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環境局局長在「香港資源循環藍圖2013-2022」記者會開場發言
******************************

  以下是環境局局長黃錦星今日(五月二十日)在「香港資源循環藍圖2013-2022」記者會的開場發言:

  大家午安,今日是環境局正式公布「香港資源循環藍圖2013-2022」,一個十年的廢物管理藍圖。相信大家都明白,香港在廢物管理方面,面對茯蛪簂Y峻的狀況。我們香港人每日人均生產的垃圾較其他亞洲先進城市多出幾成,而我們在廢物管理方面的設施尚未完備,所以這份藍圖希望提出整全的策略,從源頭減廢,以至末端處理都有一套整全計劃,希望與香港市民在這十年的關鍵時刻一起做到更加環保、惜物、減廢的文化。

  整份藍圖的願景是提出一個「惜物、減廢」的重點,希望大家珍惜資源,減少浪費。我們擬定這份藍圖基本上是要了解香港的核心問題所在,譬如說我們每人每日所產生的廢物量較其他先進城市為多,同時我們基建的設備是未臻完備;我們亦看見一個機遇,就是一些亞洲相近的城市,例如南韓及台北市,它們過往都曾經有類似的危機,它們都能轉危為機,建設一個更加環保的城市。所以我們會借鑑鄰近城市的經驗,希望可以轉危為機。藍圖講述了幾方面的重要挑戰,我們特別強調香港的廢物量較其他城市為多。香港人均每日的家居垃圾量是一點多公斤,相比東京都、首爾市和台北市,高出幾成,因此源頭減廢是資源循環藍圖的重中之重。同時,我們的廢物量中分析得出,與廚餘相關的垃圾是相當多,佔四成以上,所以我們要處理本地的垃圾,我們重點是針對廚餘方面的挑戰。

  第二個重要的挑戰,是我們的基礎建設未臻完備。比較日本、新加坡、台灣以至南韓,它們重視廢物回收的比例外,亦重視轉廢為能這科技上的先進配套。以南韓為例,它們有六成的回收比率,剩餘的四成,一半是透過轉廢為能,另一半是透過堆埋,所以在不同城市,堆埋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因為有不同的廢物是不能夠以其他方法處理和回收,一定要透過堆埋去處理。如何加大轉廢為能的比例,是眾多先進國家、城市的必然方向。反觀香港,我們現在約有百分之四十八的回收率,剩餘的廢物全是堆埋,似乎是落後於其他先進城市的形勢和狀況,我們需要改變。

  我們剛才談及台北市以至南韓等相近的亞洲城市的成功經驗,其實在差不多二十年前,比較台北市,香港與當地的狀況是不遑多讓,大家的人均垃圾量相若。但這兩個城市或地方主要透過新的法規,重點透過廢物按量徵費的經濟手段,改變整個城市的面貌,包括台北市和南韓,它們透過廢物按量徵費將人均垃圾量大減幾成。香港如何在這方面追回這二十年的差距,正正是這份藍圖的重點之一。

  台北市和南韓有不同的法規和基建,以至回收上動員社會的措施,整全地改變資源循環的面貌。基本上他們的其中一個重要策略是透過廢物按量收費,當然按量收費的政策和其他設施,例如轉廢為能,俗稱焚化爐,但現在主要的先進國家都會稱之為轉廢為能的設施。其實它們在時間上沒有必然的先後關係,但任何城市都要透過這些有效的措施才能做到惜物、減廢的文化以至處理。

  今次藍圖其中一個亮點是希望在十年內,即二○一三至二○二二年之間,訂立一個清晰的目標,減廢比率對於都市固體廢物棄置量由現在二○一一年的1.27公斤逐步減少到0.8公斤;中期目標是到二○一七年左右,減少兩成;到二○二二年,減少四成。我們認為這目標是進取而可行的,希望透過三大政策方向,包括社會動員,即是說與市民一起透過環保文化的培養,配合政策法規及基礎建設兩大方面,希望達到十年內減廢四成的目標。

  這行動綱領是透過國際慣用的比重,即是說源頭減廢一定是重中之重,同時亦透過重用、回收、循環再造、轉廢為能,以至最後的堆埋處理這五個層次逐步去推展。基本上藍圖列出了詳細的行動綱領,就是說透過法規去配合以上五個不同的層次,逐步去落實我們的計劃。有關藍圖的詳細內容,大家可以參考我們的文件。基本上,有關法規方面,都市固體廢物按量收費是基於外地最成功和有效的方法,這是香港值得借鑑的地方。另外,透過不同的生產者責任制計劃,例如最近推出的「飲品玻璃樽生產者責任計劃」,都是屬於類似的例子。

  第二方面,就是社會動員,這是一個重要的行動。我們剛於上星期六推出了「惜食香港運動」,正正是針對香港在廚餘方面的量很大,希望透過動員能夠減少廚餘量一個重要比例。

  第三方面是基礎建設,暫時來說,香港只單靠堆埋是不可以持續發展的,當然堆填區的擴建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因為任何城市都不可以沒有堆埋的設施;同時,我們希望透過更加整全的設施興建,包括社區環保站、建立更完整的廢物源頭分類的地方、透過污泥處理的設施、有機資源回收中心的建立,以至轉廢為能的綜合廢物管理設施等等,希望建立更加整全的基建設施給香港。行動藍圖基本上是針對避免產生、回收再造,以至棄置各方面的重點;更加重點的是,我們有這樣的目標和行動綱領;更加重要就是整全的行動時間表,所以我們的藍圖基本上是劃分了短期、中期及長期這十年內三大時間的範疇,透過法規、社會動員,以至基建設施,逐步能夠接近我們的目標。

  二○一三至二○一五年這幾年是關鍵的時刻,我們希望透過立法、社會動員,以至基建,希望能夠把握時間,盡快建立減廢的文化,同時亦配合一些基建的設施。另外,大家可以留意二○一九至二○二二年是一個長期目標,當中提及包括綜合廢物管理設施的基建,即是俗稱焚化爐,這項設施就算我們現在可以解決當前法律上的問題,有關項目的興建都需要很長的時間,差不多要八年時間才可以落實,所以我們要了解不同的設施是需要不同的時間去預先安排。

  我可以強調多幾點,第一方面是廢物按量收費的公眾參與過程,我們正在密鑼緊鼓地推展,我們透過可持續發展委員會希望能夠與民共議,落實廢物按量徵費的細節,有關文件希望大約會在年中推出,與社會討論相關細節。第二方面,就是「惜食香港運動」,剛剛在星期六已經展開了,希望透過大家改變飲食文化,可以在源頭減少廚餘的浪費。第三,就是其他的基建設施,譬如社區環保站,我們有五個先導的環保站,第一及第二個希望可以在今年內以至明年初逐步建立,配合香港在回收方面的比率繼續提升。另外,剛才提到廚餘方面是香港問題的重點所在,所以我們會加緊興建有機資源回收中心,處理轉廢為能以至堆肥的產生。另外在回收方面,也有轉廢為能的設施,包括在屯門的污泥處理設施,將會在今年底投產,將污水處理廠產生有氣味的污泥都可以集中在這項設施中轉廢為能,同時可以帶來減少堆填區臭味產生的好處,令到我們三個堆填區可以減少附近對氣味的關注。至於有關綜合廢物處理設施這項轉廢為能的設施,就會在官司之後,我們希望盡快展開,因為任何先進的城市都需要轉廢為能的比份令廢物量可以大幅減少。

  我們預計,如果各方面能夠配合,包括社會動員、立法,以至設施的興建,我們覺得在十年之後,我們可以有一個相當環保的新面貌。未來的成效包括幾方面,第一方面可以減少廢物,以至增加轉廢為能的比份,例如污泥處理的設施,每日至少可以處理一千噸污泥;另外,有機資源回收中心同時投產的話,每日可以處理五百噸廚餘,轉廢為能;此外,我們透過不同措施,包括垃圾按量徵費,以及各方面的社會動員,能避免到三千九百、近四千噸的都市固體廢物落入堆填區。另外在焚化設施,即轉廢為能的設施能夠投產後,每日可處理三千噸的廢物,化成清潔、綠色能源。

  第二方面,我們現在有不少的社會資源投放在廢物管理方面,包括四億元投放在廢物收集、四億元投放在轉運方面,六億元投放在營運堆填區,其實每一噸(廢物)的平均成本是五百多港元。我們透過一個更環保的方法,可更加製造多些綠色就業機會,同時造到更環保的文化。

  第三方面,我們希望建設更完備的設施,更完備的分布,令整體的運輸和處理都能減少途中的碳排放,以至減少污染。例如三個堆填區的擴建在香港東面、北面和西面,能平均照顧到香港在不同地區產生的廢物,減少途中的污染,大家能平均地分配和分擔香港廢物處理的承擔。

  第四是成效,這差不多是最後一張幻燈片,這是一個重要的顯示,即是說透過各方面的努力,可以將我們整體的廢物量,減少四成棄置之餘,可以令我們廢物管理的比例由現時只有回收至堆埋,演變成回收加大比份,加上新的轉廢為能的新思維,減少堆填區的壓力,這方面是一個進步社會應該要面向的方向。我們希望大家透過全民努力,大家能逐步邁向減廢目標,落實行動藍圖,希望把握這十年的機遇,能製造一個令香港更環保的文化。

(請同時參閱英文開場發言全文。)



2013年5月20日(星期一)
香港時間20時18分

列印此頁