來長者服務、公共醫療等方面的需求。在公共財政管理方面,我們亦需要堅守審慎理財、量入為出的原則,避免為將來的政府構成不能承受的財政負擔。為此,財政司司長已在二○一三/一四年度財政預算案演辭宣布政府會成立一個由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常任秘書長(庫務)領導的工作小組,研究如何在公共財政上為人口老齡化及政府其他長遠的財政承擔作出更周全的規劃。工作小組會評估在現行政策下長遠公共開支的需求,及政府收入的變化,並參考外國相關經驗,建議可行的措施。有關的小組已於今年六月成立,並預計最早於二○一三年年底前向財政司司長作出報告。
  
  另有議員建議成立全民退休保障種子基金。正如我早前表示,政府委託了周永新教授為退休保障進行研究,該項研究會在明年年初完成。政府會考慮研究結果,考慮如何改善香港的退休保障制度。民建聯提出他們對於改善退休保障制度,我相信亦是周教授會作為參考的其中一個建議。

  主席,我想再次多謝各位議員的寶貴意見。儘管各議員在一些議題上持不同的意見和立場,但我深信大家都是為香港人謀幸福的心是一致的。我期望今年稍後展開的人口政策公眾參與活動,在市民大眾間,能好像今天的會議一樣有熱烈的討論,大家一同去探索如何可以使香港在經濟上和社會發展上保持活力,成為一處人能盡其才、宜於安家立室、頤養天年的理想地方。督導委員會將在分析和考慮公眾意見後,進一步探討各項議題的政策方向和可行的措施,以期在下一階段再向公眾公布具體的措施。多謝主席。



2013年7月4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1時28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